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幕后风云】(上)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shàng)

  于东川被张扬呛了一下,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查晋北乐呵呵道:“或许你不觉得自己幽默,可你的幽默感是生在骨子里的。”

  张扬道:“查总约我过来不是只为了喝茶吧?”

  查晋北道:“张扬,咱们认识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做事从来都是直来直去。”

  张大官人心说才怪,你查晋北做事两面三刀还差不多,查晋北的脸皮厚度真是超乎寻常啊,这厮说这种话居然没感到一丝一毫的脸红心跳,张扬道:“那是,您要不是这种性格,咱们怎么能够处到一起去?”

  “那是!咱们也算得shàng是忘年交了。”查晋北刚刚自夸过直来直去,这会儿就开始经J弯子,其人的虚伪可见一斑。

  张扬的忘年交的确不少,可唯独缺少查晋北这一号。

  于东川这会儿才稍稍缓过神来,心说我没得罪过你张扬啊,怎么跟我说话这么不客气?不过他也不方便开口说话,毕竟碰钉子的滋味可不好受,于东”悄悄朝查晋北递了个眼色。

  查晋北马shàng领会了他的意思,微笑道:“张扬,我找你来是想请教一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说,咱们都忘年交了,什么话不方便说?”

  查晋北听出这厮有嘲讽自己的意思,他笑了笑道:“何先生在出事之前一直都在跟我谈非洲金矿的事情,本来已经谈得差不多了,谁曾想发生了这种变故。”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你丫就编吧,他对查晋北压根就没有任何的信任度,所以任凭查晋北说得天花luàn坠,张大官人肯定不会shàng他的当。

  查晋北道:“何先生的海外物业多数已经转给了他的女儿何雨蒙。”

  张大官人也会装傻:“何雨蒙?没听说过,何先生还有女儿?我怎么不知道?”

  查晋北意味深长的望着张扬道:“张扬,你和何先生关系如此亲密,难道这件事他都没跟你说起过。”

  张扬淡然笑道:“查总,现在这☆种敏感时刻,你可不能luàn说话啊,我跟何先生就是普通关系,说起来,连忘年交都算不shàng,还不如咱们两人亲密呢。”

  查晋北呵呵笑了一声道:“张扬,你不必太紧张了,咱们这关系,我怎么可能l◆uàn说话。

  张扬端起茶杯慢慢品茶,心说,麻痹的,忽悠老子啊,懒得理你。

  查晋北看出张扬的不悦,他低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何先生还有一个女儿。”

  于东川此时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他接口道:“也就是半年前,何先生招了一位助理,就是这位何雨蒙小姐,没多久,何先生告诉我,这位何小姐其实是他的私生女,他还出具了相关的医学证明,同时,他开始着手将名下资产转让给这位何小姐,这次何小姐跟他一起返回国内,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移交何先生在国内的资产。”

  张扬道:“如果这位何小姐真的是他的私生女,他将资产转让给她也是天经地义。”

  查晋北道:“可是这位何小姐也失踪了!”

  张扬故作愕然道:“怎么会这样?难道也被检察机关控制了?”

  查晋北没说话,朝于东川看了一眼,于东川会意,借口去洗手间,起身离开了房间。

  查晋北低声道:“张扬,以咱们之间的关系,我没有隐瞒的必要,何先生将非洲金矿转让给我的程序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只差一步。”

  张大官人是个明白人,他嘿嘿笑道:“只差签字了是不是?那你得等何先生放出来再说。”

  查晋北道:“现在金矿的所有人是何雨蒙,何先生签字也不成。”

  张扬道:“那你应该去找何雨蒙啊!”

  查晋北笑道:“我听说,你前天往何长安的住处去过。”

  张扬道:“不错,何先生请我去聊天,我过去了,他却不在。”

  查晋北道:“张扬,大家和都是朋友一场,其实我很想帮助何先生。”

  张扬笑道:“怎么帮他?当前这情况,只怕咱们都是有心无力。”

  查晋北道:“那倒未必,有道是事在人为!”

  张扬道:“事在人为?那也得分什么事儿,现在我们连何长安被关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帮他?”

  查晋北道:“这件事是因李东山而起,就算我们找不到何长安,可找到李东山的下落并不难。”

  张扬发现查晋北这个人真是不简单,毕竟是商人出身,他善于发现别人想要什么,张扬现在开始明白,查晋北在慧源和自己的那番谈话,其实都是为现在的谈话做出铺垫,对何长安,他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同情心。在他心中,摆在第一位的,只能是利益。

  查晋北已经暗示的很明显,通过刚才的那番话他在告诉张扬,自己知道李东山的下落。

  张扬道:“就算找到他,又有什么用?”

  查晋北道:“如果拆迁的事情是李东山的个人行为,那么何长安的危机就可以迎刃而解。”

  换成过去,张扬兴许会有一些心动,可是在和顾允知的那番深谈之后,他已经明白,何长安被调查的关键不在于拆迁事件,可以说▲李东山只是一个引子。何长安并非是被牵连,而是潜藏在幕后的人从一开始就将枪口锁定在他的身shàng。张扬道:“我还是搞不清这件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查晋北道:“何雨蒙如果真的是何长安的私生女◎,想必她会付出一些代价换得父亲的平安。”

  张扬道:“你怀疑我将何雨蒙藏了起来?”

  查晋北微笑道:“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张扬,想不想帮助何长安,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张扬道:“查总,我想你必须搞清楚几件事,第一,我不认识什么何雨蒙,第二,何长安的事情我问不了,我也不想问,第三,我是一个国家干部,你们商人之间的交易我没有任何兴趣参予。”张扬说完就站起身来,向查晋北道:“我还有事,先走了,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件事,咱们不是什么忘年交,以后恐怕连普通朋友都谈不shàng,再见,查总!”这货发音肯定有问题,查总说出来怎么听都是杂种!

  望着在张扬身后关shàng的房门,查晋北的脸色顿时冷却了下来,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于东川敲了敲门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心翼翼道:“他怎么说?”

  查晋北怒道:“还能怎么说?你口口声声何长安信任你,何雨蒙相信你,☆看看你做的事情,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于东川道:“他去过潇湘路石号,他根本就是认识何雨蒙的,我看何雨蒙的失踪肯定跟他有关。”

  查晋北道:“你有证据吗?说不定她自己走了,说不定是你出○了批漏,让她产生了怀疑!”

  于东川道:“我很小心的,她应该不会怀疑我……。”

  查晋北冷笑了一声道:“小心?何长安可能从未真正信任过你!”

  张扬此次前来东江还有一件重要事情,他将乔梦嫣和萧国成的血液样本送来监侧,萧国成是主动将血液样本提供给张扬的,而乔梦嫣,张扬为了避免她产生疑心,只说是走shàng工作岗位前的例行体检,张扬将亲子鉴定的事情交给了梁成龙去办,这厮神通广大,平海医学院遗传研究所所长hóng宗强是他的老朋友,如今检查已经出了结果,张扬来到遗传研究所,梁成龙已经在那儿等着他了。

  hóng宗强把他们带到电脑前,指着屏幕shàng的两份样本道:“通过两份样本的比对检查,我已经得出了结论,这两份血样提供者之间并无任何的血缘关系。”

  张大官人对这个结果相当的愕然,他本来以为乔梦媛十有**是萧国成和孟传美的女儿,可没想到结果竟然如此的出乎意料。

  hóng宗强看出了他脸shàng的错愕,又重复强调道:“只要你提供的样本没有问题,检查结果是准确无误的。”hóng宗强对自己的业务水平相当自信。

  梁成龙道:“hóng教授是国内遗传学方面的大拿,亲子鉴定啥的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让他检查这种东西,根本是杀鸡用了宰牛刀。”

  hóng宗强笑道:“得,梁总,你就别抬举我了,朋友之间帮帮忙,还不是应该的。”

  张扬这会儿内心中翻腾起伏,搞了半天,萧国成和乔梦媛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就是说,萧国成很可能和孟传美是清白的,如果乔梦媛既不是乔振梁的亲生女儿,又不是萧国成的私生女,那么她亲爹究竟是谁?难不成孟传美除了萧国成以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情人?这件事绝不能让乔梦媛知道,要不然她还不知要受到多大刺激。

  梁成龙看到张扬呆呆出神,忍不住推了他一把道:“该不是外面惹了麻烦,有人要认你当爹吧?”这厮的联想力也算得shàng丰富。

  张扬笑道:“你丫就是胡说八道,当我像你这么不检点?”

  “怎么说话呢?谁不检点了?我哪儿不检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