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游刃有余】(下))(22:05)


  祁山敬酒之后,和张扬高廉明这帮年轻人就起身告辞,他们去隔壁房间,张扬的那帮损友那里敬酒,张扬这晚上只顾着招待领导,已经让他的那帮老哥们怨声载道了,张扬来到隔壁房间内,方才发现,苏强也过来了,苏强这次帮姐姐带来了祝福和问候,苏小红本来想亲自过来的,可是临行之前又打消了主意,原因是她考虑到方文南很可能会过来参加赵静的婚礼,他们之间还是避免见面的好**泡!书*

  张大官人带着请罪之xī□n向各位兄弟一一敬酒,他的酒量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一群人喝了个痛快,等到他们这桌结束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已经离开了,张扬接到楚嫣然的电话,她今晚要陪外婆,自然没有机会陪张扬共赴温柔乡了

  牛文强●这帮人兴致高涨,又嚷嚷着去歌厅唱歌喝酒,祁山马上作出安排,张扬让他们先过去,自己回去看看方方面面的安排情况再去跟他们会合再说,高廉明已经喝多了,张扬得先把这小子送回房间休息

  安顿好了高廉明,张扬来到家人所在的小楼,忙了一天,他还没有顾得上跟妹妹说话,母亲徐立华正在赵静的房间内和她聊天,女儿明天就要出嫁,母女之间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张扬敲了敲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徐立华看到他进来,笑道:“三儿,nǐ来得正好我跟小静正说起nǐ呢”

  张扬笑道:“说我什么?该不是背着我说我坏话?”

  赵静叫了声哥,挽住他的手臂让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亲手给张扬泡了杯茶端到他的面前:“哥,nǐ喝茶”

  张扬笑道:“怎么了这是?今儿跟我这当哥哥的这么客气?”

  赵静在他身边坐下,柔声道:“哥谢谢nǐ”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小静,咱能别这么说话吗?我是nǐ哥咱们之间需要说谢谢吗?”

  赵静道:“哥,如果不是nǐ,我不会被保送到东江师范大学每当我遇到了麻烦都是nǐ第一个站出来保护我,这些年,我却给nǐ添了不少的xīn思,哥,过去我不懂事,以后我不会了”

  张扬笑道:“哪有的事情,nǐ一直都很听话,只是我一直把nǐ当成小丫头看,其实nǐ已经长大了泡*书*(现在nǐ和兆勇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的,充分证明了nǐ的能力,丫头,哥没什么好送给☆nǐ的,女孩子一旦嫁人就彻底长大了,以后nǐ需要扮演的是丁家儿媳妇的角色,兆勇是个好人,也是我的好哥们,好好对待人家,把他爹妈当成自己爹妈一样孝敬人从来都是将xīn比xīn,nǐ对人家好了,人家自然会□对nǐ好”

  赵静眼圈都红了,她连连点头:“哥,nǐ放xīn”

  徐立华望着自己的这双儿女,xīn头一阵感动,她shēn手分别握住女儿和儿子的手,轻声道:“大喜的日子,咱们别说难过的事情,妈今天特别高兴,小静年龄最小,从小任性了一些,妈没帮上nǐ什么,,nǐ能有今天多亏了nǐ小哥”

  赵静点头道:“妈,我知道,我会永远对小哥好”

  张扬笑道:“得,不让我煽情,您老却煽起情来了,什么叫一家人,一家人就是应该相互扶持,我对小静好是应该的,谁让她是我妹?要说感恩,我们都应该感谢您,如果不是您生我们养我们,我们根本没有今天的好日子”

  徐立华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儿的秀发,柔声道:“小静,nǐ早点休息,明天还得累一天,嫁人咱们就高高兴兴地走,不许掉泪珠儿”

  “妈……”赵静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徐立华笑了笑,站起身道:“三儿,让nǐ妹早点休息”

  张扬跟着母亲离开了赵静的房间,徐立华把他叫到客厅,其他人都已经睡了,只剩下他们娘儿两个,徐立华道:“三儿,nǐ别急着走,妈有话跟nǐ说”

  张扬点了点头,和母亲一起在沙发坐下

  徐立华道:“三儿啊,今天我和嫣然的外婆聊起nǐ们的婚事,我们都觉得nǐ们应该把婚事尽快给办了”

  张扬笑道:“妈,我就知道nǐ会提这件事,我当然想,可现在我和嫣然的工作都很忙,她忙于生意,我□刚刚当上滨海市委书记,实在是抽不出时间筹备婚礼”

  徐立华道:“nǐ都二十四岁了”

  张扬道:“妈,我户口上是二十七啊,现在我的年龄可是国家机密”

  徐立华道:“什么机密,nǐ☆gānggāngdāngshàngbīnhǎishìwěishūjì,shízàishìchōubúchūshíjiānchóubèihūnlǐ”

  xúlìhuádào:“nǐdōuèrshísìsuìle”

  zhāngyángdào:“mā,wǒhùkǒushàngshìèrshíqīā,xiànzàiwǒdeniánlíngkěshìguójiājīmì”

  xúlìhuádào:“shímejīmì,nǐ什么时候生的,当妈的不比nǐ清楚?”

  张扬笑道:“那是当然”

  徐立华道:“我知道nǐ招女孩子喜欢,可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如果决定了要结合在一起,就得对人家忠诚,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

  如果是别人对张扬说这句话,他肯定要反驳说要是万能钥匙呢?可当妈的跟他说,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徐立华道:“天下的好女孩多得是,但是不能每个都娶回家里当老婆,嫣然才貌双全,家世又好,人家看上nǐ,是nǐ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娶到她是咱们高攀了人家”

  张扬道:“妈,别用您的门户之见看问题,我们是感情,跟家世没关系”

  徐立华道:“nǐ不考虑,我们得考虑,小静虽然是nǐ妹妹,可是她明儿就要结婚了,nǐ这个当哥的必须要抓紧了”

  张扬道:“得,我答应您,回头我再和嫣然商量商量,这事儿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得两厢情愿,您说是不是?”

  徐立华道:“嫣然对nǐ好的很,只要nǐ提出来,她肯定不会反对nǐ要是能够早点成家立业,我也suàn是对nǐ死去的父亲有所交代了”

  提起自己死去的老爹,张扬想起了一件事,他低声道:“妈,我老家是不是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啊?”

  徐立华闻言面色一变,颤声道:“nǐ……怎么知道的?”

  张扬道:“这事儿不难查出来”他把自己上次去小石洼村的巧遇说了

  徐立华叹了口气道:“这件事nǐ早晚□jiāliángxiǎoshíwācūnā?”

  xúlìhuáwényánmiànsèyībiàn,chànshēngdào:“nǐ……zěnmezhīdàode?”

  zhāngyángdào:“zhèshìérbúnáncháchūlái”tābǎzìjǐshàngcìqùxiǎoshíwācūndeqiǎoyùshuōle

  xúlìhuátànlekǒuqìdào:“zhèjiànshìnǐzǎowǎn都会知道,我当初之所以不想提这件事,因为nǐ爸当年活着的时候没干多少好事儿,那种年月,他打着造反有理的旗号胡作非为,总而言之做了不少的坏事,我不想告诉nǐ这些”

  张扬点了点头道:“妈,事情过去了就不再提了”

  徐立华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不提了,nǐ要是找到了他的墓,每年清明抽空去给他烧烧纸,也suàn是给他一些安慰”

  张扬想起一帮朋友还在歌厅等着自己,跟母亲说了一声,起身离开,来到外面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秦萌萌的电话,秦萌萌的语气显得有些紧张,她低声道:“张扬,我一直都联系不上何先生,nǐ有没有见过他?”

  张扬内xīn一怔,下午才见过何长安,难道何长安会出◆什么事情?他安慰秦萌萌道:“nǐ不用紧张,他做事向来稳健,而且又有保镖跟着他,应该不会出事”

  秦萌萌道:“他最近有些不对,我担xīn他出事,今晚他答应和我一起吃饭的,可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来,◎而且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我给他打电话始终处在关机状态”

  张扬道:“nǐ不用着急,或许他手机没电了,或许他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

  挂上电话,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以何长安做事的一贯风格,他应该不会做这种让人担xīn的行为,何况他疼爱女儿,既然答应了秦萌萌一起吃饭,应该不会食言,而且一个电话都不打,这其中就有些耐人寻味的成份了

  张扬给何长安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手机已经关了,张扬联系不上何长安,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干妈罗慧宁打了一个电话还好罗慧宁没有休息,她听张扬说联系不上何长安,也是颇感惊奇,没多久罗慧宁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自己那边去一趟

  张扬来到罗慧宁所住的独栋别墅,李伟在门前等着他,将他引入客厅,罗慧宁的面前放着电话,刚才她又给何长安打了两个,张扬低声道:“干妈,何叔叔从这里走之后就失去了联系”

  罗慧宁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张扬坐下,罗慧宁秀眉微颦道:“他可能真出事了”

  张扬愕然道:“出事?”这件事实在是有些太突然,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

  罗慧宁道:“他下午过来的时候,告诉我,有人想要整他”

  张扬低声道:“您是说他可能遇到危险了?”

  罗慧宁道:“他经商这么多年,能够一直屹立不倒,不仅仅因为他的精明,还因为他的谨慎,我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但是我对他具体的经营内容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涉猎极广,生意做得越大,风险也就越大,如果他公司内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作为法人的他肯定要遇到麻烦的”

  张扬有些明白了:“干妈,nǐ是说检察机关盯上了他?”

  罗慧宁道:“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具体情况怎么样我也不清楚,现在我们只能等待消息,张扬,记住,如果他真的遇到了麻烦,nǐ不要对这件事过于关注,nǐ是官场中人,要懂得把握分寸,认清形势”

  三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