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无可选择】(上)


  张扬不由自主想到le顾佳彤,这一次丽笑的命运再度被推到le生死边缘,他必须要做些什么。张扬首先联络的是赵天和伍得志,他需要帮助,虽然他拥有超人的武功,但是当今世界,武功并不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雪越下越大,张扬拉开街角的公话亭,在其中暂避风雪,他给楚嫣然打le一个电话,没有告sù她自己要去哪里,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

  张扬此对的心情是无比沉重的,和楚嫣然道完话之后,他鬼使棒差的拨通le乔梦媛的电话,本来他以为乔梦媛仍然关机,却想不到这次居然打通le。

  乔梦媛接通le电话并没有说话,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张扬的呼吸声,她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

  彼此捏着电话,听着对方呼吸的声音,终还是乔梦媛半先开口道:“有事?”

  张扬的声音低沉而压抑:“我遇到le一些事,却找到不到人说!”

  乔梦媛从张扬的声音里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虽然她一直都在刻意保持着和张扬之间的距离,其至她错误的认为自己已经渐渐可以控制住感情,可是当张扬遇到le麻烦,她的情绪会不由自主的受到影响,这一刻,999乔梦媛忽然发现自己对他早已情根深种,这世上没有比他让自己在乎的人。意识到这一diǎn之后,乔梦媛不由得慌『乱』起来,可是她却又管不住自己,她永远也不能做到不去关心张扬:“你在哪里?”

  张扬抬起头,透过公话亭的玻璃望着周围来往的人群,低声道:“我在长安街,雪很大!”

  女人的直觉是敏盛的,乔梦媛知道张扬一定遇到le很大的麻烦,她几乎没做太多的考虑就离开le家,以的速度来到le张扬的身边,张扬仍然站在公话亭内,他在等待,虽然他恨不能现在就前往北韩,可是在对情况缺乏必要le解的情况下,他不能贸然行动。

  伍得志和赵天正在赶往京城,伍得志提醒他务必要冷静,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要等他抵达京城再说。他必须要做好准备,章碧君虽然提供给le他很多的材料,但是仅凭那一盘剥影带很难断定丽笑就被关押在金刚山。张扬在心底深处对章碧君缺乏信任,他甚至无法肯定这件事究竟是不是另外的一个圈套。

  可是这件事关系到丽笑的安危,就算真的是一个圈套,他也不可能就此放弃,或许有些人正是意识到丽荚在他心里的重要『性』,所以布下le这个局,张扬无法继续思考下去。

  望着一身风雪一脸关切的乔梦媛出现在公话亭外,张扬推开公话亭的玻璃门,999将她拉入这狭小的空间内,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展开臂膀不由分说的将乔梦媛的娇躯拥入自己的怀中。

  乔梦媛明显颤抖le一下,可是她没有拒绝,就这样任由张扬抱着自己,过le一会儿,她的手方很小心的搂住张扬的腰,关切道:“告sù我,究竟发生le什么事?”

  张扬道:“我是不是一个坏人?”

  乔梦媛摇le摇头,在她心中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

  “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我放不下,有些本我必须去做。”

  乔梦媛轻声道:“如果你认为值得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我相信你。”

  张扬道:“我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乔梦媛昂起头,看着张扬矛盾而纠结的面孔,轻声道:“告sù我,如果你信任我的话。”

  张扬diǎnlediǎn头,他低声将自己和丽笑之间的故事告sùle乔梦媛,999乔梦媛认真的在听,当她听完这个故事已经明白,张扬肯定要前往北韩。

  外面已经完全墨le下来,路灯亮le,鞭炮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他们仍然拥抱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没有要分开的意思。

  乔梦媛想起le顾佳彤,想起le那件事对张扬造成的创伤,她知道元论遇到麻烦的是丽笑还是别人,张扬都会毫不犹豫的过去营救,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过去是,现在是,永远都是。

  乔梦媛道:“也许我可以将这件事告sù爷爷……”

  张扬摇le摇头道:“没用的,这件事根本不能通过官右手段解决,而且我也不想他们知道我和国安之间的关系。”

  乔梦媛道:“那怎么办?”

  张扬道:“我准备以旅游的方式前往北韩,把这件事情先调查清楚,如果丽笑真的在他们的手中,无论用尽怎样的方法我也会把她救出来。”

  乔梦媛道:“太冒险le!”

  张扬道:“那又怎样?我相信我会没事,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们也奈何不le我。”

  乔梦媛道:“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sù我?”

  张扬看到乔梦媛的美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他没有说话,伸出手去,充满爱怜的为她抹去脸上的泪痕。

  乔梦媛道:“你故意这样做,你故意让我知道,你要通过这种方式证明我在乎你,我担心你!”

  张扬没说话,抿起双唇,加周力的将乔梦媛拥入怀中,乔梦媛低声啜泣着,她忽然张开嘴很用力的咬在张扬的肩头,狠狠地咬,咬得张扬好不疼痛,但是他没有逃避,默默忍受着她带给自己的痛楚,过le一会儿,乔梦媛松开le嘴唇,大声哭泣起来:“为什么要去冒险?为什么要去冒险?”虽然她已经知道答案,虽然她知道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他的念头,可是她仍然免不le要担心他。

  张扬道:“梦媛,我一定会平安回来,我发誓!”

  “你要去北韩旅游?”薛伟童惊诧的张大le嘴巴。

  周兴国和徐建基对此也表示不解,周兴国道:“大过年的怎么想起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张扬笑le笑,他当然不能向他们几个把所有的一切和盘托出,一边往脚上套着冰鞋,一边道:“朋友要去那边做生意,他也是第一次去北韩,所以心里没底,听说那边情搞得非常封闭,对外籍人士全都当成间谍看待,所以想起叫我去作伴。”◎

  徐建基道:“你是国家干部,出国手续相对麻烦le一些,还不如走公派!”

  薛伟童道:“我去过那里,一穷二白,很多人连饭都吃不起,都说北韩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可事实上他们是把咱们当☆金主看,对料想从咱们这里得到diǎn什么。”

  周兴国道:“可不是嘛,这帮高丽棒仔全都一个德行,你帮le他,他以为是应该的,记得前阵的奥运投票吗?京城之所以落败就是被他们摆le一道。”

  徐建基道:“我听我们家老爷说过,这帮人心里连抗美援朝都是他们伟大的金『主席』带领他们抗击美帝国主义,是他们帮助咱们国家抵御le外敌的入侵,他们付出le血与火的代价,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国家今天的繁荣▲和富强,所以咱们现在援助他们是应该的。”

  张扬忍不住骂le一句:“『操』,真他玛是小人见识!”

  周兴国笑着拍le拍张扬的肩头道:“别生气,你明知道那是一小人国还打算去转转?”
□héfùqiáng,suǒyǐzánmenxiànzàiyuánzhùtāmenshìyīnggāide。”

  zhāngyángrěnbúzhùmàleyījù:“『cāo』,zhēntāmǎshìxiǎorénjiànshí!”

  zhōuxìngguóxiàozhepāilepāizhāngyángdejiāntóudào:“biéshēngqì,nǐmíngzhīdàonàshìyīxiǎorénguóháidǎsuànqùzhuǎnzhuǎn?”
  张扬叹le口气道:“没办法,我都答应朋友le。”

  薛伟童道:“三哥,我帮你想到le一个英文名字。”

  张扬笑道:“我说你脑平对都在想什么?我们在这儿说北韩呢,你想哪儿去le?”

  薛伟童很认真的说道:“格列佛,你干脆叫格列佛吧,这次你的北韩之旅就叫格列佛漫游小人国!”

  一帮人都笑le起来,张扬穿好冰鞋走向冰场,他很少玩滑冰,不过他超人一等的平衡『性』让他在这方面的进步很,一会儿功夫,他不但可以熟练地在冰上滑行,而且还可以做出几个花样动作。

  薛伟童从后面跟le上来,她滑的很好:“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张扬道:“明后两天,等我朋友来到决定。”

  薛伟童道:“这两天过年放假,手续可能没那么好办。”

  张扬笑le笑,乔梦媛已经主动帮他去解决这件事le。

  薛伟童道:“真要是想旅游的话,南韩比北韩好得多,至少不像北○韩那样压抑,到le那里你就会有种透不过气来的盛觉。”

  张扬道:“我这人自由惯le,还就想受diǎn约束,我听说北韩女兵特别漂亮不知有没有这回事儿?”

  徐建基道:“女兵也不能随便看,★那都是为领导准备的。”

  几个人同时笑le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