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各自飞】(下)


  原创秦萌萌惊奇道:“谁?”

  zhāng扬的心中也shì一动,何长安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连文国权对此都显得相当谨慎,毕竟谁也不想在这种敏感时刻插手何长安的事情,却不知于东川所说的shì那位大人物?

  于东川道:“查晋北!”

  于东川的这个回答多少ràngzhāng扬感到有些意外,想起之前查晋北说过的兔死狐悲的话,难道查晋北当真被激起了同情心,想要对何长安施加援手?zhāng大官人马上又否定了这种可能性,查晋北首先shì一个精明的商人,同情对商人而言shì一件奢侈的行为,即便shì他真的感到兔死狐悲,他也不会主动介入到麻烦中去原创首发]

  秦萌萌道:“据我说知查晋北一直和何先生都shì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她心中马上引起了警觉,秦萌萌虽rán年轻,可shì人生经历了大风大浪,她的警惕性比起一般人要强上许多。

  “此一时彼一时,其实生意上的对手未必shì敌人,查晋北想要帮助何先生也不shì无条件的,他想要何小姐将非洲的金矿转ràng给他!”

  秦萌萌道:“我凭什么相信他?”

  于东川道:“查晋北shì中组部查副部长的亲弟弟,他在高层有很多关系,他的金王府也shì高官时常出入的地方。”

  秦萌萌道:“何先生蒙难,其中有一样罪名shì行贿,即便shì查晋北能够找到高层关系,别人也未必肯替他出面。而且何先生对这个人并不推崇,我怎知道他shì不shì故意利用这件事来骗我将金矿转ràng给他?”

  秦萌萌说出的这番话正shìzhāng扬考虑的问题,连文国权都感觉到棘手的事情,他不相信查晋南会方便出面。查晋北十有**shì在趁火打劫。

  于东川道:“何小姐,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何先生被扣留的时间越长,麻烦就越大。”

  秦萌萌道:“这件事我必须考虑一下。”

  于东川叹了口气道:“何小姐,我跟随何先生十多年了,这次的危机shì前所未有的,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帮他渡过这次难关。”他言之凿凿,忠义之气溢于言表。

  秦萌萌道:“你先走吧。我考虑之后给你电话。”

  于东川道:“好吧!”

  于东川乘车离开之后,zhāng扬从窗帘后闪身而出。

  秦萌萌道:“你都听到了?”

  zhāng扬点了点头道:“这个于东川很可能有问题。”

  秦萌萌道:“他跟随何先生十多年了,shì何先生信任的老臣。”

  zhāng扬道:“大难临头各自飞,目前这种状况。他就shì产生了其他的想法也不稀奇。”

  秦萌萌摇了摇头道:“大哥,我脑很乱,我很担心何先生,如果可以ràng他平安,就算shì将金矿送给查晋北也没什么。”

  zhāng扬道:“查晋北那个人我了解。他shì个狡猾的商人,何叔叔的事情他未必帮的上忙,我看他shì利用你急于救人的心理趁火打劫。”

  秦萌萌道:“我应该怎么办?”

  zhāng扬道:“什么都不用做,而且你也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这里不安全,于东川那个人疑点很多。”

  秦萌萌点了点头。

  zhāng扬道:“那个中年妇女shì……”

  “她shì何先生为我安排的保镖。绝对可以信任。”

  zhāng扬摇了摇头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之说。”

  他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低声道:“刚我藏在飘窗上的时候,看到东边的街角停着一辆灰色桑塔纳,一直都没有离开,我想你可能被人监视了。”

  秦萌萌凑到窗前,顺着zhāng扬所指的方向望去,果rán看到远方的街道旁,有一辆灰色的桑塔纳停在那里。

  zhāng扬道:“我们必须离开!”

  秦萌萌道:“我们可以从后门出去。”

  zhāng扬摇了摇头道:“不要惊动任何人,包括你的那名女保镖在内,知道你行踪的人越少,你就越安全。”

  秦萌萌道:“怎么办?”

  zhāng扬道:“他们监视的主要目标shì大门,我们可以从()对面的窗口出去。”

  对面shì秦萌萌的卧室,她带着zhāng扬走入房间内,zhāng扬从窗口观察外面情况的时候,秦萌萌走入衣帽间迅速换上一身黑色的衣服,zhāng扬找她要了一双黑色的丝袜,套在脑袋上,这方面大官人算得上熟练工了,秦萌萌看到他的样不禁◆想笑,zhāng扬将另外一只交给了她,示意秦萌萌也学着自己的样装扮起来。

  两人都shì一身黑衣,黑丝蒙面,看起来像极了一对大盗,卧室的窗口一方并不在监视的范围内,秦萌萌将房门反锁,忽rán想■到,如果被保镖发觉自己反锁房门,还不知会怎样猜度她和zhāng扬之间的关系,一zhāng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热。

  zhāng大官人却没有那么多的杂念,他拉开窗口,ràng秦萌萌爬到自己背上,低声□道:“我带你逃出去!”

  秦萌萌搂住他的脖,娇躯贴在zhāng扬宽厚温暖的后背之上,内心中的惊险和刺激多过害怕。

  zhāng扬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方腾空跳了出去,身上背负了一个人,■□却依rán身轻如燕,悄声无息地落在前方的大树之上,沿着树干攀援而上,直到大树的顶端,这里的高度足有五层楼,俯视下方,却见那辆灰色桑塔纳仍rán静静停在那里,看来对小楼内的变化毫无觉察。

  夜风○阵阵,秦萌萌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rán后贴紧了zhāng扬的身体,芳心的节奏不由得加了速度,zhāng大官人自rán感觉到了身后的变化,他低声道:“别怕,一切都交给我来办!”

  秦萌萌点了点头,此时芳心中感觉到温暖而踏实,zhāng扬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一辆客货缓缓从远方街道驶来,zhāng扬腾空跃起,中途足尖轻巧地在围墙上一点,rán后再度飞起,宛如一片落叶般轻轻落在客货的车厢内。rán后迅速转身躺下,ràng秦萌萌趴伏在他的怀中。

  星光漫天,秦萌萌的眼波也宛如星光一般温柔,她利用zhāng扬的肩膀掩藏着自己的目光,rán而心跳仍rán暴露了她此刻的惶恐和羞涩。

  zhāng扬低声道:“不用怕,没事了!”

  客货车从停在路边的桑塔纳轿车旁缓缓经过,zhāng扬带着秦萌萌成功离开了潇湘路的小楼,离开了对方的监视。

  离开潇湘路之后,zhāng扬带着秦萌萌离开了客货车,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芙蓉园而去,zhāng扬带秦萌萌去得地方shì秦清那里,目前东江能够ràng他信任的人不多,选择秦清那里,一shì因为他绝对相信秦清,二shì因为芙蓉园地处偏僻,目前入住率都不shì太高,而且还省却了入住登记的麻烦。

  秦清没有想到zhāng扬在深夜前来,没有想到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位美貌女郎,秦清和秦萌萌之前shì见过的,可shì如今秦萌萌已经做过整形手术,可当年的模样完全不同。

  秦清当rán不会联想到zhāng扬随便带一个女郎过来她这里荒唐,zhāng扬ràng秦萌萌坐下,简单将何长安的事情说了,至于秦萌萌的具体身份,仍rán为她隐瞒。

  秦萌萌虽rán不清楚zhāng扬和秦清之间的关系,可shìzhāng扬既rán带她来这里,就证明秦清在zhāng扬心中绝对值得信任,而且zhāng扬毫不掩饰,直接将何长安的事情说了。

  秦清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道:“那就ràng何小姐在我这里暂住。”

  秦萌萌没有主动和秦清相认,秦清指了指房间道:“何小姐先去休息吧。”

  秦萌萌听出她的意思,shì要ràng自己回避,她和zhāng扬之间肯定还有话要说。秦萌萌点了点头,走入了秦清所指的房间。

  秦清不无幽怨地看了zhāng扬一眼,她指了指自己的房间,率先走了进去。

  zhāng扬也跟了进去,反手将房门关上,从身后抱住秦清,低声道:“清姐shì不shì怪我多管闲事?”

  秦清叹了口气道:“我只shì担心你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zhāng扬道:“你放心,我会把握好分寸,何长安对我不薄,现在他蒙难,有人想要对他的女儿下手,我当rán不能坐视不理。”

  秦清道:“过去我怎么不知道何长安有个女儿?”

  zhāng扬笑道:“有钱人谁没几个私生女?”

  秦清转过身揪住他的耳朵道:“你在外面shì不shì也有私生女?”

  zhāng大官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我这么年轻,又shì国家干部,我得以身作则,晚婚晚育,婚都没结呢,哪会有孩。”这货有些违心,毕竟他和安语晨已经把儿给生出来了,虽rán那shì特殊情况,完全shì为了挽救安语晨的性命方选择受孕,可天赐的确shì他的儿,想起私生这三个字,zhāng大官人有些内疚,为人父,到现在都不能ràng儿光明正大的出来见人,真shì失败。

  想不到秦清幽幽道:“你还年轻,我却已经老了,再过几年只怕连孩都生不动了。”虽rán秦清大度,可shì今天看到zhāng扬和楚嫣rán在人前恩爱的情景还shì受到了一些刺激。

  zhāng扬道:“清姐,你放心,有我在,一定ràng你生出孩来,一个不够,咱们生两个,不成,咱们这么优秀的基因,怎么也得生他七八个好。”

  秦清俏脸绯红,在他肩头轻轻打了一下:“当年你的计生工作shì白干了!”(未完待续)RQ未完待续(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