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梦想与现实】(上)


  张扬并没有想到祁山来dé这么快,荣鹏飞前脚刚走,祁山后脚就来到了北港,还是为了他的水产生意,他先去找的是袁孝商,因为之前袁孝商就给他打过电话,袁孝商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邀请张扬一起坐坐,感谢一下张扬从劫匪中救下他儿子的大恩,在袁孝商看来,这个恩情自jǐ只怕一生都无法报答**泡!书*

  在很多人的眼中,袁孝商都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也是祁山和他交往的原因,祁山的概念中,为人不孝者不交,为人不义者不交,为人不忠者不交,而袁孝商恰恰符合他的交友标准,按照这个标准来看,张扬无疑也是符合的

  张大官人当天开了一场他返回滨海后的第一次常委会,因为很多问题都需要处理,所以一直耽搁到晚上七点多钟方才来到皇冠大酒店,过约定的时间就快一个小时了

  张扬走入包间,歉rán道:“抱歉,抱歉,今儿开会晚了”

  满桌的人都在等着张扬,张扬来到这里才发现除了祁山和袁孝商之外,还有三位女士在场,一位是天街的总经理陈青虹,一个是美女记者武意,还有一个就是临时在天街当女招待的桑贝贝了

  张扬笑道:“袁总,叫这么多美女过来,你是想跟我搞腐化吗?”

  袁孝商笑道:“张书记的原则性之坚定有目共睹,就算我有心搞腐化可是您也是拒腐蚀永不沾”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武意道:“张书记,我今天来是想和你约时间做专访的”

  张大官人一听到她要专访就头疼,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都说防火防盗防记者,事实证明,这句话绝对是真理,每次你采访我准没啥好事儿,要么碰上有人跳楼,要么碰上失火,我改天dé找个牛鼻子老道好好算算看看你跟我是不是犯克”

  祁山笑道:“张书记,□你是党员,你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可不是牛鼻子老道”

  张扬道:“我这不是被武记者给克怕了吗?以后千万别采访我”

  陈青虹道:“无论你们信不信反正我对这些多少是相信的,每年啊,我都dé去普陀”

  张扬道:“普陀拜dé是观音大士,那是佛,跟牛鼻子老道不是一个行当”

  陈青虹道:“佛本是道嘛”

  六人之中唯有桑贝贝没说话,虽rán她也很健谈,可是她目前扮演的角色不◆允许,一个女招待而已,不适合多说话,酒宴开始之后桑贝贝就主动承担了倒酒的责任

  武意看出了一些端倪袁孝商叫来陈青虹相陪还说dé过去,可叫来这个女孩儿,明显就是给张扬安排的,武意打量着桑贝贝,心▲中感到有些鄙夷,顺便连带着张扬也鄙夷起来

  同干了几杯酒之后,祁山端起酒杯主动找上了张扬:“张书记,我听说保税区建设正式开始了,要恭喜你啊”

  张扬道:“开始离建成还差十万八千里呢,目前只是基础工程就等着上头的拨款到位了”

  祁山道:“我对你们保税区很感兴趣,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先考虑我一下啊”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是当rán,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心中却非常的警惕,当年李长宇和秦清因为被安家的洗黑钱事件连累,两人同时被纪委双规这就是他的前车之鉴,祁山这个人身上的疑点已经越来越多他的钱来路未必是干净的,让他投资滨海,岂不是自jǐ给自jǐ挖了一个坑往里面跳?

  袁孝商道:“张书记,我也看好保税区的未来发展,有了这样的好事千万别把我忘了”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我巴不dé把你们这些财神爷全都请到滨海去,想要建成保税区,必须依靠民间资本的大量注入,以后在这方面我们会逐步加强,相信随着保税区建设的进程,投资的机会越来越多”张大官人这番话说dé很空,虽rán他的表情非常的诚恳,可是内容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家有梧桐树,不愁引不来金凤凰,○想来投资的多了去了,可对于投资决不能无条件的接受,必须要搞清楚这些投资商的来路

  晚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结束,袁孝商提议去蓝色魅力消遣,张扬婉言谢绝了,想起姜亮的死或许和祁山有着脱不开的干系,张■○想来投资的多了去了,可对于投资决不能无条件的接受,必须要搞清楚这些投资商的来路

  晚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结束,袁孝商提议去蓝色魅xiǎngláitóuzīdeduōleqùle,kěduìyútóuzījuébúnéngwútiáojiàndejiēshòu,bìxūyàogǎoqīngchǔzhèxiētóuzīshāngdeláilù

  wǎnyànjìnhángleyīgèduōxiǎoshíjiéshù,yuánxiàoshāngtíyìqùlánsèmèilìxiāoqiǎn,zhāngyángwǎnyánxièjuéle,xiǎngqǐjiāngliàngdesǐhuòxǔhéqíshānyǒuzhetuōbúkāidegànxì,zhāng大官人心中就隐隐的不舒服,他知道祁山是个极其精明的人,不想让他看出破绽,最好的办法还是少些接触

  回到地下车库,张扬取了他的坐地虎,却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姿跟了过来,拉开车门坐进车内,张大官人笑了笑,桑贝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笑什么笑?”

  张扬道:“你不用上班?”

  桑贝贝道:“不用,陈青虹让我今晚好好陪你,工资给我照发不误”

  张扬笑道:“怎么陪啊?有没有暗示你要让我全方位都满意?”

  “滚你,一个市委书记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流氓,你满脑子的龌龊思想能不能收起一些?”

  张大官人清了清嗓子,目光在桑贝贝短裙下的一双美腿上溜了一下桑贝贝意识到了什么,伸手将短裙向下扯了扯,试图多遮盖住一些

  张扬笑道:“穿给我看dé?”

  “自作多情,我这是工作服”

  张大官人笑了笑,启动引擎,向外驶去

  祁山和袁孝商一起站在袁孝商位于皇冠大酒店19层的办公室内,隔着落地窗看着脚下北港的夜景

  祁山道:“那个女孩子是你安排给张扬的?”

  袁孝商道:“我带他去过一次天街,本想安排一个女明星给他,想不到他偏偏看上了这个泼辣的女招待”

  祁山道:“他们之间的确有暧昧,我留意了那女孩看他的眼神,伪装不出来的”

  袁孝商笑道:“你的心理学果rán没有白读”他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红酒,rán后回到祁山身边,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他

  祁山道:“光大没事?”

  袁孝商点了点头道:“这次的事情多亏了张扬,如果不是他,后果不堪设想”

  祁山道:“做生意遇到仇家很正常,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袁孝商笑了笑,岔开话题道:“你和武记者怎么回事儿?我看她对你不错”

  祁山笑道:“何以见dé?”

  “每次你来北港,她都会过来相陪”

  祁山道:“张扬也都在场,我以为武意是冲着他来dé“

  袁孝商笑道:“对自jǐ没信心?”

  祁山道:“孝商,我真不懂你的意思”

  袁孝商道:“我看dé出来,武意看你的时候和别人不同,老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么好的女孩子错过了实在太可惜,张书记在这方面可不含糊,真要是让他抢了先,你后悔都晚了”

  祁山哈哈大笑起来,他喝了口红酒,摇了摇头道:“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的,我在这方面随缘,这辈子遇到了就遇到,遇不到就一个人孤独终老,自jǐ都不知道活到哪天?何苦多一个人跟自jǐ一起担惊受怕?”

  袁孝商听到岐山的这句话顿时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叹了口气道:“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说公园里有个流làng汉,每天躺在公园的连椅上,但是他很满足,有位富翁看到他如此快乐,就问他快乐的原因,那流làng汉告诉他,自jǐ每天晚上虽rán睡在公园的连椅上,可是他在梦中却住在豪华的别墅里,躺在宽大松软的大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幸福的日子,富翁很同情他,于是将流làng汉请到了自jǐ的别墅,给他梦想中的一切,可是没过几天,流làng汉就从别墅里失踪了,富翁又在公园的连椅上找到了他,富翁问他为什么要离开,流làng汉告诉富翁,虽rán他给了自jǐ梦想中的一切,可是踏在别墅中却睡不踏实,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自jǐ回到了街头流làng,躺在冰冷坚硬的连椅上,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他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所以他选择回到这里,只有在这里,他才会有美好的梦想”

  祁山早就听过这个故事,他笑了笑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梦想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是梦想,一旦变成现实,你会发现未必如当初那般美好”祁山的目光透着一种难以捉摸的虚无和飘渺,他似乎在想什么?从这个简单的故事中想到了他复杂的人生

  袁孝商道:“也许有一天,我会选择离开”

  祁山望着袁孝商,从他的眼神中似乎读懂了什么,他低声道:“回去的路很长很长,人生走到了一定的阶段,你看不到终点,也看不到起点,我们中的一些人注定要倒在路上”回dé去吗?祁山在心中默默地问自jǐ,他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袁孝商没有说话,望着窗外突rán变dé朦胧的灯火,沉思良久方才道:“又下雨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