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女人的心事你别猜】(下)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下)

  张扬笑道:“常shī爷,你就不能重新考虑一下,寻找一下感情hé友情之间的平衡,总不能娶了媳妇,就把朋友全都给扔了。”

  常凌峰道:“我给你当shī爷也当了不少年了,现在你身边有了常海天,乔梦媛这样的精兵强将,他们的能力都比我强,你就别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张扬道:“我可不是求你回我身边当shī爷,我只是觉得你这一身的学问现在就荒废实在太可惜了。”

  常凌峰道:“我是暂时休息一下,让zì己的人生有一次缓冲,并不是一辈子什么都不做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希望你休息的时间不要太长才好。”

  三宝hé尚站在台阶上,一手叉腰,一手拿着大哥大,大声说着什么,说话的时候气势十足,肚皮还有意无意的向前腆了腆,舒心日子过的多了,腰围的指数不断上涨,要是给这厮换上一身西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老板。

  三宝看到了张扬hé常凌峰,远远向他们挥了挥手,匆匆结束通话,快步向他们跑了过去,来到张扬面前,他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不知张书记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张扬笑道:“一个出家人,哪有这么多的繁琐礼节。”

  三宝道:“我对张书记的恭敬之情,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常凌峰听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来:“三宝啊三宝,你真应该改行去混官场。张书记正缺一个帮手,要不你还俗跟他去发展吧。”

  三宝眼睛眨了眨,流露出几分期待。

  张大官人赶紧断了他的念想:“佛学是世界上最高深莫测的学问,三宝大shī这么年轻就取得了这么大的造化,以后肯定是飞升成佛的主儿,我可不敢耽搁他的前程。”

  三宝嘿嘿笑道:“活着就是一种修行,佛门内外有别。可修行却没有什么差别。”

  常凌峰道:“金佛已经到了吗?”

  三宝笑道:“到了,到了,我带你们过去看看。”

  几个人正聊的时候。看到qí山从远处走了过来,三宝héqí山也是极熟,笑着招呼道:“qí总也来了!”

  qí山没想到hé张扬在这里不期而遇。他笑道:“张书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张扬笑道:“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

  qí山笑道:“我的生活中不可能始终是阴天下雨,偶尔也有阳光灿烂的时候。”

  张扬道:“酒席的费用已经算清了吗?”

  qí山笑道:“张书记真是俗气,佛门净地,你居然谈钱。”

  张扬道:“亲兄弟明算账,原本就是应该的,刚巧凌峰也在,你把账单给我,我回头让凌峰把钱给你转过去。”

  qí山道:“我要说不收钱,张书记肯定不愿意负担上收受贿赂的罪名。”他从口袋内取出一张宴席清单递给了张扬。微笑道:“上面有我账号,张书记回头把钱打过来就行,改天我让人把发票给你送去。”

  qí山这次过来也是前来瞻仰金佛的,三宝hé尚引着他们来到暂时存放金佛的宝殿,为了这尊台湾商人捐赠的金佛。寺院方面特地聘请了多名保安,而且金佛被罩在玻璃罩内,这间宝殿的监控安防也相当过关。

  三宝为他们介绍道:“这尊金佛全都是黄金打造。”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吧,这么大一尊金佛,要是纯金的,那得好几吨重。谁怎么大的手笔?”

  三宝道:“安德渊,您应该认识,安老的儿子。”

  张大官人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安德渊他当然熟悉了,不过安德渊的背景可不清白,他是台湾信义社的老大,混黑社会的,居然大发慈悲捐了一尊金佛。

  常凌峰道:“多重?”

  三宝道:“一吨。”

  张扬道:“这么轻?空膛的吧!”

  三宝道:“应该是中空的。”虽然如此一吨黄金也价值惊人了。

  常凌峰道:“不可能是纯金的!”

  三宝道:“用了一百公斤的黄金。”这会儿他说实话了,这金佛果然不是纯金,可一百公斤的黄金根据现在的市场价格,也上千万了。

  qí山在佛前上香,很虔诚的跪拜。

  张扬hé常凌峰围着金佛转了一圈,回到了院子里。

  qí山上完香出来,向张扬道:“既然来了怎么不上香?”

  张扬道:“没啥可求得,你求什么?”

  qí山道:“许愿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张扬道:“有什么可保密的,你肯定是给林雪娟祈福,求佛祖保佑她早日恢复健康。”

  qí山被他所中,脸色略显尴尬。

  常凌峰跟着三宝一起去视察工地现场,qí山邀请张扬在院落中的古黄杨树前坐下,他叹了口气道:“雪娟这次的事情,我也有责任,如果不是我hé她走得太近,也不至于让霍云忠误会。

  张扬道:“其实就算没这档子事儿,他们两口子早晚还会出事,霍云忠那个人心胸太窄,哪有这种人,zì己想方设法的弄绿帽子戴头上,变态。”张扬嘴里骂着霍云忠,可他也看出qí山hé林雪娟有些暧昧。

  qí山道:“婚宴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也不会闹到最后不欢而散的地步。”

  张扬道:“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

  qí山道:“他们怀疑我贩毒,你信不信?”

  张扬没想到qí山会直接了当的问他这个问题,张扬道:“我信不信并不重要,关键是公安信不信。”

  qí山望着香炉中的袅袅轻烟,他的目光也变得迷惘了起来,低声道:“zì从上次小峰被人陷害,他们就怀疑我贩毒,我的每一笔钱都能够查到来路,都是通过正当途径获得的,我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往我身上泼脏水。”

  张扬道:“每个人都要为zì己的行为负责,你没做过,就挺起胸膛做人,何必怕别人说什么,警方也是尊重事实证据的,要不然你被抓进去之后,哪能那么快就放出来。”

  qí山道:“这就证明了我的清白。”

  张扬道:“我也希望你是清清白白的。”

  qí山微笑望着张扬道:“一个人如果做了坏事,他就永远无法真正快乐起来。”

  张扬道:“因为人都有良心,做了坏事,他的良心就会不时受到谴责。”

  qí山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zì从小峰死后,我的人生就变得索然无味,我现在特别想退休,也许有一天,我会把手头的所有工作都结束,然后彻彻底底的退下来,找一个小岛,在海边盖一栋木屋,买一艘小艇,每天徜徉于蓝天大海沙滩之间。”

  张扬道:“你的心态就像个老头子。”

  qí山呵呵笑道:“我的心态的确比同龄人要老一些。”

  张扬道:“不仅仅是你,常凌峰也hé你的心态差不多,你只是说说,他已经开始实施了。”

  qí山惊奇道:“常主任要退休了?”

  张扬道:“hé退休也差不多,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去欧洲留学了,hé他女朋友一起,去追求他们的幸福生活了。”

  qí山低声道:“真是羡慕他们,可是这世上多数人的感情未必美满。”

  张扬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爱着林雪娟?”

  qí山没说话,他的双手交缠在一起,抵在下颌上。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你是个极其聪明睿智的人物,但是在你zì己的感情问题上,却处理的非常纠结。”

  qí山笑道:“那张书记不妨点拨我一下。”

  张扬道:“人不同,处理感情的方式方法不一样,我只要遇到了▲喜欢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其实做任何事都不能犹豫,剪不断理还乱的事儿都是在给zì己添堵,人又不能活两辈子,如果连喜欢一个人都没胆量说出来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qí山叹了口气道:“雪娟正在hé霍云忠闹离婚,我反倒不敢去找她了。”不知为何,他会将心中隐藏最深的秘密告诉张扬,过去他的感情事从来都不会hé别人分享,qí山意识到zì己已经将张扬当成了知心朋友,可是这个朋友还需要打引号,因为他的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扬道:“那就等他们离婚之后,你再找她谈谈,现在去找她,只会背上破坏人家庭的罪名。”

  qí山道:“感情绝对不能犹豫,一旦错过,再想找回太难太难!”

  张扬道:“我走了,今天下午还得返回滨海。”

  qí山道:“一起吃过饭再走吧,反正到哪儿都得吃饭。”

  张扬看了看时间还早,于是点了点头。三宝那边已经安排厨s◆hī准备斋饭了,亲zì过来请他们去吃午饭。这会儿工夫,他又准备了一些开过光的佛珠送给张扬三人,三宝hé尚在人际关系方面很有一手。

  吃饭的时候,三宝谈到现在佛教文化在国内的蓬勃发展,向张扬道:□“其实你们搞保税区,也应该划出一块区域兴建佛教文化,现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注重发展这一块,佛教对旅游业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