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谁怕谁?】(上)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丁高山从电话内已经听出le蒋洪刚的犹豫,他决定亲自去找袁孝工一趟,面对这位北港市的公安局长,丁高升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他笑le笑道:“袁局,大半夜的把我弟弟叫来什么事?他杀人le还是放火le?”

  袁孝工道:“丁总对自己弟弟的所做作为一点都不清楚吗?前年百胜歌舞厅老板董正阳被人挑断脚筋的案子你应该知道吧?”

  丁高山道:“听说le,可那件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袁孝工道:“当年做董正阳那件案子的一共有两名罪犯,现在其中一人已经翻供,他指证你弟弟丁高升才是真正的幕后指使者。”

  丁高山道:“这种穷凶极恶的罪犯,他们的口供又有多大的可信性,袁局,如今是一个法治社会,你们警察办案也需要证据。”

  袁孝工微笑道:“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我们请丁高升过来是协助调查,他所涉嫌的□不仅仅是董正阳一案,我可以透露给你一件事,根据我们目前le解到的状况,他可能涉黑。

  丁高山面色一变,他低声道:“我弟弟不会这么做,我以我的名誉做担保。”

  袁孝工道:“我们公安相信的○bújǐnjǐnshìdǒngzhèngyángyīàn,wǒkěyǐtòulùgěinǐyījiànshì,gēnjùwǒmenmùqiánlejiědàodezhuàngkuàng,tākěnéngshèhēi。

  dīnggāoshānmiànsèyībiàn,tādīshēngdào:“wǒdìdìbúhuìzhèmezuò,wǒyǐwǒdemíngyùzuòdānbǎo。”

  yuánxiàogōngdào:“wǒmengōngānxiàngxìnde是证据,不是名誉!”

  丁高山道:“我记得有句老话,叫人在做天在看,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袁孝工的瞳孔骤然收缩,一股森然的杀气骤然从他的周身弥散而

  丁高山表情淡然,一★副他强任他强清风绕山岗的做派,微笑道:“我一度希望我们的官员全都铁骨铮铮,刚正不阿,清廉公正,毫无私心·可是我的希望却一次次破灭,袁局认识le我这么多年·看来却并不le解我。”

  袁孝工道:“▲我是警察,你只是一个商人,我们之间没有交集。”

  丁高山道:“那我帮助你le解我一点,我这个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别人对我好,我会加倍的对他好,若是别人对我狠·我会比他还狠·狠毒百倍。”

  袁孝工道:“你知不知道,仅凭着你刚才的这句话,我就可以告你威胁,丁总在商界混le这么多年,应该不是法盲·你知道威胁公安人员的后果吗?”

  丁高山针锋相对道:“那要看我有没有说话的资本,这世上五十步笑百步的事情多le去le,人在自己屁股都擦不干净的前提下千万不要去轻易招惹别人,小心弄脏le别人的时候,也弄脏le自己。”他站起身,话说到这种地步等于将事情全部挑míng。

  袁孝工冷冷望着丁高山·奉送le他一句话:“一个人的死法有很多种,但是他唯一能够主动做出选择的,只有一种。”

  丁高山的脚步停顿le一下,他当然听懂le袁孝工话里的含义,人能够主动做出的那种选择就是自杀。

  丁高山平静道:“将来我若是先走一步,袁局不要吝惜一束鲜花,袁局若是先我而去·在下bì然亲临gōng送。”

  丁高山并没有将自己和袁孝工决裂的这番话告诉蒋洪刚,虽然他和袁孝工翻脸,但是他仍然对蒋洪刚寄予希望,希望蒋洪刚能够将这件事化解。

  蒋洪刚并没有接丁高山的电话,事实上他的手机打到le静音状态·目前正在参加市里的紧急常委会,项诚在会议上首先肯定le昨晚突击整顿治安的成绩·蒋洪刚留意到项诚强调le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对刑事犯罪进行打击,至于扫黄禁赌都是捎带上le。

  项诚肯定完昨晚的成绩之后,目光有意无意的在蒋洪刚的脸上扫过,停留的时间很短,他的声音充满le力度:“北港的治安状况,被省领导直接点名,说我们北港的犯罪率高居全省第一,我们姑且不去管这个犯罪率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有一个事实我们bì须要看到,我们的工作上存在着很大的不足,发现不足,不是坏事,而是好事,证míng我们还有提升空间,我不管未来会怎样,我的任期还剩下一年,在我的任期内,我会尽自己所有的力量为北港多做几件事,做几件好事,纵然无法名垂青史,我也不想留下骂名,我想让以后北港的老百姓提起我的时■候,会有人能说一句话,项书记还是做过一些实事的。”项诚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敲le敲桌子,似hū很动情。

  敲山震虎!几hū多数常委心中都是这么想,这次的严打行动针对的是蒋洪刚,省里对北港治安不满◆hòu,huìyǒurénnéngshuōyījùhuà,xiàngshūjìháishìzuòguòyīxiēshíshìde。”xiàngchéngshuōzuìhòuyījùhuàdeshíhòuqiāoleqiāozhuōzǐ,sìhūhěndòngqíng。

  qiāoshānzhènhǔ!jǐhūduōshùchángwěixīnzhōngdōushìzhèmexiǎng,zhècìdeyándǎhángdòngzhēnduìdeshìjiǎnghónggāng,shěnglǐduìběigǎngzhìānbúmǎn,也是这次蒋洪刚前往东江之后才传来的,蒋洪刚急于上位的心理已经被很多人发现,宫还山不会轻易将机会让给他,昨晚的这次严打,就是宫还山的反击。

  大家都míng白,如此规模的严打,bì须是经过项诚点头的,这件事告诉所有人,北港的大权仍然掌握在项诚手中。

  项诚就是要通过这次的严打,让其中一些开始彷徨迷惘的常委认清形势,不要以为自己即将到点le,就可以忘记le对自己的尊重。

  宫还山道:“项书记,昨晚严打成果斐然,我们以后准备还要进行这样的突击整顿,力求在短时间内,让北港的治安环境能有一个质的飞跃。”

  蒋洪刚在心中冷笑,打击刑事犯罪,抓几个罪犯,逮几个流莺,没收点赌资就能解决北港的问题?鬼才相信!北港的症结并不在这里,项诚只是虚张声势,他在回避主要矛盾,虽然蒋洪刚看得清楚,但是蒋洪刚也不敢逆风迎上,如果现在他提出自己的见解,肯定要被项诚抓住机会。

  宣传◎部长黄步成悄悄看le蒋洪刚一眼,蒋洪刚这会儿目光望着桌面,显得有些无精打采,黄步成看到他的样子不免有些失望,和项诚相比,蒋洪刚仍然欠缺底气。

  纪委书记陈岗表态道:“我支持市里的这次严打行动,○想要安居乐业,首先就要营造一个和谐安宁的环境,要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要让老百姓打心底产生安全感,市里这次的严打是非常bì要的,项书记的决定是极其英míng的。”

  蒋洪刚听到这里心中暗骂陈岗,拍马屁也不要这么míng目张胆吧?这个陈岗当真是墙头草,风势稍大,他马上就顺着风走。

  蒋洪刚发现很多常委都在看着自己,大家都是míng白人,知道项诚这次是要给谁难堪,你蒋洪刚不是在省领导面前说北港的治安不好吗?那好我就严打给你看看。

  蒋洪刚意识到自己bì须要说两句话le,如果他不说话,刚刚才在常委中建立的一点威信,马上就会被项诚瓦解的干干净净,前阵子,之所以有常委开始犹豫站队的问题,就是因为他们看到le自己的逐渐强硬。自己硬起来没有几天,如果被项诚的一记重拳就给打懵le,如陈岗之流马上就回到项诚的队伍中去le,谁都不是傻子,黄步成也不可能傻hūhū陪着一个没有希望当上市委书记的人身后摇旗呐喊,想让别人支持自己,要么自己显露出过人的实力,要么就要让这群人看到希望。

  项诚的这次严打就是要扫蒋洪刚的面子,就要让常委中刚刚对蒋洪刚建立起来的一丝希望全都破灭。

  蒋洪刚道:“我也赞成这次的严打,北港警方贯彻省领导的指示是及时正确的。”蒋洪刚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考虑好le后果,这句话将锋芒直指项诚,而且有弱化项诚功劳之嫌,他是在告诉别人,这次不是你项诚英míng,是你无奈为之,如果不是宋怀míng点míng北港治安太差,你项诚也不会突然搞什么严打。

  蒋洪刚道:“当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北港的治安想从根本上好转,单单依靠一次两次的严打是不行的,或许可以起到一些作用,但是不会解决根本上的问题。”

  项诚毫不客气地打断le蒋洪刚的话:“洪刚同志,你认为根本上的问题是什么?”

  蒋洪刚道:“根本上的问题……”

  蒋洪刚的这句话根本没有机会继续下去,宫还山又冲出来打断他的话道:“洪刚同志,你对北港的治安状况很不满意啊,我不知道你到底le不le解北港在治安上做出的努力,知不知道北港的犯罪率呈现出逐年递减的趋势?”

  项诚笑□道:“还山,让洪刚把他的话说完嘛。”

  蒋洪刚道:“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这次去省里开会,宋书记针对这方面的情况将我狠狠批评le一通,我只是照实传达,我不是对北港的治安不满意,我也看到le大家的努■力,宫市长这么说好像是我别有用心,我也是北港的一员,我也不希望别人说北港不好。”

  宫还山道:“是啊,家丑不可外扬,就算是北港不好,我相信洪刚同志也不会去做在外面诋毁北港的地步。”

  蒋洪刚的声音大le起来:“宫市长,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只是把省领导的意见传达le一下,难道你怀疑我别有用心?你如果不相信我,你自己打电话去问宋书记,看看他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