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亲情与责任】(下)


  乔梦媛dào:“爷爷,您千万别伤心,我们都已经接受现实了,我们都挺得住泡*书*(”

  乔老点了点头,握住乔梦媛的手,又伸出手去,乔鹏举和鹏飞两兄弟也将手递了过来,乔老将几位后辈的手叠■合在一起,用力地摇晃了一下dào:“家是什么地方?可以避风遮雨,外面受到了委屈,可以向家人诉说,无论外面人心如何叵测,环境如何险恶,但是家人之间必须要真诚相dài,传美走了,你们在这世上的亲人又少了一●gè,以后我也会走,你们的父辈也会逐一离开,但是要记住一件事,你们的亲情不能变,因为这份亲情是你们最大的财富”

  乔鹏举重重点了点头,他对亲情的感悟颇深,上次经历的那场集资风波,如果不是依靠家族的力量,他肯定无法收场,因为那件事也带给乔家不小的挫折,乔鹏举也从上次的事件后真正成熟起来

  乔老dào:“鹏举,你是大哥,以后要善dài弟妹,要当得起大哥这gè称号,以后咱们乔家就要靠你了”他还是第一次在这帮儿孙的面前真情流露

  乔鹏举dào:“爷爷,我会努力去做”

  乔老dào:“鹏飞,你从部队回来也有一段时间,到现在仍然在经商和从政之间犹豫不决,你不是孩子了,一gè●人的青春年华稍纵即逝,我希望你能够尽早确定自己的人生方向”

  乔鹏飞dào:“爷爷我已经确定了,我准备从政”

  乔老双眉一动:“当真?”

  乔鹏飞dào:“其实我最想做的就是去◆天桥演武卖艺,可又怕丢了您老人家的脸,想来想去,还是从政”乔鹏飞最终决定从政还是费了一番思量的乔家这代子弟中,从政者寥寥无几他们都知dào爷爷也将这件事引以为憾,私下里乔鹏举和乔鹏飞谈论这件事,也建议他从政以乔鹏飞的年龄和入伍资历进入政界至少要比他有前景的多

  乔老看出孙子可能是借此安慰自己,他淡然笑dào:“以后的路怎么走,千万不要受到别人的影响,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人不同,成功的d◆ào路也不相同,我只希望,你们每gè人都能够拥有一份真心想要的事业**泡!书*也只有这样,你们才可以在wèi来的事业中找到幸福,才会拥有源源不断的动力,dào路才会越走越宽”

  乔鹏飞dào:▲“我过去对政治的确没什么兴趣,可我对做生意也没什么兴趣,两相比较,我发现从政还相对容易一些”

  乔鹏举dào:“这话我可不认同,我就是有自知之明,觉着自gè儿头脑不够才没有选择政治这条路,政治不好玩很少有人能够玩得转,我见到的很多人都是没有玩好政治,反而让政治给玩了”

  乔老没说话,微笑望着这三gè年轻人

  乔鹏飞dào:“张扬不就玩得很好,有时候玩政治wèi必要耍阴谋,真●正高明的谋略是阳谋”

  在乔老看来,这些儿孙对政治的认识很肤浅,但是很有趣,正是因为这种趣味性才增加了政治的丰富多彩,乔家的子孙进入政坛比起普通人要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无论他出不出面,单单是家★族的印记就会让乔鹏飞在仕途上一路绿灯乔老对孙儿的话bìng不认同,他低声dào:“成功不能复制同样的手段适用于张扬,wèi必同样适用于你”他拍了拍乔鹏飞的肩膀:“认准了目标就好好去做”

  乔老bìng没有去问孙女以后的选择,看到梦媛憔悴的面容,老人家的心里非常难过,他明白,必须留给孙女一段时间,去缓冲去稀释丧母的伤痛

  乔老悄然离开,经过儿子房间的时候,看到房间内仍然亮着灯,他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乔振梁打开了房门,看到父亲,他bìng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似乎早就预感到父亲会来他将自己的座椅让给了父亲,自己则选择对面的床边坐下

  乔老环视这间卧室,从中已经看不到属于孟传美的任何东西,其实在儿媳离世之前,就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一日夫妻百日恩,儿子和儿媳的分手突然且平淡,没有任何的征兆,没有任何的波澜,孟传美一声不吭的离开,儿子悄然清理着这里关于她的一切,包括记忆

  乔老从wèi问过,但是他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极其严重的问题,儿媳选择遁入空门之时,乔老明白了一件事,这么多年来孟传美修佛的真正原因是她和振梁之间出现了很大的裂痕,现实中对感情的不满◇日积月累,最终爆发

  乔振梁低声dào:“爸,为什么不去睡?”

  乔老dào:“孩子们都没睡,你也没睡”

  乔振梁dào:“您上年纪了,不能熬夜”

  乔老淡然笑dào:“年纪越大,睡眠的时间就越短,我有些担心这些孩子”

  乔振梁dào:“鹏举最近成熟了许多,像gè真正的男人了,鹏飞也回来京城了,时维的gè人大事也解决的差不多了,梦媛因为传美的事情很难过,不过这都是暂时的,我相信伤痛终究会过去”

  乔老dào:“你有没有觉得,梦媛和我们疏远了许多?”

  乔振梁愣了一下,随即又笑dào:“孩子大了,总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整天腻在我们的身边,表达感情的方式会变得含蓄,可这bìng不代表着她疏远了我们”乔振梁心中当然明白女儿疏远他们的原因,自从听到他和孟传美的争吵,得知身世的真相,梦媛在感情上和乔家渐行渐远,这次孟传美自杀,对女儿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联系她和乔家之间的纽带彻底断裂了,以父亲的睿智,他不会觉察不到这一点

  乔老dào:“我始终认为,死亡bìng不意味着真正的离开,一gè人临死之前应该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给周围人留下了什么,有没有将自己这一辈子的事情做gè了断,自己的离去会给亲人和朋友带来怎样的影响”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我是不是考虑得太多?其实人死了根本不会考虑这么多的事情,任何的麻烦都留给别人去解决”

  乔振梁dào:“爸,您想问什么?”

  乔老dào:“我不想问,什么都不想问,我已经老了,老得没有力量去承担这gè家庭的责任,我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在家里,我只想扮演好一gè慈祥长辈的角色,后辈的事情,我不想管,也没有力气去管”

  乔振梁低声dào:“爸,我做得不够好”

  乔老dào:“wèi必每gè人都有能力成为好领导,可是每gè人都有成为好父亲的本事,能保护自己的子女不受伤害,能让孩子们在外面经历风雨的时候随时都能想到这gè可以这gè挡风遮雨的家,那才是一gè好父亲”

  乔振梁黯然dào:“我不是gè称职的父亲”

  乔老dào:“保护好你的孩子,保护好这gè家,传美没有来及做完的事情,你有责任去做”

  张扬前脚返回滨海,平海公安厅副厅长荣鹏飞后脚就到了,他这次来访bìng无任何的官方性质,也没有惊动任何人,姜亮的案子总算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专▲案组去荆山市方面去办移交手续,将林光明带回东江审问荣鹏飞bìngwèi随行,而是来滨海和张扬见面

  张扬在海岛渔村宴请了荣鹏飞,应荣鹏飞的要求,当天的这顿晚宴只有他们两人在场

  两人喝■了三杯之后,荣鹏飞感叹dào:“想不到姜亮的案子终究还是在你的手上破获了”

  张扬dào:“可能是姜亮在天有灵,让我遇到了杀人凶手”

  荣鹏飞dào:“荆山的那些冰毒来自于东江,这条线我们跟了很久,之所以没有收网的原因是,我们想循着这条线找到制毒的源头”

  张扬dào:“你是说制毒的源头在东江?”

  荣鹏飞dào:“姜亮之所以被人暗杀,其原因和秋霞寺发现的那一大批麻黄碱有关,麻黄碱是********的主要材料,由此不难推断,在东江可能存在一gè地下制毒工厂,而他们生产出的冰毒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周围的省份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找到杀害姜亮的真凶,还要将这gè制毒工厂一网打尽彻底清除存在于东江的毒品网络”

  张扬dào:“秋霞寺那批麻黄碱到底和祁峰有没有关系?”

  荣鹏飞dào:“那批麻黄碱很可能是别人嫁祸于祁峰,但是祁峰这gè人绝不干净,我们调查了他们兄弟两人的资产情况,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拥有这么巨额的财富,应该不是仅仅依靠水产生意能够实现的”

  张扬dào:“你怀疑祁家兄弟贩毒?”

  荣鹏飞dào:“至少在目前我还没有掌握确实的证据,假设他们就是潜在的毒贩,那么他们相当的狡诈”

  张扬dào:“林光明向我透露出一gè人名,叫邦仔,他说这gè邦仔和祁家兄弟抢占地盘”

  呃,感冒了头昏沉沉的,章节发错了,见谅,事实上了两章(wèi完dài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