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加深印象】(上)


  刘艳红道:“够自负的啊!”

  “这叫自信!刘厅长,咱不能混淆概念。”

  刘艳红笑道:“你一会儿姐姐,一会儿〖书〗记,一会儿厅长的,wǒ最受不了这个。”

  张扬道:“这不赖wǒ啊,你说找wǒ是为了私事,可聊了没两句,说得全都是公事。就你能公私不分,不兴wǒ临时变通啊。”

  刘艳红道:“得,不谈公事了,丁高山的葬礼你去不去?”

  张扬道:“去,这wǒ得去,wǒ妹结婚的时候人家专门过来呢,现在他虽然死了,wǒ于情于理还是应该去看看。”

  刘艳红道:“你既然过去,wǒyǒu件事还是要你帮帮忙。”

  张扬道:“看看,两句话没说呢,又绕到公事上去了。”

  刘艳红笑道:“完了完了,wǒ这恐怕就是职业病了。”

  张扬道:“wǒ看是,刘姐,真的,咱可不能一心扑在工作上,除了工作之外,这个世界上还yǒu许多值得wǒ们去留意的事情,要懂得享受生活。”

  刘艳红道:“wǒ还好啊!”

  张扬道:“你不觉得自己缺少那么点阳光吗?”

  刘艳红道:“什么意思?”

  “女人是huā,感情就是阳光,没yǒu阳光的huā朵肯定会失去光彩。”

  “可阳光暴晒也受不了,好好的话被晒蔫了。”刘艳红说完,瞪了张扬一眼道:“好好的又被你给带岔道上去了,wǒ跟你说件正事。”

  张扬道:“刘〖书〗记请吩咐。”

  刘艳红道:“蒋洪刚一口咬定他当初找丁高山借钱,是写下借条的,可是wǒ们去调查的时候,丁家人却一口否定,你和丁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也许你能够帮忙问明这件事。”

  张扬道:“什么意思?”

  刘艳红道:“wǒ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错误的干部,但是也不能冤枉他,那张借条存在与否,涉及到蒋洪刚错误性质的认定。绝不是小事。”

  张扬道:“这事儿wǒ去问问。”张扬之所以答应帮刘艳红这个忙,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刘艳红的交情,还因为张扬的确想帮帮蒋洪刚,如果真的存在那张所谓的借条,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减轻蒋洪刚的罪责。接受上百万的贿赂和找人借钱,性质完全不同。

  丁高山兄弟两人的葬礼在低调中进行,随着丁氏兄弟遇难,一个传言悄悄散播开来。主要是关于丁氏兄弟巨额财产的。说丁家的财富都是来自于走私,而北港市委副〖书〗记蒋洪刚被双规和丁氏兄弟之死联系在了一起,这让过去一些和丁高山交好的官员放弃了前往吊唁的想法。即便是丁高山拥yǒu滨海商会会长的身份,商会前来参加葬礼的人也寥寥可数。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丁琳对此似乎早yǒu了心理准备,她已经接受了在一天之内失去父亲◎和叔叔的事实,同时还yǒu一个围绕她的流言产生,都说丁家丫头的命太硬,先克死了丈夫冯敬国,现在连叔叔和亲生父亲都克死了。

  丁琳对种种的留言都yǒu所耳闻,不过她的情绪却变得越发冷静起来,人生☆的重大变故,往往可以促使一个人迅速成熟起来。丁高山只yǒu一个女儿,丁高升yǒu一对儿女,不过年龄尚幼,丁家大大小小的事务自然都要由丁琳操办,在这样的情况下,丁琳甚至没yǒu时间去悲伤。

  张●扬的到来还是引起了来宾的一阵骚动,毕竟谁都没yǒu想到滨海市委〖书〗记会给丁高山这个面子。

  张扬去签到之后。走向灵堂,丁琳带着丁高升的儿子丁少强迎了出来,姐弟两人远远给张扬跪了下去,张扬赶紧☆yángdedàoláiháishìyǐnqǐleláibīndeyīzhènsāodòng,bìjìngshuídōuméiyǒuxiǎngdàobīnhǎishìwěi〖shū〗jìhuìgěidīnggāoshānzhègèmiànzǐ。

  zhāngyángqùqiāndàozhīhòu。zǒuxiànglíngtáng,dīnglíndàizhedīnggāoshēngdeérzǐdīngshǎoqiángyínglechūlái,jiědìliǎngrényuǎnyuǎngěizhāngyángguìlexiàqù,zhāngyánggǎnjǐn快步上前,将他们扶了起来。充满同情道:“节哀顺变!”

  丁琳道:“xièxiè张〖书〗记。”

  张扬在她的引领下来到灵堂,灵堂之上。丁高山和丁高升兄弟两人的遗像并排摆放着,望着两兄弟yǒu三分神似的笑容,张大官人内心中不禁感叹,无论一个人如何的神气威风,到头来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张扬向两兄弟的遗像三鞠躬,丁琳跪下在一旁xiè礼。

  张扬拜祭丁家兄弟之后来到灵堂外面,丁琳也送他出来,阳光下的丁琳一身素缟,脸色比孝服的颜色似乎更加苍白一些,张扬叹了口气道:“丁小姐,你要保重身体啊!”

  丁琳抿了抿嘴唇,她对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因为这两天太过操劳,她的声音yǒu些嘶哑:“张〖书〗记,wǒ爸wǒ叔是被人害死的,还请党和政府给wǒ们一个公道。”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丁先生是wǒ们滨海商会会长,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滨海的现任领导,wǒ都yǒu责任去帮忙查清这件事,绝不会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丁琳道:“xièxiè!”

  张扬本想问问蒋洪刚的事情,可是看到丁琳现在的状态,实在不忍心在问,正准备开口告辞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哭声。

  葬礼之上听见哭声并不奇怪,可是这哭声实在是太过刺耳,而且充满了虚情假意。

  张扬举目望去,却见外面一个瘸子在六名彪形大汉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举着huā圈,因为上面 蒙着白布,不知里面包裹的是什么,那男子他并不认识。

  那瘸子身材不高,梳着大背头,带着墨镜,一身黑色西服,他右腿跛了,走起路来左摇右摆的幅度很大。他一边走一边拿着手帕擦着鼻子:“丁高升啊丁高升,你怎么就死了,你他〖〗妈怎么就不等wǒ?”

  张大官人听到这人说话如此粗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看到丁琳的脸色yǒu些异样,马上意识到这个人可能不是存心来吊孝的。

  那瘸子来到门前,目光盯住丁琳道:“丁家人都死绝了吗?看不到yǒu人吊孝?嗯?看不到yǒu人来了吗?”

  丁琳咬了咬嘴唇走了过去,她望着那人道:“董先生,wǒ们家里在办丧事,希望你放尊重一些。”原来这个瘸子正是当年百胜歌舞厅的老板董正阳,据传他的脚筋被挑就是丁高升派人干的。

  董正阳擦了擦鼻子,取下墨镜,眯起小眼睛看了看丁琳道:“丁家丫头,真是越大越漂亮了!”这厮的嘴脸极其猥琐,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讨厌,恨不能一拳将他的鼻梁打扁。

  丁琳道:“董先生,wǒ们家在办丧事,wǒ并未通知您前来。”

  董正阳道:“报喜奔丧,wǒ知道你爸爸和叔叔都死了,wǒ当然要来,不但来了,wǒ还给他们带来了huā圈挽幛!”他挥了挥手,身后随从扯下huā圈,huā圈用鲜huā做成,正中却用红色玫瑰插出了一个大大的红双喜字,挽幛是黑色的,左边是:死yǒu余辜,右边是:普天同庆。

  丁琳气得眼睛都红了,董正阳果然是来者不善,他今天过来根本不是为了吊唁,他就是来报仇的。

  丁家那边已经yǒu人冲了上来,董正阳的那些随从将他护住,董正阳道:“干什么?干什么?以为你们人多啊?以为你们是黑社会?wǒ怕你啊?来打wǒ啊?来打wǒ啊?现在是法治社会,谁敢碰wǒ一根汗毛,wǒ就让你们进监狱。”

  丁琳道:“董正阳,你可以走了!”

  董正阳呵呵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火葬场,wǒ想来就来,想走就走,wǒ今天特别高兴,丁高升啊丁高升,当年你让人挑断wǒ的脚筋,把wǒ赶出滨海的时候,yǒu没yǒu想过今天?老天不是不收你,是时候未到!”

  现场yǒu人已经看不过去了,一位中年人走过来道:“老董,今天是人家的葬礼,你太过分了吧。”

  董正阳道:“wǒ过分?wǒ承认wǒ过分啊,他们死了,wǒ高兴啊,是不是觉得wǒ是坏人?可wǒ那么坏,老天为什么不收wǒ?为什么要先把他们两人给叫走了?看来yǒu人比wǒ还坏!哈哈……哈哈……哈哈哈……”

  常言道,乐极生悲,这句话绝对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董正阳只顾着高兴,冷不防一团东西飞了过来,正砸在他嘴巴上,周围人都听到嘎嘣一声,董正阳嘴唇剧痛,两颗门牙被硬生生崩断了,他捂着喉〖〗咙,伸出手指去嘴巴里掏,好半天方才从嘴巴里掏出了一个染血骨头,谁知道是谁啃剩下的,董正阳捂着鲜血直流的嘴巴,他环视周围,寻找究竟是谁砸自己的?周围人的表情都非常错愕,只yǒu一今年轻人笑眯眯望着他。

  董正阳怒吼道:“你他〖〗妈笑什么?”门牙没了,说话多少yǒu点跑风,但是他这张嘴说起脏话还是不含糊。

  周围人都愣了,因为谁都认得被董正阳骂的这位,人家是滨海市委〖书〗记张扬。

  可董正阳并不认识他,要说也活该他倒霉,自从前年脚筋被挑之后,这厮就背井离乡,再也没来过滨海,他对滨海的情况不熟悉,如果不是丁家兄弟死了,他这辈子只怕都不敢回来,他根本没把眼前这个幸灾乐祸的年轻人和滨海市委〖书〗记对上号。

  董正阳恼羞成怒,他接下来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小兔崽子,敢笑话老子,信不信wǒ把你弄到炉子里给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