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另一面】(下)


  祁山道:“没有,wǒ专门等你出来。”

  “等wǒ干什么?”

  “请你喝酒!”

  张大官人笑道:“区区小事,何必这么客气!”

  祁山道:“wǒ知道一个地方,绝对正宗!”

  张扬跟着祁山来到了东江南郊星天河de一处养殖场,祁山把车停好,一条黑色de土狗蹦蹦跳跳迎了上来,祁山笑着蹲下身去,拍了拍土狗de脑袋。土狗和他极其亲热,伸着舌头摇头晃脑。

 ■ 张扬闻到了饭菜de香气,一个身材不高de中年人一瘸一拐走了过来,他叫庞青山,过去曾经是越战老兵,是祁山过去de邻居,如今在这里承包了这片水域,以养殖鱼类为主业。

  祁山笑道:“老庞,准备好了☆没有?”

  庞青山乐呵呵道:“鸡已经炖好了,一锅鲜在炉上炖着,你们先去露台喝酒,wǒ这就给你们把菜送上去。”

  祁山和张扬沿着楼梯来到平顶小屋de上面,桌已经摆好了,上面放着四样凉菜。

  祁山邀请张扬在桌前坐了,微笑道:“这里环境虽然简陋了一些,可老庞烧菜de手艺却是wǒ吃过好de。”

  张扬笑道:“环境很好啊,凉风习习,河水潺潺,这种意境不是随便能够找到de。”

  祁山道:“老庞是个退伍老兵,参加过越战,一条腿瘸了,也失去了一只眼睛,家境非常困难,开始在wǒ公司看门,后来承包了这片鱼塘,他de所有水产都是由wǒ来包销。”

  张扬道:“你很喜欢做善事啊!”

  祁山笑道:“可能是造得杀禁太多,所以wǒ一有机会就尽量多做点好事。”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祁山车内有不少好酒,他拿了两瓶三十年茅台,给张扬则了一杯,自己却则了杯茶。

  张扬道:“你请wǒ喝酒,怎么自己不喝?”

  祁山道:“wǒ喝酒过敏,所以从小到大滴酒不沾。”

  张扬点了点头,既然人家这样说,他也不好勉强。

  庞青山将炖好de老公鸡先端了上来,香气扑鼻,让人口舌生津,张扬招呼道:“庞师博,一起喝点儿?”

  庞青山笑道:“你们吃,wǒ去做菜!”

  祁山和张扬碰了碰酒杯,抿了口茶,张扬吃了口凉菜,发现庞青山de厨艺de确很不错,难怪祁山会把他带到这里来。

  张扬道:“wǒ本以为你会送林雪娟回去。”

  祁山淡然道:“她丈夫过来了。”

  张扬把那杯酒喝完放在桌上,看着祁山深邃de双目,低声道:“你有心事?”

  祁山微笑道:“有心事,过去wǒ一度以为没有金钱可以办不成de事情,可当wǒ真正拥有金钱de时候,却发现自己在得到de同时失去de多。”他帮助张扬则满酒,轻声道:“你不介意wǒ把你当成一个倾诉对象吧?”

  张扬笑道:“wǒ反正没什么事,你好酒好菜de招待wǒ,听你说两句话也是应该de。”

  祁山笑道:“其实wǒ心里很闷,所以xiǎng找人一起喝酒,wǒ偏偏又不能喝酒,xiǎng来xiǎng去,wǒ就xiǎng到了你。”

  张扬道:“你还是不够郁闷,真正郁闷到了极点,就算是不能喝也拼着命去尝试一下。”

  祁山道:“到了wǒ这种年龄已●经过了冲动de年龄,wǒ也xiǎng醉,可是wǒde理智不允许,很多时候,理智未尝是一种好事,像wǒ这样理智de男人缺少血性,女人也不喜欢太理智de男人。”

  张扬夹了个鸡腿,庞青山de手艺让□●经过了冲动de年龄,wǒ也xiǎng醉,可是wǒde理智不允许,很多时候,理智未尝是一种好事,像wǒjīngguòlechōngdòngdeniánlíng,wǒyěxiǎngzuì,kěshìwǒdelǐzhìbúyǔnxǔ,hěnduōshíhòu,lǐzhìwèichángshìyīzhǒnghǎoshì,xiàngwǒzhèyànglǐzhìdenánrénquēshǎoxuèxìng,nǚrényěbúxǐhuāntàilǐzhìdenánrén。”

  zhāngyángjiálegèjītuǐ,pángqīngshāndeshǒuyìràng他赞不绝口,祁山de话他在听,可是并没有产生任何de同情心,他认为祁山是在无病呻吟,一个家财万贯de富商,情绪上偶然产生de低潮罢了,这种低潮不仅仅和林雪娟有关,可能还有他de缘故,毕竟是张大官人一手将祁山de亲弟弟从东江逼走,还从他de手上敲到了五百万。张扬端起酒杯和祁山碰了碰道:“你在激起wǒde同情心?”

  祁山叹了口气道:“wǒ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激起你de同情心,wǒ就是xiǎng找个人说话,wǒ说什么你听不听都无所谓,至少能有个人陪着wǒ。”祁山de表情很孤独。

  张扬道:“wǒ能够看得出来,你很爱林雪娟。”

  祁山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既然爱她为什么不对她说?”

  祁山道:“她有丈大,过去wǒ们曾经有过一段很愉de岁月,可是wǒ不懂得珍惜,现在wǒ终于懂得了珍惜,却已经没有珍惜她de机她……”张扬这会儿有些同情祁山了:“难怪说家家都有本难念de经,你们都是在表面上给bié人看de。”

  祁山笑道:“今天wǒ失态了,还望张主任不要见笑。”

  张扬道:“当一个有感情de人总比一个冷血de人要好de多!”

  祁山道:“虽然wǒ们荆日识从不开始,不过wǒ对你仍然没有任何de埋怨。”

  张扬对祁山de这番话当然不会相信,在自己手上吃了这么大de亏,他怎么可能没有埋怨。

  祁山道:“知道你不会相信,连wǒ自己都感觉到很奇怪,每次见到你de时候wǒ总感觉咱们像相识多年de老朋友。”

  张扬道:“可能因为咱们de年龄相近吧。”

  祁山道:“也可能是惺惺相惜。

  “说到这里,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望着对面de祁山,虽然和他面对面,仍然感觉这个人看不透,很难相信祁山跟自己所说de都是实话,祁峰是他de弟弟,做事冲动狠辣,甚至为了发泄私怨,不惜铤而走险,同样de血缘,祁山表现出de却是隐忍和退让,他de这种谦和究竟是伪装,还是真de发自内心?

  祁山道:“明天wǒ去紫霞湖放生,张主任如果有空,可以一起去看个热闹。”

  张扬道:“你本来好像xiǎng请慧空大师。”

  祁山道:“可惜慧空师没空,wǒ请了三宝师傅,明天他会去现场。”

  张扬心说这三宝和尚de社交能力真de是与时俱进,不知怎么就和祁山勾搭上了,出家人中少有那么八面玲珑de人物。

  祁山道:“张主任和三宝师傅很熟?”

  张扬笑道:“过去wǒ在江城任职de时候,负责修整南林寺,也是在那时候wǒ和他认识了,wǒ们de关系一直都很好。”

  祁山道:“三宝师傅在佛门中并不多见。”

  张扬明白他de意思,两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本来是准备去放生现场看看de,可第二天一早,秦清打电话给他,让他去火车站接她de父亲秦传良,原本秦清xiǎng亲自去接,可是市里临时通知她去开会,所以秦清把接父亲de任务交给了张扬。

  张扬叫上周山虎,开着指挥部de奥迪前往火车站,自从上次刘希婷跳湖之后,刘宝全被女儿坚决de态度吓怕,所以也不再反对周山虎和女儿来往,按照他dexiǎng,女儿在感情方面还不定性,说不准哪天就和周山虎拜拜了,可这次不同,xiǎng不到刘希好对周山虎这个山里过来de小伙爱de痴缠,显然是认真了,刘宝全对此也颇◆为无奈,虽然他看不起周山虎de出身,却也不能否认周山虎这个小伙勤劳勇敢,为人也是相当de机灵。

  途中张扬忍不住问起了这件事:“虎,你跟刘主任家de闺女怎么样了?”

  周山虎讪讪笑了笑●道:“婷婷对wǒ挺好de。”

  张扬一听这都婷婷长好婷短de叫上了,肯定是热恋,张扬道:“要是认真de就好好谈,毕竟她老爷是咱们刘主任,处理不好关系以后wǒ面上都难做。”

  周山虎道:“俺就是觉着配不上她!”

  张扬道:“bié拿你是山里人那套出来说话,既然刘希婷都不嫌弃你,你自己千万bié看低自己,等明年wǒ找机会把你de编制问题解决了,你就是wǒ们正式de工作人员。刘主任那人嘴巴虽然讨嫌,不过人并不坏,wǒ看他现在对你和刘希婷交往并不反对。”

  周山虎道:“那是因为他害怕好婷再跳湖,wǒ知道他还是看不起wǒ,觉着wǒ配不上婷婷。”

  张扬道:“那你刻是努力啊,只要好好干,过几年混出点名堂,他怎么会看不起你?”

  周山虎道:“wǒ是司机,充其量能当一个技术熟练de老司机,那叫啥名堂?”

  张扬道:“行行出状元,你小一bié自暴自弃,二bié好高骜远,以后机会多得是。”

  周山虎道:“wǒ就xiǎng跟着你干,张哥说啥wǒ干啥!”

  张扬没好气de瞪了他一眼道:“这什么话?你自己没主见啊?wǒ让你杀人你干吗?”

  周山虎毫不犹豫道:“干!只要是张哥你说,wǒ一准干!”

  张扬气得扬起手在他后脑勺上就是一巴掌:“屁话,你现在为自己活着,不是为wǒ活着。”

  周山虎道:“张哥对wǒ恩重如山,你让wǒ干什么wǒ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再说,张哥是好人,当然不会把wǒ往沟里带。”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你小,也学会滑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