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创意】(上)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宫还山道:“我听说这次去给张扬捧场的人不少,连袁孝工兄弟几gè都去了。”

  项诚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头道:“袁家兄弟不是和张扬闹过不愉快吗?”

  宫还山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张扬不久前救过袁孝商的儿子,所以他们之间冰释前嫌,现在化敌为友了。”

  项诚道:“都是自己同志,哪有化解不开的矛盾,我就希望我们的干部队伍充满和谐友爱,只有这样,我们的队伍才更有凝聚力,也只有这样我们的同志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这话太假太空,连宫还山都感觉到了,不过身在其位,这种假大空的话必须要说的。

  宫还山道:“项书记,张扬在北港的人脉越来越广了。”

  项诚听出宫还山话里明显挑唆的意思,他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悦。

  宫还山还以为项诚被自己chéng功挑唆到了,因此而对张扬产生了极度不爽的心理,而项诚接下来的话却让宫还山感到大错特错。

  “还山啊,任何事情都有主次之分,矛盾也是这样,一gè四面树敌的干部绝不会是一gè好干部,真正的好干部,要懂得把握形势,抓住主要矛盾,放下次要矛盾。”

  宫还山满脸的尴尬,项诚这番话和明说无异,当前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危机来自于谁?市委副书记蒋洪刚,这gè人正在密集活动,企图从他的嘴里把即将到口的肥肉给叼走,张扬的矛盾和蒋洪刚相比已经无关紧要,蒋洪刚属于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内部矛盾,而张扬已经属于外部矛盾,无论宫还山承认还是不承认·滨海的独立性正在日复一日的加强着,最终有一天·他们对滨海的约束力会仅限于名义上,这是一种趋势,是他们无法控制的,而北港的权力之争开始变得激烈起来,他必须要在蒋洪刚的势力没有真正形chéng之前,将之击溃。

  项诚忽然发现宫还山只是一gè听话的好下属,他的身上并不具备一把手应该有的大局观和胸襟·rú果宫还山当上北港市委书记·对北港来说未尝是好事,不过项诚需要的是一gè追随者,而不是一gè反对者。

  宫还山低声道:“蒋洪刚在省里好像有些关系。”

  项诚道:“谁都有些关系,哪怕是天桥乞讨的可怜人,说不定他家里的哪gè远房亲戚就是中央的大佬·做事无需瞻前顾后,要做就要做得彻底,要让人无话可说,就一定要师出有名。”

  宫还山的双目陡然一亮。

  袁孝工和宫还山一起坐在归云茶社内,两人刚刚下了三盘象棋,结果是袁孝工一胜两负·宫还山笑道:“孝工,你的棋力好像退步了。”

  袁孝工掏出香烟递给宫还山一支,帮他点上之后,自己也点了一支,笑道:“下棋和学习一样,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这些天连棋盘都没碰过,退步是自然的。”

  宫还山道:“工作很忙?”

  袁孝工道:“事情的确不少,最近北港的治安不太好,有人连我的侄子都敢公然劫持。”

  宫还山朝烟灰缸内弹了弹烟灰,眯起双目道:“最近有人去省里反映情况·为了突出自己,否认其他同志的努力·尤其是着重指出北港存在着严重的治安问题。”

  袁孝工皱了皱眉头,马上就明白蒋洪刚的这一枪直接瞄准了自己。

  宫还山道:“北港的整顿势在必行,要么我们自己采取主动整顿北港的治安环境,要么等上级勒令整顿。”

  袁孝工道:“北港的治安一直不好,和我这gè公安局长的失职有关,宫市长,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来承担责任。”

  宫还山道:“追究责任,承担责任都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改善北港的治安状况,谁都会承认错误,但是不一定每gè人都有改正错误的能力。”

  袁孝工道:“宫市长,我明白应该怎么做!”

  宫还山强调道:“孝工,这次一定要拿出点力度,一定要让北港变gè样子,不要有什么顾虑,放开手脚去干,我和项书记都会支持你的!”

  袁孝商听大哥把他和宫还山的谈话内容简述了一遍,马上就把握住了其中的关键,袁孝商低声道:“大哥,宫市长是要拿你当枪啊!”

  袁孝工淡然一笑,他怎会看不出来,之所以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四弟,目的就是和他商量,几gè兄弟之中,袁孝商是思维最为缜密的一gè。他点了点头道:“四弟,你怎么看?”

  袁孝商道:“人无千日好,花无千日红,每gè人的人生都会有低谷有**,我们的身边不乏风guāng一时,却落得凄凉收场的人物,guāng大上次出事对我的打击很大。”

  袁孝工低声道:“未雨绸缪,得意之时还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四弟,你比他们几gè都要明白的多。”

  袁孝商道:“北港绝非久留之地,这座城市究竟怎样,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rú果目前的领导层能够继续下去,我或许还有信心多呆几年,可是项诚还有一年即将到点,宫还山和蒋洪刚之间究竟鹿死谁手,还悬而未决。”

  袁孝工道:“若是宫还山还好一些,rú果蒋洪刚得势,他必然要先拿我祭旗!”

  袁孝商道:“这gè人没多少底气,丁高山跟他走得很近,他也不是什么干净人物。”

  袁孝工道:“丁高山和我们的矛盾由来已久,最近一连串的事情都可能和他有关。”

  袁孝商道:“大哥,我有一gè建议,一年之内,无论宫还山能不能上位,我们都必须离开。”

  袁孝工点了点头。

  袁孝商道:“宫还山既然想对付蒋洪刚,他想利用你,你一样可以利用他,我们刚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将丁高山连根拔起,扫平这gè障碍。”

  袁孝工道:“项书记和宫市长是一队,蒋洪刚有什么底气跟他们去争?”

  袁孝商道:“大哥,你不要忘了,蒋洪刚最近和张扬走得很近,前两天还亲自去东江参加张扬妹妹的婚礼。”

  袁孝工道:“北港的政权之争是一潭浑水,他rú果明智的话就不会跟着凑热闹。”

  袁孝商道:“大哥,这一年对我们来说,就是报仇,等到恩怨了断,我们全都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

  袁孝工抿起嘴唇,他的表情深沉而不可捉摸。

  就在北港政坛乌云密布的时候,北港的天气却是风和日丽,张大官人和楚嫣然特地带着老太太和谢志国一家前往白岛游玩。

  萧玫红专程派来了萧国chéng的豪华游艇,见到萧玫红,张扬问起萧国chéng的下落。

  萧玫红笑道:“我叔叔去了京城,过两天回来。”

  张扬想起萧国chéng和乔梦媛之间的关系,这次去东江已经证实乔梦媛并不是萧国chéng的私生女,乔梦媛的身世变得越发扑朔迷离,张大官人本想再从萧国chéng那里问出一些什么,他既然不在白岛,只能作罢。

  白岛的风景在谢志国眼中已经非常惊艳,可是在楚嫣然看来这里的海景只是一般,她向众人提出邀请道:“有时间去神庙岛看看,那里的海滩才叫美丽。”

  张大官人笑道:“嫣然,你怎么变得有点崇洋媚外啊?外国的月亮就一定比中国圆?”

  谢晓军道:“师娘,这次我站在我师父这一边,神庙岛能有多好?”

  楚嫣然道:“只有身临其境才能够体会到那里景色的醉人之处,你和徐凝将来可以去那里旅游结婚,所有费用我都包了。”

  林秀笑道:“他们还小,倒是你和张扬的婚礼应该提上日程了。”林秀虽然默许了儿子和徐凝相恋,可是真要让她现在就接受这gè儿媳妇,还得需要时间,她很巧妙的将话题带了过去,绕到了张扬和楚嫣然的身上。

  玛格丽特道:“就是,你们也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再过两年,我还不知能不能亲眼看到······”说到这里老太太没来由伤感起来。

  张扬乐呵呵搂着老太太的肩膀道:“外婆,您急什么?只要您愿意,我和嫣然明天就结婚。”

  玛格丽特笑道:“愿意,当然愿意。”

  楚嫣然道:“嗬,答应的这么痛快啊,那你嫁给他得了!”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玛格丽特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臭丫头,开我玩笑,没大没小了你!”

  张扬道:“嫣然,既然大家都一致要求,我看你就从了吧,虽然你有那么点银子,可我好歹也是一市委书记,官商结合,绝配啊。”

  谢晓军和徐凝跟着起哄道:“我们看也是。”

  楚嫣然红着脸儿道:“我又没说不嫁给他,只是他现在这么忙,我公司的事情也走不开,难不chéng我们结了婚就得天各一方吗?”楚嫣然所说的是一gè客观存在的事实,现在她和张扬都有自己的事业,而且谁也不能放弃,玛格丽特道:“要是都为了事业,那一辈子不用结婚了

  张扬道:“结,就这么定了,今年元旦就结,大半年准备,时间足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