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大嘛烦】(下)


  乔鹏举的声音有些嘶哑:“mèng媛,我很好,我不在香港,我也不能回国,这件事平息之前我绝不能回去。”

  乔mèng媛含泪道:“哥,到底发生了什么?nǐ说出来,我可以帮nǐ,咱们全家人都可以帮nǐ。”

  乔鹏举道:“翁良宇那个王八蛋摆了我一道,他的背后有人指使,这件事针对的并不是我,而是我们乔家。”乔鹏举还算冷静,突如其来的打击并没有让他乱了方寸。

  乔mèng媛在◇这件事发生过后不久就已经猜到了这一点,可是乔鹏举意识到这件事已经晚了,大局已经做成,他已经深陷局中。

  乔mèng媛道:“哥,nǐ在哪里?”

  乔鹏举道:“mèng媛,我不能告诉nǐ,★nǐ也不要试图查找我的下落,我还有退路,我不会有事,帮我跟爷爷和爸说声对不起。”

  乔mèng媛道:“哥,nǐ所欠的那些钱我帮nǐ还,我相信一定可以还上。”

  乔鹏举道:“他们并不是为钱而来,我和翁良宇合作,一直都多存了一个心眼,财政大权被我掌控在手里,正是因为他对我的信任迷惑了我,我没有想到他根本不是冲钱而来,他只是设局,设局来把我陷入其中。现在爆出的行贿根本和我无关,一切都是他做的,我的确出席过几次他们的会面,但是我对他行贿的事情一无所知。”

  乔mèng媛道:“哥,任何事都可以解决。”

  乔鹏举道:“mèng媛,我捅下的漏,我会想办法解决,我会想办法找到翁良宇,逼他把事实真相吐出来!”

  乔mèng媛道:“哥,nǐ不要继续冒险,nǐ不可以出事!”

  乔鹏举淡然笑道:“mèng媛,我们乔家人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提醒爸爸,真正想对付我们乔家的一定另有其人,让他一定要多加小心。”乔鹏举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乔mèng媛握着电话,听到手机中传来的忙音,泪水潜然落下,她虽然一直都很坚强,可是这次是疼爱她的大哥出事,虽然大哥做事激进冒险,可是他对自己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关爱,乔mèng媛想着他cǐ刻冒着巨大的风险在外面东躲**,内心再也无法安稳。

  乔振梁坐在客厅内,孟传美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经过,走向属于她的佛堂,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乔振梁这个人的存在。

  乔振梁等她走过以后,终于忍不住道:“nǐ有没有看到我?”

  孟传美没有理会他,继续向前走去。乔振梁大声道:“nǐ知不知道家里出事了?nǐ知不知道nǐ的宝贝儿■捅了一个大漏?”

  孟传美终于停下脚步,淡漠道:“很严重吗?”

  乔振梁走了过去,一把抓住孟传美的手臂,将她手中的念珠猛然躲了过来,然后竭尽全力的撕扯,扯断了念珠,散乱的珠迸飞的到处都是。

  孟传美默默躬下身,一颗一颗的去拾。

  乔振梁痛心疾首道:“n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nǐ为什么对这个家不闻不问,我自从娶nǐ之后,有什么对不住nǐ的地方?”

  孟传美跪在地上小心寻找着shī落的念珠,她的表情淡漠平静,她的情绪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她捡起所有的念珠之后,捧在手里走向佛堂,将念珠放在供桌上,自己跪在蒲团之上恭敬地跪拜,默默诵念佛经,祈求佛祖的谅解。

  乔振梁大步走了进来,他抓起桌上的香炉。

  孟传美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她的神经被刺激到了,尖叫着拦住乔振梁。

  乔振梁手捧香炉,向来和善的脸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暴戾,宛如一只野兽般低吼着:“我要砸烂这一切,我要让nǐ回到现实中来!”

  孟传美死死抓住他的双手:“nǐ砸死我,nǐ先砸死我!”

  乔振梁道:“我要是想杀nǐ,二十七年前就应该杀了nǐ!”

  孟传美的瞳孔因为惊惧而急剧放大,她摇头,疯狂道:“nǐ是一个伪君,nǐ恨我,nǐ一直都在恨我。”

  “我要是恨nǐ为什么要忍受这么多年的屈辱!”乔振梁脸部的肌肉因为痛苦而剧烈抽搐,这让他的表情显得越发的可怖。

  孟传美道:“因为nǐ要顾全nǐ们乔家的名誉,nǐ不在手感情,但是nǐ在乎nǐ的仕途,nǐ们乔家在意自己的脸面,所以,nǐ可以在人前扮演一个好丈夫,和一个nǐ根本不爱的人过上二十多年,可以在不属于自己的女儿面前扮演一个慈祥的父亲,真是难为了nǐ,nǐ演了二十七年,每当mèng媛叫nǐ爸爸的时候,nǐ的心头是不是在滴血……”

  “nǐ住口!”乔振梁在瞬间丧shī了理智,他扬起手,一个耳光狠狠打在孟传美的脸上,打得孟传美扑倒在地上,然后他抱起香炉,用尽全身的力量向前方的佛像砸去,佛像应声而碎,香灰飘得整个佛堂到处都是,乔振梁站在黯淡的光线中,他的脸上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悲怆,他似乎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去,看到站在门外泪流满面的女儿,cǐ刻乔振梁的内心完全碎裂了,他shī去了镇静,shī魂落魄道:“mèng媛……”

  乔mèng媛捂着嘴唇,一面哭一面摇头,刚刚听到◆的话,让她的世界瞬间崩塌,她终身向外面跑去。

  乔振梁呼喊着女儿的名字向外追去。

  孟传美跪在那里试图将佛像的碎片聚拢在一起,不小心,手指的皮肤被割破,殷红色的血流了出来,混合着不停飘◎落的香灰,勾画出一幅让人触目惊心的图案。

  乔mèng媛不知是怎样逃出的家门,她的脑海中空空荡荡,她清晰地听到父母的对话,如果时光可以回头,她宁愿自己没有出现在佛堂门外,人在痛苦万分的时候,总想找一个地方逃避,可乔mèng媛却不知道自己要逃往何方?天下之大,哪里是她应该去的地方。

  乔mèng媛只顾着低头狂奔险些撞到了前方的汽车上,幸亏对方及时将刹车踩住,满脸泪痕的乔mèng媛抬起双眼,她看到了车内的张扬和楚嫣然。

  张扬从未在乔mèng媛的身上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如cǐ的悲伤如cǐ的绝望。

  乔mèng媛想逃,却被张扬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臂。

  楚嫣然也下了车,虽然她和乔mèng媛之间并不是非常熟,可是看到乔mèng媛这样的表情,马上引起了她内心中的同情。楚嫣然柔声道:“mèng媛,别哭,有什么话说给我们听听。”

  乔mèng媛无力的扑倒在楚嫣然的怀中,伏在她的肩头低声啜泣起来。

  张扬举目向乔家的位置望去,看到了乔振梁,看到了省委书记目光中深藏的痛苦和悲伤,张扬指了指乔mèng媛又拍了拍胸脯,通过这样的动作告诉乔振梁孜心,他会照顾■好乔mèng媛。

  乔振梁点了点头,他很想笑一笑,可是他现在的心情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望着张扬和楚嫣然把乔mèng媛劝上了车,驱车离开了省委家属院,乔振梁的心情稍稍安稳了一些,一名★经过他家门口的官员恭敬地打招呼道:“乔书记!”

  乔振梁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他的心跳渐渐恢复了昔日的节奏,他意识到,自己仍然要坚强的活下去,自己必须要继续带着假面生活下去。

  乔振梁回到了佛堂,看到妻已经将碎裂的佛像重聚拢在一起,试图将佛像拼回过去的形状,借着微弱的光线,乔振梁看到孟传美双具之中久违的泪光。

  乔振梁冷冷道:“碎了的东西,永远拼不回完全的形状,无论nǐ怎样做,到后都是两败俱伤。”

  孟传美含泪笑着,笑得很苍白,她一字一句道:“乔振梁,我要和nǐ离婚!”

  乔振梁缓缓点了点头道:“随便,nǐ给我永远记住一件事,儿是我的,女儿一样也是我的,如果nǐ敢把mèng媛带走,我会让nǐ偿还这二十七年来欠我的一切!我会让nǐ为自己当初说做的事情付出悲惨的代价。”

  泪水沿着孟传美苍白如雪的脸庞慢慢滑下,一滴一滴落在地面,打得刚刚平息的香灰再度升腾起来,她低声道:“我对儿女的爱不次于nǐ,如果不是为了鹏举,我早就离开了这个家,我承认,我对不起nǐ,可是这二十七年,我为nǐ扮演着妻的角色,这二十七年,nǐ无时无刻不在侮辱我折mó我,我够了,就▲算是惩罚,我也忍够了!mèng媛不属于nǐ,nǐ根本就不爱她,nǐ想把对我的仇恨施加在她的身上,nǐ要让我的女儿继续接受这种折mó。”

  “住口!”乔振梁怒吼着,他宛如一头咆哮的雄狮,指着孟传●▲算是惩罚,我也忍够了!mèng媛不属于nǐ,nǐ根本就不爱她,nǐ想把对我的仇恨施加在她的身上,nǐ要让我的女儿继续接受这种折mó。”

  “住口suànshìchéngfá,wǒyěrěngòule!mèngyuánbúshǔyúnǐ,nǐgēnběnjiùbúàitā,nǐxiǎngbǎduìwǒdechóuhènshījiāzàitādeshēnshàng,nǐyàoràngwǒdenǚérjìxùjiēshòuzhèzhǒngshémó。”

  “zhùkǒu!”qiáozhènliángnùhǒuzhe,tāwǎnrúyītóupáoxiāodexióngshī,zhǐzhemèngchuán美的额头:“nǐ给我记住,mèng媛是我的女儿,没有人可以把她从乔家带走!”

  孟传美静静看着他:“nǐ会在乎吗?nǐ在乎的是nǐ的名声,乔家的荣誉,其他的任何事,nǐ会在乎吗?”

  带病作业,需要支持,很多很多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