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这就是人脉】(上)


  文浩南跟着笑了起来

  何长安是从罗慧宁那里得知张扬de妹妹要结婚de,不过罗慧宁也没有想到他会亲自前来,这么给一个小辈面子,其实外人并不知道何长安和张扬之间de渊源,如果不是张扬,何★
  wénhàonángēnzhexiàoleqǐlái

  hézhǎngānshìcóngluóhuìníngnàlǐdézhīzhāngyángdemèimèiyàojiéhūnde,búguòluóhuìníngyěméiyǒuxiǎngdàotāhuìqīnzìqiánlái,zhèmegěiyīgèxiǎobèimiànzǐ,qíshíwàirénbìngbúzhīdàohézhǎngānhézhāngyángzhījiāndeyuānyuán,rúguǒbúshìzhāngyáng,hé长安永远也没有和女儿外孙de重逢之日,在何长安看来,张扬对他de大恩,这辈子都无法还清所以张扬家里无论有大事小事,只要他知道,必然会有所表示

  这么多熟人见面,寒暄一番自然是免不了de,何长安▲和罗慧宁打过照面之后,没有停留太久就告辞离开,张扬送他出门,何长安并没有马上上车,而是指了指前面de道路,示意和张扬一起走走

  张扬道:“何叔叔今晚不如在慧源住下,酒店方面已经做好了充分de准☆★备”

  何长安道:“我今晚还要去见几个重要de朋友,总之明天zhōng午我准时过来喝喜酒”

  张扬道:“这次实在是太仓促,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过来捧场”

  何长安笑道:“是朋友◇bèi”

  hézhǎngāndào:“wǒjīnwǎnháiyàoqùjiànjǐgèzhòngyàodepéngyǒu,zǒngzhīmíngtiānzhōngwǔwǒzhǔnshíguòláihēxǐjiǔ”

  zhāngyángdào:“zhècìshízàishìtàicāngcù,wǒméixiǎngdàohuìyǒuzhèmeduōrénguòláipěngchǎng”

  hézhǎngānxiàodào:“shìpéngyǒude当然要来给你捧场,可这世上朋友毕竟是少数,我们这群人是冲着张扬过来de,还有不少人是冲着张书记过来de其实不用我提醒你,这点鉴别能力你还是有de”

  张扬笑道:“不管是冲着张扬来de还是冲着张书记来de都是冲着我来de,人家给我面子,我当然不能怠慢了人家何叔叔您说是不是?”

  何长安笑着点头,他递给张扬一个纸条儿

  张扬以为是什么秘密,展开纸卷一看,上面写得是一行地址他有些错愕de看了何长安一眼,何长安意味深长道:“去了你就会知道”

  何长安临走之时又将那纸条儿要了回去,张扬已经将地址牢牢记在心底

  何长安走后不久,张扬看到楚嫣然出来找他,张扬笑着迎了过去道:“这会儿不见就想我了?”

  楚嫣然道:“切,我爸刚打电话说要过来,我特地出来接他”

  张扬想了想宋怀明这会儿过来十有**是专程来拜会罗慧宁de楚嫣然挽住他de手臂道:“张扬,刚才你妈、你干妈、我外婆她们全都在围剿我,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张扬笑道:“在你,你要是愿意咱们明天多摆几桌,凑着这日子一起把酒席给办了,还省得发帖子了,回头我跟你爸说一声,干脆就这么定了◎”

  楚嫣然伸手在张扬手臂上拧了一把:“讨厌你想这么稀里糊涂de把我娶进门,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

  张扬道:“其实咱俩不就差一形式嘛,事实上咱俩不早就……哎呦”

  楚嫣然红着俏◇脸道:“让你再敢胡说”

  张大官人道:“丫头,说真话,这么久不见你,我真有点冲动来着”

  楚嫣然道:“你就这事儿低俗”

  张扬道:“你误解我了,我是感情冲动,不是生理冲动”

  楚嫣然气得在他肩头又捶了一拳,这会儿看到父亲de红旗车过来了,楚嫣然赶紧放开张扬,装出若无其事de样子

  宋怀明在车内却已经将刚才de情景看了个清楚,他微微一笑,作为父亲,当然看到女儿感情美满幸福,身边柳玉莹笑道:“他们两个还像小孩子似de恩爱de很呢”

  宋怀明道:“他们开心就好”

  汽车来到张扬和楚嫣然de面前停下,张扬忙不迭de上前拉开了车门,宋怀明率先走下车,张扬叫道:“宋叔叔,柳阿姨也来了”

  宋怀明微笑道:“恭喜你啊张扬”

  张扬道:“同喜同喜”

  柳玉莹笑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一对儿呢?”

  楚嫣然忸怩de低下头去

  张大官人这张脸皮绝对是久经考验他笑道:“我隔三差五de求嫣然嫁给我呢,可嫣然总觉得对我de考验还不够宋叔叔,柳阿姨,过去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干脆我找人做媒,你们直接把她嫁给我得了”
○   宋怀明笑道:“你小子,当娶我女儿就这么容易?”他举步向别墅走去

  张扬紧跟在他de身边,柳玉莹和楚嫣然则落在后面说话

  宋怀明道:“张扬,我听说你这次场面搞得不小啊”

  ★张扬笑道:“哪有什么场面,就是随便摆了几桌酒席”心zhōng暗想,宋怀明de消息真是灵通,按理说他一个省委书记不会关心这种小事,看来自己办酒席de事情已经有人向他汇报了,这世上别有用心de人实在太多,难道有人想借着这件事制造点文章?

  宋怀明道:“年轻人做事还是要谨慎一些,请客办酒席没问题,但是一定要把握好度,很多官员都栽在人情礼节方面”

  张扬道:“宋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慎重”

  宋怀明也没有多说,来到别墅内,先去拜会了玛格丽特,玛格丽特正和罗慧宁坐在二楼露台上聊天,看到宋怀明夫妇前来,罗慧宁笑道:“怀明、玉莹,我们刚刚聊到你们两口子,这就来了”

  宋怀明笑道:“我们有什么做de不到de地方,嫂夫人只管说出来”

  罗慧宁笑道:“就听老太太夸你们呢,怀明不要多想”

  宋怀明和柳玉莹亲亲热热叫了声妈,玛格丽特笑得一双眼睛眯成了细缝,她乐呵呵道:“小,为什么没带他过来?”

  柳玉莹道:“那孩子特淘,带他过来只怕要搅和de天翻地覆了”

  玛格丽特道:“淘点好,淘点好,男孩子就得有个男孩子de样,张扬就挺淘de,还不是一样讨人喜欢”

  张大官人被老太太说了个大红脸,尴尬道:“那啥……外婆,我叫性格外向,不叫淘”

  楚嫣然乐得笑个不停

  张扬无意打扰他们de谈话,自己出门去操办事儿了

  宋怀明和柳玉莹在旁边坐下,柳玉莹道:“妈,我和怀明过来是想接您回家去住”

  玛格丽特笑道:“这儿挺好de,条件我很满意”

  柳玉莹道:“条件再好也不如家里方便,妈,您不是想见小了吗?”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道:“反正我也不急着走,等明天婚礼过后,我就去你们家住几天”

  柳玉莹听到玛格丽特应允下来也是喜上眉梢

  其实玛格丽特心zhōng明白得很,虽然柳玉莹一口一个妈de叫着,但是她们之间de感情还是有些距离de,玛格丽特之所以答应过去住几天,原因是她去了嫣然就要跟过去,父女两人刚好有了加深感情de机会,宋怀明和楚嫣然虽说已经和解,可是感情上仍未到无话不谈de地步

  罗慧宁借口文国权托她给宋怀明带来了礼物,两人一起离开别墅走上外面de草坪,罗慧宁此时方才留意到在慧源酒店内有警察巡视,她马上想到是宋怀明de安pái,轻声道:“怀明,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

  宋怀明道:“还是小心一点好,虽然我对平海de治安很有信心,可做事仍然要考虑周全”

  罗慧宁赞道:“难怪国权对你如此推崇,他就经常在我面前说起,zhōng生代干部之zhōng,做事最为稳■健de就是你,把任何事交给你他都会很放心”

  宋怀明笑了笑,文国权一直都想把他拉入自己de阵营,但是宋怀明始终没有明确表态,随着换届de临近,文国权和傅宪梁de权力之争也到了关键时刻,每个人都在积极扩展着己方de力量,宋怀明并非是政治上de骑墙派,他有着清晰de思路,他不想过早de参予到这种政治权力de争夺zhōng去,宋怀明稳健而务实,他目前只想把平海搞好,对目前de他来说,最关键de问题并不是站队,而是积累,一个有能力de人永远不会被上层无视

  罗慧宁在某种意义上充当着文国权代言人de角色,无论她对政治感不感兴趣,她都要从丈夫de利益出发,和宋怀明认识这么久,罗慧宁对他有了相当de了解,宋怀明是个聪明人,这种人在没有看清事情de走向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做出抉择de,对文国权来说,如果在这次de竞争zhōng落败,意味着他目前de位置即是顶点,除了一路向前,他没有退路,而宋怀明还有很长de路要走,他de前方有着很多种选择,宋怀明不会急于将自己de前途命运押下去

  宋怀明道:“文副总理永远都是我de良师益友”

  良师益友这四个字就是在表明自己de态度,宋怀明在告诉罗慧宁,自己不可能与文国权为敌,他会支持文国权,但是不会采用明确站队de方式,到了他这种级别,付出了无数de辛苦和努力,他必须要为自己留有几分余地,永远两个字已经充分表明了宋怀明de诚意

  罗慧宁微笑道:“你和国权原本就是好朋友,现在咱们又是干亲家,真是亲上加亲”

  宋怀明笑道:“要不你们怎么能放心把儿子送到我这里来?”

  提起文浩南,罗慧宁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孩子总是让我操不完de心”(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