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领导高度】(上)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上)

  听宋怀明这样说,张大官人多少有些郁闷,叹了口气:“得,看来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宋怀明道:“你还委屈了,本来就应该靠自己。你过去不一直都是招商弓资的高手吗?之所以能一路升迁,也就是因为这方面的能力得到了认同。”

  张扬道:“我的那点人脉关系可全都用上了,总不能去一个地方就让人家投资那么一遍吧,再说了,我认识的大财东有数,何长安倒是有意投资,这不又折进去了!”

  宋怀明听到他又提起何长安,知道张扬仍然关心何长安的事情,这小子总是这个性子,做事非常rè心,为人仗义,dàn是欠缺理性,宋怀明道:“我听说你最近不是请了很多能人吗,在保税区建设了一个干部子弟为主的管理团队,你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啊!”

  张大官人内心一怔,随即明白宋怀明所指的是什么,张扬忽然联想到,自己把乔梦媳请到滨海负责招商工作,宋怀明会不会不爽?这件事会不会导致宋怀明暂时压下给滨海的那笔拨款?张扬现在考虑问题的确比过去yào多得多。

  宋怀明方面只是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然后道:“待会儿蒋洪刚过来,可能也走过来yào钱的。”

  张扬笑了笑道:“帮我yào钱的。”

  宋怀明道:“蒋洪刚这个人做事怎么样?”

  张扬道:“蒋书记对我一直都很关照。”张扬并没有直接回答宋怀明的问题,因为他的确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蒋◆洪刚在担任北港市委副书记期间,没听说他有什么出色的政绩,张扬认为他对自己不错,dàn是他对蒋洪刚的能力并没有深刻的认识,不了解的事情,当然不能乱说。

  宋怀明对张扬的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从张扬◎的答案就能够看出张扬还是有着自己独立的意识,没有一味的为蒋洪刚说好话。

  宋怀明道:“你的主yào精力还是yào放在保税区的建设上,不相干的事情尽量少去管,年轻人,一定yào记住,多做事,少惹☆事。”

  张扬知道宋怀明所说的这番话都是为官的道理,他也是真正关心自己,张扬道:“宋叔叔,我明白了。

  张扬离开宋怀明办公室的时候,刚巧在门外遇到了蒋洪刚,蒋洪刚朝他笑了笑,笑容多少显■得有些尴尬,自己今天在省委大院里遛弯儿,让张扬给看到了,张扬低声道:“蒋书记,拨款的事情我提过了。”

  蒋洪刚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张扬是在提醒他,见到宋怀明之后,没必yào提起拨款的事情了。 ●
  蒋洪刚笑道:“等我忙完,给你电话。”

  张扬打心底觉着好笑,过去在北港的时候,蒋洪刚在自己面前虽然客气,dàn是毕竟还留有几分领导的矜持和气势,可到了这里,蒋洪刚整个人仿佛瞬间被大落●
  jiǎnghónggāngxiàodào:“děngwǒmángwán,gěinǐdiànhuà。”

  zhāngyángdǎxīndǐjiàozhehǎoxiào,guòqùzàiběigǎngdeshíhòu,jiǎnghónggāngzàizìjǐmiànqiánsuīránkèqì,dànshìbìjìngháiliúyǒujǐfènlǐngdǎodejīnchíhéqìshì,kědàolezhèlǐ,jiǎnghónggāngzhěnggèrénfǎngfóshùnjiānbèidàluò凡尘,明显的底气不足,连向自己笑都带着讨好的成分了。

  当然这只是张扬个人的看法,蒋洪刚不那么认为,很多表情都是自然而然的流露,他根本就没意识到,走入宋怀明的办公室,他打心底产生了一种接受考试的感觉,宋怀明的办公室并不大,陈设也称不上豪华,甚至比不上蒋洪刚在北港的办公室,dàn是蒋洪刚一走进这里,就感到一种威慑感,他明白是权利使然,看到宋怀明,蒋洪刚顿时肃然起敬。

  在蒋洪刚的印象里宋怀明始终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很少在公开场合看到宋怀明有过情绪激昂的时候,dàn是宋怀明还是带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威严感,比起乔振梁,比起再早一些的顾允知,宋怀明好像更为内敛一些。

  宋怀明很温和的望着蒋洪刚,他的目光很有穿透力,甚至让蒋洪刚产生一种错觉,在宋怀明的这种目光下,自己的一切目的,一切行为全都无所遁形,他本来想从保税区的话题进行切入,可张扬刚刚提醒他说,保税区拨款的事情已经提过了,他自然不能再重复,蒋洪刚原本准备好的一通说辞,这会儿全都被打乱了,他吸了一口气,恭敬道:“宋书记好!”

  宋怀明笑了笑,起身向蒋洪刚伸出手去,这是蒋洪刚没有想到的,他伸出手去,和宋怀明握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心里全都是汗,蒋洪刚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紧张,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宋怀明笑道:“坐!”领导找你握手,很多时候并不是示好的表现,或许是为了表示他的亲民,或许是看出了你的紧张,通过握手,他会进一步的了解你。

  蒋洪刚认为自己在宋怀明面前的出场是非常失败的,他在沙发上坐下,提醒自己yào稳定下来,不就是面见省委书记吗?自己的心理素质一向都很好,何以会如此紧张?

  秘书钟培元来给蒋洪刚送了杯茶,也为宋怀明续上rè水。

  宋怀明道:“张扬刚走!”

  蒋洪刚这会儿已经稳定下来了,他笑了笑道:“我见到他了。”

  宋怀明道:“刚才他向我汇报了滨海保税区的进展情况,顺便找我yào钱。”说到这里宋怀明笑了一声口

  蒋洪刚也跟着笑了,他这会儿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脑子里的思路渐渐变得清晰,蒋洪刚道:“保税区建设伊始,的确需yà○o不少资金,张扬非常的敬业,市里也跑了无数趟,因为市财政非常紧张,所以他想办法利用个人关系从商界挪来了五亿,不然现在保税区的建设还开展不起来。”

  宋怀明道:“看来你们北港对滨海保税区的支持力◇度不够啊!”

  蒋洪刚道:“宋书记,北港的经济综合水平在平海居于下游,财政方面的确是捉襟见肘啊。”蒋洪刚并没有一上来就将矛头指向项诚和宫还山,这正是他的聪明之处,如果他一上来就将矛头明确指向项诚,那么很容易给人搬弄是非的感觉,蒋洪刚陈述的是现实,也是北港的不足。

  宋怀明道:“认识到落后,就yào奋起直追,北港这么好的天然条件,本应该成为平海经济的一个亮点。

  蒋洪刚道:“惭愧啊,是我们这些干部没有管理好北港。”

  宋怀明道:“过去我们都提倡批评和自我批评,可在我看来,自我批评的态度再好,不如拿出实际改正的措施,一个人整天念叨着自己有错,态度极其诚恳,可就是不去改正,你说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蒋洪刚尴尬道:“宋书记,我不称职。”

  宋怀明道:“北港当今的落后局面不是你一个人造成的,问题出在你们这个团队上,一个领导团队,如同一部配合精密的机器,任何一个环节出了毛病,都会影响到整部机器的运作。”

  蒋洪刚道:“宋书记我也想过改变北港的方案。”

  著怀明饶有兴趣道:“说来听听!”

  蒋洪刚道:“正如宋书记所说,北港的落后局面不是哪个人造成,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我认为想yào发展北港,就yào从根本上抓起,这个根本就在于治。”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悄悄观察了一下宋怀明的表情,发现宋怀明听得很认真,这就证明自己的话引起了宋怀明的注意。

  蒋洪刚这会儿已经彻底恢复了常态,他本就健谈,知道和宋怀明单独见面的机会非常难得,一定yào好好的把握住,利用自己的政治见解将宋怀明牢牢地吸了住,进而让这位省委书记对自己产生欣赏之情。

  蒋洪刚无疑是聪明的,如果一开始就通过张扬作为桥梁和宋怀明拉近关系,反而会给宋怀明留下投机的印象,宋怀明最欣赏的是有能力的人,评价一个官员是不是有能力当然不能通过一两次见面的印象●就能做出判断的,dàn是印象在其中也占有相当重yào的作用。

  宋怀明道:“你所谓的这个治,具体指得是什么?”蒋洪刚的话题还是引起了他的一些兴趣。

  蒋洪刚道:“治的含义有很多,dàn◆是对北港而言,首先yào实行的是法治!”蒋洪刚之前就分析过宋怀明的从政手法,了解到宋怀明的政治手法最看重的就是法治,他提出法治也是投其所好。

  宋怀明没说话,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在等蒋洪刚继续说下去。

  蒋洪刚道:“我做过一个调查,北港是整个平海省内犯zuì率最高的地方,想yào发展,首先就yào以稳定的社会氛围为基础,想yào在地里种庄稼,首先就yào将地里面的那些杂草和乱石铲除掉,不然它们就会抢走庄稼的资源,庄稼又怎能谈到健康成长?”

  宋怀明道:“说说你的具体想法。”他还是嫌蒋洪刚的这番话有些太空泛。

  蒋洪刚道:“我认为北港治安之所以发展到今天的局面,应◆该和公安系统的管理不力有着直接的关系。”蒋洪刚的第一枪打向了北港公安系统,他铿锵有力道:“我认为整顿应该从执法单位开始,只有让我们的执法部门纯洁起来,我们的执法队伍才会形成一支拥有力量的正义之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