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所谓原则】(下)谓(16:51)


  文浩南道:“上头把制毒案交给我,今天我接到线报,说有人在慧源藏有大量冰毒,所以才展开行动{///书友上传}”其实在霍云忠过来抓祁山的时候,另外一队人马已经在慧源的cāng库内搜到了大量白色粉末,数量高达两吨

  张扬道:“你怀疑我喽?”

  文浩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怎么可能怀疑到你,我妈就在这里喝喜酒,我根本没有扰乱你们宴席的意思,所以我自己都没有出面,让西城公安分局的同志配合工作,我也特地强调了,让他悄悄将祁山带来配合调查情况,可事情的发展出了我的控制范围”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世上很多事都是你不能控制的”

  此时一名警员来到文浩南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文浩南的表情现出一丝得意他抿起双唇,转身望去,祁山已经被先行带走了文浩南低声道:“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先走了,等忙完这件事我再向你解释”

  文浩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罗慧宁的话不多,但是充满了不可抗拒的语气:“浩南,你现在就给我过来”

  罗慧宁脸色苍白的坐在房间内,她的目光长久的盯住门口,在儿子走入房间之后,她的目光就未曾离开过他,也未曾软化过文浩南从母亲☆的目光中体会到了她的愤怒,文浩南笑了笑道:“妈今天的事情……”

  罗慧宁打断他道:“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文浩南道:“知道可是我并不知道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罗慧宁☆●道:“你执行公务我不怪你,但是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你这样扫张扬的面子,你有没有当他是你兄弟?”

  文浩南道:“妈,这件事我真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罗慧宁道:“你多大了?过去我一直以为你■少年老成做事稳健,可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太失望了”

  文浩南道:“妈这件事我会好好向张扬解释,我真的没有针对他的意思,霍云忠这么干我的确没有想到”他的手机不停响了起来有人在催他赶紧归队,文浩南歉然笑道:“妈,所有人都在等我呢,你看……”

  罗慧宁摆了摆手道:“你走,这件事你尽快对张扬解释清楚{///书友上传}”

  文浩南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是他没有反驳母亲的意思,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一场好好的婚宴让警察的这次突然行动给搅和了,张大官人的脸上自然很不好看谢国忠是警界的老人,根据他的经验来看,今天应该不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抛开荣鹏飞和张扬良好的关系不论,即便是文浩南也没有针对张扬的理由,谢国忠认为肯定是中间的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安慰张扬道:“今天的婚宴整体办得还不错,也就是最后出了点小问题,无伤大雅”

  周兴国也道:“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不可能什么风光都让你占尽了”

  徐建基道:“这就叫天妒英才”每个人都在安慰张扬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要数高廉明笑得最大声

  张大官人瞪了他一眼道:“你丫还笑信不信我踹你?”

  高廉明道:“干我屁事?张书记,咱不能自己气不顺就拿我这种小兵蛋子泻火,我招你惹你了?”

  薛伟童道:“你家老爷子不是公安厅厅长吗?这种事情他会不知道?”

  高廉明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问过他了,他不知道”

  薛伟童道:“他就算不知道,也是纵容手下,管教不严,你赶紧跟他说说,马上把姓霍的那个分局长给撤了”

  高廉明苦笑道:“我在我爸面前一点地位都没有,□我说什么,他只当是耳旁风”

  谢国忠道:“你们别难为廉明,这件事跟他没关系,我看跟高厅长的关系不大,听说和东江制毒案有关,这件案子一直都是荣厅在跟进”

  薛伟童道:“不管是谁,反正我饶◇不了那个姓霍的,什么东西,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还居然打老婆,简直不是人”

  周兴国道:“他们不会平白无辜的把祁山带走,难道说祁山真的和制毒案有关系?”

  张扬没说话,一双剑眉凝结在了一起他对此也产生了怀疑,其实在荆山抓住林光明的时候,他就供出祁山和毒品案有关,不过林光明提供不出具体的证据,张扬从那时就开始怀疑祁山,这次警方的行动或许是真的找到了证据

  这是祁山第一次直接面对文浩南,离开了慧源,他似乎完全冷静了下来,微笑道:“文警官,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为了什么?”

  文浩南道:“祁山,你做过什么事情自己不清楚?”

  祁山笑道:“什么事?我在这么多年的经营中一直奉公守法,本分经营,想不到工商不查我,税务不查我,居然轮到你们公安查我,我今年是不是有些流年不利?”

  文浩南冷笑道:“祁山,我接到线报,慧源宾馆cāng库内藏有大量毒品”

  祁山道:“所以你就把我铐来了?不用我提醒你,中国是个法制社会,你没有证据,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抓人”

  文浩南道:“我们在宾馆的cāng库内搜到了大量的白色晶体状物质”他拿出一包扔在祁山的面前

  祁山望着那包东西笑了起来:“就是为了这东西,你把我抓来了?”

  文浩南充满嘲讽道:“你很快就会笑不出来了”

  祁山道:“文警官,你做事之前从来都不去调查吗?”

  文浩南皱了●皱眉头,此时一名警员走入审讯室内,附在文浩南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文浩南的脸色瞬间改变了化验结果出来了,他们在慧源收缴到的两吨白色粉末竟然是味精

  祁山不屑地看着他:“文警官,yuán来现在味●精已经被列为毒品了,如果真的这样,几乎国内的每个家庭每天都在使用毒品”

  文浩南望着桌上的那包白色晶体,内心中仿佛被人重重抽了一鞭

  祁山道:“我想,我没必要找律师了”

  祁山走出西城分局的大门,他的那辆辉腾车就在门外等着,五哥站在车前,早早的拉开车门,恭敬将他迎入车内

  汽车启动之后,五哥低声道:“内奸找到了”

  祁山淡然一笑,他将车窗关上,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躺下,平静道:“他们盯得这么紧,认为可以抓住我的把柄,荣鹏飞的局布得虽然漂亮,可惜手下办事的人实在是太年轻”祁山自己其实比文浩南也大不了几岁

  五哥道:“文浩南是文副总理的儿子,这才是荣■鹏飞重用他的yuán因”

  祁山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虽然和他接触不多,却已经看出,这个人是属疯狗的,一旦被他盯上,肯定会麻烦不断”

  五哥道:“他会不会识破你的计划?”

 ○◇ 祁山摇了摇头道:“他没有那个脑子,再说,这世上哪有自己举报自己的道理?”说到这里,祁山的唇角露出得意的微笑,今天的事情,真正的布局者是他自己,张扬的这场喜宴嘉宾云集,政商两界重要的人物纷纷前来道贺,□选择在这种时刻做事,自然而然就拥有了轰动性的效应,最近一段时间,祁山被警方盯得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一直谨慎于行,知道自己的内部一定发生了问题,他先放出消息,然后自我举报,警方果然中计,祁山通过这次的行动,证实了警方在自己的身上倾注了很大的力量,将警方的调查网大白于面前,他故意放出的消息同样对手下人进行了一次考察,五哥已经成功锁定了潜伏在他们内部的卧底同时,今天婚礼之上,警方的行为,又挑起了张扬和警界的矛盾,正所谓一石三鸟反击有很多种,置死地而后生的手法最为高明

  五哥道:“霍云忠的事情怎么说?”

  祁山笑道:“不了了之,他没有证据就抓人,我涉嫌袭警,大家谁也不找谁麻烦”

  五哥低声道:“没必要”

  祁山知道五哥的意思,当时他冲出去撞击了霍云忠的那一下的确没有任何的必要,可是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当他看到霍云忠胆敢公然伤害林雪娟,他就无法控制住自己,所以才做出了那样的冲动行为,祁山低声道:“其实我很内疚,我利用了她”

  五哥道:“你已经无可选择”

  荣鹏飞的脸色并不好看,他指着面前的那包东西:“这就是你们缴获的毒品,这就是你们的重大发现?人赃并获?”他抓起那包东西狠狠扔在了地上

  文浩南和霍云忠对望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显得非常尴尬文浩南道:“荣厅,这件事怪我,是我没有调查清楚就采取行动”

  荣鹏飞道:“这条线我盯了这么久,你们贸然就采取了行动,你们以为,祁山会明目张胆的把毒品堆放在cāng库里,等着你们去收缴?你们认为通过这次行动就能一举破获这个制毒大案?”(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