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遭遇战】(中)


  真正对这辆皇冠车造成大破坏的正是车主自己,他的身躯重重摔luò在皇冠车的顶部,整个车顶都被砸得塌le下去,这厮也被摔le个七荤八素,没等他明白过来,张扬鹰击长空般飞掠而来,足尖在他软绵绵的大肚上一点,再度飞起。

  现在几乎所有汽车的顶部都站le人。

  杨劲松刚站在皇冠车上,看到车主飞过来le,他反应也算敏捷,在车主没有撞到自己之前,已经跳到le对面的桑塔纳上。杨劲松还没站○稳,张扬已经冲le过来。

  鲨鱼头也不是làn得虚名,在东江的黑道上也是有些名望,身手自然不错,今天被何歆颜和张扬hōu冷打le两记耳光,原因是太轻敌,没集中鸡n神。现在有le准备,杨劲松开始◎wěn,zhāngyángyǐjīngchōngleguòlái。

  shāyútóuyěbúshìlàndéxūmíng,zàidōngjiāngdehēidàoshàngyěshìyǒuxiēmíngwàng,shēnshǒuzìránbúcuò,jīntiānbèihéxīnyánhézhāngyánghōulěngdǎleliǎngjìěrguāng,yuányīnshìtàiqīngdí,méijízhōngjīnshén。xiànzàiyǒulezhǔnbèi,yángjìnsōngkāishǐ■的时候只是想给张扬一些教训,因为当时是朋友的利益受到le侵犯,抱着帮朋友出气的念头,现在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受到le损害,下手不再留情。手中甩棍照着张扬的右小tuǐjiùhōule过去,你丫不是蹦跶的欢吗☆?我让你tuǐ断筋折。自从看到张扬一脚jiù把皇冠车主给踢飞,杨劲松jiù收起le所有的轻敌念头,眼前这位年轻人不好对付,他们五十多个人都没有能够成功将他困住,反而让他把十多辆汽车踩踏的惨不忍睹。

  杨劲松出手稳准狠,可他的出手在张大官人看来却是破绽百出,张扬一脚踢中他的手腕,杨劲松手腕剧痛,甩棍拿捏不住,飞向空中。张扬的膝盖屈起,顶在杨劲松的下颌之上,他并没有用全力,对这帮人还没到下杀手的地步,虽然如此,杨劲松也被顶得闷哼声,一屁股坐倒在地,身体叽里咕噜从车顶滚luòle下去。

  张扬伸手接住空中的甩棍,乐呵呵往车顶上一顿,蓬地一声,车顶又多le一个凹窝。甩棍全都收缩le回去,张大官人接着右手一抖,甩棍在一连串急速的喀嚓声中完全伸展开来。

  张扬立于车顶,一双虎目不屑的望着下面将自己团团围困的五十名壮汉,冷笑道:“jiù当这里是擂台,不服气的上来”

  整个◎过程中祁峰一直旁观,他已经意识到张扬惊人的身手,难怪这小如此强势,看来他的确很有本事。祁峰此时心里已经有些没底le,出动le五十多人,十几辆车来围困张扬,可现在张扬毫发无损,而他们这边十多辆车都被糟蹋○的惨不忍睹,还有四人受伤,事情已经发展到le现在的地步,祁峰有些骑虎难下le。

  杨劲松捂着下巴,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不停滴luò,张扬刚用膝盖顶的这一下,至少打luòle他五颗牙齿,之前张扬说过,要把他牙齿打下来帮他串一手链,真的没有食言。这厮疯le一样向桑塔纳上冲去,不等他爬上来,又被张扬一脚给踹le下去,张扬用甩棍指向祁峰:“自己惹得事情,何必牵涉这么多人进来是个带把的爷们,jiù上来”

  祁峰点le点头,他正准备应战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le。杨劲松竟然从他车的尾箱内ō出一把钢珠枪,瞄准张扬jiù是一枪。

  张扬应变之超出所有人的想像,他身体一个侧移,那颗射向他的○钢珠贴着他的身体飞le出去,随即张扬将手中的甩棍扔le出去,那甩棍在空中风车一样旋转,正砸在杨劲松的握枪的手上,张扬恨bié人打黑枪,这下没有容情,只听到喀嚓一声,杨劲松的手指骨被他砸得骨折,惨叫一声■,钢珠枪也diūle,左手捂住右手,痛得面无人色。

  此时警笛声由远而近,两辆警车从远处向他们驶来。

  祁峰这伙人听到警笛声马上知道不妙,杨劲松身边的那个慌忙去拾起地上的钢珠枪,不等他捡起,张扬已经跳下来,一脚将钢珠枪踩住。

  两辆警车已经来到面前,白沙区公安局长栾胜文带着八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跳下车来,他的表情非常严峻,刚jiù已经退出战局的几个,看到形势不对,在警车来之前jiù慌忙逃跑le,现场还剩下二十多人。

  祁峰没走,今天的事情是他引起的,他当然不能这么没义气,在这一点上,祁峰还算得上有些担当。

  栾胜文来到张扬面前,看le看他,又看le看周围,心中暗叹,这帮不开眼的小húnhún没事招惹张扬干嘛?不是找死吗?不用问,现场面目全非的十多辆汽车都是张扬的杰作。

  杨劲松捂着手,疼得直冒冷汗。

  祁峰也认识栾胜文,他笑道:“栾局,没事,我们闹着玩呢”

  张扬乐le:“我认识你吗?谁跟你闹着玩呢?”

  栾胜文冷哼le一声,向张扬道:“张主任,你没事吧?”

  张扬点le点头,笑道:“我没事,这小有事,用钢珠枪射我,被我把手给打断le”他指le指杨劲松。

  杨劲松疼得说不出话来,他现在心底后悔的很,自己不该一时冲动把钢珠枪给掏出来,这下完le,人赃并获,从张扬和栾胜文的对话来看,这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下自己惨le。

  栾胜文道:“把他带回去,几个带头闹事的全都带回去,其他人把身份证都缴上来,回头再一个个的提审。”

  祁峰道:“栾局,误会……”

  栾胜文根本不搭理他,这么●多人当然不可能全都带回去,杨劲松sī藏钢珠枪,并意图行凶,肯定是要控制起来的,至于祁峰,他是这里面的带头者,也要带回公安局问话。

  张扬也上le栾胜文的车,刚来到东江jiù遇上这么一件事,他必须给警方一个jā代。

  汽车启动之后,栾胜文道:“张主任,每次你来东江总会给我带来点惊喜。”

  张扬道:“今天这事儿,真不赖我。”

  栾胜文没说话,心说哪次又赖你le?你要是想走,这五十多个家伙又有谁能拦得住你?这场斗殴不jiù可以避免le。栾胜文并没想到,其实张扬还怪他来得太早呢,张大官人刚只是略微活动一下手脚,压根没正式出手,正准备教训祁峰呢,栾胜文率领警员jiù到le◆。

  回到分局,栾胜文把张扬请到le自己的办公室,途中张扬已经把情况向他说le,按照张扬的说法,整件事他都是被动,他是正当防卫,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栾胜文把张扬请到自己办公室的目的也■不是为lele解案情,他是想告诉张扬一些事。等张扬坐下之后,栾胜文摘下警帽,从冰柜里拿le瓶柠檬水扔给张扬,他对这个小朋友还是相当礼遇的。

  张扬拧开柠檬水喝le一口。

  栾胜文道:“洪刚都要送你走le,你为什么不走?非得要亲自出手教训这帮小húnhún?”栾胜文之前和洪刚通过电话,对一切都le解的非常清楚。

  张扬笑le笑道:“初来乍到的,总觉着不好意思麻烦你”

 ☆ 栾胜文真是哭笑不得,这也能算理由?他不会相信张扬的说法,对这厮他还是有些le解的,张扬绝对是个意恩仇的人物,谁要招惹le他,一准要倒霉,栾胜文道:“你多威风啊,一个打五十多个,还砸le十多辆车,是不●是非得通过这种方式向所有市民宣布,你张主任来东江上任le?”

  张扬道:“栾局,你认识我这么久le,你应该le解我,其实我这人讨厌的jiù是暴力”

  栾胜文直说道:“没觉得,你要是不喜◎欢用暴力,咱俩能这么熟吗?”

  张扬听他这么说也乐le,的确自己和栾胜文也是不打不成jā,这些年他在东江惹的事情,栾胜文基本上都清楚。张扬道:“我不喜欢惹麻烦,可麻烦总是找上我。那个什么祁峰,★故意开辆奔驰车去害我朋友,结果nòn出le追尾事件,我jiù纳闷le,东江是平海省会,在你们的眼皮底下,还有这么猖狂的坏分?”

  栾胜文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le,其实你应该给我打个电话,一切◎很容易解决,为什么非得要把事情闹大。”

  张扬笑道:“说实话,我心里闷得慌,正想找点事情解解闷,可巧jiù遇到这事儿le。”

  栾胜文叹le口气道:“那个祁峰是江南食府的老板,他哥哥祁◆山也是东江数得着的富商,东江水产业基本上都是他垄断的。”

  张扬道:“有钱le不起啊?有钱也不能胡作非为”

  栾胜文道:“他们的舅舅是东江方市长。”

  “方知达?”张扬有些诧异的看着栾胜文。

  栾胜文点le点头。

  张扬不屑笑道:“难怪这厮会这么猖狂原来是朝里有人啊方知达怎么le?身为市长也不能纵容外甥作恶,他要是敢偏袒祁峰那孙,我找他理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