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这就是人脉】(中)


  宋怀明笑道:“浩南很好啊,我了解过他de情况,工作很努力,能力突出,在同事中de口碑很好”

  罗慧宁道:“我这两个孩子真是让我发愁,他们要是能有张扬一半de洒脱就好”

  宋怀明道:“人不同,性格自然不同,你总不能强求他们de人生都走同样de一条道路”

  罗慧宁听出宋怀明de话中有话,她淡然笑了笑道:“你和周兴民相处de好像还不错”

  宋怀明微笑道:“兴民在★改革方面作风大刀阔fǔ,很有魄力”

  罗慧宁道:“魄力建立在底气de基础上”

  宋怀明马上明白罗慧宁在暗指周兴民来自于周家,有强硬de后台撑腰,宋怀明并没有多说话,他眯起双目望着远处正●■在布置婚宴现场de地方,轻声道:“明天应该会很热闹”

  张扬下午抽时间和丁兆勇见了面,陈绍斌、梁成龙、袁波几个死党全都陪着丁兆勇,见到张扬,丁兆勇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de笑

  陈绍◎斌道:“这就知道讨好大舅子了,你瞧兆勇笑得真是春花烂漫”

  梁成龙道:“怎地一个贱字得了”

  张扬笑骂道:“你们俩别欺负老实人,说到贱谁比得上你们两个啊”

  袁波道:“就是,别◆尽欺负兆勇老实”

  几个人在露天咖啡馆坐下,丁兆勇点了一壶茶,喝了几口道:“这两天可把我忙坏了早知道结婚这么má烦,我和小静就去旅行结婚了”

  梁成龙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我以过来人d▲▲e经验告诉你,等你结完婚肯定后悔”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丫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有你这么说话de吗?”

  陈绍斌笑道:“大嘴巴抽他丫de,嘴巴总是犯贱,人家大舅哥还在这里呢”

  梁成龙道:“毛de大舅哥,顶天也就是三舅子,是个三啊”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要不是因为这两天办喜事,我一准儿抽你”

  梁成龙道:“别介啊,咱们兄弟,你不能有了妹夫忘了兄弟?”

  陈绍斌跟着点头:“就是”

  张扬抬腿踹了这厮一脚道:“你丫到底算那头de啊?”

  陈绍斌笑道:“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一蹭酒喝de”

  袁波道:“哥几个,今晚都去我那里喝酒去,我专留了一包间,大宴三天你们随时来随时吃”

  张扬道:“忙de要死,哪有时间喝酒啊”

  袁波道:“该不是生你袁哥de气?之前你又没说要摆喜酒,这事到临头了来这么一出,我现盖酒店也来☆不及啊”

  张扬笑道:“我又没怪你”

  梁成龙道:“张扬,你摆酒什么意思?兆勇那儿我们得封礼你这边难不成我们还得给?”

  张大guān人双眼一翻道:“废话兆勇是你哥们,我不是你◇bújíā”

  zhāngyángxiàodào:“wǒyòuméiguàinǐ”

  liángchénglóngdào:“zhāngyáng,nǐbǎijiǔshímeyìsī?zhàoyǒngnàérwǒmendéfēnglǐnǐzhèbiānnánbúchéngwǒmenháidégěi?”

  zhāngdàguānrénshuāngyǎnyīfāndào:“fèihuàzhàoyǒngshìnǐgēmen,wǒbúshìnǐ●哥们?他娶媳妇,我嫁妹妹,你丫还打算二合一啊梁成龙啊梁成龙,我算看出来了你钱挣得越多,人就越抠门舍不得那份礼钱是不是?”

  梁成龙苦笑道:“天地良心,我不是在乎礼钱,我就是头疼啊,你说这喜酒我◇该上哪儿去喝?”

  张扬笑道:“当然是去兆勇那边,我这里你来不来无所谓,人不到礼到,我心领了就行”

  梁成龙指着张扬道:“看看,看看,你们都看清这货de嘴脸,趁机敛财啊太贪了”

  陈绍斌说起了风凉话:“谁不是这样啊,这年月你该拿de不拿,别人就说你不正常了”

  袁波道:“很正常啊,你家有什么事儿,张扬兆勇人家都是各拿各de,没说两人合出一份,要说冤枉,我才冤枉呢,我▲结婚吃喜面de时候,没见你们有一个过来啊,现在你们结婚生孩子哪件事把我给落下了?”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当然,他们不会在乎这点钱,朋友之间,理论理论倒是增添了不少de乐趣

  张扬道:◆jiéhūnchīxǐmiàndeshíhòu,méijiànnǐmenyǒuyīgèguòláiā,xiànzàinǐmenjiéhūnshēngháizǐnǎjiànshìbǎwǒgěiluòxiàle?”

  jǐgèréntóngshíxiàoleqǐlái,dāngrán,tāmenbúhuìzàihūzhèdiǎnqián,péngyǒuzhījiān,lǐlùnlǐlùndǎoshìzēngtiānlebúshǎodelèqù

  zhāngyángdào:“兆勇,这边de事儿不要你操心,你只管把那边照顾好了说真de,我摆酒不是为了敛财,不是为了争什么脸面,实在是没有办法,兆勇和小静de婚事不知怎么就传出去了,这两天滨海那边全都组团过来,人家大老远跑来喝喜酒,我总不能不招待?”说话de时候张扬de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江城酒chǎngde刘金城,刘金城直接告诉张扬,他和牛文强、杜宇峰、秦白那帮江城de老弟兄晚上就到东江,不但如此,他还带了一车酒过来

  张大guān人这个无奈啊,对着电话道:“来就来,别带东西……”

  “张书记,咱不能发达了就把这帮穷兄弟给忘了”电话那头牛文强已经酸溜溜地喊了起来

  张扬安排好这帮人去慧源休息,放下电话苦着脸道:“大发了,这他妈一来就是一桌人,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袁波道:“幸亏是你选择了慧源,我那边就算把天台给你腾出来也摆不了这么多桌”

  陈绍斌眨了眨眼睛道:“张扬,你这招叫借东风?高实在是高你妹妹结婚,你摆酒收钱,到底是市委书记,你这头脑咋就恁么好用呢?”

  张大guān人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信不信我回头把你给扔秋霞湖里去……”

  东江地邪,张大guān人刚刚提到秋霞湖,秋霞寺方面就有了反应,三宝和尚居然给张扬打来了电话,别看三宝是出家人,人家说话那也是相当de社会:“张书记,您把兄弟给忘了?”

  张大guān人真是哭笑不得:“三宝,你是出家人,咱应该六亲不认啊”

  三宝道:“我亲爹亲娘可以不认,但是我不能不认你张书记啊在我心中,你就是我de师父,如果不是蒙你点化,我三宝也不会有今天de成就”

  张大guān人道:“三宝,你别跟我兜圈子了,我这正忙着呢”

  三宝道:“你忙我知道,我就是想给你帮忙de,我听说咱妹妹明儿结婚”

  张大guān人皱了皱眉头:“啥?”什么时候他跟自己亲热到■这份上了

  三宝道:“贫僧能否讨杯喜酒?”

  张大guān人道:“你是出家人……”

  三宝道:“出家人这么着?出家人也是人,都什么时代了,人人平等,在我们出家人de眼中,出世不★▲容易,可入世不容易,万事万物都是一种修行,张书记,你应当给我这个修行de机会,你也应当广结善缘”

  张大guān人无可奈何道:“得,你来呗,不过大鱼大肉de你吃得惯吗?”

  三宝口宣佛▲号道:“善哉善哉,张书记,您给我安排一桌素席就是”

  张大guān人差点没把俩眼珠子给瞪出来:“啥?”难不成这厮要带一桌和尚过来?

  “一桌素席”

  张大guān人把这件事通知祁山de时候,祁山那边差点没笑得把眼泪给留出来,祁山自然一口应承了下来

  张扬身边de袁波几个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梁成龙笑得喘不过气,一个劲de朝张扬竖大拇指,不服不行,人家这就叫人脉,连和尚都主动讨喜酒喝

  袁波刚喝了一口茶,也忍不住扭头喷了出去

  张大guān人望着他们几个:“我说你们怎么都这么没同情心,我这都乱成一团má了”

  陈绍斌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张扬,别怪哥几个不帮你,这两天我们得以兆勇为重,啥时候把他和你妹妹两人送到床上去,我们de任务才算完成,到时候我们全力给你帮忙”

  丁兆勇笑道:“张扬,这事儿你自己解决”

  梁★成龙止住笑声没多久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不满地盯住他:“小心把门牙笑掉了”

  梁成龙上气不接下气道:“张扬,我今儿算是服了你了,等……等明儿忙完兆勇de事情,我第一时间赶到慧源去……我……我要亲眼看看你那边de大场面……哈哈……”

  袁波道:“张扬啊张扬,我看你压根就不该来东江”

  张扬拍了拍后脑勺,后悔不迭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我这不是添乱吗?”

☆  陈绍斌道:“张书记,您这人脉可真不是盖得,形形色色,三教九流,奇人异士,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贩夫走卒,请自己de客,让别人去说”

  张大guān人高傲de昂起头:“咋地?我还就这样了,摆我d■e酒,请我de客,爱咋地咋地”

  张大guān人摆酒还是有原则de,首先不能抢了丁家人de风头,也就是说,他没有主动去请谁过来喝喜酒,凡是来de,基本上都是主动过来de,罗慧宁、玛格丽特、何长□安这些人虽然身份尊崇,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都不是guān场中人,前来张扬这边捧场de多数都是级别偏低de,省里de领导,地市级de干部人家都是要去丁家那一边de,一来丁巍峰下了请帖,二来丁巍峰是☆▲现任平海省政法委书记,其政治地位是张扬无法相提并论de

  当然也有例外,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就前往张扬这边,他是赵静de干爹,算是娘家人张扬和丁兆勇碰面,主要是沟通一下婚礼流程de具体细节(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