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藏【更近一层】(中)


  楚嫣rán心说我可不是美guó人,当rán她也明白张扬是帮着文浩南说话,眨了眨明澈的美眸道:“只要真心相爱,guó籍不是问题,我外公和外婆就是现成的例”的确她的外公外婆一生一世的爱情故事实在◇是相当的动人。

  文浩南感激的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再度回到父亲的身上,在这gè家中,文guó权拥有着绝对的发言权,文guó权道:“嫣rán说得不错,真正的感情就不应该掺杂任何别的因素,什么金钱、地位、guó籍通通要抛到一边,喜欢就是喜欢,浩南,身为父亲,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也相信,你已经足够成熟,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文浩南根本没有想到父亲这次会这么好说话,他有些激动地点了点头,又将目光转向母亲。

  罗慧宁道“你爸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你都是成年人了,这种小事不应该我们再替你操心,浩南,方便的话,邀请苏菲来家里吃饭。”

  罗慧宁的话等于给文浩南派发了后的通行证。

  文浩南的激动溢于言表:“谢谢爸,谢谢妈!”

  罗慧宁笑道:“你这孩谢我们做什么?”

  文浩南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兄弟,谢谢你!”

  张扬笑道:“还是你厉害,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征服法兰西姑娘扬我中华guó威,真给咱们中guó人长脸。”这厮说话从来都没gè正形。

  夹guó权都被他这话引得笑了起来:“胡说八道,这跟扬我guó威有什么关系?”

  楚嫣rán道:“文伯伯,张扬是羡慕浩南gē呢。”

  张大官人道:“我是替他高兴,这叫只羡鸳鸯不羡仙,他幸福我也不差,我是征服美利坚。”

  楚嫣rán俏脸红了起来:“就会发疯,我是中guó人,我可代表不了美利坚,也从没把自己当冉美guó人。”

  罗慧宁虽rán早已知道儿恋爱,可今天儿正式向他们承认,仍rán是开心不已,之前他们已经调查过,苏菲出生于法guó的一gè贵族家庭,父亲在马赛拥有一家足球俱乐部,家境殷实,难得的是苏菲的家庭和政治并没有太大的牵扯,她的父亲是一gè无党派人士,家境和出身还在其次,关键是政治上不能出现问题,至于苏菲,只不过是法社的一gè小记者,记录良好,这一点扫清了他们两人交往的障碍。

  午饭之后,文guó权又和楚嫣rán聊了几句家常,询问了一下她外婆的身体情况。

  罗慧宁则把张扬和文浩南叫到了书房内,送给他们每人一颗打磨精美的狼牙,罗慧宁道:“这两颗狼牙是我父亲那一代传下来的,抗r战争的时候,打得弹尽粮绝,逃入深山,不想又在深山老林中遭遇狼群,这两颗狼牙就是他浴血搏杀,杀掉头狼之后所得,他不但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军人,还是一位不错的雕刻师,你们看,狼牙上面包裹的银饰,就是他手工打磨而成,虽rán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却是他留给我的唯一礼物。”罗慧宁笑了笑道:“你们的这gè外公相当的重男轻女,他一直希望有一gè儿可以传承他的一切,可○是他一生中却只生了四gè女儿,我是小的一gè他就把狼牙给了我。”

  罗慧宁亲自给文浩南和张扬戴上:“狼虽rán生性凶猛,但是它的身上也有着顽强不屈,任何逆境下都能够生存的优点,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论在任何时候,不管遭遇了怎样的逆境都要做到坚强。”

  文浩南和张扬同时点头。

  罗慧宁的目光落在文浩南的脸上:“浩南,你已经长大了,以后要渐渐负担起这gè家庭,无论长辈达到怎样的高度,■终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你所能依靠只能是自己。”她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这一点上,张扬做的要比你好。”

  文浩南微笑道:“妈,以后我会向他多学习。”

  张扬道:“别介啊,你官比我大,级别□■终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你所能依靠只能是自己。”她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这一点上,张扬做的要比你好。”zhōngyǒuyītiānwǒmendōuhuìlǎoqù,nǐsuǒnéngyīkàozhīnéngshìzìjǐ。”tāpāilepāizhāngyángdejiānbǎngdào:“zhèyīdiǎnshàng,zhāngyángzuòdeyàobǐnǐhǎo。”

  wénhàonánwēixiàodào:“mā,yǐhòuwǒhuìxiàngtāduōxuéxí。”

  zhāngyángdào:“biéjièā,nǐguānbǐwǒdà,jíbié比我高,我得向你学习对。”

  罗慧宁忍不住笑道:“你们两人不要把官场上的那套虚伪带到家里来,答应我,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们都是好兄弟,都要真诚的对待对方。”罗慧宁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认真。

  文浩南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他搂住张扬的肩膀道:“妈,张扬就是我亲弟弟。”

  张扬道:“我也一直把你当亲gēgē。”

  两人之间的感情显rán没有到这种地步,这种话说出来目的是安慰罗慧宁罢了。

  罗慧宁欣慰的点了点头,她向张扬道:“嫣rán是gè好女孩,你一定要好好对待人家,既rán决定要结婚了,就要把心收一收,外面哪怕有再好的女孩,你也不能三心二意,做男人要有责任。”

  张大官人脑袋低垂下去,嘴里嗯嗯啊啊的。

  罗慧宁向文浩南道:“浩南,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想单独问问张扬。”

  文浩南起身离去。

  张扬感觉有些不自在了,咳嗽了一声:“那啥……干妈,您有什么想知道的?”

  罗慧宁道:“我听说你和京都太圈中的几gè结拜了,这件事不知是真还是假?”

  张扬对罗慧宁没有隐瞒的必要,他点了点头道:“有这回事,我和周兴guó、徐建基、薛伟童结拜了,不过是因为我们都喝多了,所以稀里糊涂的就拜上了。”

  罗慧宁淡rán道:“虎父无犬,这些孩都不会轻易喝多。”

  张扬内心一怔,干妈显rán话里有话,她在提醒自己。张★扬道:“干妈,你放心,我和他们相处会注意分寸。”

  罗慧宁莲:“常言道:龙生龙,凤生凤,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政治家的孩天生对政治有着超人一等的嗅觉,我听说周兴guó和徐建基在东江投资,薛伟童也◆□投资东江城,可能在你看来他们是为你雪中送炭,帮你解决了燃眉之急,可是你当时有没有想过,中guó这大,不是缺少比东江投资环境好的城市,为什么他们会同时选择东江?”

  张扬真正考虑这gè问题还是在☆周兴民被任命为平海代省长之后,如果把周兴民的上任和周兴guó的投资做出联系,那么一切就变得复杂起来,难道说很久以前周兴guó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堂gē会前往平海,所以提前走了这一步棋?至于薛伟童,这gè看起来毫无机心大大咧咧的女孩儿,难道也已经将未来的政治变迁精确的计算在内?如果他们已经知情,却没有向自己这gè结拜弟兄透露一丝的风声,这些人的心机都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罗慧宁道:“平海的政治斗争只是政坛的一gè缩影,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历史的发展就是在不停的斗争和妥协中进行,没有永远的胜利者,也没有人会永远失败,想在政坛独善其身,必须要拥有清醒的头脑,张扬,你提出不想继续留在东江工作很好,如果继续逗留下去,你不免会成为他人利用的工具。”

  张扬道:“干妈,政治太险恶也太复杂,我近有些疲倦了。”

  罗慧宁微笑道:“世上yuán本就没有比仕途凶险的道路,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gègè前仆后继的冲上去,这条路没有人会成为胜利者,即便是胜利也只不过是暂时的。”

  张扬点了点头,在罗慧宁的面前他可以畅所欲言,他低声道:“干妈,其实之前平海传得很盛,说乔家的这次麻烦和我干爸有关。”

  罗慧宁微笑道:“我也有听说过,你信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有些相信,可是后来得知周兴民前往平海担任代省长,就觉着这件事很可能另有他人在背后操纵。”

  罗慧宁道:“很多事别说是你看不透,连我也看不透。”她轻声叹了口气道:“世界的复杂因为你用复杂的目光去看这gè世界,如果你想让自己生活的单纯一些,就要远离这些复杂的东西。”

  张扬点了点头,其实他对罗慧宁的这番话并不是非常的理解。

  罗慧宁道:“你口口声声想升官,可是我能够看出,你对权力并不是特别的热衷,这方面浩南比起你的强烈一些。”

  张扬道:“谁不想升官啊!”

  罗慧宁微笑道:“回头我再帮着你说说,我看这次应该有机会。”

  张扬隐约觉着这次终于要迎来仕途上的一次大发展,不过事情没确定之前,他也不敢盲目乐观,总之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选择,不应该在东江继续逗留下去,岳父大人眼皮底下讨生活,压力实在太大,那种时刻担心成为别人靶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张扬想起了一件事,在东江的时候天池先生的弟黄闲云曾经委托他和罗慧宁联系,想在日本举办一场天池先生的作品展,于是张扬将这件事说起。

  罗慧宁听到黄闲云的名字不觉皱了皱眉头道:“他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