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独自承受】(上)


  乔鹏飞此shí从外面回来,看到他们这幅情景,不由得有些好奇,走过去道:“梦媛,这是要出远门呐?”

  乔老笑道:“她要去滨海散心”

  “张扬那儿?”提到滨海,乔鹏飞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张扬泡*书*(

  乔梦媛道:“就算是去帮忙”

  乔鹏飞点了点头道:“你先去,我过阵子也会去平海”

  乔梦媛愕然道:“你去平海干什么?”

  乔鹏飞笑道:“我和大伯商量了一下,他建议我还是先去基层锻炼”

  “去哪里?”

  乔鹏飞一脸神秘道:“你猜猜”

  乔梦媛道:“爱说不说,我才不猜呢”

  乔鹏飞道:“去江城市春阳县挂职副县长”

  乔梦媛不由得有些愣了,想不到这位堂哥真的去了平海,春阳不是张扬的老家吗?不过她明白,乔鹏飞此去春阳就是为了镀金,既然决定走上仕途,家人肯定要为他铺好道路

  乔老道:“也好,你去了平海刚好照顾梦媛”

  乔梦媛笑道:“爷爷,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根本不需要他照顾”

  乔鹏飞道:“我暂shí不会过去,先去中央党校上课,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县处级干部培训班,然后才去春阳正式报到

  乔老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鹏飞,既然决定走这条路,就要认认真真的走下去千万不能像过去那么毛躁”

  乔鹏飞道:“爷爷您不能总是用老眼光看人,我在西藏呆了几年,皮都褪了几层”

  ◎乔老道:“怎么着?听你的意思,好像怪我把你送到藏边去?”

  乔鹏飞笑道:“爷爷,您就是咱们老乔家的至高神,英明神武,谁也赶不上您,要不是您把我给弄到那地方,劳我筋骨,苦我心智我哪能有今天的这份★qiáolǎodào:“zěnmezhe?tīngnǐdeyìsī,hǎoxiàngguàiwǒbǎnǐsòngdàocángbiānqù?”

  qiáopéngfēixiàodào:“yéyé,nínjiùshìzánmenlǎoqiáojiādezhìgāoshén,yīngmíngshénwǔ,shuíyěgǎnbúshàngnín,yàobúshìnínbǎwǒgěinòngdàonàdìfāng,láowǒjīngǔ,kǔwǒxīnzhìwǒnǎnéngyǒujīntiāndezhèfèn悟性,我人生中一点一滴的进步都和您老人家的谆谆教诲是分不开的,您是不知道,我现在唯一的偶像就是您我这辈子就算不过您的成就,我也得努力,至少得把我大爷给赶上”

  乔老被他的这番话引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道:“臭小子,什么shí候学得这么贫,有句话我得先提醒你,你虽然进入官场了,可是眼睛不能只盯着升官,要记住,你去官场不是为了做官_泡&书&而是为了做事”

  乔鹏飞道:“爷爷,您放心,我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还是老乔家的子孙吗?”

  乔老这会儿心情好了许多,他挥了挥手道:“帮我送送你妹妹”

  乔梦媛慌忙说不用,可乔鹏飞已经拎着她的行李箱放在了自己的那辆军用吉普车内,这次前往滨海,乔梦媛选择火车出行,乔鹏飞也想借着送她的shí机和她单独聊几句

  离开乔家之后,乔鹏飞道:“走得这么急?大伯知道吗?”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我跟他提过”

  乔鹏飞◇道:“爷爷不舍得你走,梦媛其实京城方方面面的条件好”

  乔梦媛道:“我想出去散散心”

  乔鹏飞向她看了一眼,低声道:“梦媛,我感觉你最近变了许多,好像不愿在家里多呆,是不是伯母去世的事○◆情让你和大伯之间产生了隔阂?”

  乔梦媛没说话,目光投向车窗外

  乔鹏飞道:“不是我向着大伯说话感情的事情很难说的,当初是伯母坚持要出家,大伯并没有做错什么”

  乔梦媛道:“我▲没有怪他,我没有怪任何人,我选择离开只是我自己的问题”她的声音有些激动

  乔鹏飞叹了口气,他低声道:“梦媛,有shí间的话,还是陪大伯好好聊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心里绝不比我们好过,可他要照顾这个家,suǒ以他不能将内心的情绪表露出来,多点理解”

  乔梦媛用长shí间的沉默告sù乔鹏飞,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下去

  乔鹏飞能够看出乔梦媛对这个家表现出的疏远和逃避,乔老★自然看得加清楚,乔梦媛离开之后不久,乔振梁回到了家中,他习惯性的来到父亲面前问候,乔老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静静望着窗外

  “爸我回来了”

  “梦媛走了”

  乔振梁应了一声,他知☆道女儿要走的事情

  乔老转过身有些不满地看着他道:“你就这样无动于衷?”

  乔振梁苦笑道:“爸,女儿已经大了,她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选择,我这个当父亲的总不能还把她当小孩子看待?”

  乔老摇了摇头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你们变得如此陌生,让梦媛想要逃避这个家?”

  乔振梁知道父女之间发生的一切瞒不过睿智的父亲,他叹了口气道:“或许她在心底怪我,将她◎妈妈的事情归咎到我的身上”乔振梁当然明白真实的原因并非如此,但是他无法将实情告sù父亲,屈辱让他一个人默默背负就好,他不想父亲在晚年也和他一样承受这沉重的打击,suǒ以他早已准备好这个听起来较为合理的理由

  乔老充满伤感道:“越是如此,你们父女越是要好好谈一谈,解开这个心结,父女之间哪有解不开的结呢?传美走了,你们之间应该加亲近才对”

  乔振梁抿起嘴唇用力点头

  乔老道:“▲我要你答应我,你身为父亲,要照顾好自己的儿女”

  乔振梁道:“爸,我答应你,等过段shí间,我会和梦媛好好谈谈”

  乔老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鹏飞去平海是你的意思?”

  乔振梁○笑道:“是,反正他要下去锻炼,我想来想去,还是让他去个熟悉的地方,杜天野担任江城市委书记,肯定会照顾他”

  乔老道:“不要凡事都想着照顾,乔家的子弟不缺能力,缺乏的是吃苦耐劳的品质”

  乔振梁道:“爸,其实鹏飞这两年的变化很大,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很多的优点,其中有些优点甚至是鹏举都不具备的”

  乔老笑道:“你夸他,用不着贬低自己的儿子?”

  乔振梁道:“这些年轻人不经历摔打是不能成大器的,鹏飞的藏边服役经历让他成熟不少,suǒ以您老别担心他不能吃苦,从几件事上我都看出鹏飞成熟了”

  乔老道:“希望他真的如你suǒ说才好”

  乔振梁道:“爸,您虽然从来没有说过,可是我知道您心中一直对鹏举这一代中没有人进入仕途深深yí憾着”

  乔老道:“你真觉得自己那么了解我?”

  乔振梁道:“您忘了,当年坚持反对鹏举经商的事情”

  乔老笑道:“此一shí彼一shí,我现在的心态早已发生了改变,孩子们平安是福,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绝不会勉强他们”

  乔振梁道:“爸,其实政治是讲究血统的,虽然大家嘴上都不承认,可是心底谁都不会否认,出身在我们这种家庭的孩子,与生俱来就比其他的孩子政治悟性强一些”

  乔老没有否认儿子的这番话,他的双手交缠在一起,拇指有节奏的碰撞在一起,似乎在想什么

  乔振梁道:“鹏飞今年还不到三十岁,现在起步还不算晚”

  乔老道:“他的起点已经不低”

  乔振梁笑道:“其实您老在送他去藏边服役的shí候就有了让他进入仕途的意思,只不过您老不承认罢了”

  乔老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忽然露出讳莫如深的微笑他低声道:“你啊,有shí间揣摩我的心思,还不如好好考虑怎么把工作搞好”

  乔振梁道:“我最近有些动力不足”

  乔老道:“不是动力不足,是心灰意冷?”

  乔振梁没有说话,可表情上已经承认了父亲的定义

  乔老道:“一个人失去了动力是相当可怕的事情,振梁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机会,这两年正是旧交替的关键shí刻,老同志退下来了,到了你们这一代当家做主的shí候了”

  乔振梁道:“爸,我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了”

  乔老道:“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他的话题重回到孙女的身上:“梦媛有没有告sù你,她这次去滨海是要帮张扬搞保税区招商工作?”

  乔振梁摇了摇头,他只知道女儿要去滨海,至于去干什么,他还真不知情

  乔老有些不满的责怪道:“你是怎么当爹的?女儿的什么事情你都不知道,我看也难怪☆梦媛想要逃避这个家,你有没有好好关心过她?有没有尽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乔振梁道:“爸,我承认我做的不够好,以后我会尽量改进”

  乔老语重心长道:“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家庭,你和传◆☆梦媛想要逃避这个家,你有没有好好关心过她?有没有尽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乔振梁道:“爸,我承认我做的不够好,以后我会尽量改进”

  乔mèngyuánxiǎngyàotáobìzhègèjiā,nǐyǒuméiyǒuhǎohǎoguānxīnguòtā?yǒuméiyǒujìnguòyīgèdāngfùqīndezérèn?”

  qiáozhènliángdào:“bà,wǒchéngrènwǒzuòdebúgòuhǎo,yǐhòuwǒhuìjìnliànggǎijìn”

  qiáolǎoyǔzhòngxīnzhǎngdào:“gōngzuòzàimáng,yěbúnénghūluèjiātíng,nǐhéchuán美之间,不仅仅是传美出了问题,你要从自身找原因,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如果你一直都关心她,没有忽略对家庭的照顾,她也不会走到出家那一步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散了,你自己心里不感到难过吗?”

  乔振梁心如刀割,这些天来,他一直默默承受着这些痛苦,一个个残酷的事实让他痛不欲生,但是作为乔家的长子,他又不得不强颜欢笑,谁又能体会到他的悲哀?(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