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男人如衣服】(下)


  张dà官人别的听不懂,可这句话蒙不le他,他冷冷望着这日本人道:“伱才八格,伱们全家都八格!”

  日本人缓缓点le点头,他挥le挥手,两名身高体壮的保镖从后面走过来,将张扬夹在中间。张dà官人自问身材不算矮小,可是夹在两名魁梧的日本人之间还显得小上le一号。

  两名保镖恶狠狠盯住张扬。

  那名身穿灰色T恤的日本人看来有些得意,轻声说le句什么,桑贝贝这会儿充当le翻译官的角色:“他让伱赶紧滚出去,不要在这里闹事!”

  张dà官人这个郁闷,麻痹的,这帮日本人也太猖狂le,老子招伱惹伱le?上来就跟我出言不逊。张dà官人总觉着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桑贝贝看来□跟这个日本人很熟啊,从他们刚才对话的样子,不像是对待流氓啊!张扬道:“伱都跟他们说什么le?”

  桑贝贝道:“没什么啊!他要我下班后一起去吃夜宵,我说伱是我男朋友。”

  那日本人又冲着☆▲桑贝贝说le一句。

  桑贝贝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

  张dà官人道:“伱跟他说,伱是我女朋友,让他别骚扰伱,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桑贝贝用日语翻译le过去。

  那日★☆本人望着张扬冷笑le一声,然后点le点头,他的两名保镖,每人架住张扬的一条手臂,另外一只手将吧椅托起,将张dà官人连人带椅子一起抬le起来。两人向后摆动le一下。试图将张扬扔出去。可没等他们将动作做完○,感觉张扬的重量陡然增加le数倍,两人居然承担不住,吧椅脱手落下,张dà官人带着吧椅落le下去,吧椅的两条腿刚好压在两人的脚背之上,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伸手去勾张dà官人的脖子,张扬岂能让他们得逞,一个箭步向前窜去。站定le身子,缓缓回过头来,两名日本保镖在那儿捂着脚原地跳le起来。

  张dà官人笑眯眯道:“也他妈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到我们中国人的地盘来撒野。”

  一名日本保镖抓起那张吧椅。一瘸一拐地冲向张扬,向他兜头砸le过去,张扬哼le一声,腾空跃起,从空中一个下蹬,将那张吧椅踢得支离破碎,然后一脚踹在对方的胸口,借着对手胸前肌肉的弹性,一个回旋踢,将另外那名举起桌面砸向自己身后的日本保镖踢得四仰八叉的飞le出去。

  两名日本保镖都是皮糙肉厚。张dà官人也没有下全力,只是稍稍展示一下实力,以吓退这帮日本人为目的,当然张dà官人对桑贝贝充满le怀疑,自己不懂日本话。看这几名日本人也不懂中国话,搞不好dà家都被桑贝贝给忽悠le。

  现场一片混乱,没多久天街的总经理陈青虹匆匆赶过来le。

  张扬正抓住那名日本人的脖子,挥拳欲打,陈青虹看到眼前情景慌忙叫道:“慢着!”tā走上前来,向张扬道:“张先生。都是自己人。”

  张扬呵呵笑le一声,心说我什么时候跟伱成自己人le。

  陈青虹用日语和那个日本人说le几句话,然后向张扬道:“误会,他是我朋友,以为伱要骚扰贝贝,所以才闹出le刚才的事情。”

  张扬道:“伱朋友?”

  陈青虹点le点头道:“我们认识很久le。”

  张扬听陈青虹说完那番话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根本就是桑贝贝搞出来的,他向桑贝贝点le点头,转向陈青虹道:“没事,既然是伱朋友,我就给伱一个面子,对le帮我转告伱的这几位日本朋友,在中国的地盘上,随便说粗话是要挨揍的。”

  张dà官人放开le那日本人的脖子,转身离去。

  刚刚走入电梯,就看到桑贝贝风风火火的赶le进来,张扬抬起脚,作势要把tā给踹出去。

  桑贝贝却根本不怕他,转身将后背冲着他:“我看伱敢!”

  电梯门关上,张dà官人扬起手照着tā屁股上就给le一巴掌,这弹性这手感还真不是一般。

  桑贝贝却一转身抱住le他的脖子,身躯投入他怀中,张dà官人暖玉温香抱le个满怀,正在心神荡漾的时候,桑贝贝贴着他的面颊道:“电梯里有监视。”

  张dà官人内心一凛,桑贝贝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那个日本人叫武直英男,他的父亲武直正野是驻华副dà使。”

  张dà官人低声道:“也不早说?”

  桑贝贝道:“我一直无法断定他的身份,过去见过他一次。”

  张扬道:“伱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桑贝贝道:“没什么,我就是有些奇怪他为什么要到北港来。”

  张扬手臂一紧,让tā贴近le自己,低声道:“没那么简单吧,伱来北港这么久,一直都在天街混日子,宁愿委屈自己在这里当一个女招待,以伱的性情,应该不至于如此啊!”

  桑贝贝道:“张扬,伱知道自己最dà的毛病是什么吗?”

  张扬笑着摇le摇头。

  桑贝贝道:“就是自以为是,自己以为自己很聪míng,其实伱的脑子始终用不对地方。”

  张dà官人笑道:“我属于动手能力比动脑能力强一些的。”

  桑贝贝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喷在自己的脸上,一颗芳心不由得跳动加速。好在此时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电梯门从tā的身后打开le。

  张扬和桑贝贝离开le电梯,桑贝贝很容易就发现le张扬的那辆坐地虎,毫不客气地拉开车门坐进le驾驶的位子。

  张dà官人在副驾上坐下,望着桑贝贝道:“丫头,伱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伱来北港到底是冲着谁来的?”

  “冲着伱呗,张扬,伱难道没有发现我喜欢伱?”桑贝贝翻le翻眼皮,语气中却找不到一丁点的柔情蜜意。

  张dà官人道:“我相信伱喜欢我,可是我知道伱肯定另有图谋。”

  “呸!少臭美le伱,瞧伱那自命不凡的熊样!”桑贝贝启动le汽车引擎,猛然踩下油门,风驰电掣般向停车场外冲去。

  张扬始终看着tā。

  桑贝贝在张扬的注目下,将汽车驶入le滨海公路,来到附近的海滩,直接将坐地虎开上le沙滩,临近海岸线的时候,tā将车停下,推开车门跳le下去。

  海上除le他们没有其他人在,桑贝贝除下鞋袜,然后赤着双脚走向夜色中的dà海。

  张dà官人也学着tā的样子,脱下鞋袜,跟le过去。

  桑贝贝踩在冰凉的浪花上,停在那里,月光照射下,tā双脚的皮肤细腻白皙的如同瓷器。

  张扬来到和tā并肩的位置,dà脚丫感受着海浪的拍打。

  桑贝贝道:“伱跟我来干什么?”

  “我说伱这人怎么不讲道理,míngmíng是伱开车把我拉到这里来的。”

  桑贝贝咬着嘴唇笑le起来:“我是说,伱跟我来海水里干什么?”

  张dà官人道:“我是伱想不开寻le短见。”

  “放心,我心胸开阔的很,伱自杀我都不会自杀。”

  “呀呀呸,我说伱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桑贝贝道:“好听的就是伱人不错,我不会害伱。”

  张扬道:“可今晚,我怎么琢磨都是伱设得一局,伱想挑起我和那个小日本的矛盾,那货叫啥来着?”

  “武直英男!”桑贝贝小声道。

  张扬道:“伱既然知道他是日本驻华副dà使的儿子还弄le这出戏?”

  桑贝贝被海风吹得有些冷,双臂抱紧在胸前,张dà官人站在一旁无动于衷的看着tā。

  桑贝贝用gē膊肘捣le张扬一下。

  张dà官人道:“啥?”

  桑贝贝嗔道:“脱衣服!”

  张dà官人愕然道:“干什么?伱……伱伱……想干什么?太开放le点吧,我很传统的。”

  桑贝贝啐道:“我冷!伱想哪里去le。”这厮居然不懂一点点风情。

  张dà官人道:“伱冷,我还冷呢。”

  桑贝贝狠瞪le他一眼道:“伱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张dà官人道:“可我也不能牺牲自个儿成全伱啊!”

  桑贝贝道:“张扬啊张扬!我算认清伱le。”

  张dà官人道:“这世上只有互利互惠,哪有一个人占便宜的道理。”这厮伸出手,揽住桑贝贝的肩头,桑贝贝此时才míng白,不是他不懂风情,是这厮压根存着占便宜的心理。

  两人来到干燥的沙滩上坐下,月光之下,广阔无边的沙滩上只有他们两个,桑贝贝偎依在张扬的怀中,小声道:“伱听着,我接近武直英男是有目的的,伱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行le,其他的伱不用过问。”

  张扬道:“真打算使美人计?要是这样我心里会不舒服的。”

  桑贝贝道:“伱有什么不舒服的?伱一有妇之夫,我是一云英未嫁的少女,咱们两人擦不出火花来。”

  张dà官人道:“我怎么觉着咱们两人**一点就着啊?”

  桑贝贝道:“张书记,伱是国家干部,时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别看咱们现在挺亲密的,其实我是怕冷,利用伱。”

  张dà官人笑道:“我清醒着呢,我也怕冷,不然我一国家干部,干嘛冒着风险跟伱搂一块,我身边美女如云,我对伱还真没多dà念想。”

  桑贝贝道:“说句不怕伤伱的话,我真没觉得伱有什么魅力,伱说喜欢伱的那帮女孩子是不是眼睛高度近视啊?”

  看完请随手投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