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暧昧无罪】(下)


  君并没yǒu那么好当,张大官人这一夜捱得很辛苦,暖玉温香抱个满怀,却要控制住自己的情圌欲,这绝对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尤其是对张大官人这种血气方刚的汉来说。

  查薇开始还yǒu些害怕,可◆hòu来发现张扬并没yǒu进一步的举动,这放下心来,就这样躺在张扬的怀抱中,静静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呼吸,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可查薇很就意识到,自己的害怕源自于她的紧张,她从未怕过张扬什么,相反,躺在张扬的怀抱中让她感觉到踏实,让她感觉到安全。这样的一双臂膀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保护自己。

  查薇不知自己何时睡去,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两人仍然以那样的姿势拥抱在一起,查薇感觉到这厮的某部分紧紧抵压在自己的双圌腿之间,坚硬而灼热,查薇不由自主的向前挪动了一下『臀』圌部,张扬却搂紧了她,大圌腿搭在她的娇圌躯之上,那部分却紧密的贴紧了自己。

  查薇的俏圌脸一直红到了脖gēn儿,她甚至能够感觉到来自张扬身体的膨圌胀,她咬了咬樱圌唇,娇圌躯内一种前所未yǒu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酥圌软无力,她感到自己的双圌腿圌间甚至yǒu些『潮』圌湿,查薇害怕这一秘密被张扬发现,轻轻拉扯着他的手臂:“嗨!”

  数声之hòu,张大官人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这一夜的煎熬可真是非同一般,他咧开嘴笑了笑:“嗨!年好!”

  查薇小声道:“我想起床了!”

  张扬点了点头,这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失态了,他yǒu些尴尬的放开查薇,向hòu挪了挪。

  查薇红着俏圌脸,低着头,掀开被窝从里面坐起身,披上衣服步向盥洗室走去。

  等查薇进入盥洗室,张大官人这坐起身来,低头看◇着自己一柱擎天的部分,感叹道:“兄弟啊,辛苦你了……”

  大年初一,每个人都yǒu很多事,查薇洗漱之hòu让张扬送她返回城区拜年,虽然两人之间没发生什么事情,可毕竟yǒu了一夜同床共枕的经历,★比起羞涩的查薇,张大官人的表现还算正常,除了没能控制住生理冲动之外,这一晚上的表现还算得上一个守礼君,他看了查薇一眼,自从昨晚之hòu,查薇连正眼都不敢看他,一改过去的爽朗作风,现在整一个忸怩的小姑娘,双目望着窗外,似乎在欣赏着雪景,其实脑里『乱』糟糟的,总想着昨晚两人相偎相依共渡长夜的情景,暧昧的回忆原来也可以是一种浪漫。

  张扬道:“昨晚睡得好吗?”

  听到这句话,查薇的俏圌脸一直红到了脖gēn儿,她回头横了张扬一眼:“你说呢?”

  张扬道:“你睡得蛮香的,半夜还听到你打呼了。”

  查薇忍不住笑了,啐道:“你打呼呢!我gēnběn就没睡着!”

  张扬道:“为什么不睡啊?”

  查薇打了个哈欠道:“不敢睡,一头狼躺在身边,我睡不踏实!”

  张大官人笑道:“事实证明,这头狼是头君狼,放着一只待宰羔羊连口水都没流一滴。”

  查薇道:“还好意思说,你……”话刚一说出口顿时想起张扬刚的样,羞得再也说不下去。

  “我怎么了?”

  查薇道:“总之,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扬道:“我能坚持住是一回事儿,可我是一正常男人,总不能一点反应都没yǒu吧,要是我搂着你睡了一夜,一点反应都没yǒu,你是不是要怀疑自己太没yǒu吸引力?”

  查薇料到他说下去准没什么好话,满脸通红的让他停车,这里距离她家已经不远,张扬停好车,望着查薇道:“帮我跟你叔叔拜个年,那啥,我今儿忙,就不去他那里了。”

  查薇点点头,忽然凑过身去,闪电般在张扬的面颊上亲了一记,然hòu迅速推开车门跳了下去,走出一段距离,回过头,笑靥如花的向张扬摆了摆手。

  张大官人『摸』着自己被查薇亲过的面颊,不由得感叹道:“魅力无法挡,我他圌妈怎么就这么讨女人喜欢呢?”

  张扬běn想去干爹干娘那里拜年,打过电话知道,他们夫『妇』两人一早就出去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张扬想了想,先去了乔老那里。

  普通人想去乔老家里也不是那么容易,张扬先给乔鹏飞打了电话,乔鹏飞出门接了他,陪着他一起来家里,在张扬来乔家之◆前,几位现任领导人刚刚离去,其中也包括张扬的干爹文浩南,乔家虽然在近遭遇了一些风圌波,可是乔老的声望并没yǒu受到太多的影响,这也证明乔家在这次的危机公关是yǒu效地及时的。

  乔鹏飞向张扬道◎:“我爷爷知道陈安邦的事情了。”

  张扬笑道:“yǒu没yǒu责怪你?”

  乔鹏飞摇了摇头,其实爷爷听到这件事之hòu,并没yǒu任何的不悦,从昨晚爷爷的情绪来看,老人家非常开心。

  走入乔家,看到乔鹏飞的父母、时维的父母都在,张扬向他们拜年之hòu,跟着乔鹏飞一起来到书房,乔老和乔振梁父两人正在书房内聊天,对于他们这种政治家庭来说,即便是年,话题也很难离开政治。

 ☆ 乔振梁的情绪非常不错,因为父亲刚刚告诉他一个消息,上头已经初步决定,让他出任农业部部圌长,乔振梁的仕途在短暂的搁浅之hòu,重回归宦海,扬起风帆,他知道父亲为此一定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乔老◆道:“这个消息目前还没yǒu对外宣布,你好好养伤,节hòu就要开始工作了。”

  乔振梁道:“爸,我身体没问题,张扬给我配得『药』很灵,现在我的手已经全好了。”

  乔老笑道:“身体是**的běn钱,没yǒu一个好身体,还谈什么**事业,这次你的事情是维疆同志提名的。”

  乔振梁点了点头,关键时刻,周家给了他们一个人情,似乎是针对周兴民出任平海省长一职所做的某种平衡,父亲虽然退了,可是他还是yǒu着相当威信的,否则自己的事情不会那么得到解决。乔振梁道:“维疆同志之前找我谈过一次。”

  乔老道:“yǒu些平衡工作是必须要做的,谁都不想树敌。”

  乔振梁听出父亲的言外之意,如果高层方面对自己的事情做得太绝,老爷肯定会不高兴,或许真的会yǒu所动作,乔振梁道:“这次的风圌波让我看清了很多的事情。”

  乔老道:“出了事情不要怨天尤人,首先要看到自身的不足,自己没yǒu『毛』病,别人就抓不到你的把柄,不过,事情还没yǒu结束。”

  乔振梁深yǒu同感的点了点头,低声道:“爸,我懂得应该怎样做。”

  乔老的目光望向窗外:“你听说鹏飞和陈旋儿的冲突了吗?”

  乔振梁道:“听说了,想不到这孩当了几年兵,脾气还是像当初那么冲动。”

  乔老道:“我不觉得他做错!”

  乔振梁微微一怔,抬起头,正遇到父亲深邃的目光。

  乔老道:“振梁,可能鹏举的事情带给你的打击太大了,这段时间你改变了许多,我们乔家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低头做人,yǒu些事必须得争!”

  乔振梁抿了抿嘴唇,并没yǒu说话。

  乔老道:“你和小孟之间的事情我从来都没yǒu细问,我相信以你的年龄和经历,应该可以处理好任何事。”乔老的话并没yǒu说完,可是他的表情却流『露』出些许的失望。

  乔振梁清楚自己这段时间的状态很差,可以说是他从政以来差的时期,政治上受挫还在其次,一直以来他努力维持的家庭终于完全崩溃,这是他人生的低谷,以父亲的睿智一定能够看出他的失常。乔振梁感觉到,自己是时候应该振奋精神了,他要忘记过去的不,他要重振作起来,这一代人中,父亲在他身上寄予的希望大,他绝不可以让父亲感到失望。父亲头上的白发比起去年多了,终yǒu一天父亲老得会无法承担这个家族的重担,所yǒu的一切都要靠他肩负起来。想到这里,乔振梁不禁感到内疚,他běn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可是这场风圌波却让他意识到自己在政治上还欠缺火候。

  乔老轻轻拍了拍儿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今天是年的第一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重的开始,不是吗?”

  乔振梁重重点了点头道:“爸,我会认真的走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