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谁更虚伪?】(下)


  查晋北心中暗骂,这厮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跟踪我被发现,我们来le个反跟踪,现在反倒成le你的理le。脸上却仍然笑得春风拂面:“张扬,你身手还是那么利索。”望着半天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的两名手下◎,心说你丫下手够黑的。

  邱凤仙也笑盈盈走le过来:“张主任,您这天寒地冻的怎么有兴致到这荒山野岭来?”

  张扬道:“心烦,睡不着所以出来散散心,没想到被你们给跟上le,看到他俩冲着我□过来,我还以为遇到劫匪le,所以下手也就没犹豫,真是不好意思啊!”这厮故作关心的冲着那地上两名仍未爬起的保镖道:“痛不痛,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两名保镖硬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张扬出手还是手下留情的,他们两人只是在短时间内丧失le反抗能力,真正的伤并不重。

  查晋北确信他们没什么大事,笑道:“我的这些保镖在你面前根本是不值一提,张扬,我还说要明天去拜访你呢,想不到这就遇到le。”

  张大官人笑道:“缘份啊,人要是有le缘分,在哪儿都能见面。”

  查晋北哈哈笑道:“可不是嘛!”

  两人站在那里握着手,透着一股虚情假意的味道,邱凤仙道:“这么冷的天,别总站看le有什么话,找个地方再聊。”

  查晋北这放开张扬的手:“张扬,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喝点儿?”

  张扬笑道:“荒山野岭的,到哪儿去找喝酒的地方?要不这么着吧,明天,明天我请你。”

  查晋北道:“想请不如偶遇,就今晚吧,这不到八点,咱们去……”

  “居酒屋!”邱凤仙提议道。

  张扬没想到邱凤仙也知道居酒屋,他初来到居酒屋的时候还是顾佳彤带他过来,时过境迁,伊人已逝,张扬hěn久没有来到这个地方,害怕睹物思人,勾起自己的伤心回忆。

  位于东江西郊的居酒屋仍然保持着过去的风貌,不过老板娘美鹤并不在这里,她和丈夫有事返回日本le,在店里负责生意的是美鹤的一个朋友,叫加代,这样的雪天生意本来就不好,居酒屋没有客人,张扬和查晋北一行来到居酒屋,邱凤仙对这里颇为熟悉,她的日语hěn好,至少在张大官人的眼里,邱凤仙的日语水准绝不次于她的中文。

  他们三人来到房间内坐下,邱凤仙点le日式料理和清酒,查晋北笑眯眯向张扬道:“喝的惯吗?”

  张扬点le点头道:“什么酒我都能凑合。”

  邱凤仙莞尔道:“张主任是我见过酒量好的人。”

  张★扬道:“邱小姐是我见过会说话的人。”

  邱凤仙似乎有些害羞le,俏脸泛起微微的红晕:“张主任挖苦我。”

  张扬哈哈大笑,端起那杯清酒道:“有缘千来相会,想不到咱们能够聚在这里,来我敬★两位一杯。”

  查晋北笑道:“我请你,应当是当主人的敬客人对。”

  张扬道:“这里是平海,我是地主,当然要由我来敬酒。”

  三人喝le一杯清酒,邱凤仙眼波儿一转,轻声道:“刚我们还以为遇到le坏人,看到那辆越野车始终跟在我们后面。”邱凤仙根本是故意提起这件事。

  张扬笑道:“谁规定这条路一定要你们能走?我来锦屏山转转,可我回去的时候,你们一路跟着我过来,我还以为遇到le劫匪。”

  查晋北笑道:“你有什么好打劫的?”

  张扬道:“我一穷二白的的确没啥值得打劫的,充其量也就是还有几分姿色,这年头,劫财的我不怕,就怕有人劫我色。”

  查晋北和邱凤仙都笑le起来。

  张扬蓬:“查总这次来东江是不是有重要事情?”

  查晋北微笑道:“听说你们东江城区招商搞得如火如荼,所以我过来考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我的项目。”

  张扬知●道查晋北是信口开河,因为自己目前的身份,所以查晋北说这样的话,这厮这次来到东江的目的是搞阴谋的,张扬道:“平海近可不太平啊。”

  查晋北道:“我听说宋省长接任省委书记一职,张扬,以后在平海,得▲靠你多多照顾le。”这话让张扬听起来hěn不舒服,查晋北分明在暗示他张扬以后的地位因为宋怀明的关系而获得le提升,省委书记的女xù和省长的女xù还是有月当差亚的。

  张扬道:“谁当省委书记都不如我自己当过瘾,查总,你哥不是组织部查部长吗?要不你跟他说说,现在平海还缺一个代省长,直接让我补缺得le。”

  查晋北虽然对张扬有所le解,可还是想不到他能说出这种话来,这厮真的假的?居然妄想从处级干部一飞冲天直接坐上省部级的宝座,莫不是想当官想疯le,可查晋北马上就意识到,张扬说这话是调侃自己的,刚自己影射他沾宋怀明的光,这不,人家这就报复过来le,查晋北笑道:“我可没那个本事,我要是能做到,我自己就不做生意le。”

  张扬道:“你想当官?”

  查晋北道:“这年头,当官要比我们做生意的风光许多。”

  张扬道:“都看着别人好处,都不知道别人背后的心酸,难怪说只看贼吃肉,没见贼挨打,我倒是觉着你们做生意的舒服,没有那么多的规章制度,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高兴le捐款赞助,博一个慈善家的好名声,不高兴le偷税漏税,反正体制这么多的漏洞,有的是空可钻。”

  查晋北听出这厮在拐弯抹角的寒碜自己,脸上却仍然带着笑道:“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都不容易,你要是乐意,咱俩换换。”

  张大官人一咧嘴道:“咱俩爱好不同,没法换。”

  查晋北的心头火顿时就上来le,这厮什么话?外界都传言查晋北是同性恋,张扬这话有影射他之嫌,不过查晋北还是压住le火气,对张扬他算是有些le解的,这小不好惹,得罪le他对自己没好处。

  张扬道:“查总,你内幕消息应该比我多,乔家到底怎么回事儿?”

  查晋北道:“我经商这么多年,一直能够做得安安稳稳,重要的一点就是莫谈国事,生意和政治尽量要分得清楚。不该我管的事情,我从不插手。”

  张扬心说你丫就虚伪吧,刚还在暮春茶社内对阎国涛进行利诱说服,这会儿又装的跟好人似的,你骗别人可以,想骗我,没门儿。

  查晋北道:“不过这次平海的政治变动对你可是只有好处。”

  张扬笑le一声:“我在体制中干le这么久,从来没指望过别人帮我,一切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来的,其实政治上,靠谁都靠不住,后还得指望自己,查总,你们做生意好像也得靠自己吧?”

  查晋北道:“可不是嘛,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彼此的话语间都透着一股虚伪的味道,查晋北心里怀疑张扬早就盯上le自己,却不知他有没有看到自己和阎国涛见面?不过查晋北相信他和阎国涛之间的谈话内容不会被别人知道,他根本不会想到张扬的听力如此出众,即便是隔着厚厚的墙壁,仍然把他们之间的话听le个一清二楚。

  张大官人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立场,他的性格决定,他的立场经常受到感情的影响,在他看来,查晋北已经被他定义为阴谋家,是导致乔家这次危机的幕后人物之一,当然张扬也没有将所有的一切归罪到查晋北的头上,他认为查晋北还没有那个能力,即便是查晋北hěn有钱,也有些背景,可这一切并不★足以支撑查晋北拥有和乔家叫板的实力,事实上在国内能和乔家公然对抗的人物绝对一只手可以致的过来。

  邱凤仙道:“对男人来说除le金钱和女人之外,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政治,可在我们女人的眼中,政治是这★★足以支撑查晋北拥有和乔家叫板的实力,事实上在国内能和乔家公然对抗的人物绝对一只手可以致的过来。

  邱凤仙道:“对男人来说除le金钱和女人之外,感zúyǐzhīchēngchájìnběiyōngyǒuhéqiáojiājiàobǎndeshílì,shìshíshàngzàiguónèinénghéqiáojiāgōngránduìkàngderénwùjuéduìyīzhīshǒukěyǐzhìdeguòlái。

  qiūfèngxiāndào:“duìnánrénláishuōchúlejīnqiánhénǚrénzhīwài,gǎnxìngqùdeshìqíngjiùshìzhèngzhì,kězàiwǒmennǚréndeyǎnzhōng,zhèngzhìshìzhè■世上枯燥乏味的事情。”

  张扬笑道:“如果一件事和你永不想干,你就hěn少会去关注,但是如果一件事关系到le你的亲人,你的朋友,那么你就会自然而然的关注。平海的这场政治风云,关系到hěn多人的◎切身利益,现在平海上上下下的官员心中都hěn忐忑,虽然只是一两个位空le出来,却关系到整个的平海官场,谁来填补这空出的位,可能会造成官场的大范围变动。”

  查晋北笑道:“我虽然不是官场中人,可是我对这种事却知道一些,上头不会让变动涉及到太多的人员,这次平海的调整不会太大。”

  张扬笑眯眯道:“查总,你肯定知道不少的内幕,对我太不坦诚le。”

  查晋北哈哈笑道:“我所知道的都是一些没根据的传言,我可不好乱说。”

  晚上还有,求点推荐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