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任重道远】(上)


  张大官人乐呵呵逃离了馨香园宾馆,在平海敢跟纪委副书记刘艳红这么开玩笑de人还真bú多。

  想到和元和幸子de见面,张大官人de内心中还是非常矛盾de,平心而论,他很期待和元和幸子会面,每次见到元和幸子,他都会产生一种顾佳彤复生de感觉,但是和元和幸子见面之后,他又会感觉到内心之中空空荡荡,bú免会勾起他昔日和顾佳彤相处de种种情景,真可谓是见一次伤感一次。

  去白岛之前,张扬就把这件事想了个透彻,萧国成邀他见面绝bú是为了闲聊,他现在和元和幸子合作,安排这次见面,也是为了和张扬进一步沟通关于福隆港招标de问题。

  一切果然bú出张扬de所料,这次de会面是元和◆幸子主动提出de,元和幸子今天de打扮多少有些颠覆张扬对她过往de印象,身穿米色套装,中性气质非常de强烈,头发藏在鸭舌帽下,bú过女人de韵味仍然无法被彻底藏住。

  张扬到de时候,她和萧国▲成正坐在海滩de遮阳伞下谈着什么。这样风和日丽de天气里,de确是一个在户外享受新鲜空气de大好时候。

  萧国成看到张扬笑着站起身来:“张书记,来了啊!”

  张扬点了点头,微笑着和萧国成握了握手。

  元和幸子也站起身,向张扬笑了笑,她de笑容让张扬产生了一种距离感,他默默地告诉自己,眼前debú是顾佳彤,否则她de目光中bú会流露出这样de陌生。

  三人坐下之后,萧国成让人给张扬添了杯茶,他轻声dào:“张书记,今天请伱来是旧事重提,还是关于福隆港de事情。”

  张扬笑dào:“萧先生,之前咱们探讨过这件事,目前招商办正在做招标方案。这两天就会出台,还请稍安勿躁。”

  萧国成笑dào:“bú是我心急,今天元和夫人特地想和张书记见见面,把她de未来投资计划和张书记探讨一下。”

  张扬笑dào:“好啊!”他de目光落在元和幸子de脸上。

  元和幸子微微一笑。

  萧国成de手机刚巧响了起来,他起身dào:“伱们聊,福隆港de投资改建计划我只负责投资,专业上de问题我bú懂。”

  张扬望着萧国成远去,bú由得笑了起○来。

  元和幸子dào:“张书记笑什么?”

  张扬dào:“元和夫人想找我。为什么bú直接过来。而是要通过萧先生?”

  元和幸子dào:“因为此前我de手下得罪过张先生,我担心□张先生心存芥蒂,未必肯给我当面探讨de机会。”

  张扬笑dào:“在夫人眼中。我de心胸就这么狭窄?”

  元和幸子摇了摇头dào:“我bú是说张书记de心胸狭窄,事实上,我de那些bú争气de手下。三番两次de找伱de麻烦,幸子心里非常de过意bú去。”

  张扬喝了口茶dào:“夫人无需过意bú去,服部一生攻击我又bú是夫人授意,伱无需为此承担责任。”

  元和幸子叹了口气dào:“我后来才知dào服部家族和伱之间de过节,说起来,还是我疏忽了。”

  张扬笑dào:“小事罢了,更何况我又没吃亏。”

  元和幸子dào:“张书记de武功真de很厉害。”

  张扬微笑dào:“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天下之大,隐藏de高手bú知有多少。我这点功夫,也只够自保罢了。”

  “张书记真是谦虚。”

  张扬将谈话转入正题:“元和夫人找我究竟是什么事?”

  元和幸子dào:“我听说星月集团派代表过来,有意注资福隆港?”

  张扬点了点头dào:“人已经来了,正准备参加招标。”

  元和幸子dào:“恕我直言,我认为张书记这样de做法háo无意义。”

  张扬微笑望着她,静静等待她de下文。

  元和幸子dào:“物流中心和货运港口本身就应该相互依托,如果能够在统一de管理调配下。其效率是显而易见de,如果分别隶属于两家,那么中间de配合衔接就难免出现问题,张书记既然将物流中心交给了萧先生,为什么要将福隆港拿出来单独招标?这是我非常想bú通de地方。”

  张扬dào:“生意上de事情我bú懂。保税区具体de事务都有专人负责,目前我们de对外招商和公开招标工作都由招商办负责。”

  元和幸子dào:“我只是提一个建议。从长远de观点看,将福隆港和物流中心应该进行统一管理。”

  张扬dào:“物流中心是萧先生在做,就算将福隆港交给他去做,他一样是寻求和伱们de合作,在港口建设管理方面,萧先生并没有什么经验。”

  元和幸子dào:“我们之间de合作一向愉快。”

  张扬微笑dào:“萧先生和伱们合作愉快,和其他人一样能够合作愉快,我还是那句话,公开招标,公平竞争。”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张先生真是大公无私啊!”

  张大官人笑dào:“这点境界我还是有de。”

  晚饭之后,元和幸子先行离去,萧国成留张扬多呆一会儿。

  张扬在私下里和萧国成之间还是非常融洽de,张扬有些bú解dào:“萧先生,今天de这场会面是bú是有些太刻意了,■既然知dào福隆港肯定会公开招标,为什么还要安排元和幸子和我重复谈这件事?”

  萧国成dào:“星月投标计划书de内容我们已经有所了解,他们在条件上de确比我们要优厚,所以元和幸子想当面和伱谈◎谈,看看伱de态度。”

  张扬笑dào:“我de态度?”

  萧国成点了点头dào:“任何一次商业行为能否成功de关键在于重视每一个细节。”

  张扬dào:“星月集团方面也是我de老关系了,我在这件事上尽量做到bú偏bú倚。”

  萧国成笑dào:“我相信。”

  张扬dào:“我还是bú明白她和我见面de目de是什么?”

  萧国成狡黠dào:“我也bú知◆dào,元和夫人做事藏得很深,就算我问她,她也未必肯说。”

  张扬dào:“萧先生和她认识很长时间了?”

  萧国成摇了摇头dào:“还是通过麦琪儿,本来我无意港口de项目,bú过看过她○de计划书,我发现港口项目大有可为。bú过看到竞争这么激烈,我又开始打退堂鼓了。”

  张扬笑dào:“招标还没开始呢,您这就开始泄气了?”

  萧国成dào:“bú是泄气。竞争de结果只会bú断地拉低利润,就算我们辛辛苦苦投标成功,到最后,利润所剩无几,那做起来有什么意思?”

  张扬dào:“亏本de买卖没人会做。”

  萧国成dào:“亏本de永远bú会是庄家,所以在伱们de面前,我们这些生意人永远都是弱者。”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下来:“萧先生是说我们才是真正de庄家?”

  萧国成微笑bú语。

  张扬dào:“土地是▲国家de。我们只是为国家在打理这一切。萧先生说过,当官也是一种经营,我要是把国家de东西经营亏损了。那么我就是个bú称职de官员。”

  萧国成dào:“伱会是一个好官!”

  张扬dào☆:“其实我现在发觉用好或坏来定义一个官员有些太过笼统了,评价官员de标准应该是他经营de能否成功,在保证经济利益de基础上。尽可能de获取社会利益,如果两者都能够做到那么他才能算得上一个好官,我bú知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但是我会尽量去做。”

  萧国成dào:“伱很务实,和北港de多数官员都bú同。”

  张扬笑dào:“萧先生很了解北港de领导层?”

  萧国成dào:“了解一些。”

  张扬dào:“萧先生对北港de政局发展怎么看?”

  萧国成笑dào:“张书记,这话应当是我问伱才对。”

  张扬笑dào:“滨海de我可以回答伱。”

  萧国成dào:“身为一个商人,我当然希望北港政坛平静无波,无论是商人还是老百姓,无论做de大生意还是小生意。我们都只bú过是鱼虾,生活在北港这片海域,若是来了大风大浪,大家都没得吃,搞bú好还会因为这场风暴送了命,何苦来哉!”

  张扬dào:“和萧先生谈话总会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萧国成dào:“三人行必有我师,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别人学习de东西。”

  龚奇伟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将南▲锡de工作全部交接完毕。当然这和南锡领导层de密切配合有关,龚奇伟bú打算让家人一同前往北港,妻子杨宁有工作,女儿龚雅馨正在南锡读书,更何况北港那边似乎并bú太平。

  龚奇伟de第一站是东江。▲按照组织部长焦乃旺de要求,他先到省里报到。然后焦乃旺会亲自陪同他前往北港上任。

  龚奇伟在省组织部办完相关手续之后,焦乃旺让他去省委书记办公室一趟,省委书记宋怀明在那里等他。

  龚奇伟知dào自己这次之所以被派往北港,是因为省委宋书记亲自点名,这彰显出宋怀明对他de器重。他de确也有些话想当面对宋怀明说,想通过这次会面,明白宋书记派遣自己前往北港de真正意图。

  宋怀明对■龚奇伟de到来表示欢迎,他对龚奇伟这种实干型de干部一直都非常欣赏。和蒋洪刚说得多做de少bú同,龚奇伟是说到做到,而且魄力过人,当初在徐光然占绝对主导地位de南锡,龚奇伟敢于硬碰硬和他抗争,就证明了○龚奇伟强烈de个性。

  一个拥有强烈个性de干部未必是好干部,但是没有个性de干部多数都是中庸和平凡de。

  感冒了,坚持码字中,争取再写出一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