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我容易吗?】(中)


  高廉明离去之后,常凌峰笑道:“张主任,我觉着高廉明说得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当官也不能总把眼睛往上看,要duō往下面看看,体谅体谅下属工作的辛苦,这段时间为了省运会的事情谁也没闲着。”

 ☆ 张扬道:“是我错,大家的压力都tǐn大的,工作上的à劳就不说了,纪委在这个时候偏偏要站出来添luàn,廖伟忠一个人出事,就来个棍扫一大片,把我们所有沾了点海外关系的全都调查一遍,我怎么感觉跟到了文革◇年代似的?”

  常凌峰道:“官场之中,形式大于内容的事情太duō,你在其中hún了这么duō年,早就应该见怪不怪了。”他想起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轻声道:“我刚说烟厂和大成印务的事情,彩印二厂和▲我们是没有合同关系的,根据目前的进度,必须要彩印二厂帮忙印制,可能要先付一部分钱给他们。”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看着办呗,等烟厂那边稳定了,我得找他们索赔去。”

  常凌峰笑道:“大成印务可是免费帮我们印制,现在人家出了事情,完成不了工作,咱们也不应该索赔,真要是那样做,岂不是显得咱们不够厚道?”

  张扬叹了口气道:“都是这个马天翼给闹的,查贪污**我双手支持,可他也不能把纪检工作凌驾于经济建设之上吧?真不知道市里是怎么想的?就这么由着他?现在纪委书记比市委书记大了。”

  常凌峰道:“这话你应该duì李书记说去。”

  傅长征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张扬身边,小声道:“张主任,你姨来了”

  张大官人微微一怔:“我姨?”他脑里还真没有这个概念。

  傅长征点了点头:“她是那么说的。”他的hún角带着笑。

  张扬满怀惊奇的抬起头,此时已经听到én外高跟鞋的笃笃声,却是前省纪委副书记刘yàn红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én外。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刘yàn红打着他阿姨的旗号进来了,虽rán张大官人一直称呼她为刘姐,可刘yàn红和宋怀明平◆辈,自称是他阿姨也不为过。

  张扬笑眯眯道:“我当时谁啊,原来是刘姐”

  刘yàn红笑道:“没规矩,叫我阿姨”

  张扬道:“我是怕把您给叫老了,请,请”

  常凌峰赶紧告◎辞离去,傅长征给刘yàn红泡好茶,这走了。

  张扬邀请刘yàn红坐下,刘yàn红却没有马上坐,环视他的这间办公室,目光被墙上挂着的一幅书法所吸引,上面写着出淤泥而不染六个大字,落款是张扬,刘yàn红道:“早就听说你的书法自成一格,看起来还真是不错。”刘yàn红在书法上没duō少造诣,内行看én道,外行看热闹,张扬的书法内外兼修,即便是外行也能看出不错。

  张扬笑道:“还成,算半个专业人士。”

  刘yàn红道:“不过这行字并不适合你,张扬,摘下来送给我吧”

  张扬道:“姐姐一声令下,当兄弟的只当遵从。”他当即就过去吧那幅书法给摘了下来,卷好用报纸包了jā给刘yàn红。

  刘yàn红这在沙发上坐下,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口茶道:“你凭什么叫我姐啊?我和宋省长是同学,是你长辈,嫣rán都叫我阿姨。”

  张扬笑道:“各兴各叫,你虽rán和宋省长是同学,不过你长得比他年轻duō了,看起来也就是二十duō岁。”

  刘yàn红当rán知道他是在故意夸赞自己,虽rán明白这句话很夸张,自己已经四十duō岁了,再怎么年轻也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却仍rán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小,嘴巴跟抹了蜜糖似的,难怪嫣rán会被你哄得神魂颠倒。”

  张扬看出刘yàn红现在的心情不错,比起前些日见到她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那时候刘yàn红刚刚提出辞职,正是情绪为低落的时候,看来她已经渡过了那段心理低há期。张扬道:“刘姐,你的大假放完了吗?有没有决定以后的去留?”

  刘yàn红道:“我不是已经辞职了吗?”

  张扬道:“辞职了还这么高兴?”

  刘yàn红笑道:“正因为辞职了,所以感觉到无官一身轻。”

  张扬道:“真的?”

  刘yàn红点了点头,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道:“刘姐,我总觉着你有些不duì头,什么喜事把你乐成这个样?赶紧向我透lù透lù,让我分享一下,也跟着你开心一下。”

  刘yàn红道:“省里又把我的辞职报告给打了回来,乔书记让我继续留任,纪委刘书记也给我打了很duō电话,我考虑了一下,之前的决定也有些太情绪化了,太鸡动,现在冷静下来,决定还是留在平海。”

  张扬duì刘yàn红的留任并不意外,她在官场努力了这么duō年,好不容易到达了正厅的位,换成谁也不可能轻松抛弃,刘yàn红当时的辞职是一种负气,是duì组织上不满的一种宣泄,她的辞职报告省里不会批,不过张扬认为刘yàn红的留任和乔振梁、刘钊的关系并不大,她嘴里虽rán没提宋怀明,越是如此越是证明宋怀明可能悄悄给她做了思想工作。

  张扬道:“兜了一圈还是终点又回到啊,省里不厚道啊,duō少也应该给你提升一个级别。”

  刘yàn红道:“让我兼任省监察厅厅长。”

  张扬道:“也不错,纪委毕竟不能有两位刘书记,不rán以后我们都不知该如何称呼了,叫刘书记,两个都答应,以后我们就叫你刘厅长,叫他刘书记。”

  刘yàn红呵呵笑了起来:“你就会胡说八道,从来都是一个刘书记,我这个书记是副的。”

  张扬道:“走,我请刘厅长吃饭,顺便给你恭贺一下。”

  刘yàn红道:“不用你请,吴明那边都安排好了,我过来是让你一起去。”

  张扬一听到吴明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头,他duì吴明这个人的感觉一向不咋地。可刘yàn红大老远来了,他也不好说什么,起身道:“他安排的哪儿啊?”

  “市政fǔ一招。”

  吴明这次请刘yàn红吃饭本来是sī人xìn质的★,他看到刘yàn红把张扬一起叫过来了,打心底感到有些郁闷,他在南锡工作的这段时间,duì张扬的态度基本上是敬而远之,他把自己看成一件yù器,张扬在他眼里就是瓦片,哪有yù器主动和瓦片碰得,就算两败俱伤◆,吃亏的也是自己,不值啊

  吴明在官场上的修养远高于张扬,虽rán心里不爽,可仍rán是满面hūn风,很热情的邀请张扬坐下,张扬看了看今天的阵势就明白了,吴明是想和刘厅长来个单独午餐的,可惜刘■yàn红并不太领情,专程去体委把自己这个电灯泡给请来了。

  刘yàn红的确是把张扬nòn来当电灯泡的,吴明duì她的追求攻势一直都没有减弱,即便是她递出辞职信之后,吴明duì她的热情仍rán没●有表现出半点的退却,这让刘yàn红感到有些害怕了,开始的时候她本以为吴明duì自己的追求是看在她的官位上,可现在意识到并不是这么回事,所以她让张扬出来当挡箭牌,她的举动在另一层面表明,吴明在她的心里还★是掀起了一些波澜的。

  吴明的消息远比张扬要灵通,几杯酒过后,他笑道:“刘书记,以后要称呼你刘厅长了,恭喜你重回到工作岗位上。”

  刘yàn红微笑道:“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

  吴明道:“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往省委组织部去得次数duō了一些,所以听说了你的事情。”

  刘yàn红点了点头道:“我听说你的工作也要调动了?”

  吴明并不否认点了点头道:“已经定下来了,我下个月就去北原省报到。”

  张扬还是第一次听说吴明要走的消息,他端起酒杯道:“看来是我要恭喜两位了,都升官啊,羡慕死我了。”

  刘yàn红笑了起来:“你这么年轻有的是机会,羡慕我们什么?”

  三人一起喝了这杯酒,刘yàn红道:“具体去向定了没有?”

  吴明点了点头道:“荆山市市委书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吴明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从岚山到南锡,他的心底一直都憋着一口气,先是和常颂在岚山市委书记的竞争中落败,rán后又在南锡受到李长宇的排挤,如今他终于有了独当一方的机会。重要的是,从今以后,他可以和刘yàn红平起平坐了,有了堂堂正正追求她的理由,不再被别人视为攀龙附凤。

  听到吴明高升的消息,张大官人心里顿时就不平衡了,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吴明他凭什么啊?没看出他有什么能力,怎么这种好事会落在他的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