第一千零三十七章【不满意】(上)


  张扬并不想在这一话题上继续下去,他笑道:“谢jú,晓军回lái没有?”

  谢志国道:“wǒ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呢,他晚上到你林阿姨准备好了,晚上咱们去潮州海鲜城吃饭_泡&书&”

  张扬道:“wǒ还打算今晚回去呢”

  谢志国道:“也不chà这一晚上,你明天早点走就是”

  张扬想了想,谢志国说dé不错,何况他还有事情没有办完,现在就走未免有些仓促了

  从谢志国那里出lái,张扬并没有直接返回暂时借住的别墅,而是前往荆山观音院,一lái他是要将孟传美的死讯告诉定闲师太,二是询问这串佛珠的lái由

  定闲师太听到孟传美已经离世的消息也是颇为感叹,佛门弟子在感情方面往往不会轻易表露,对生死看dé比普通人要淡一些

  张扬拿出了那铅盒中的念珠,向定闲师太道:“师太可认dé这串佛珠?”

  定闲师太手握佛珠,仔细端详了一下,低声道:“这佛珠是一位女施主送过lái的,wǒ之所以记dé如此清楚,是因为她lái观音院期间除了她女儿之外,只有这位女施主拜访过她,此后她的手上就多了这串佛珠”

  张扬道:“师太可否记dé那位女施主的样子?”

  定闲师太想了想道:“四十多岁年纪,举止气度非常的高贵”她的这个描述聊胜于无谁也不能仅凭着这一点推断出lái人究竟是谁

  不过张大官人还是从中把握到了一些线索四十多岁年纪,往往举止高贵保养dé当的女性很难从其外表判断出确切的年龄,这个人应该和孟传美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否则孟传美也不会收下她的礼物

  晚上六点半,张扬准时lái到潮州海鲜城,林秀在这里做东,一lái是为了宴○请张扬,二lái是给她宝贝儿子谢晓军接风洗尘

  谢晓军也给林秀两口子带lái了一个惊奇,他带lái了一个女孩儿,是他谈的对象女孩叫徐凝,长dé还不错,不过穿着打扮非常的前卫,这就是林秀两口子惊☆奇多过惊喜的原因他们这代人并不喜欢太时尚的女孩子,尤其是看到徐凝脸上妆容有些过度,心中就感到有些不爽了,谢晓军倒是不觉dé,他láidé比张扬还要晚一些,看到张扬乐dé嘴巴都合不上了

  林秀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迟到了?”当母亲的心中不爽马上就表露出lái了

  张大官人一看就明白了,敢情林秀对儿子的女朋友不满意

  谢晓军毕竟年轻,还没从中悟出怎么回事,乐呵呵道:“妈wǒ去接小凝了,这是徐凝,wǒ女朋友,你未lái的儿媳妇”

  林秀一听脸色就变了,这哪跟哪儿啊,就说是自己的未lái儿媳妇,谁家的闺女都不知道呢她正想发作,可看到丈夫朝自己递眼色,显然是因为张扬在场,现在发作应该不合适

  谢晓军向徐凝介绍道:“这是wǒ妈这是wǒ爸”

  徐凝挨个儿问候:“叔叔好,阿姨好”

  林秀脸都白了,勉为其难的嗯了一声,谁都能看出她不高兴,谢志国还算正常点了点头道:“lái了,一起坐”

  谢晓军最后把张扬隆重推出道:“小凝这是wǒ师父,wǒ跟你说过,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那个,这天下间武功要是wǒ师父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徐凝格格的笑,她也跟着谢晓军叫了声师父,轻声道:“师父,您可真帅”

  张大官人被这记马屁拍dé晕乎乎的,笑了笑道:“别这么叫,咱们都是同龄人,叫声张哥”

  谢晓军道:“哪能呢,wǒ叫你师父,她叫你张哥,这不是chà辈了吗?再怎么着也dé叫声张叔叔”

  徐凝道:“哪有那么年轻的叔叔啊”

  林秀道:“年龄是一回事,辈份又是另外一回事,年轻人知老知少”一句话把徐凝说dé满脸通红

  谢志国终究大度一些,他笑道:“赶紧坐,别光顾着说话了”

  凉菜上lái之后,谢晓军起身把父亲带lái的茅台给开了,林秀多数时间都在打量徐凝,看dé徐凝如坐针毡,这丫头也不傻,看出lái了人家母亲根本不喜欢自己

  谢晓军给他们倒上酒,自己也倒了一杯

  林秀道:“小孩子家喝什么酒?”

  谢晓军道:“wǒ师父大老远lái了,当徒弟的陪着喝杯酒有什么不对?”

  林秀道:“你这孩子好的不学,什么打架喝酒泡妞,社会上的坏习气全都学会了”

  谢晓军的脸涨dé通红,徐凝气dé想要站起身lái夺门而出,幸亏谢晓军一把将她拉住

  谢志国也觉着老婆说话有点太过了,笑道:“行了,今天张扬大老远过lái了,你想教训儿子也别在饭桌上”

  张扬笑道:“林阿姨,你这是教训wǒ啊,你把晓军说dé一无是处,分明是说wǒ这个当师父的教徒无方”张大官★人当然不是认真,真正的用意是帮助谢晓军化解尴尬,谢志国说的没错,就算教育孩子也别在饭桌上,既然谢晓军已经把徐凝带lái了,就算心中再不满意也别当场表露出lái

  谢志国端起酒杯道:“lái,咱○★们欢迎张书记到荆山lái指导工作”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谢jú长,您这是折杀wǒ了,wǒ一县处级干部,您就别拿wǒ开涮了”

  林秀这会儿也转过弯lái了,以后再跟儿子算账,她笑道:“□老谢,你少打官腔,官不大,味儿卖dé倒是挺足”

  谢志国笑道:“wǒ可不是打官腔,wǒ是个jú长,张扬都是市委书记了,wǒ哪敢在他面前卖味儿”

  谢晓军道:“爸,您这升官的度也忒慢了,wǒ记déwǒ小时候,您就是副jú长,长大了您是jú长,wǒ师父现在都是市委书记了”

  谢志国笑道:“wǒ不敢跟他比,当年wǒ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一句话把满桌的人都◇逗乐了徐凝那女孩儿的性格非常活泼,她格格笑道:“张叔叔,真的吗?您真的当过计生办主任?”

  张扬笑道:“的确有这么回事儿,wǒ刚刚进入仕途,九二年的时候,那时候谢jú带了一群警察过lái要把w○◇逗乐了徐凝那女孩儿的性格非常活泼,她格格笑道:“张叔叔,真的吗?您真的当过计生办主任?”

  张扬笑道:“的确有这么回事儿,wǒdòulèlexúníngnànǚháiérdexìnggéfēichánghuópō,tāgégéxiàodào:“zhāngshūshū,zhēndema?nínzhēndedāngguòjìshēngbànzhǔrèn?”

  zhāngyángxiàodào:“dequèyǒuzhèmehuíshìér,wǒgānggāngjìnrùshìtú,jiǔèrniándeshíhòu,nàshíhòuxièjúdàileyīqúnjǐngcháguòláiyàobǎwǒ给铐走”

  林秀也忍不住笑了起lái:“铐你也是应该的,谁让你把嫣然给禁锢起lái了”

  谢晓军瞪大眼睛道:“师父,您居然这么做,你真是色胆包天啊”

  “怎么说话呢?”林秀啐◆道

  张扬笑道:“那是嫣然受伤了,wǒ把她从悬崖下背了上lái,她腿断了,深半夜的让wǒ把她送哪儿去?你爸去找她,把wǒ当成犯罪分子了”

  谢晓军笑道:“wǒ爸最疼的就是嫣然姐,要是谁○敢欺负她,他指定要拼命”

  谢志国道:“什么话?wǒ不疼你?在wǒ心中你们都是一样的”

  张扬道:“晓军,看你爸对你多好,赶紧给他端酒”

  谢晓军起身去给父亲端酒

  谢志国笑了笑,接过酒杯喝了,谢晓军示意徐凝也去敬酒

  徐凝端起酒杯道:“谢叔叔,wǒ也敬您一杯”

  谢志国虽然心中对这丫头并不感冒,可还是接过了杯子,林秀却伸手阻止谢志国再喝,淡然道:“老谢,你多大年龄了,还当自己是年轻人啊,别喝了,还要不要命啊?”

  徐凝一时间僵在那里,一张俏脸涨dé通红,林秀这样做让她实在下不lái台,谁都有自尊,徐凝就快哭出lái了,强忍住泪,抓起手包道:“对不起,wǒ还有事先走了”

  谢晓军道:“别啊……”徐凝已经夺门而出

  谢晓军望着林秀道:“妈你干什么?”他起身欲追

  林秀道:“你给wǒ站住,哪儿都不许去”

  谢晓军压根没理会她的话,还是追了出去

  林秀气呼呼道:“你走了就别给wǒ回lái”

  谢志国苦笑道:“你今儿是怎么了?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何必呢,张扬还在这里”

  林秀道:“张扬又不是外人,谢志国,你少给wǒ护犊子,晓军都让你给惯坏了,他带一什么人回lái啊?浓妆艳抹的,裙子连屁股都盖不住,你丢dé起那人,wǒ还丢不起呢”

  谢志国道:“那你不会好好说啊,非dé搞dé人家这么难堪?”

  林秀道:“他是wǒ儿子,wǒ怎么不能说?”

  张扬笑道:“林阿姨,你今儿反应是不是过激了,年轻人谈恋爱很正常,你勒dé越紧,他叛逆心就越强”

  谢志国道:“张扬说的对,年轻人什么都欠缺经验,只有经历多了,才会有进步”

  林秀瞪圆了双眼:“谢志国,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经历多了才会有进步?wǒ看你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谢志国苦笑道:“你瞎说什么?让张扬笑话”

  张扬笑道:“dé,你们的家务事wǒ不跟着掺和,谢叔叔,咱们喝酒”

  谢志国端起酒杯,林秀道:“你们喝你们的,wǒ下去看看”

  谢志国道:“看什么看?这么大人了,你还怕他出事啊?”

  他的话刚刚说完,张扬的面色却是一变,因为他听到外面传lái一声凄厉的呼救声(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