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跟踪】(上)


  何长安欣慰道:“那就好,这次我刚下飞机就听说r型肺炎肆虐的消息,你们是没看到,机场检疫那个严格,有航班只发现了一例疑似病例,整个航班的乘客都被隔离,我当时也担心,这么大一飞机什么人都有,万一有一个r型肺炎病例,我们所有人都跟着遭殃了,还好,我乘坐的航班没有发现疑似病例。”罗慧宁道:“这次r型肺炎对国内的影响很大,疫情之重,感染之迅速,是近些年没有过的。”,

  何长安点了点头。

  罗慧宁话锋一转:,“你怎么知道国权生病的?”何长安愣了一下,有些诧异道:“这件事早就传开了,怎么?你们不知道?”,

  罗慧宁叹\\1口气道:“我们还以为消息封锁的很严密。”,由此她也产生了一种顾虑,从文玲的血液中发现抗体的事情会不会也一样传出去?

  何长安道:“我来到京城后,见过几位朋友,都在谈论这件事,不过文〖总〗理没事就好。”

  罗慧宁显得有些生气:“当初国权想要封锁这个消息,就是害怕事情传出去会造成老百姓的恐慌情绪加重,想不到还是哼哼心人拿这件事做文章。”

  何长安微笑道:“文夫人,其实只要因势利导,这件事未必不会从坏事变成好事。”,

  罗◇慧宁自然明白何长安的意思,轻声道:“当务之急是对抗疫情,国权病刚刚好就着手于这方面的工作了。”

  何长支道:“文夫人帮我转告〖总〗理,一定要让他多多注意身体。”,

  罗慧宁点了点头,她○起身道:“我得先走了”国权病刚好,我要是不看着他,他压根就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何长安起身相送,罗慧宁来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一走向何长安表达谢意,二走向何长安传递信息,何长安心领袖会,他能gòu做到今天的地步,绝不是偶然,一个成功的商人首先要拥有敏锐的政治嗅觉,他在这方面一直做得都很好。

  张扬并没有跟着罗慧宁一起离去,他很关心秦欢的消息”近少有和这个干儿联系,他有些想这个小家伙了。

  何长安送人回来,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

  张扬笑道:“你明白啊!”

  何长安点了点头道:“他们娘俩目前被我送到巴哈马!”“巴哈马?”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他对巴哈马不熟悉,只知道是在北美洲。

  何长安道:“巴哈马位于美国福罗里达州东南海岸对面,我在巴哈马huā十万美元注册了一家有限公司,又huā钱行贿了当地官员,给萌萌开了一张■五年的工作签证”现在她已经拥有了巴哈马的正式绿卡,小欢也一样。”张扬叹\\1口气道:“都成外国人了!”,

  何长安道:“你有时间我带你过去度假,那边的景色绝对会让你流连忘返,好的一点是巴哈马是个免税国家,不征shōu个人所得税、公司税、资本shōu益税和遗产税,而且距离美国很近,是美洲除了美国和加拿大之外富裕的国家。”

  张扬得知秦萌萌和秦欢平安就放下心来,他微笑道:“就不知道他们娘俩住的惯吗?”,

  何长安笑道:“国际上有句话”叫有阳光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巴哈马的〖中〗国人很多,大都集中在首都拿sā,在那儿你随处都可以看到华人,还有大明星也tǐn多。小欢现在上了一所◆拿sā当地的华人学校,我专门雇了保姆、司机、保镖来保证他们母的安全。”,

  张扬连连点头。

  何长安道:“我现在几乎是半退休状态了,再有几年”等非州那边的金挖得差不多,我就把所有生意给▲结束了”也去巴哈马养老,别的不说,免税这一条实在太吸引我了。”

  张扬笑道:“你可是爱国商人,这么走了可不gòu意思。

  何长安道:“金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要太多钱也没用,萌萌也时常劝我,要在国内多做一些半,给国家多做一些贡献,我也想了,今年我五十岁了,等五十五岁,我就全身而退。”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却是紫金的老板冯景量过来敬酒,刚罗慧宁在,他并不敢打扰,可现在罗慧宁走了,他自问和何长安有些交情所以过来联络一下感情。

  何长安在商界的位置很高,在很多商人的眼中他俨然是个神话般的存在,外国有个巴菲特,别人跟他吃顿饭聊聊天都会获益匪浅,在诸多商人的眼中,何长安也是这样的人物,无论搞shōu藏搞地产他都抢在别人前头,现在大家的眼界还盯着国内这一块的时候,人家都跑到非洲挖金去了。

  商人对金钱追求的yù望是没有止境的,冯景量感觉自己的发展也到达了瓶颈,他紫金的生意虽然一直都不错,可是这两年也和刚刚开业的时候不能比,查晋北的金王府分流走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客源,虽然京城人很多,可是高端顾客是有数的,这次口型肺炎给冯景量敲响了警钟,如果只守着餐饮业这一块,对风险的承受lì会很低,有道是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里,他现在也在谋求的投资途径。

  在何长安眼里冯景量只是一今后辈,对于后辈,他一向乐于提点。

  何长安明白冯景量的意思之后,马上指了指张扬道:“小冯,你可以考虑去南锡!”冯景量和张扬见面虽然不多,可是对张扬很熟悉,这厮第一次来紫金暴打乔鹏飞的事情让他印象太深刻了,冯景量对张扬主要的印象还停留在文副〖总〗理的干儿的阶段,他对张扬现在从事的工作并不了解。冯景量端起酒杯向张扬道:“张扬,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有好的投资途径一定要照顾我哦!”,冯景量的这番话多半还是在客套,他并不相信张扬能有多大的能量。

  何长安接下来的话◎就让冯景量明白他不是在说笑,何长安道:,“现在南锡在筹建高区,已经有多家国际知名四t企业前往建厂,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把握啊?”,

  冯景量道:“英德尔公司落户南锡我也知道,不过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

  再长安笑眯眯道:“不清楚就问咯,南锡高区就是张扬在负责。”

  冯景量再次端起酒杯找张扬喝酒的时候,明显又有了改变,客气是一回事,尊敬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一旦让他意识到张扬对他○有用,他说话都透着小心。很多时候,人所处的位置决定他的身份,所谓人人平等纯属扯淡,永远都不可能有绝对平等的事情,张大官人如是想。

  张扬笑道:“何总抬举我了,我在南锡只是一个体委主任,我负责的☆☆是体育工作,高区跟我没什么关系。”

  冯景量将信将疑,其实多疑是商人的通病,如果刚那番话不是由何长安说出来,自然没有多少的可信度,何长安把话说出来了,张扬马上推托,冯景量反倒觉着张扬是真人不l◇○ù相,看来他真的负责高区工作,只是人家和自己的关系没到那个份上,所以人家未必乐意帮他办事。冯景量道:“张主任太谦虚了,其实我也听说你在南锡是位实权人物!”

  张扬笑道:“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冯景量道:“张主任,咱们认识了这么夹,这点交情应该有吧!”,

  何长安望着张扬lù出微笑。

  张扬很奇怪,何长安这么久没回国内,一回来居然就对南锡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看来想做一个优秀的商人首先就要拥有灵敏的嗅觉。

  估计何长安一直虽然身在国外,但是一直都在关注国内的一切。南锡高区的事情刚刚开始,他对一切的情况就了如指掌。

  张扬道:“南锡高区刚刚启动,万事开头难,具体以后怎么发展,我也不清楚,不过的确有很多的海内外投资商对前来南锡投资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市里只是把秋季经贸会交给我负责。”张大官人还是比较厚道的,言谈中并无多少夸张的成分。

  冯景量道:“抽时间我去南锡考察考察,我有很多朋友,都是手里有钱,不知道往哪里投资。”,

  张扬笑道:“欢迎之至。”

  冯景量很会做事,当即就和张扬互留了电话,张扬也知道这厮在京城开了这么多年的饭店,方方面面的关系很熟,和他结交没有坏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