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谁来承担?】(中)


  张扬向萧玫红苦笑道:“看到了没有,我现在shì一会儿都闲不住!”他拿起电话,听到程焱东那边充满焦急道:“张书记,出shì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程焱东很少表现出这样的惊慌,他的性情素来沉稳,shì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物,可今天却有些失常了,张扬道:“怎么了?”

  程焱东道:“董正阳内脏大出血,恐怕有生命危险。”

  张扬愕然道:“怎么会突然这样?”

 ◎ 程焱东道:“文浩南今天上午提审了他,您让我配合他的调查工作,可他把人送来之后,就发生了这种shì。”

  张扬怒道:“他滥用私刑了?”

  程焱东道:“张书记,这shì儿回头再说,您还s◆hì赶紧过来吧,医院说董正阳的问题比较严重,恐怕有生命危险。”

  张扬顾不上向萧玫红解释,告辞后马上离开。

  张大官人心中不禁怒火中烧,还shì他吩咐让程焱东配合文浩南的调查工作的,如果董正阳这件shì真的shì文浩南做的,那么这个干哥哥可真shì不省心,现在shì情的关键shì董正阳能否保住性命,张扬一路心急火燎的赶往滨海市人民医院,只要他及时赶到,应该可以救回董正阳的性命,可shì人算不如天算,张扬来到滨海市人民医院手术室外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了,虽然院方派出了所有精锐力量,但shì仍然没能挽救董正阳的性命。

  程焱东脸色苍白,张大官人脸色铁青,他低声道:“究竟怎么回shì?”

  程焱东摇了摇头,和他一起来到医院楼下的花园,两人在连椅上坐下,程焱东道:“文浩南上午提审了他,说shì要问一些关于丁高山兄弟的shì情,我考虑到大家的关系,还有他shì省厅派下来的。所以就同意了,根据看守所的人说,董正阳被送来的时候就嚷嚷着肚子痛,开始的时候负责值守的警察没当成一回shì,可没多久董正阳就满地dǎ滚,脸色苍白,惨叫不已,他们这才重视起来。把董正阳赶紧送到了医院。途中董正阳的病情就急转直下,出现了休克症状,进入手术室没多久就死了。”

  张扬道:“我之前不shì跟你说过吗?配合文浩南的工作。但shì一定要全程紧盯,你有没有做到?”

  程焱东道★:“我派陶明清陪同过去的,可shì文浩南要求独自审问。之后才出了这件shì。”

  张大官人火冒三丈,他掏出手机马上拨通了文浩南的电话。

  电话那头文浩南没shì人一样:“张扬,找我有s★hì啊?”

  张扬怒道:“你干得好shì!”

  文浩南似乎楞了一下,然后笑道:“张扬,怎么了这shì?我哪儿招你了?”

  张扬认为这厮shì在装糊涂,冲着电话吼道:“谁让你对董正阳刑讯逼供的?谁让你滥用私刑的?”

  文浩南道:“谁跟你说的?董正阳?你信他胡说?”

  张大官人怒不可遏道:“董正阳已经死了!”

  电话那头文浩南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方才丢下一句让张扬齿冷的话:“他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张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实在不能想像文浩南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文浩南却已经挂上了电话。嘟嘟嘟的忙音让张大官人回到现☆实中来。

  程焱东一直在关注着张扬的这个电话,董正阳的死不shì小shì,纸包不住火,董正阳在羁押期间出shì的,导致他死亡的原因shì肝脾破裂引起的大出血,而董正阳在被文浩南调查之前好端端的○,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程焱东几乎能够断定文浩南一定对董正阳进行了刑讯逼供。但shì这件shì又shì复杂的,文浩南在闻讯董正阳的时候并没有按照常规程序进行,程焱东派去的陪同人员被文浩南排斥在外,而且现场并无监控,换句话来说。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文浩南对董正阳进行了殴dǎ,那么董正阳死亡的责任界定就会变得麻烦。

  程焱东很清楚文浩南的背景。以他的地位shì不可能和文浩南抗衡的。从张扬铁青的面色,程焱东已经明白今天的shì情可能麻烦了。

  张扬放下电话之后,气得他在花园内来回踱步,他本想马上给干妈罗慧宁dǎ电话说清楚这件shì,可shì他很快又冷静了下来,这个电话并不方便dǎ,文浩南已经shì个成年人,他做任何shì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程焱东能够理解张扬此时的纠结,他低声道:“张书记,您放心,这件shì我会承担应有的责任。”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承担什么责任?shì我让你配合他工作的,出了shì情当然shì我来担着,更何况dǎ人的不shì你,等法医鉴定的结果出来再说。”

  程焱东道:“结果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他的言外之意就shì,董正阳死前遭到了殴dǎ,这件shì并无任何可疑之处。

  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哭号声dǎ断了他们的谈话,张扬和程焱东同时向远处望去,看到一群人正朝病房大楼走去,那群人shì董正阳的家人,董正阳这次可谓shì倒霉到了极点,听说丁家兄弟遇害的消息之后兴冲冲的从外地赶回来,准备在丁家兄弟的葬礼上闹shì,好好出一口胸中的恶气,却想不到遇到了张扬,不但将他揍了一顿,还把他弄进了局子里。

  本来张扬也没dǎ算和他计较,只shì准备给他点教训,就放他走人,却没有想到文浩南的出现让这件shì又出现了变数。张扬本以为文浩南这次到来只shì一次普通的调查,却没有想到最终会演化到如今的场面,更没有想到,这次调查会闹出人命。

  张扬深思熟虑之后,决定还shì先给荣鹏飞dǎ一个电话,文浩南shì他派下来的,除了shì情当然要第一个向他通报。

  荣鹏飞听张扬说完这件shì之后,并没有马上做出反应☆,这件shì对他而言shì非常棘手的,虽然隔着电话,可他也能够感受到张扬的愤怒。他斟酌了一下,方才道:“张扬,你别着急,这样,我马上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在shì情搞清楚之前,我希望你要尽量控制shì态☆☆,这件shì对他而言shì非常棘手的,虽然隔着电话,可他也能够感受到张扬的愤怒。他斟酌了一下,方才道,zhèjiànshìduìtāéryánshìfēichángjíshǒude,suīrángézhediànhuà,kětāyěnénggòugǎnshòudàozhāngyángdefènnù。tāzhēnzhuóleyīxià,fāngcáidào:“zhāngyáng,nǐbiézhejí,zhèyàng,wǒmǎshànglejiěyīxiàjùtǐdeqíngkuàng,zàishìqínggǎoqīngchǔzhīqián,wǒxīwàngnǐyàojìnliàngkòngzhìshìtài,一定不要把shì情闹得太大。”

  张扬道:“荣厅,什么叫shì情搞清楚之前?这件shì已经很清楚了,董正阳死前遭到了殴dǎ,他的身上有多处伤痕。”

  荣鹏飞道:“张扬,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必须要了解这件shì的全部,总不能我单凭着你的电话就对整件shì作出判断。”

  张扬道:“荣厅,这件shì非同小可,我只怕压不住,这件shì一旦闹起来会很麻烦。”

  荣鹏飞道:“压不住也得尽量压着,在我搞清楚shì情之前,你不可以擅自做主,也不要采取任何行动,明白吗?”

  张扬道:“荣厅,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这黑锅我不能背。”

  荣鹏飞低声道:“张扬,相信我,shì非曲直我会弄清楚。”此时荣鹏飞的内心shì极其纷乱的,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shì情,张扬虽然没有直接挑明,但shì他刚才的那番话已经表明董正阳生前遭到过文浩南的暴力殴dǎ。荣鹏飞对文浩南的印象一直shì成熟稳重,即使上次发生了突击慧源宾馆,结果一无所获的shì情,但shì荣鹏飞认为那shì霍云忠的缘故,文浩南在那件shì上并没有太大的过失,所以他才放心派文浩南前往北港调查丁氏兄弟遇害一shì,文浩南做shì兢兢业业,又和张扬shì干兄弟关系,张扬理应会配合他的工作,可董正阳之死却dǎ乱了荣鹏飞的所有步骤,让荣鹏飞一筹莫展。

  他理解张扬为什么表现出这样的愤怒,董正阳之死如果不能妥善解决,如果他被殴dǎ致死的shì情曝光,势必引起震动,一定有人要出来为这件shì负责任,而这个责任绝对不可能轻描淡写的糊弄过去。

  不等荣鹏飞给文浩南dǎ电话,他已经率先dǎ了过来,文浩南所说★的第一件shì并不shì关于董正阳的死讯,他的声音冷静如常:“荣厅,我已经查到丁家兄弟走私的一些线索。”

  荣鹏飞现在关心的已经不再shì这件shì,他沉声道:“董正阳怎么回shì?”

  文浩南道:“我今天提审他了,滨海方面也很配合,董正阳这个人的嘴很紧,我没问出什么结果,所以就把他送了回去,没想到刚刚张扬dǎ电话来告诉我董正阳死了,还说他可能shì被殴dǎ致死,我真shì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他们怀疑shì我干的?”

  荣鹏飞道:“浩南,你明明白白告诉我,你在审讯董正阳的过程中,有没有对他进行非法问讯?”

  文浩南道:“荣厅,我知道您的意思,没有,我绝对没有对董正阳进行过严刑逼供,我shì一个警察,我又不shì不懂法律,而且我送董正阳回去的时候,他好端端的,如果我当时dǎ了他,为什么送他回去的时候他不说?他内脏大出血shì发生在看守所,并不shì我审讯的时候发生的,荣厅,我也希望把这件shì搞清楚,还我一个清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