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廉政账户】(上)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上)

  张大官人道:“计生干部都是计划bié人的,哪有计划自己的。”望着秦清娇艳欲滴的樱唇,这厮低头吻了下去,两人唇舌交缠,张扬的大手也没有闲着,对着秦书记上下其手■,摸得秦清娇嘘喘喘,意乱情迷。

  黑暗中,秦清柔声道:“不如我辞去工作,从此隐姓埋名,专心为你生孩子好不好?”

  张大官人此时也是情难自禁,他将秦清压在墙壁之上,掀开她的长裙,极其霸道地侵入她的娇躯,吻着秦清晶莹的耳珠道:“我现在就要你gěi我生孩子。”

  秦清娇柔婉转道:“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

  张大官人回到慧源宾馆已经是凌晨四点,任何人都有冲动的时候,今晚清美人有些反常,热情高涨,居然占据了主动,张大官人也被秦书记的柔情融化,那是相当的投入,投入到这厮都没有用内力将他的种子灭活,其间的过程是浪漫旖施,而且秦萌萌又在隔壁,两人必须要小心动静,却又增添了一份bié样刺激。**过后,张大官人回到房间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方才意识到,这次可能要走火了,原本说生孩子只是为了**,可没想到最后动情之下什么都不顾了,搞不好这次真的要把秦清的肚子gěi弄大了。

  张大官人回味着今晚和秦清缠绵的情景,唇角不由得露出会心的微笑,他本准备睡一会儿,可是睡了没多久,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张扬看了看时间,离七点还差十五分钟,电话是平海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liú艳红打来的。

  张扬来到东江并没有和liú艳红照面,虽然liú艳红也喝了他妹妹的喜酒不过她去的是丁家,liú艳红道:“张扬啊张扬,你就这么做事的?”

  张大官人有些睡意朦胧道:“liú姐★啊,谢谢……”他以为liú艳红是因为自己没下请柬而生气呢。

  liú艳红道:“你谢什么?”

  “liú姐,你bié生气,回头我gěi您送喜糖去啊!”

  liú艳红那边怒道:“你□马上来我办公室!”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了,他这才明白liú艳红找他不是为了昨天喜酒的事儿张扬道:“liú厅长,您找我干啥?我好像没犯错啊!”liú艳红跟他不客气,他马上也换了语气。

  liú艳红道:“你少跟我废话,现在就来,我在办公室等着你。”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听出liú艳红语气严峻,绝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他起身去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又gěi秦清打了个电话,确信她那边毫无异常,这才出门,出门的时候遇到了祁山刚巧让祁山开车把他送到省纪委。

  张扬来到liú艳红办公室的时候还没有正式上班,liú艳红坐在办公室里气鼓鼓地盯着门外。、

  张扬乐呵呵走了进去,在liú艳红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liú艳红怒道:“谁让你坐了,gěi我站着!”

  张大官人看到liú艳红的样子,料定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他嬉皮笑脸的站了起来:“liú厅长,这么严肃,今儿不是要双规我吧?真要是双规我,我赶紧跟家里人打电话,送两身替换衣服过来。”

  封艳红道:“你昨晚去哪儿了?”

  张扬道:“昨呢……我喝多了我自己都不记得去过哪儿了。

  liú艳红点了点头道:“跟我耍滑头,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可以瞒过所有人的眼睛?”

  张扬道:“liú厅长,咱有什么话往明了说,我昨天喝得太多,到现在脑子还蒙蒙的,一点都不灵光。”

  liú艳红道:“昨晚你是不是去过潇湘路26号!”

  张扬内心一怔,看来自己昨天虽然小心仍然被bié人盯了稍,不过他带秦萌萌离开的时候应该没人发现。张扬道:“真不记得了我喝多了,然后出去散步,醒来的时候就在慧源宾馆床上了,中间一段完全忘记了。”

  liú艳红道:“你少gěi我装糊涂,何长安被检察机关控制你知道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可他被控制和我有关系吗?”

  liú艳红道:“和你没关系,你去他女儿的住处干什么?”

  张大官人故作惊诧道:“女儿?何长安还有女儿?”

  liú艳红看到这厮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还敢抵赖拉开抽屉,从中抽出一沓照片,张扬凑过去拿起一看,上面有几张是他的,多数都是秦萌萌的照片,不过没有昨晚的照片,偷拍他的几张都是他第一次去潇湘路26号的情景,张扬道:“这个人看起来长得还真有点像我。”

  liú艳红真是服了他,望着张扬道:“有点像你,根本就是你!”

  张扬笑道:“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太多了,你见过元和幸子吧,她长得和佳彤几乎一模一样,可你总不能说她就是佳彤,当然liú厅长,您要是坚持认为这个人是我,我也只能承认,其实我承不承认也无关紧要,反正你们纪委真想搞我这个芝麻官,根本不需要事实证据。”

  liú艳红怒道:“你是说我诬陷你啊!我告诉你张扬,检察机关一早就盯上何长安了,我们东江纪检方接到通知,要求我们配合工作,其中一项任务就是监视潇湘路26号,这照片上的女孩你应该认识吧?”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从没见过。

  liú艳红道:“她叫何雨蒙,◆是何长安的私生女,过去一直都没有这个人的资料,从去年开始何长安突然冒出了这个私生女,而且他将自己的资产多数转到了她的名下。”

  张扬道:“我真不认识何雨蒙,我要是说谎话,我天打五雷轰。”这厮这■次没说谎话,他认识的是秦萌萌,根本不认识什么何雨蒙。

  liú艳红道:“没有证据我会找你?有人亲眼看到你进入潇湘路26号,而且不止一次。”

  张扬道:“到厅长,你既然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就算我真的去过潇湘路26号,未必就代表我犯罪,你所说的这个何雨蒙犯罪了吗?”

  liú艳红摇了摇头道:“她虽然没有犯罪,但是何长安有问题,她帮助何长安转移资产,很难说她没有触犯法律。”
  张扬道:“还是莫须有,liú厅长,我郑重声明,第一我没去过潇湘路26号,第二,我也不认识什么何雨蒙,谁说我跟这位何小姐认识,你把他找出来跟我对质,要不你把何雨蒙找出来也行,看看我们认不认识,我说liú厅长,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过去我一直都把你当姐姐待,什么好事不首先想着你,可你倒好,好事没我的,出力想到我,现在遇到倒霉事了,第一个把我gěi牵连上了,你当我受气包啊!”

  liú艳红道:“你当我想害你啊?如果不是我把这件事gěi压下来,检察机关早就找你谈话了。”

  张扬道:“谈就谈呗,谁敢诬陷我,看我不大嘴巴子抽他!”

  liú艳红怒道:“放肆!”

  张大官人这话倒不是冲着她,这厮也懂得liú艳红对他绝对是手下留情,嘿嘿笑道:“姐,我又不是说你,你急什么?”

  liú艳红道:“有人很确定地说,你昨晚去过潇湘路26号,而且你去过之后,何雨蒙和你一起失踪了。

  张扬这下抓住了理儿:“liú厅长,你不觉得这话矛盾吗?我哪里失踪了?昨晚我哪里都没去,我一直都老老实实在慧源睡觉,谁说我失踪了?这个何雨蒙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是随便一个不认识的人失踪我都要负责人,恐怕我被双规八百回也补偿不了我的罪孽啊!”这厮打定了主意,今儿的事情一定要咬死口不承认。

  liú艳红道:“你bié开口双规闭口双规,何长安的事情你最好bié跟着掺和,有了麻烦bié人躲都来不及,没见过你上杆子往跟拼凑的。”

  张扬道:“liú厅长,反正我该招的都招了,要杀要剐,您看着办吧。”

  liú艳红把那一沓照片扔gěi了他:“不要让我找到证据!”

  张扬脸上乐开了花,liú艳红果然还是维护他的。这厮把照片收好了,然后在liú艳红的对面坐下,趴在她办公桌上,低声问道:“何长安到底犯了什么罪?”

  liú艳红道:“你真是死性不改,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上头查他,你最好和他没有什么经济往来,不然谁都保不住你。”

  张扬道:“要说经济往来倒是有那么一回,我写过一幅字,被他花两百万拍走了。”

  liú艳红目瞪口呆道:“你收了他两百万?”

  张扬道:“liú厅长,你当我傻啊,那两百万是捐gěi天池先生基金会的,我一分都没拿。”

  liú艳红道:“算你聪明,你gěi我记住,和商人相处一定要把握原则,在经济上要绝对划清界限,bié以为可以瞒住bié人的眼睛,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过去哪怕一杯酒的交情都能gěi你挖出来,你信不信?”

  张扬道:“信!liú姐,我看还是暂时bié双规我了,不然我把过去咱们在一起喝酒的事儿全都供出来!”

  liú艳红拿这小子真是没有办法,柳眉倒竖道:“滚!”

  张大官人正不想在这里多呆呢,纪委监察厅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起身就要走,却又被liú艳红叫住,liú艳红道:“你gěi我站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