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我容易吗?】(下)


  刘yàn红道:“祝你在的工作岗位上可以做chū一番成绩。”

  吴明道:“咱们**人到哪儿都是一样,还不是老百姓的公仆,还不是为人民服务。”这话说的很装bī,在张大官人看来,这货真是一脸的装bī像,可人家现在是十年河东转河西,有了说这种话的资格和理由。

  刘yàn红道:“要是所有干部都抱着你这样的思想就好了。”

  吴明道:“其实你们纪委领导是任务为艰巨的,我们党的纯洁xìn全靠你们监督。”

  刘yàn红道:“你们这些干部嘴上感谢我们纪委工作者,实际上心理不知对我们多反感。认为我们没事找事,认为我们工作的目的就是找你们麻烦。”

  吴明笑道:“怎么会?”

  张扬却道:“是啊,你们纪委的工作可不就是为了找麻烦吗?”

  刘yàn红道:“你对纪委的怨气很大嘛。”

  吴明已经猜到张扬的怨气和近期南锡市纪委shū记马天翼的工作有关,他笑道:“近我们南锡在进行一场整风运动,有海外关系的官员都要对自己的情况进行详细说明,小张好像也牵涉其中了吧?”

  提起这件事张扬不由得叹道:“吴副shū记,你说这次的事情是不是形式主义?”

  吴明听到张扬仍然这样称呼自己,不由得笑了笑,再过几天,自己就要摘去副shū记的帽,成为真正的市委shū记,他犯不着和张扬一般见识,一个厅级干部和处级计较,岂不是显得他的姿态有些tài低?何况现在是当着刘yàn红的面,他要做chū豁达大度,即使是伪装。吴明道:“据我说知这次的事情是李shū记提议。”

  张扬道:“李shū记的本意也不是搞得满城风雨吧?”

  吴明道:“说起来还是卷烟厂的事情,搞得市里相当的被动,南锡一直都不tài平啊,先是徐光然、李培源等人chū事,市领导换了一拨,卷烟厂是南锡的利税大户,省内烟草行业的老大,如今廖伟忠又chū了这种事,搞得大家都有些灰头土脸的,李shū记在这种时候提chū整风还是很有必要的。”

  刘yàn红道:“马shū记过去在省纪委的时候工作作风就非常严谨,他正义感很强,对于体制内不好的现象肯定是零容忍,有道是良yà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纪律监督机制,就不会让我们的干部队伍警钟长鸣。”

  张扬道:“敲警钟我支持,可也不能luàn撞钟,和尚庙里面也就是晨钟暮鼓,自打这位马shū记来了,钟就敲个◎没完,也得让人喘口气吧?”这种话换成别人是不敢说的,可张大官人胆向来都很大,马天翼再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是个市纪委shū记,张扬还真不憷他。

  吴明笑道:“小张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啊,是不是近的整风也整到你的头上了?”他是明知故问。

  张扬道:“什么整风?简直是luàn弹琴,我未婚妻在美国也需要jā代吗?眼看省运会就要召开了,我忙得跟没头苍蝇一样,你说这位马shū记干点什么正事不行?非得làn费我们的时间让我们逐一说明情况。”

  刘yàn红和吴明对望了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刘yàn红道:“别发牢sā了,马shū记就是那脾气,大家都是为了工作,说清楚不就行了?”

  吴明道:“小张,省运会准备的怎么样了?据我说知,有不少城市对这次的省运会并不积极,不会闹chū什么不吧?”吴明已经听说了有几个城市sī下里抵制省运会的事情,所以会有此一问。

  张扬道:“爱来不来,反正我好话说尽了,他们想抵制只管抵制,就算一个城市都不来,咱们的省运会一样可以办起来。”

  吴明道:“其实这件事可以让宋省长说句话,只要他说句话,估计没有人敢抵制这次的省运会。”吴明说这句话是有心的,他在心底对张扬还是看不起的,无非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无赖而已,如果不是宋怀明的女儿看上了他,他也不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嚣张,你不是喜欢走上层路线吗?这次怎么不这么干了?

  张扬听chū了吴明的言外之意,他端起酒杯道:“省运会的事情是公事,为了公事我没必要动用sī人关系,反正该做的我都做了,脸面已经给chū去了,至于别人要不要,我不清楚,他们真要是给脸不要脸,我也管不着。如果真的敢联合抵制省运会,我到时候就在乔shū记面前cān他们一本,看看谁脸上挂不住?”

  吴明做chū十分关心的样:“小张,独木不成林,省运会如果缺席的城市tài多,别人会说我们南锡的组织准备工作没有做好,我们的脸上也不好看。”

  张扬道:“要说省运会这事儿,我真是憋了一肚的火,当初体育中心建设遇到了问题,我到处求爷爷告nǎnǎ,好不容易拉来了投资,把硬件设施给建好了,举办省运会缺钱,我又四处化缘,结果还被小人告了一状,临到报名,又闹起了R型肺炎,搞得这些兄弟城市人心惶惶,没人愿意到我们这里来cān加比赛,现在一切终于搞得差不多了,这些城市又反悔了,恨不能重报名,我不同意,就把我告到了省体委,这都什么人啊?我辛辛苦苦把省运会给办起来,我容易吗我?”

  刘yàn红道:“谁干工作都不容易。”

  张扬道:“我就觉着我自己特不容易,省运会要管,秋季经贸会也要管,现在干什么不要钱啊?市里又不愿给我钱,我这么点社会关系全都让我给用完了,有时候想想,自己辛辛苦苦为了什么?省运会办好了,多能落到两声夸奖,省运会要是办砸了,估计距离我从南锡卷铺盖走人也不远了。”

  吴明呵呵笑道:“小张啊,别这么大的怨气嘛,你的成绩,市领导还是有目共睹的。”

  张扬道:“有目共睹?怎么没人夸我?这边开始整风运动了,第一个把我给惦记上了,我未婚妻在美国工作,美国国籍怎么了?招谁惹谁了?你们是没看到,马shū记跟我谈话时的表情,仿佛我是个十恶不赦的犯罪分。”

  刘yàn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扬,马shū记那人从来都是那幅严肃的表情,这么着,找机会我跟他谈谈,让他注意一下工作方法。”她向吴明道:“吴明,你们也是,也要提醒马shū记一下,不要搞得怨声载道啊”

  吴明道:“我在常委中话语权有限”,因为马上就要离开南锡,吴明说话也没多少忌讳了,即便是张扬就在身边,他仍然▲想什么就说了chū来。

  张扬道:“刘shū记,要不我调到省委监察厅跟你干得了。”

  刘yàn红道:“当真?我可是双手欢迎啊”

  张扬也只不过是说说罢了,他笑道:“现在我发现纪▲委工作是威风的,老百姓都觉着当官的厉害,可当官的怕的就是你们纪委的,还是你们厉害”

  刘yàn红道:“都是你们这些人把我们纪委给妖魔化了。”

  吴明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张扬道:“吴副shū记马上就要高升了,当然不愿意多说了,难怪大家都说你是个聪明人。”

  吴明面孔有些发烧,心中暗骂这小专挑自己的软肋下刀,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张扬所说的都是实际情况,他马上就要前往荆山上任,没必要在南锡得罪人。吴明道:“小张,别管人家怎么说,安心做好自己的工作是正本。”

  张扬道:“现在外面到处都在传言,在南锡大的不是市委shū记,而是纪委shū记”

  刘yàn红道:“又在胡说,我看这句话就是你说的”

  第一个说这句话的不是张扬,刘yàn红也不是后一个听到这句话的。

  南锡市委shū记李长宇也听到了这样的说法,龚奇伟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由得摇头苦笑道:“李shū记,我看,你是时候找老马谈谈了,整顿干部队伍纪律没错,可是凡事也要有个尺度,这样下去,就搞得怨声载道啦。”

  李长宇微笑道:“南锡大的不是市委shū记,是纪委shū记,呵呵,这话谁说的?”

  龚奇伟道:“外面都这么说。”

  李长宇道:“大家都是平等的,哪有谁大谁小的分别?既然老马这么高的热情就让他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整顿一下干部队伍的风气。”

  ○龚奇伟并不是想搬nòn是非,制造李长宇和马天翼之间的矛盾,他只是感觉到很多事过犹不及,如果任由马天翼这样整顿下去,整个南锡的干部队伍就会变得人心惶惶,看到李长宇淡定自若的表情,龚奇伟忽然想起,这次的行▲动就是他提chū的,马天翼冲到了整风运动的前端,难道正是李长宇期望看到的?李长宇表面虽然慈和,可做事的风格却十分果断,这在他和夏伯达的权力之争中就能够看chū,李长宇在关键的事情上寸步不让,为什么他要对马天翼采取让步?难道李长宇真正的目的是要借着这件事鸡起所有人对马天翼的反感,不着痕迹的给他一个下马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