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佛曰:不可说】(下)


  张扬点了点头,他的好奇心得到了一些满足,bú过其中还是有很多让他感到bú解的地方,萧国成和孟传美的感情究竟到了哪种地步?是bú是向他所说的那样纯洁?bú过有一点张扬能够肯定,两人都将这段感情藏得很好,之前从未听人提过他们两人之间的故事

  萧国成转过身,目光望着桌上的佛珠道:“这串佛珠,是在我68年回国的时候,她送给我的,七年前,这串佛珠丢失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想bú到这串佛珠又回到了她的手上……”

  张扬拿起那串佛珠道:“也就是说你曾经佩戴这串佛珠二十年?”

  萧国成愣了一下,随即又点了点头道:“bú错”他承认戴了这串佛珠二十年,等于承认这二十年中他心中一直duì孟传美未能忘怀

  张扬道:“这串佛珠当真bú是你送给她的?”

  萧国成摇了摇头道:“你可以去查我当年的报案记录,因为这串佛珠我还专门报案,当地警察部门有我的报案记录”

  张扬道:“萧先生,感谢你duì我的信任,告诉了我这么多的事情”

  萧国成淡然道:“我相信你是个正直的年轻人,缘是个很奇妙的事情,我也bú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向你说这么多”

  张扬道:“萧先生放心,你duì我说得这些事,我都会严守秘密”

  萧国成道:“我只希望bú要让死者因为某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受到猜度”他指了指那串佛珠道:“我有个请求……”

  张扬bú等他的话说完就摇了摇头道:“bú可以”

  萧国成皱起眉头道:“你还bú知道我说什么就拒绝了我?我并非想要索取这串佛珠我只想借来几天,诵念佛经,为逝者度”

  张扬从手包中取出了一个铅盒放在萧国成面前,打开后,将佛珠放在其中,他指着盒子道:“萧先生知道这个盒子的作用吗?”

  萧国成摇了摇头,这盒子四四方方平淡无奇,连起码的装饰都没有,bú知张扬为什么要拿出这么普通的一个盒子出来

  张扬道:“这是铅盒,作用是可以隔离放射线孟阿姨死前已经感染了非常严重的放射病”

  萧国成惊声道:“你是说佛珠有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道:“佛珠含有大量的放射元素铯,刚才你说过,从68年开始你曾经戴了二十年,如果那时候佛珠就含有放射性元素恐怕你的身体早就出问题了{///书友上传}”

  萧国成低声道:“难道有人在佛珠上动了手脚?”

  张扬道:“这种可能很大我已经联系了相关专家duì这串佛珠进行鉴定,月底我去东江的时候就会查出结果虽然现在还没有结果,但是我估计这串佛珠十有**被人动过手脚”

  萧国成的目光充满了悲怆之色:“如果佛珠被人动过手脚,那么这串佛珠究竟是谁送到她的手中?”

  张扬道:“据定闲师太所说,是一个中年贵妇”他停顿了一下道:“送给孟阿姨佛珠的那个人一定duì她非常的了解,知道这串佛珠duì她代表的意义,知道孟阿姨因为内心的某个解bú开的结,duì这串佛珠肯定格外珍视,甚至算准了她会时刻将佛珠随身携带”

  萧国成的双手已经紧紧攥在一起,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了:“有人想要谋杀她……”

  张扬道:“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太多人即使是孟阿姨的家人也bú清楚具体的内情”

  萧国成道:“如果有人用这样的卑鄙手段害她,我第一个bú会放过这个人”他说完之后,望着张扬道:“你是bú是也怀疑过我?”

  张大官人毫bú掩饰的点了点头道:“怀疑过,即便是现在我也bú能完全放下duì你的怀疑”

  萧国成道:“换成我是你,我一样会产生怀疑”

  张扬道:“我必须要查清这件事”

  萧国成道:“就算你bú去查,我也会追查到底”

  张扬道:“萧先生,我有个bú情之请”

  萧国成道:“有什么要求只管说出来,如果我可以做到,我一定会配合你”

  张扬道:“duì你来说并bú算难事,我想借您的一管血用”

  张大官人借萧国成血液的目的是为了查清他和乔梦媛之间有无血缘关系萧国成隐约猜到张扬必有用意,但是他没有猜到张扬采血的具体目的,他点了点头道:“可以”

  张扬离开之□后,萧国成仍然处于深深地悲伤之中,萧玫红看出了叔叔的低落来到他的身后,主动为他按摩双肩柔声道:“叔叔,是bú是在担心健康的问题?”

  萧国成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早就看淡了生死,只要能够有■尊严的死去,又有什么好怕?”

  萧玫红道:“你和张扬好像很谈得来”

  萧国成淡然笑道:“他是个与众bú同的年轻人,你应该比我要了解他”

  萧玫红笑着摇了摇头道:“我duì他远谈bú上了解,他表面上嬉皮笑脸玩世bú恭,可是很多事在心中藏得很深,跟一般人的交往总是bú即bú离,或许这就是官员的特性”

  萧国成忽然道:“你和乔梦媛的关系好像很bú错”

  萧玫红点了点头道:“是啊”

  “她母亲去世了,你有没有去慰问一下?”

  萧玫红充满错愕道:“什么?我根本bú知道”

  在孟传美去世的这件事上,乔家和孟家达成了默契,双方都同意低调处理,所●以除了两家人之外,并没有任何外人参加孟传美的葬礼,头七之后,乔鹏举返回了美国,他在那边生意刚刚起步,这次离开的时间已经很长

  乔孟两家又似乎恢复了昔日的平静,多数人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孟传美的离开○而改变,受到影响最大的还是乔梦媛,头七过后,她带着行李箱离开了乔家,临行之时,她来到爷爷的面前道别

  乔老坐在阳光里,一动bú动的望着院落中的山石,他的人也像石块一样,似乎所有的活力都被阳光蒸腾殆尽

  乔梦媛将拉杆箱放在一旁,来到爷爷面前蹲了下去,握住爷爷瘦削的双手

  乔老抓住了她的手,嘴唇抿了起来,深邃的双目之中流露出深深的bú舍之意:“梦媛,你也要走?”

  乔梦□媛微笑道:“爷爷,难道你想我永远都留在家里?”

  乔老点了点头,感叹道:“走,你们一个个都大了,你们小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爷爷还追的上你们,可是现在我已经老了,已经追bú上你们了”乔老的话中流□□媛微笑道:“爷爷,难道你想我永远都留在家里?”

  乔老点了点头,感叹道:“走,你们一个个都大yuánwēixiàodào:“yéyé,nándàonǐxiǎngwǒyǒngyuǎndōuliúzàijiālǐ?”

  qiáolǎodiǎnlediǎntóu,gǎntàndào:“zǒu,nǐmenyīgègèdōudàle,nǐmenxiǎodeshíhòuwúlùnzǒudàonǎlǐ,yéyéháizhuīdeshàngnǐmen,kěshìxiànzàiwǒyǐjīnglǎole,yǐjīngzhuībúshàngnǐmenle”qiáolǎodehuàzhōngliú露出深深的伤感和无奈

  乔梦媛望着爷爷失落的表情,心中异常的难过,她bú想离开爷爷,可是自从母亲离世之后,她在这个家中就感觉到坐立bú安,总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自己,她甚至bú知道应该如何面duì昔日的家人,爷爷无疑是爱她的,可是如果爷爷知道真相,如果他知道曾经赋予这么多关怀和疼爱的孙女并非是儿子的亲生骨肉,他能否还会像从前那样duì待自己?他会bú会认为自己的存在是乔家的耻辱?乔梦媛bú敢想,bú愿想,可是这个念头却在无时无刻的折磨她,让她痛bú欲生,这才是她选择远离的真正原因,乔梦媛柔声道:“爷爷,给我一段时间”

  乔老道:“duì我这样的年龄而言,世上最珍贵的就是时间,人老了,总想着儿孙常伴身边,什么功名利禄,什么雄心壮志都bú重要”

  “爷爷……”乔梦媛的眼圈红了

  乔老笑了笑,他伸手抚摸孙女的面庞,柔声道:“乖,爷爷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们bú要走得太久,我担心等你们这些孩子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老得认bú出我的儿孙了……”

  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乔梦媛的俏脸滑下

  乔老道:“乖孙女儿,你要去哪里?千万bú要像鹏举那样走得太远”

  乔梦媛握着爷爷的手,将面庞紧贴在他的掌心:“爷爷,我答应你,我bú走远,有人请我去做官”

  “做官?”

  乔老听到这句话顿时来了精神,bú过他的表情充满了难以置信,以他duì孙女的了解,还从未看出她有进入仕途的苗头

  乔梦媛温婉笑道:“是张扬,他请我去滨海保税区负责招商工作,我现在反正也没什么正事可做,索性去尝试一下,一来给他帮忙,算是还他一个人情,二来投入到工作中或许可以舒缓心情”

  听到孙女bú是要远走天涯,乔老顿时放下心来,他嗔怪道:“你这丫头,也bú早说,害得我这老头子担惊受怕,原来是去张扬那里,去,去,咱们家原是欠这小子bú少的人情,你去补偿一下也好”

  乔梦媛听到这话,一颗芳心bú由得突突直跳,爷爷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早就看出自己和张扬之间的暧昧之情?

  祝各位书友重阳节快乐,有时间多陪陪家里的老人,抽空去爬爬山,章鱼今儿两联,晚上和朋友爬山去也(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