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风雨之前】(下)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丁高升望着大哥鬓角突然增多的白发,心中一阵内疚,他低声道:“大哥,以后我做事会小心,不会再让你担心!”

  丁高山舒了口气道:“老了,是时候该离开了,袁孝商的一句话对我触动很深,人zài这个世界上,其实如同卵石之于大海般渺小,所以一个人活着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认清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丁高升从大哥的话中听出他似乎萌生退意,▲难道是这次的事情对他震动太大?丁高升道:“大哥,有些事不是说走就走的,我们有这么多的生意,我们不可能放下,再说,我们走了,兄弟们怎么办?他们可是都要靠我们吃饭的。”

  丁高山道:“其实人生zà◎i世本不该有那么多的牵挂,无论你创下怎样的基业,无论你打下多大的地盘,到最后仍然难免一死。”

  丁高升道:“既然活着,就要活得像个人样!大哥,等过段时间,咱们兄弟出去好好休息一下,我看你有些累◎了。”

  丁高山微笑点了点头道:“我让新生回来了,是时候该让这些年轻人独当一面了。”

  丁高升道:“他可以吗?”

  丁高山道:“我们可以教他!”

  迎面一辆载重货车迎面◎驶来,距离渐渐接近的时候,那辆载重货车突然加速,疯狂地向丁氏兄弟所zài的奔驰车撞来。

  司机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他迅速转动方向盘,试图躲过那辆重卡的撞击,可是事发突然,加上他意识到对方目的的时候实zài太晚,大货车狠狠撞击zài奔驰车上,将奔驰车撞得原地旋转车头撞开了护栏,从沿海大堤上翻滚着摔落了下去……

  丁高山的视野中满是红色他闻到了浓重的血腥,看到弟弟的脑袋耷拉zài肩膀上,丁高山大声呼喊着,他的声音刚刚响起,就被丁高升的身体压住,车身金属zài大堤上摩擦的声音极其刺耳,压榨着他的内心将他心底最深层的恐惧激发出来。丁高山很快就感觉到他的身体浸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他看到自己吐出的一串串气泡······脑海中忽然回想着一个声音——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五个小时后这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奔驰车方才被警方和海岸救援队组成的联合搜救队打捞上岸,从车内找到了三具尸体,坐zài驾驶座上的是司机,第一次撞击时安全气囊弹出堵住了他的口鼻,méi等他移动出来,汽车就翻滚落入了海水中,他是窒息而死,丁高升死得很惨,头颈骨折duàn是zài汽车发生碰撞时,被巨大的冲击力折duàn了颈椎。

  丁高山是溺水而死,他méi有zài撞击中死亡,却终究méi能逃过被海水溺毙的命运,兄弟两人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死zài了同一天。

  公安局长袁孝工亲自来到了现chǎng,本来这是一chǎng交通事故他méi必要亲临现chǎng,可是当他听说出事的是丁家兄弟,马上放下所有的事情来到了出事地点。

  事发沿海大堤,因为下雨,海面风大影响到了搜救,其实就算是搜救及时也难以救回丁家兄弟的性命。

  天空依然飘着细雨,袁孝工望着路面上的玻璃碎屑,皱了皱眉头,丁家兄弟居然就这样死了,虽然他很想他们死,但是他绝méi有想到会是一个这样的结局。

  丁琳zài十多名黑衣男子的陪伴下来到现chǎng,马上被警察阻拦zài封锁线外。她嘶声叫道:“我要进去,出事的是我爸爸······是我爸爸……”她彷徨无助的大喊着。

  袁孝工点了点头,示意手下将丁琳放进来,但是拦住了其他人员的入内。

  丁琳zài一名警员的引领下来到刚刚打捞上来的尸首前,法医刚刚做过初步鉴定,目前尸首全都用裹尸袋裹住,丁琳颤抖着手,她的周身都zài不停颤抖着,她拉开了其中一个裹尸袋,看到叔叔已经失去生机的脸,她的泪水就如决堤的河流一般涌出。

  她一边抽噎着,一边去拉开另外一个裹尸袋,当她看清那张面庞的确属于她的父亲,丁琳已经无法抑制内心的悲恸,她捂住嘴唇,肩膀zài海风中不停抖动着。

  袁孝工向一名女警耳语了几句,那名女警走过去劝丁琳起身,丁琳愤怒地推开她的手臂,尖叫道:“凶手!你们全都是凶手!”

  袁孝工被她凄厉的声音吓了一跳,丁琳跪zài父亲的尸体旁,海风吹起她凌乱的头发,她的面孔显得越发苍白,一双充满仇恨的眸子死死盯住袁孝工。

  这样的目光让袁孝工非常的不舒服,他摇了摇头,低声道:“节哀顺变。”说完这句话,袁孝工转身上了警车。

  丁家兄弟的惨死让很多人感到错愕万分,袁孝商也是如此,当他听大哥将发生的一切说完,双眉紧锁道:“怎么可能?”

  袁孝工道:“不知道是谁下得手,丁高山前往看守所接丁高升回家,zài途经沿海大堤的时候被一辆大货车撞击,他们乘坐的奔驰车落入海中。”

  袁孝商低声道:“这是一chǎng谋杀!”

  袁孝工并méi有否认袁孝商的判duàn,他叹了口气道:“下手够狠,将丁家两兄弟一起干掉,免除后患。”

  袁孝商道:“大哥,这件事有人zài背后搞鬼,丁家人一直认为是我们zài针对他们,会不会把丁家兄弟死得这笔帐算zài我们的身上?”

  袁孝工道:“很有可能,你méi有看到他女儿看我的眼神,仿佛当我是杀害她父亲的凶手一样。”

  袁孝商道:“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无关,你已经放过了丁高升。”

  袁孝工的手指轻轻zài桌面上敲击了一下:“老四,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想zài我们和丁家之间搞事,先是我们出事,然后又轮到丁家,这个人究jìng想干什么?”

  袁孝商苦笑道:“最可怕的是,到现zài我们都不知道谁zài捣鬼。”

  “老四,最近一定要小心。”

  袁孝商道:“回头我跟二哥三哥说一声,现zài是非常时期,一定不能招惹是非。

  袁孝工道:“我会让人盯住丁家!”

  袁孝商点了点头道:“如果有人真的想要把这笔帐赖到我们的头上,我们就不能不防。”

  袁孝工叹了口气道:“今年到底怎么了?难道天真的要开始变了?”

  丁家兄弟惨死的事情第一时间传到了滨海,因为这里是他们的老家,zài滨海人的心中,□丁高山是滨海首富,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还是滨海商会会长,zài滨海商界拥有着尊崇的地位。

  张扬和丁高山也有过数面之缘,听到这件事还是被震动了一下,刚巧程焱东过来向他汇报近期的治安工作,张◎扬自然提起了这件事。

  程焱东也听说了,他向张扬道:“北港正zài轰轰烈烈地搞着严打,这边就出了人命案,等于狠狠打了北港领导层的脸,你等着瞧吧,这件事肯定闹大了。”

  张扬道:“焱东,丁家兄弟跟谁有这么大的仇?居然要将他们兄弟两人一起干掉。”

  程焱东道:“听说他们和袁家几兄弟一直都是对头,这次严打,袁局第一个就把丁高升给打了进去,不过因为méi有什么确实的证据,今天又把他给放了。丁高山就是去接丁高升的途中出得事情,据说是一辆载重货车迎面撞上了,根据现chǎng的情况可以看出,大货车根本méi有刹车痕迹,蓄意谋杀的可能性很大,大货车将丁家兄弟乘坐的奔驰车撞下了沿海大堤,驾驶人zài第一时间逃离了现chǎng,应该是有人接应,肇事的大货车留zài现chǎng。”

  张扬道:“那岂不是留下了证据?根据这条线索应该可以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程焱东道:“张书记,你不要小看了这些犯罪分子的智商,他们既然敢zài光天化日之下实施谋杀,就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给警方追踪,我看这辆大货车十有**是偷来的,真正登记的车主很可能和这件事无关。”

  张扬忽然想起之前乔梦媛的越野车被窃案件,当时有个神秘电话向他透露事情和袁孝农有关,事实证明,袁孝农直接作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个神秘电话分明zài刻意挑唆他和袁家兄弟之间的矛盾。这一切的背后,究jìng存zài怎样的黑幕?

  程焱东道:“最近我听说了一些消息,说北港存zài着几大走私利益集团,丁家兄弟是其中一个,袁家兄弟又是另外一个,既然都从事走私生意,就难免会发生利益上的冲突,所以袁孝工zài严打开始之后,第一个就将枪口对准丁高升。”

  张扬道:“你有证据?”

  程焱东摇了摇头道:“méi有。”

  张扬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北港的水还真的很深。”

  程焱东道:“丁家兄弟的死可能会掀起一chǎng大风大浪。”

  张扬道:“无论北港的风浪有多大,必须保证滨海风平浪静,我要把滨海变成一个避风港,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维持安定,全力发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