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回到拉萨】 (中)


  安语晨生产之后恢复的速度shì相当惊人的,体型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婀娜,虽然稍稍丰满了一些,不过比起过去显性感,有一种成熟的妩媚韵味。

  张大官人对安语晨母还shì有些依依不舍,直升机抵达拉萨之后,他又陪着安语晨搭乘军用吉普,一直将母两人送到了贡嘎机场,等他们登机离去之后,方随车回到了严峻强的家中。

  他和陈雪达成了默契,对于安语晨母的事情只字不提,严峻强知道张扬今天回来,特地请了假,专程在家里等着他。

  张扬一来到他家里,严峻强就把张扬请到书房内,张扬知道他shì急着找自己看病,笑道:“严叔叔,近感觉怎么样?”

  严峻强把张扬请到沙发上坐下,给他倒了杯茶,这位军区装备部副部长对张扬这个晚辈以上宾之礼相待。

  严峻强道:“没什么感觉。”

  张扬喝了口茶,放下茶杯,示意严峻强将手腕平放在茶几上,探了探他的脉门,微笑道:“不错,不错,进展比我想象的还要理想。

  严峻强听他这样说也不禁大喜过望:“张扬,照你看,我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

  张扬之前已经给了他一颗逆大丹,现在严峻强因为练拳受伤的经脉恢复的差不多了,张扬索性又给了他一颗,对严峻强道:“你的毛病在于根基,现在治好了以后如果再练拳对你的身体还会有损伤。”

  严峻强痛下决心道“只要把我的病治好,以后我再也不练拳了。”

  张扬笑道:“也不要如此绝对,这样,我教给你一套内心,这套心虽然称不上精妙,可shì有修复经脉,延年益寿的作用,对于提升男性能也有相当的帮助。”

  严峻强道:“好啊,这就教给我!”他倒shì虚心好学,其实这也难怪严峻强心◇急,从和薛英红结婚之后,他一直都在努力耕耘,播种十多年,到现在颗粒无收,他嘴上说无所谓,心里早就急不可待,本来别人在背后说闲话就够他受得了,再加薛英红整天拉着他到处求医,作为一个男人,精神上shì一种■巨大的折磨。

  张扬当下就将一套养气修脉的内**给了他,严峻强在武上的悟性一般,张扬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把他教会,两人走出书房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薛英红满脸疑窦的看着他们两个:“你们两个大男人关在书房里整整一天在干什么?”

  严峻强支支吾吾道:“没什么,就shì切磋武。”

  薛英红道:“切磋武?童童不shì说你不shì张扬的对手吗?”

  严峻强臊了个●满脸通红:“呢……

  张扬笑道:“我向严叔叔讨教七刚拳呢。”

  严峻强嘿嘿笑了笑,岔开话题道:“童童呢?”

  还没等薛英红回答,外面就传来薛伟童的笑声:“张扬到了没有?看看我带☆谁来了!”

  薛伟童这几天并没有离开**张扬和陈雪前往定日的期间,她在拉萨附近游玩,本来还计划去可可西里看看,可中途几个朋友的来访让她放弃了这次的出行计划。

  张扬举目望去,却jiàn薛伟童带着三名男走了进来,其中两人他都认识,一个shì乔鹏飞,一个shì他的干哥哥文浩南,还有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年轻男。

  张扬笑着迎了上去:“浩南哥!”他本来担心文玲会一起过来,可看到并没有文玲在场,他放下心来,虽然他不怕文玲,可shì如果还到不免会感到尴尬。

  文浩南微笑着走了过来,和张扬握了握手。他向张扬引jiàn乔鹏飞,因为知道张扬和乔鹏飞之间的一段不,所以他本来还有些担心两人jiàn面尴尬。

  张扬已经主动向乔鹏飞伸出手去:“鹏飞!咱们又jiàn面了。”

  乔鹏飞也shì笑容满面,时过境迁,回头想想过去的那段恩怨,乔鸦飞自己也在检讨,他和张扬的矛盾起因还shì自己,如果不shì他受了王学海的盅惑去招惹楚嫣然,也不会和张扬发生这么大的矛盾。乔鹏飞道:“爬珠峰也能上瘾吗?一年之间就跑来了两趟。”

  张扬笑道:“在内地jiàn不到这么蓝的天,呼吸不到这么纯净的空气,我工作压力太大,特地过来透口气。”

  文浩南笑道:“来高原透气,亏你想得出来。”

  几个人齐声笑了起来。

  严峻强道:“童童,来了这么多客人你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人准备。”

  薛伟童道:“姑父,您翻来覆去还shì烤全羊,我这两天闻到羊肉味就够了。”

  严峻强道:“那好,不吃羊肉,不吃羊肉,我让人去准备……”

  薛伟童道:“不用准备了!”她向那肤色黛黑的年轻人招了招手道:“忘了给你们介绍,这位shì自治区副书记的公袁军,你们认识一下。”

  袁军叫了声严叔叔,又和张扬握了握手。

  薛伟童道:“小袁过去在京城的时候跟我们一起,shì我们圈里的小老弟。

  这shì你张哥,也shì我结拜的三哥!”

  袁军的嘴巴很甜,三哥长三哥短的已经叫上了。他父亲shì藏区高官,袁军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什么正经工作,今年年初的时候糊里糊涂的加入了某个动物保护组织,这帮的头脑和普通人不一样,他加入之后马上搞了一个分会,并且付诸实施,跑到币藏来建立他的组织,可他来到**后发现,稍有名气的动物都已经让人家保护了,所以找来找去,成立了个保护招牛协会,简称保牛协,别人只当shì个笑话,可他还真办成了,不但办成了还挂靠在政协下面,他现在shì保牛协的主席兼秘书长。

  袁军在京城的时候经常跟着周兴国、薛伟童这帮■人混,在这些人的眼里他只shì各小孩。

  袁军道:“严叔叔,我今天过来shì专程请你们出去吃饭的,我车就在外面。”

  严峻强笑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年轻人一起玩儿,我跟着凑什么热闹,张☆扬你们去,好好纺啊!”

  薛伟童早知道姑父不会跟看去,她向张扬道:“三哥,走吧!陈雪呢?”

  张扬道:“她手伤了,不太方便。”

  薛伟童听说这样也只能作罢,张扬跟着他们几人一起上了车,袁军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丰田霸道,这车有年头了,薛伟童忍不住抱怨道:“小袁,你这车也忒破了,开出去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袁军笑着启动了汽车:“薛爷,我这车虽然破了点,不过性能好着呢,在高原上除了牛角车,其他的车都玩不转。”车身剧烈抖动起来,排气筒接连放了两个大炮,然后方启动。

  坐在后排的文浩南、张扬、乔鹏飞都笑了起来。

  张扬故意道:“潜南哥,你什么时候来**的?不shì说玲姐去疆找你了吗?”

  文浩南笑道:“来了有几天了,去定日那边玩了两天,我要来拉萨这边开会,所以就先过来了,我姐非天过来,不过她有些高原反应,我给她买了机票,让她先回京城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什么高原反应,根本就shì金针刺的后遗症,不过从文浩南的话里能够推测出,文玲已经安全从珠峰返回,她对发生过的事情只字未提,文浩南应该不知道姐姐和张扬之间发生的这场生死纷争。

  袁军带他们来到拉萨城内的一家名为青海龙宫的酒店,这shì一家四”人开得饭店,在拉萨当地算得上比较豪华的地方,袁军和店老板很熟,他保牛协的几次活动地点都选在这家饭店。

  袁军道:“本来想带你们去吃藏族风味餐饮,不过听说你们都不shì第一次来**了,估计也都吃过,藏族美食翻来覆去就那几样,什么将粑、酥油茶、青棵酒,除此以外就shì牛羊肉,哪比得上悄们汉族美食种类多样花样繁多。”

  文浩南道:“**饮食还不如疆那边丰富。”

  袁军道:“差不多,油腻有余,清淡不足,份量shì有的,可惜欠缺精致。”

  他们在青海龙宫大的包间坐下了,袁军道:“今儿啊,我请你们吃海鲜!”

  乔鹏飞笑道:“海鲜谁没吃过,不过跑到**来吃海鲜shì头一遭。”

  袁军笑道:“此海鲜非彼海鲜,我让他们做得全都shì青海湖里面的时令鲜货!”

  袁军并没有夸张,这顿饭价值不菲,什么虫草罐罐jī、油炸青海湖谨鱼、芙蓉羊筋、雪花猴头、发菜jī卷、雪jī一应俱全,其中价格贵的要数涅鱼,谨鱼shì青海湖特产,全身裸露,几乎无一鳞片,体性近似仿锤,由于谨鱼在寒冷的咸水湖中生长,生长期很长,十年长一两肉,自然物以稀为贵,而且多年人为的滥捕已造成青海湖涅鱼的大量锐减,现在政fǔ已经命令禁止捕捞,封湖育苗,就算你花钱也未必吃得到,何况这里shì拉萨,距离青海湖有一千多公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