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公示】(下)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番话张扬又拿到常委会上讲了一遍,这厮最近经常谈到清廉自律的问题,当然任凭张大官人说得唾沫横飞,听者每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标准。

  市长许双奇就不相信张扬清廉,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厮的穿着打扮,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艰苦朴素,清廉自律,谁都会说,可那都是要求别人,真要是到了自己身上,尺度就变得不一样了。

  张扬道:“我说点私事儿,可能大家都知道了,关于我妹结婚那jiàn事,我虽然没有发出请柬,可还是有很多同事前来道hè,在这里,我首先要表示感谢,感谢大家这么给我面子。”这厮拿起脚边的手提袋,给在场的常委每人发了两包喜糖。

  ◎常委之中有zhuān门前往东江喝喜酒的,有礼到了人却未到的,还有一种就是许双奇这样的,他既没有随礼,也没有去喝喜酒,只当不知道这jiàn事。本来觉得没什么,可今儿张扬当众分发喜糖,弄得许双奇之流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毕竟他们一点表示都没有,张扬当众拿这jiàn事出来说,是不是因为这jiàn事感到不爽,会不会觉得他们装作不知道有些太不给他这个市委书记面子。

  张扬把喜糖发完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打算把送礼的人员名单做一个公示,金额也同时公布出来,这jiàn事必须要明朗化,如果我遮遮掩掩的,肯定有人要说我有问题,说不定有人认为我借着这次妹妹结婚的事情大肆收礼。”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张书记,您这么说我可不赞成,其实人活在世上,谁家没有红白喜事,难道我们这些国家干部,为了证明自己廉洁·就得拒绝一切人情往来?那不是六亲不认吗?”

  很多常委都跟着点头。

  许◆双奇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张书记·我也这么看,不用公示,想说闲话的,你公示了也没用,那些人非但不会认为你清廉,反而认为你是在故意作秀。”

  张扬道:“作秀怎么了?如果我们都敢于作秀,至少证明我◆们愿意做文章·愿意去证实廉洁的问题。”

  许双奇不再说话·心中却在暗自冷笑,张扬啊张扬,你作秀也太明显了。

  张扬将收礼的名单在行政中心进行了公示,因为这jiàn事送礼的人很多,不过巧合的是·所有人送的都是二百元,当初可不是这样,董玉武就送了两万,可张扬悄悄把这些钱都退了回去,心意他领了,留下二百元·其他的全部退回。

  虽然是作秀,但是张大官人的这一举动还是引起了想当强烈的反响,有了他的这种行为在前,以后其他官员在办喜事的时候肯定要慎重许多,不过正如许双奇所说,很多人都会认为张扬作秀,而且张扬公示的只是市委市政府的部分·对于其他的商人朋友,却没有将礼单公布,事实上大头都是在那边,许双奇自然认为张扬作秀太明显,这种手法也拙劣了一点。

  和许双奇有一样看法的还有很多人·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就是其中的一个,听说张扬公示了送礼者的名单·而且很是巧合,每个人送给他的都是二百元,这jiàn事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

  项诚在市委常委会上也提起了这jiàn事,在公众面前,项诚还是好好地夸奖了张扬一番,项诚道:“张扬同志的做法值得提倡,咱们中国人注重人情,本来是好事,可■是人情往来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官场滋生**的温床,我们之中已经有过很多干部在这种事上栽了跟头,所以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严格约束自己,不要以为有了名目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收钱,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胆子◆◇会越变越大,手也会越伸越长。”

  市长宫还山笑道:“张扬公布的都是滨海市委市政府的送礼者,对于外界的送礼者却未公布,看来他还是有所保留的。”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项诚也笑了,目光落在从◎东江回来的蒋洪刚身上:“洪刚同志,我听说你去喝了喜酒,你给张扬随了多少礼钱?”项诚在这种时候问蒋洪刚这种问题,充满了打脸的意图,蒋洪刚身为张扬的上级领导,居然去屈尊去喝张扬妹妹的喜酒,这jiàn事另有隐情。

  项诚特地强调,就是要告诉其他常委,蒋洪刚巴结张扬。

  不过蒋洪刚也不是傻子,他应变很快,微笑道:“其实我和张扬的私交不错,按理是要多给一些的,可是张扬在这一点上很坚持,头脑也◆很清醒,他害怕有心人利用这些事做文章,所以一律二百,至于他的这个公示,我看也没什么问题,宫市长刚才说张扬之公示了一部分,其实这是有原因的,其实张扬这次收取的所有礼金都向省纪委进行了报备,当时省纪委还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去帮助他整理明细,所以他在收受礼金方面,是不存在问题的,至于他为什么要公示滨海市体制内工作人员的送礼名单,我估计是想平息大家的质疑之声,同时也算是帮助这些送了礼的同志澄清一下。”他停顿了一下又笑道:“我送了两百块。”

  蒋洪刚的这番话说得很漂亮,既帮助张扬解释清楚了整jiàn事,又漂白了自己,你们这帮人别觉得我巴结张扬,我也只给了二百块。

  项诚道:“我希望大家都要学习张扬同志的处理方法,要让围绕我们发生的事情透明化,尽可能的公开化。”

  纪委书记陈岗道:“那岂不是我们当官员的就连一点**都没有了?”

  项诚道:“选择了当官,就意味着我们时刻都要接受老百姓的监督,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你,你想要**?”项诚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们没有**,当官就不应该有**。想要**,那就老老实实回家,谁也不会注意一个平头老百姓,要不怎么称我们是公众人物

  常委会结束之后,项诚将蒋洪刚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蒋洪刚料到项诚是想询问自己前往东江的事情,他笑道:“项书记,我把这次去东江的情况向您汇报一下。”

  项诚道:“婚礼上见到了不少领导吧?”项诚这样问很正常,新浪的父亲丁巍峰是省政法委书记,前去参加婚礼的省领导肯定很多。

  蒋洪刚笑了笑道:“婚礼上倒是没见到多少领导,我是参加女方的喜宴,两家没在一起办。”

  项诚哦了一声,笑道:“是我弄错了,我还以为两家人在一起摆酒呢。”

  蒋洪刚道:“文副总理的夫人zhuān门过去给张扬捧场呢,她对咱们北港的发展也很关心。”蒋洪刚这番话纯属虚构,他在婚宴上根本没有和罗慧宁有交流的机会,连句话都没说上,怎么知道罗慧宁关心北港的发展?他之所以这样说是想在气势上压项诚一头。

  项诚道:“这次换届文副总理的希望很大啊。”

  蒋洪刚道:“我这次zhuān程去拜会了宋书记。◇”

  项诚道:“宋书记怎么说?有没有提起那笔答应给保税区拨款的事情?”

  蒋洪刚道:“宋书记很关心保税区的建设,他说那笔拨款肯定少不了,但是眼看就是七一,上头的意思是,暂停一切大笔拨款■的审批,所以可能得等一段时间。”

  项诚道:“好事多磨,几十亿的拨款,不可能说批就批。”

  蒋洪刚道:“宋书记对滨海提出了表扬,但是对我们北港目前的状况好像并不满意。”

  项诚皱了皱眉头,蒋洪刚的话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宋怀明对北港不满意,就是对他这个市委书记不满意。

  蒋洪刚道:“宋书记重点指出我们北港的治安比较差,犯罪率高局全省首位,认为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加强管理力度。”

  项诚道:“宋书记还真是关心我们北港的发展,看来我们北港是应该加强一下治安管理了。”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看似漫不经心道:“有没有见过周省长?”

  蒋洪刚道:“本来约好了见面,可周省长临时有事给推掉了。”

  项诚心说你蒋洪刚这次去东江没少走门子,恐怕也没少说我的坏话,他点了点头道:“洪刚,你辛苦了,你刚才说的事情,我好好考虑考虑,你也想想办法,我们如何在短期内能够改善北港的治安状况。”

  蒋洪刚离去不就,项诚就将市长宫还山召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把刚才蒋洪刚说得事情转述了一边,宫还山道:“我听说了,他这次去东江,拜会了不少省领导,好像组织部长那里他也去过了。”

  项诚道:“他有些迫不及待了,恨不能现在就把我从位置上推下去。”

  宫还山道:“项书记,这个人真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人。”

  项诚道:“说我们北港的治安差,我脸上是黯然无光啊。”

  宫还山道:“他在北港工作这些年,做过什么实际工作,现在跳出来夸夸其谈,生怕别人都注意不到他,有说大话的时间,还不如去做实事儿。”

  项诚微笑不语,看得出宫还山和蒋洪刚之间的矛盾已经越发激烈,距离两人刀枪相见已经不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