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目中无人】(中)


  这次的聚会让张yáng收获不小,当晚有多人向张yáng表达出对东江城的兴趣,张yáng很认真的和他们留下联络方式,并一一提出邀请。虽然也有梁康、陈安邦这种对张yáng抱有敌视态度的人在,但是并没有影响到张yáng的心情。

  晚上九点半聚会结束,张yáng和顾养养一起离开,进入兰博基尼车内,顾养养有些疲惫的舒了口气道:“看来我并不适合这种社交场合。”

  张yáng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辛苦你了。”

  顾养养却道:“我饿了,请我吃饭!”

  张yáng点了点头,他启动跑车,准备离开停车场,可是刚刚驶入通道,冷不防一辆悍马H1从一旁驶了过来,刮擦到了兰博基尼的车身之上,两车的自重相差很大,发生刮擦事故,低矮的兰博基尼显然要吃亏许多,在顾养养的惊呼声中,张yáng用力把握住方向,踩下刹车将车停稳。

  那辆悍马车也停了下来。

  张yáng首先确认顾养养没有受伤,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却见这辆崭的兰博基尼车身的左侧受到了严重的剐蹭,车门瘪了下去,左侧反光镜和车灯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悍马只是保险杠略微受损,两者相比当然是兰博基尼的损失大。

  陈安邦推开车门,一脸歉意的走了下来,看到张yáng,他扮出一副无辜的样:“不好意思啊,你怎么就突然冲出来了?我连刹车都来不及。”

  张yáng看到这sī,马上就知道他根本就是故意撞过来的,顾养养随后下车,脸色苍白,刚的撞击吓了她一跳。

  因为大家多数都没有离去,很多人都走过来看看情况。

  梁康、徐建基和薛伟童都在其中,梁康道:“自己人啊,你们也真是,怎么就开到一起去了?”

  陈安邦道:“我也没想到这辆兰博基尼突然就窜了出来,张主任,您加速也忒猛了点儿。”听他的语气把所有zé任都推到了张yáng身上。

  顾养养愤然道:“根本就是你突然冲上来的。”

  陈安邦笑道:“顾小姐,咱们都是自己人,我看就没必要叫**来定zé了吧?”

  张yáng望着惨不忍睹的兰博基尼,心说这下惹了个麻烦,以他和何长安之间的关系,何长安肯定不会说什么,可毕竟是这么名贵的跑车,何长安自己都没碰过一次,就让他弄成了这幅模样,心里实在感到有些愧疚,他当然明白陈安邦是故意的。他并没有马上出言zé怪陈安邦,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没用,如果表现的过于在☆乎,反而落在了下乘。

  薛伟童道:“这辆车还没上牌呢。”

  陈安邦道:“我本来想买一辆这车的,可惜京城刚来的两辆车都被别人抢先了,张主任,这车不是你的吧,京城就这么点地方,款的兰博基尼●就这么几辆,谁的车大家心里都清楚,这种车需要有一定的操控经验,你没玩过这么高档的名车,居然这么冒失就开了出来,胆够大的。”周围人都听出了,陈安邦在奚落张yáng。

  张yáng微笑道:“是啊,我对这车的性能不熟,第一次开。”

  陈安邦啧啧道:“借谁的?车弄成了这幅样,不好交代啊!”这sī说话的语气好像和自己无关似的。

  张yáng今天的脾气格外的好,他仍然笑眯眯道:“别人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都在犹豫是不是收下呢,你知道的,我们当国家干部的,哪能随随便便收别人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要是收了,马上就得有人把我告到纪委去。”

  陈安邦心说***吹牛也不报税,谁这么大手笔送你一辆兰博基尼?

  陈安邦道:“你看怎么办吧,咱们都是自己人。”

  梁康道:“要不这样吧,各修各的,千万别为了点小事伤了和气,就是普通的剐蹭,花个几十万就能解决。”这sī根本是在跟着添乱,想让张yáng吃个哑巴亏。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今儿他算是懂得什么叫仗势欺人了,他笑眯眯道:“可我怎么看都是我吃亏啊!”

  陈安邦道:“要不这么着吧,你这辆车多少钱,我给你开张支票,你把车让给我,算我吃点亏,不然就是你把我的悍马车买下来,你觉着这个方案怎么样?”说完他又摇了摇头道:“你是国家干部,一辈的工资也不够一辆悍马钱,我看还是我给你开张支票吧。”这小越说越过分了。

  顾养养道:“你那辆悍马车我买下了!”

  陈安邦微微一怔,顾养养咬了咬嘴唇道:“不要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张yáng不和你计较,可是我看不惯你。”

  张yáng笑了笑:“养养,别跟一个毛头小伙一般计较。”

  陈安邦道:“张yáng,你说谁呢?”陈安邦虽然表现的咄咄逼人,可是在这帮太爷的眼里,今天陈安邦明显落入了下乘,张yáng虽然不属于他们的这个圈,可毕竟是冯景量请来的客人,陈安邦三番五次的对张yáng进行挑衅,今晚的这起车祸,明显是陈安邦的zé任,张yáng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克制,了解张yáng的人都知道,他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只不过张yáng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要为了树敌,而是为了招商,所以张yáng并不想和陈安邦当众翻脸。

  张yáng微笑道:“陈先生,你父亲平时应该没少教给你做人的道理,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大家第一次见面,合得来以后做个朋友,合不来,权且当作是路人,没必要搞得兵戈相见,你说是不是?既然大家都不是存心,这件事就只当没有发生过。”张yáng今天的豁达大度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陈安邦道:“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

  徐▲建基皱了皱眉头,他有些看不过去了,开口道:“安邦,事情已经发生了,张主任也说这件事算了,大家不要伤了和气。”

  陈安邦不依不饶道:“你说谁毛头小伙呢?我烦的就是打肿脸充胖的角色,有些人就是这样☆▲建基皱了皱眉头,他有些看不过去了,开口道:“安邦,事情已经发生了,张主任也说这件事算了,大家不要伤了和气。”

  陈安邦不依不饶jiànjīzhòulezhòuméitóu,tāyǒuxiēkànbúguòqùle,kāikǒudào:“ānbāng,shìqíngyǐjīngfāshēngle,zhāngzhǔrènyěshuōzhèjiànshìsuànle,dàjiābúyàoshānglehéqì。”

  chénānbāngbúyībúráodào:“nǐshuōshuímáotóuxiǎohuǒne?wǒfándejiùshìdǎzhǒngliǎnchōngpàngdejiǎosè,yǒuxiērénjiùshìzhèyàng,拼了命的往上流社会挤,为了名利什么都干得出来,只要你能帮他,让他叫你爹他都乐意。”这话就有些歹毒了,分明在影射张yáng认文副总理当干爹的事情。

  张yáng刚挺想抽他的,可陈安邦说完这句话,张大官人反倒平静了下去,因为感觉到抽他不解恨,这小嘴巴够毒的,人也够贱,张yáng很少讨厌一个人讨厌成这个样。

  顾养养气得俏脸煞白,她怒道:“小人!”

  陈安邦被顾养养骂了一句,火气都冲着张yáng去了:“张yáng,不要总躲在女人后面,男人之间的事情,应该男人来解决。”

  张yáng笑了笑道:“陈安邦,你只是个孩,算了别闹了,你回家吧,免得你爹妈担心!”

  陈安邦的脸涨红了,他想要冲上去找张yáng理论,却被徐建基一把抓住。

  薛伟童看不过去了,她怒道:“陈安邦,你给我滚蛋,少在这儿无理取闹!”

  陈安邦显然对她有些敬畏,被她骂了一句之后,情绪稍稍稳定了下来。

  此时先走的周兴国和冯景量接到电话也折返回来,周兴国走到陈安邦面前低声说了句什么,陈安邦对周兴国显然是相当忌惮的,没敢再多说话,开车走了。

  周兴国来到张yáng面前,看了看那辆兰博基尼,他歉然笑道:“张yáng,不好意思,安邦年轻气盛,大家都是自己的朋友,你别计较,这车交给我吧,我负zé车辆的维修费用。”

  张yáng笑道:“不用,既然误会说清了,大家还是各自回家,别在这儿耽搁了。”

  周兴国点了点头,目光中多出了几分欣赏之情。

  张yáng和顾养养回到车内,薛伟童走过来敲了敲他的车窗,张yáng落下车窗,礼貌的笑了笑道:“薛小姐有什么吩咐?”

  薛伟童递给他一个地址:“把车送过去,修车的事情你别管了!”

  张yáng愣了一下,他还是对薛伟童的好意表示感谢。

  沉重低沉的引擎声先后响起,张yáng转身望去,却见薛伟童驾驶着一辆和自己同款的橙色兰博基尼和他并排行驶,薛伟童落下车窗微笑道:“赶紧去,你不会失望!”她加大油门转眼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顾养养气鼓鼓道:“那个陈安邦实在太讨厌了,刚我真想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张yáng笑道:“养养,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暴力倾向?”

  顾养养道:“张yáng,你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么过分的话,你都不生气?”

  张yáng道:“今天我们是第一次来,在他们眼中我们是外人,陈安邦的确欠揍,嘴**贱,我差点就抽他了,可我又觉着抽他都不解恨,他们是一个圈,我要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打了他,非但找不回颜面,反而会让这帮人兴起同仇敌忾的心思,我今晚前来的努力就白白落空。”

  顾养养道:“所以你就故意装的如此大度?”

  张yáng笑道:“不是装,我真没把这个小毛孩看在眼里,他的那点伎俩比起梁康都不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