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谁更虚伪?】(上)


  查晋北笑道:“重要吗?无论他是谁的棋,他都已经是被吃掉的那个,牺牲品而已。”阎国涛虽然不知道查晋北的阵营隶属何方,但是他yǒu一点可以肯定,查晋北对整件事的内情要比他看得清楚得多。阎国涛道:“外界的传言很多。”

  查晋北道:“传言往往都是谣言,传出这些事的人,目的就是为了要造势,要通过舆论让一切变得对自己加yǒu利。”

  阎国涛低声道:“谁在舞剑?”查晋北道:“想不被误伤,好的选择就是zhàn在舞剑者的身后。”阎国涛道:“查总的话真的很深奥。”查晋北道:“国涛兄其实心中什么都明白,只不过你仍在犹豫罢了。”阎国涛没yǒu说话,他的目光投向窗外,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景色。☆他开始明白,无论是查晋北还是孔源,他men的出发点都是一样,这些人想要说服自己,他men所代表的利益团体,正是导致乔振粱这次政治危机的真正推手。

  查晋北以为阎国涛心意已动,低声道:“我始终觉◎着,一个官员可悲的事情莫过于为他人的失误而埋单,官场之路,越走越不容得闪失,一旦走错,很难找到改正错误的机会。”阎国涛的表情极其的复杂,他端起茶盏,默默的饮茶。

  张大官人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心中对查晋北的人品已经连续打了一个折扣,麻痹的查晋北,过去只知道你人品不好,可老还不知道你居然坏到落井下石的地步,不过听查晋北话里的意思,背后应该还yǒu大的人物张大官人在官场上混了这么jiǔ,这点t■óu绪还是能够梳理出来,从目前阎国涛的情况来看,他应该还在犹豫,也就是说阎国涛还没yǒu下定决心背叛乔振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自己送给乔振粱《陋室铭》的事情就不应该是他泄lù出去的。张扬暗自思索,阎◆国涛没说,自己没说,乔梦媛也不会说,难道。张大官人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乔振粱和蔼可亲的那张笑脸来,这厮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难道是乔振粱自己向外泄lù了这件事?

  老乔主动揭lù这件事又yǒu什么好处?难道他只是搞搞恶作剧,把自己拉下泥潭,让本来已经混乱不堪的局势变得加混乱?那幅《陋室铭》只是舁振粱的临摹之作,这就证明乔振粱对此早已yǒu了心理准备。

  就算这件事捅到中纪委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可自己就不一样了。张扬绞尽脑汁,越想约感觉到人xìn的复杂多变,越想越感觉到官场险恶,身处其中真是忠jān难辨如果不是这件事落在了刘艳红手里,如果不是自己一眼就识破了质品,这件事会不会又掀起●一场轩然**ō?

  阎国涛沉默了许jiǔ终于道:“谁又能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弃卒?”查晋北轻声道:“同一个位置,不会接连跌倒两个人。”他在暗示阎国涛,孔源的位可以为他预定。

  阎国涛的目▲光中掠过一丝诧异可旋即他又恢复了平静:“谁又能预知明天的事情?”

  查晋北道:“做人重要的是识时务,做官重要的是拥丰前瞻国涛道:“天下永远没yǒu掉馅饼的好事。”查晋北点了点tóu道:“国涛兄的话我深yǒu同感,在商场上想要得到就必须要付出。”

  阎国涛微笑道:“商场之上,达成交易的前提是,一个拥yǒu别人想要的商品,一个出得起对方想要的价格。”他停顿了一下,将那杯茶缓缓放在了桌上,然后zhàn起身:“查总,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这里没yǒu你想要的东西。”

  查晋北错愕的看着阎国涛他本以为阎国涛已经被他说动,却想不到阎国涛的态度突然坚决了起来他低声道:“国涛兄!”

  阎国涛微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知道查总想要什么,可是我却无法给你,识时务者未必都可以成为俊杰,yǒu句话你说的很对,一个官员可悲的事情莫过于为他人的失误而埋单,这两天,我一直都在想一件事,究竟是谁做错?谁应该为这件事埋单?”查晋北凝望着阎国涛:“然后?”

  阎国涛道:“我还yǒu信仰!而且,我永远做不出违背自己良心去诬蔑别人的事情。”说完这句话他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查晋北默默望着紧闭的房门,他的眉tóu拧成了标准的11字形。

  坐在隔壁的张扬把两人之间的交谈听了个明明白白,现在他己经可以断定阎国涛绝非出卖乔振粱的那个人。

  查晋北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低声道:“他比我men想象中加倔强。”身穿黑色招皮大衣的查晋北走出茶楼,外面的气温很低,脚踩在冰冻的雪地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这声响让查晋北yǒu些烦躁,今晚的事情进展并不顺利。

  他在☆门前停下脚步,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向他驶来,查晋北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内很暖,带着一股yòu人的香味儿,这味道来自于邱凤仙的身上。

  夜色包裹着邱凤仙精致的妆容,随着不时闪过的路灯,她的俏脸时隐时现。

  查晋北道:“真是一块难啃的骨tóu。”邱凤仙淡然笑道:“纵观〖中〗国的历史从来都不乏义仆的存在。”查晋北看了邱凤仙一眼:“你居然把我men的阎秘书长比喻为义仆?”邱凤仙道:“我不懂什么官场,可是我却知道,他现在的处境的确两难,也许他看清了后的结果,即便是背叛乔家,也不会落到什么好下场,所以不如做一个忠义之士。、,

  查晋北道:“你是拐弯抹角的说我是jān佞小人咯?” ★
  邱凤仙笑道:“我可不敢说。”

  查晋北舒了口气道:“政治上没yǒu忠jān之分,话语权永远掌握在胜利者的一方。”

  邱凤仙道:“别的我不懂,可是我自导”个成功的商人会永远zh○àn在胜利者的一方。”查晋北道:“他men的布局,并不是我men能够看懂的。”

  邱凤仙道:“你都没yǒu看懂,为什么你敢做出这样的选择?”查晋北微笑道:“虽然我看不懂,但是我看到了利益在哪里☆,我是商人,我要的是利益。”

  前方的司机忽然道:“查总,后面yǒu辆车一直在跟着我men。”查晋北闻言微微一怔,他转过身,看到后方的道路上,一辆越野车正在尾随着他men,查晋北低声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茶社出来。”

  邱凤仙叹了口气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不到平海的事情居然这么复杂。”查晋北道:“任何地方都是一样,你猜这个人是谁?”邱凤仙摇了摇tóu:“我怎么◆会知道?在内地认识你的人实在太多。”查晋北道:“可能是冲着你来的呢。”邱凤仙道:“你啊,太不小心了!”张大官人开着越野车远远跟在那辆奔驰车的后面,今天这厮跟踪上了瘾,先跟踪阎国涛,然后顺着这条线找到了◆查晋北,现在又试图通过查晋北找到大的一条鱼。

  前方的那辆奔驰车始终开得不紧不慢,汽车驶向锦屏山的方向,因为担心被对方发现,张大官人始终保持着落后二百米的距离,但是雪后的道路上汽车很少,他甚至怀疑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意图,可是从那辆奔驰车的速度上来看,应该没产生怀疑。

  奔驰车进入了锦屏山隧道,张扬又放缓了车速,两车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些,这条路张扬还是非常熟悉的,他知道再往前方就是军事管制区,想当初张大官人在京城曾经yǒu一次误入军管区的经历,这次他多了个心眼儿,离开隧道之后,看到那辆奔驰车进入了军管区。张大官人打消了继续跟踪的念tóu,他调转车tóu向东江城内驶去。

  可他不jiǔ就发现,那辆奔驰车从后方冒了出来,这次变成了张扬被跟踪了,张大官人知道自己已经暴lù,他干脆将越野车停在路边。

  那辆奔驰车缓缓驶了过来,和张扬的越野车并排停下,车上下来了两名身穿黑色皮衣的男,从他men的体格和步态上就能够看出两人都是训练yǒu素的高手。

  其中一人走过去敲了敲车窗,示意张扬从里面下来。

  张大官人虽然知道这两人是查晋北的手下,可也没打算给查晋北留任何的面,刚在幕春茶社听到的那番话,让他对娄晋北充满了反感,张扬落下车窗,其中一名黑衣男指着张扬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men?”

  张扬猛然推开车门,车门重重撞击在那名黑衣男的身体上,然后张大官人猫般从车内窜了出来,一脚就将那名黑衣男踢得飞了出去,另外那名黑衣男挥拳向张扬打去,可是他的拳速根本无法和张扬相提并论,他的拳tóu刚刚出到中途,张大官人yǒu力的拳tóu已经击中了他的☆软肋,打得他闷哼一声,捂着前xōn蹲了下去,这还是张大官人手下留情,不然这两人根本没可能活命。

  查晋北并没yǒu第一眼将张扬认出,可是当看到自己的司机和保镖被对方干脆利落的放倒,他无奈的向邱●凤仙望了一眼,推开车门道:“张扬,怎么会是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