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佛曰:不可说】(中)


  zhāng扬望着萧国成,萧国成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萧国成对此会漠然置之,无论他心lǐ怎样想,以他的境界,至少可以在表面上伪装得很好,可萧国成并没有伪装,他居然承认了这串佛珠是他丢失的那一串_泡&书&

  zhāng扬几乎可以认定萧国成十有**就是那个萧明轩了,可是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何以外貌会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如果他真的是萧明轩,为什么要隐姓埋名,为什么要远走海外?

  萧国成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zhāng大官人却忍不住不说,即使错了也要说,种种迹象表明萧国成绝对深悉内情,这串佛珠已经引得他动容了,现在如果再添一把火,那将会是什么效果?zhāng大官人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其实他今儿连动用****的主意都想出来了,当然那是下下策,如果萧国成实在不愿说,他可以冒险一试,当然对萧国成这种警惕性和意志力■都很强的人来说,****很难起到效果

  zhāng大官人的下一步就是祭出另一样杀器,当年去小石洼村下乡支农那八名知青的照片事情进展到这种地步,zhāng扬已经无需做太多的掩饰,以萧国成的精明,○dōuhěnqiángderénláishuō,****hěnnánqǐdàoxiàoguǒ

  zhāngdàguānréndexiàyībùjiùshìjìchūlìngyīyàngshāqì,dāngniánqùxiǎoshíwācūnxiàxiāngzhīnóngnàbāmíngzhīqīngdezhàopiànshìqíngjìnzhǎndàozhèzhǒngdìbù,zhāngyángyǐjīngwúxūzuòtàiduōdeyǎnshì,yǐxiāoguóchéngdejīngmíng,他不可能看不出自己发现了什么,所以zhāng大官人索性挑明

  萧国成睁开双目,看到那zhāng被zhāng扬推到自己面前的照片萧国成缓缓拿了起来仔细辨认着照片上的每一zhāng面孔,足足看了约莫五分钟之后,萧国成方才将那zhāng照片重放在茶几上,不过照片已经掉转了一个角度,方便zhāng扬看得qīng楚,他指点着其中的一个人道:“这是我”

  zhāng大官人目瞪口呆,虽然他早就看出萧国成和萧明轩有着太多相似的地方,可是他从未想到萧国成会承认的如此爽快

  萧国成道:“你是不是觉得照片上的年轻人很不像我?”

  zhāng扬点了点头道:“我感觉神态很像你,可是长相却一点都不像”

  萧国成道:“感觉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感觉到和你似曾相识”

  zhāng扬道:“你这次回国之前我可从来都没见过你泡-书_)”

  萧国成道:“或许这就是缘分,我的这段知青经历很少有人知道,当年知道我这段经历的人中,如今活在这世上的已经寥寥可数”他指着照片上的人道:“许常德、董得志、沈良玉、王均瑶、陈天重、闵刚这六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我知道陈◆爱国还活着,可是从我离开小石洼村,我们再没有见过,事实上我在离开小石洼村之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也没有和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见过面”

  zhāng扬道:“我去西山寺的时候听说有人为寺庙捐了一笔钱”★àiguóháihuózhe,kěshìcóngwǒlíkāixiǎoshíwācūn,wǒmenzàiméiyǒujiànguò,shìshíshàngwǒzàilíkāixiǎoshíwācūnzhīhòu,zàiyěméiyǒuhuíqùguò,yěméiyǒuhézhèxiērénzhōngderènhéyīgèjiànguòmiàn”

  zhāngyángdào:“wǒqùxīshānsìdeshíhòutīngshuōyǒurénwéisìmiàojuānleyībǐqián”

  萧国成点了点头道:“是我委托别人去做的”他表现出的坦诚博得了zhāng扬的不少好感,可是也让zhāng扬的内心中蒙上了一层疑云,如果萧国成和孟传美之间真的有过见不得光的私情,那么萧国成肯定不会主动提及这件事,难道说这其中还有隐情?

  萧国成道:“我们下乡插队的生活是极其枯燥乏味的我在每天的劳作之余,就背诵佛经,当时chún属是一种兴趣,可后来发现其中充满了人生的道理”

  zhāng扬道:“在那个年代,如果让人发现你背诵这些东西,只怕会惹来麻烦”

  萧国成道:“我常去西山寺的后山碑林,那lǐ有很多的佛经石刻,那些时候,背诵佛经,描摹书法成了我业余最大的寄托后来☆在西山寺几乎被焚的时候我带着那些知青说服了那群村lǐ的年轻人,阻止了那场灾难,后来我和西山寺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zhāng扬关心的并不是萧国成和西山寺的渊源,他真正感兴趣的是萧国成和孟传美之■间发生了什么?如果说两人之间没有情愫,为什么孟传美的手上会戴着他丢失的佛珠而这串佛珠上含有放射性物质铯,萧国成究竟是心知肚明还是对此一无所知?zhāng扬低声道:“萧先生,我冒昧地问一句,你认识孟传美吗?”

  萧国成的目光落在佛珠之上,他低声道:“她并不在照片之中,也不是当年来小石洼村下乡插队的知青”

  zhāng大官人一颗心怦怦直跳,想不到萧国成居然愿意提及这件事,看来这段隐藏多年的秘密终于又希望揭开

  萧国成道:“我和她的大哥孟传雄是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当时我们都在一个学校”萧国成的目光充满了迷惘,往事历历在目,可一切又显得如此虚幻

  zhāng扬为他续上热茶,萧国成道:“那个特殊的年代,发生了很多疯狂的事情,传雄十六岁的时候就死于一场意外,后来我们经常去孟家……”

  萧国成端起茶盏,静静品味着那杯qīng茶,虽然他的话题没有继续,但是zhān●g扬已经明白,萧国成一定是在这期间和孟传美产生了情愫

  看到萧国成久久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zhāng大官人终于忍不住道:“孟阿姨去过小石洼村?”

  萧国成点了点头:“去过,她哥哥去世对◎gyángyǐjīngmíngbái,xiāoguóchéngyīdìngshìzàizhèqījiānhémèngchuánměichǎnshēngleqíngsù

  kàndàoxiāoguóchéngjiǔjiǔméiyǒukāikǒushuōhuàdeyìsī,zhāngdàguānrénzhōngyúrěnbúzhùdào:“mèngāyíqùguòxiǎoshíwācūn?”

  xiāoguóchéngdiǎnlediǎntóu:“qùguò,tāgēgēqùshìduì□她的打击很大,她将我当成哥哥一样看待”

  zhāng大官人心中暗忖,是不是真的这样只有天知道了

  萧国成深邃的目光盯住zhāng扬的双目道:“我知道你心中怎样想,我们那一代人的感情你们■这些年轻人是不会懂的”

  zhāng扬道:“后来你就去了国外?”

  萧国成道:“那时候出国很难,我的外公身在美国,他临死前指定我当他的遗产继承人”萧国成笑了笑道:“他可不是什么富翁,只不过在德克萨斯有一个小小的农场,当时我的义父反对我去继承,在他看来美帝国主义简直就是洪水猛兽,可是我的态度很坚决,我承认,我对我当时的处境不满,我对那个时代不满,在和义父发生几次争执后,我们爷俩终于冷静地坐下来谈论了这个问题,他虽然仍旧不理解我的决定,但是他选择尊重我的选择”

  zhāng扬点了点头,可以想象,薛老当时放萧国成离去的确花费了一番功夫

  萧国成道:“在我心中,义父就是我的至亲,我离开了故土,前往未知的大洋彼岸”

  zhāng扬低声道:“萧先生,当时你毅然决然地走,难道这lǐ就没有让你眷恋的事情?”

  萧国成笑了,他的笑容流露出淡淡的苦涩:“有”他当□然qīng楚zhāng扬希望听到什么,在做出肯定回答之后,萧国成站起身,慢慢走向落地窗前,目光望着远方,夕阳西下,远方的海面被夕阳的余晖染成一片橙黄,潮起潮落,万点金光在海面上跃动,萧国成低声道:“人■为了实现心中的某一个目标,必须要做出牺牲,选择放弃”

  zhāng扬道:“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想过那些关心你的人会因为你的离去多么难过?”

  萧国成没有回头,他的一只手掌贴在窗户上,借以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萧国成道:“我是个从不轻易许下承诺的人,我们那代人的感情也比多数人想像中要chún洁得多”

  zhāng大官人感觉到脸皮有点发热,萧国成这番话显然是针对他所说,他认为萧国成和孟传美之间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zhāng扬怀疑萧国成就是乔梦媛的亲生父亲,可萧国成的这句话分明在暗示,他和孟传美的关系远没有那么复杂,甚至将之冠以chún洁的名号zhāng扬虽然不全信萧国成的话,可是他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萧国成和孟传美的关系,人家都说chún洁了,他总不能直接问,你和孟传美有没有发生过亲密关系?乔梦媛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这种话zhāng大官人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甚至感觉到想想都是对孟传美的不敬

  萧国成道:“68年的时候我回来过一次,在国内仅呆了两天,然后离去,自此以后,一直到83年,十五年中我从未在踏上这片土地,即便是83年以后我也很少回来,虽然我知道过去的那些知青中有些人的消息,但是关于小石洼村的那段经历,我并没有多少愉快的回忆,所以……我从未主动和他们联络过……”

  zhāng扬在信中默默算了算,68年,乔梦媛是69年生人,难不成萧国成那次回国和已为人妇的孟传美发生了点什么?zhāng大官人马上又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弄得内疚不已,孟传美已经离世,自己这样想,实在是对死者太过不敬了他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那zhāng照片上,zhāng扬拿起了那zhāng照片,低声道:“萧先生,可照片上的这位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

  萧国成道:“那时候我还叫萧明轩,70年的时候,我在美国遭遇了一场车祸,受了很重的伤,几乎死去,后来侥幸捡回一条性命,可是我的脸部受损严重,做了面部的整形手术,所以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