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面子】(上)


  金斗luó暗叫可惜,自己的心神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不然张扬根本不可能从自己的这一式大雨滂沱中逃出去。金斗luó过于高看这套凄风苦雨剑法,却又低估了张大官人的能量。

  张扬站在不远处,□摇了摇头道:“你这一招使得还欠火候,招式是有了,可惜内功不对路,你修行的内力过于刚猛,这剑法却偏于阴柔,好像是『逼』着一个大汉去拿绣花针,就算绣出来东西,可总是难以成为精品。”

  金斗luó毫不动气,微笑道:“那你就看看我这花绣得如何?”剑尖一抖,剑招宛如长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绝的向张扬延绵而去,招式变幻诡异莫测。

  张扬并不急于反击,仍然是利用练功房的地形,围绕廊柱躲避金斗luó的进击,金斗luó手中剑锋笃笃笃刺入廊柱,将前方廊柱刺得如同蜂窝一般。

  张扬看出金斗luó的凄风苦雨剑法并不完整,看来金絔戊的剑法传承的过程中还是有不少遗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张大官人深谙比武对决中气势的把握,他先后折断金斗luó的两柄剑,『逼』迫他不得不拿出了压箱底的宝剑,也使出了为隐秘的剑招,可金斗luó的这些压箱底的存货,对张大官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稀奇,凄风苦雨剑法他早就了然于胸,要说能够让他产生一些兴趣的是金斗luó手中的这把古剑。

  金斗luó道:“逃什么?堂堂正正打一场就是!”两人的心态明显发生了改变,现在变成了金斗luó对张扬用激将法了。

  张扬道:“武功之道讲究攻守平衡,没有只攻不守,也没有只守不攻的道理,我现在采取守势,是为了耗费你的内力,等你内力衰退之时,就是我反守为攻的时候。”这厮也够坦白,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告诉金斗luó。

  金斗luó听在耳中,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小实在是太狂妄了,不过他的确有狂妄的理由。

  金斗luó道:“那好,我就等你到反守为攻的时候!”

  张扬向后连退两步,他的手向一旁伸出,悬挂在不远处的一柄zhú剑脱鞘向他飞来,张大官人握剑在手,微笑道:“那好,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追着我打了这么久,我要是不还手,岂不是太窝囊了一些,看剑!”zhú剑倏然向前递出,一缕剑气先行刺破了虚空。

  金斗luó手中饮血剑在面前织成一面剑网,张扬透出的剑气撞击在剑网之上,发出波!地一声闷响,金斗luó双臂剧震,气息为之一窒,比起硬碰硬交锋带给他的压力,金斗luó心中的震骇大,张扬看似用zhú剑进击,但实际上发动攻击的却是有质无形的剑气,zhú剑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件道具。

  金斗luó心中不禁黯然,他自问剑法在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及,却仍然摆脱不了用剑的境界,而张扬在剑道方面的修为事实上已经超过了他。

  金斗luó怒喝一声,凄风苦雨剑中为玄妙的一招使出,张扬认得这一招,正是凄风苦雨,而到了金斗luó这一代,将这一招赋予了一个雅致的名字,寒雨连江夜入吴,剑势宛如凄风苦雨,延绵不绝。

  张扬手中zhú剑也是一抖,发出嗡!地一声低鸣,竟然以同样的招式向金斗luó手中的饮血剑迎去,双剑在虚空中不停交错,噼啪之声不绝余耳,饮血剑削铁如泥,和zhú剑在空中短时间内碰撞了不下百余次,可是zhú剑竟然没有丝毫的损毁,这可不是因为金斗luó手下留情,他恨不能一剑就把张扬手中的zhú剑给砍断,可是张扬对zhú剑的控制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每次兵器相交,都巧妙的避过饮血的锋芒,饮血虽然锋利无比,可是每次击中zhú剑的都是剑身,又怎能削断zhú剑?金斗luó强的一招仍然无法将张扬击退,让他震骇的是,张扬竟然使出同样的剑招来应对自己的进攻,此时的金斗luó已经是心灰意冷,他也□明白,如果张扬真的要全力而为,自己早已落败,这一式剑招使完,竟然兴不起继续进击的心思,呆呆站在原地不动。

  看到金斗luó不再攻击,张扬也退出两步站在他的对面。张大官人虽然话说的很大,可是他在◎真正交手的时候还是给金斗luó留足了面,这里毕竟是韩国,他不想因为比武和金斗luó接下梁,今天的输赢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金斗luó望着手中的那把饮血剑,剑名饮血,无血不归,可今天看来却要破例,金斗luó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右手一扬,手中饮血剑向上方横梁掷去。

  饮血剑『插』入横梁之上,剑身颤抖不已,发出嗡嗡地声响。

  此时忽然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你自己学艺不精,却迁怒于饮血剑,真是可笑!”

  张大官人听到这声音不由得头疼不已,虽然他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可是从声音已经判断出是文玲来了。

  文玲站立于横梁之上,那柄饮血剑已经落入了tā的手中,tā刚的那番话说的是韩语,金斗luó听得清清楚楚,张大官人却是第一次听到tā说韩国话,反正他是听不出什么『毛』病,感觉文玲说起韩国话来比韩国人还要标准。

  金斗luó看到饮血剑落入这个陌生女人的手中,顿时紧张了起来,这柄饮血剑对他的意义非同小可,在某种层面上等于是掌门信物,他怒吼道:“还我!”

  文玲冷哼一声,身躯一拧从空中飞掠而下,手中饮血剑一抖,漫天剑雨向金斗luó倾泻而下。

  张扬暗叫不妙,上前想要帮助金斗luó时已经晚了,却见金斗luó的肩头手臂上已经多了十几道剑痕,鲜血从剑痕之中渗透出来,不过幸好没有伤及要害,看来文玲下手的时候已经有所留情。

  张扬挥动zhú剑同样以凄风苦雨剑法向tā攻击而去,面对这位武功和自己在伯仲之间的干姐姐,张扬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两人使用的都是凄风苦雨剑法,一时间在练功房内,你来我往,激斗在了一起。

  金斗luó看●到两人所使用的都是本门剑法,可是招式的精妙程度不知要比自己强上多少,目睹如此场面,金斗luó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整个人灰心丧气,张扬和文玲都是如此年轻,两人的武功已臻化境,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金斗◆luó现在方明白张扬刚根本没有拿出他的真正实力。

  激斗之中,忽然听到噌!地一声,张扬手中的zhú剑被文玲砍成了两段,与此同时,张扬一掌也击中了文玲的肩头。

  文玲向后接连退了几步,tā摇了摇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张扬,难道你修炼了大乘决?”

  张大官人习惯了装傻充愣:“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文玲呵呵冷笑道:“今天这一掌,我先记下了。”说完这句话,tā腾空向后方的窗口撞去,撞开窗口,身躯宛如大鸟一般飞向剑远处的密林。

  金斗luó怒吼道:“哪里走?”他是心疼自己的那把饮血剑。等他追到窗前,向外望去,哪里还能找到文玲的影。抛开文玲的剑法不言,单单是tā的这身轻功也已经让他望chén莫及。

  张扬来到金斗luó的身边,向窗外看了看,低声道:“算了!穷寇莫追!”

  金斗luó怒道:“可tā抢走了我的剑!”

  张大官人望着满身血痕的金斗luó,心中暗笑,这饮血剑果然名不虚传,无血不归,搞了半天是要吸金斗luó身上的血。其实文玲刚明显是手下留情,如果文玲想杀金斗luó,此时的金斗luó已经成为一具死尸。

  张扬道:“你的伤要不要紧?”

  金斗luó摇了摇头,他所受的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今天接连遭遇了两场挫败,对金斗luó来说身体的创伤还在其次,内心的挫败和沮丧是他有生以来为巨大的。

  张扬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里面装着金创『药』,这厮早有准备,当然不是准备给自己的,他对自己拥有着相当的自信,来此之前就知道,就算今天有人受伤,那个受伤的人也绝不会是自己。

  金斗luó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张扬帮他将伤口处理了一下,金斗luó换上了一套的练功服,他的练功服款式都是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金斗luó的一张老脸上写满了失意,本来他约张扬来四层练功房单独比武是给外甥女崔贤珠面,可现在想想得亏自己有先见之明,要不然在众人面前比武,今天的脸可就丢大发了。

  感谢nfd乐好运王八爱羔卸图巫逍遥笨笨仙十棒打不晕远行侠以及所有打赏章鱼的兄弟姐妹,章鱼无以为报,只能认真写书,用故事来回报你们!再次鞠躬感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