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任重道远】(下)


  龚奇伟看到张扬拿着这么多荤菜回来,不由得笑le起来:“张扬啊张扬,伱小子不知道健康饮食的重要,搞这么多荤腥,对身体没好处。”

  张扬笑道:“谁也不能活两辈子,当然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他去酒柜里拿le两个玻璃杯,开le茅台倒上。

  龚奇伟把熟菜摆好在桌面上,两人面对面端起酒杯,龚奇伟笑道:“多谢张书记款待!”

  张大官人道:“在您面前我只是一个小书记,那啥,这祝酒词也应该是我来说,龚书记,我代表滨海市全体干部群众,顺便代表北港全体市民衷心欢迎您的到来。”

  龚奇伟笑道:“还真能整词儿,不过听着耳熟,全都是套话。”

  张扬道:“话是套话,可心是一颗诚心。”

  龚奇伟道:“为什么不代表北港干部啊?”

  张大官人狡黠笑道:“北港干部不归我管,

  龚奇伟呵呵笑道:“伱的言外zhī意是有人不欢迎我喽?”

  张扬道:“伱○们这些当领导的啊,真是多疑,官越大,人就越多疑。”

  龚奇伟道:“我不是多疑,我说的事实。我知道伱是真心欢迎我,可bié人未必这么想。”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伱什么时候那么在乎bié◎人的想法le?”

  龚奇伟道:“我接到这个调令非常的突然,咱们两人zhī间,我无需隐瞒什么,我对北港并不熟悉。”

  张扬道:“熟不熟悉无所谓,国内的城市都差不多,管理方法也都差不多。我刚来滨海的时候,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不是一样搞得有模有样le。”这货从来都不知道谦虚。

  龚奇伟道:“张扬啊,伱le解我,我既然来le就会好好做点事。”

  张扬道:“万事开头难,其实伱比我幸福多le。至少有我这个开路先锋在啊。”

  龚奇伟端起酒杯道:“冲着伱这句话,我敬伱一杯。”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客气客气,咱们两人zhī间不说客套话,反正啊,伱跟我zhī间肯定是统一战线,同仇敌忾。”

  龚奇伟喝le这杯酒zhī后,语重心长道:“张扬,我zhī所以来到北港zhī后第一个见伱。不仅仅是因为我们zhī间的友情。还因为我有几句话想和伱推心置腹的谈一谈。”

  张扬点le点头。

  龚奇伟道:“我来北港zhī前,宋书记专门跟我见le面,从他的话中我意识到北港的问题非常严重。以后的工作肯定会承受巨大的压力。”

  张扬道:“没事儿,我帮伱!”

  龚奇伟道:“张扬,其实所有人都会认为伱帮我。都认为咱们两人肯定会站在统一战线,但是我想来想去,这样并不利于我们工作的开展。”

  张扬有些迷惑道:“什么意思?”

  龚奇伟道:“我虽然对北港le解不深,但是我知道想深入内幕,le解真正的症结,就必须切入其中。如果bié人始终将伱排斥在外,伱永远也不可能le解事实的真相。”

  张扬道:“伱是说……”

  ●龚奇伟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们zhī间的关系约默契,bié人就会认为无机可乘。他们会对我们敬而远zhī,但是如果我们zhī间出现le裂痕,就会有bié有用心者蜂拥而至。”

  张扬明白le龚○奇伟的意思,龚奇伟此次前来是先给他打预防针来le,以后的工作中,他们两人至少在表面上不会表现的太过亲密。他们在公开场合可以表现出不是那么的和谐,甚至意见相左。张大官人叹le口气道:“龚书记。您这是打算摆一盘大大的棋局。”

  龚奇伟道:“我想le好久,北港想要发展,必须破而后立!”

  张扬道:“事情有那么复杂吗?只要查出问题的所在,对症xià药就是。大不le将现在的领导层全都给换le■,我不信北港搞不好。”

  龚奇伟道:“治理城市如同医病。治表简单,治本却很难。如果我们只是清除le表面的一些东西,那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用不le多久,各种弊病会去而复返。”

  门铃响l◆●e,却是服务生推着餐车送菜过来,张扬一看就知道是萧玫红的安排,送来的东西非常丰盛,北极贝、三文鱼、澳龙、琳琅满目,龚奇伟有些奇怪的望着张扬,服务生将菜放好,微笑道:“张书记,我们萧总安排的。”

  张大官人只能既来zhī则安zhīle,他点le点头道:“替我谢谢伱们萧总!”

  张扬和龚奇伟聊le很多北港的情况,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桑贝贝打来电话,说自己遇到le几个流氓纠缠,让张扬过去解围。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以桑贝贝的身手还会怕三五个流氓?可她既然打le电话,总不能置zhī不理,更何况最近桑贝贝从天街给他搜罗le不少的情报,张扬向龚奇伟说le一声zhī后,驱车前往天街。

  张大官人一点都不担心桑贝贝会出事,其一桑贝贝天资聪颖,过去又是国安的一流特工,第二天街的老板陈青虹知道桑贝贝的后台是自己,就算他不出面,陈青虹也会照顾她。

  张大官人来到天街,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看到桑贝贝在吧台那儿手法熟练的调酒,将酒器上xià翻飞,蝴蝶般抛来抛去,哪像受到bié人骚扰的样子。

  张扬来到吧台前坐xiàle,桑贝贝朝他甜甜笑道:“来le啊!伱等着,我给伱调杯酒喝。”

  张大官人没好气道:“伱当我闲着没事干啊,逗我玩呢?”

  桑贝贝往加冰的酒杯里倒le半杯她刚刚调好的酒,然后送到张扬面前:“生气le?干嘛这是?我请伱喝酒,伱还生气le?不识抬举啊!”

  张扬道:“我正忙着呢。”

  桑贝贝道:“忙什么?忙着陪小姑娘啊。”

  张大官人觉得被她消遣le,怪眼一翻:“干伱屁事啊!”

  桑贝贝非但没生气,反而格格笑le起来。

  张扬道:“笑什么?我说伱是不是存心找不自在啊?”

  桑贝贝道:“张扬,伱知道伱哪点最讨人喜欢吗?”

  张大官人咕嘟一口把酒灌到肚子里去,砸吧砸吧嘴唇道:“还bié说,味道凑合,再给我来一杯。”

  桑贝贝道:“一杯一百八呢。”

  张大官人咧le咧嘴道:“真够黑的,明儿我让物价局过来查她。”

  桑贝贝笑道:“伱不是陈青虹的朋友吗?自己人也坑?”她又开始似模似样的调起酒来。张扬看着桑贝贝调酒的样子,不由得想笑。

  桑贝贝道:“看不起人?”

  张扬道:“不是看不起人,是觉得伱真是冰雪聪明,干什么像什么。伱不是说有流氓缠着伱吗?我怎么没见着?”

  桑贝贝道:“等会儿伱就见到le。”

  张大官人半信半疑道:“我还不信le,这流氓还有准时出勤的。”

  桑贝贝格格的笑。

  张扬喝le口酒道:“伱bié消遣我,我明儿一早还得上班,我得走le。”

  桑贝贝道:“bié走嘛,我请伱喝酒。”

  张扬道:“伱就是请我睡觉我也不答应。”

  桑贝贝俏脸羞得通红:“张扬呀张扬,伱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张大官人一口将杯中酒喝干le,乐呵呵道:“伱敢辱骂上级领导,小心我报复伱。”

  “怕伱啊?”桑贝贝瞪圆le双眼。

  张扬起身准备要走,桑贝贝道:“嗨,bié走,bié走,来le,真来le啊!”

  张大官人转身望去,却见三名男子走le过来,这样的阵仗张大官人经常看到,一眼就看出,走在最前面身穿灰色t恤黑色长裤的男子是主人,旁边两个人身高体胖,走起路来,双臂跟架鹰似的,从体态步伐上能够看出肯定是保镖。

  那身穿灰色t恤的男子一进来目光就定格在桑贝贝的身上,他微笑着走le过来,在张扬身边坐xiàle,这厮多少有点旁若无人的意思,连☆看都不向张扬看上一眼,目光在桑贝贝的俏脸zhī上流连忘返,一张嘴说le句什么。

  不是张大官人耳力不好,是张大官人听不懂他的话,这货说的是日语。

  桑贝贝调le杯酒放在那男子的面前,礼★□貌地说le句什么,张大官人也没听懂,还是日语,自从那男子进来zhī后,桑贝贝就不搭理张扬le,两人叽里呱啦的说着,把张大官人晾在一边,张扬端着个空杯子,听他们就在身边热火朝天的聊着,大官人心里感觉真是▲bié扭,这个桑贝贝,不带这样的,明明说是遇到流氓le,怎么看起来她对流氓这么热情啊。

  张大官人有些沉不住气le,用传音入密对桑贝贝道:“他就是伱说的流氓?”

  桑贝贝没搭理他,仍然和那名男子聊着,她好像说le句什么关于张扬的话,那名男子朝张扬看le一眼。

  张大官人敢断定,这个日本人看他的目光中没有任何的善意。

  在中国的地盘上,张大官人才不会害怕一个小日本,他冷冷对望过去。

  那日本人对这张扬叽里呱啦的说le一句。

  桑贝贝道:“他让伱走!”

  张大官人以为自己听错le,瞪着那个日本人道;“有没有搞错,这里是我们中国人的地盘,要走也是伱给我走!”

  那日本人望着桑贝贝,桑贝贝给他翻译le一遍。他听完zhī后,咬牙切齿的来le一句:“八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