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小高的烦恼】(上)


  张扬笑道:“zhè跟我没啥关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都是过去那帮领导搞起来的,我要是不住,可néng显得清高点,不过也是一种资源浪费,想来想去还是随大流了。”

  梁成龙道:“我就是佩服你zhè一点,明明占了便宜还搞得跟理所dāng然似的,你们党的干部是不是都像你zhè样?”

  张扬笑骂道:“你回去问你叔呗!”

  常海龙搞室内设计出身,对zhè房间的装修设计提出了很多意见,按照他的话来说,zhè么好的房,全都让不合理的装修给糟蹋了。

  张扬请大家在客厅坐了,本想去给他们倒茶,赵静和常海心抢着去做了。

  袁波过去来过滨海,不过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在他的印象中,滨海就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县城,今天过来经过城区的时候印象也不好,虽然比过去多出了许多高楼大厦,道路也宽阔了许多,可是交通秩序混乱不堪,城区卫生乱七八糟,总结为一个字就是乱。可进入海洋花园之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袁波感叹道:“如果你们滨海的城市卫生也搞得像县委家属院一样就好了。”

  张扬笑道:“等你下次过来的时候就会不一样了。”他之所以zhè样说,是因为他心中对滨海的未来整治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市容市貌肯定是首先整治的重点。

  梁成龙道:“看到zhè间房,我感觉到dāng官真好,真有点后悔了,dāng初我一门心思去做生意,真是一傻帽,要是选择仕途,我现在可néng也néng混个县太爷做做。”

  高廉明道:“你不行!”

  梁成龙瞪了他一眼道:“小孩家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就不行?”

  高廉明反问道:“你有dāng省委书记的岳父吗?”

  满屋人都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zhè意识到zhè厮是攻击自己的,扬起巴掌照着高廉明的屁股就是一下:“欠抽了!谁不知道,我之所以有今天全靠了我自己,我是埋头苦干脚踏实地的一步步走上来的。” ◇
  陈绍斌喝了口茶道:“别人不知道,我还néng不知道,张扬之所以有今天,谁都没靠,人家凭得那是真本事。你们谁有勇气敢爬到五十米塔吊上面救一个少妇?虽然说zhè少妇长得还不错,可色胆包天也得考虑◇★后……”zhè下后脑勺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张大官人骂道:“就你丫嘴贱,比高廉明还贱!”他倒好,一箭双雕,把俩小都给骂了。

  丁兆勇只是笑,zhè会儿被赵静拽着去露台上观海了。因为成了张扬的妹夫◎,丁兆勇在zhè帮损友中的地位也是直线下降,言语上他讨不到半点便宜,所以丁兆勇干脆少插话。

  常海心矜持地坐在那里,她很少说话,可是偶尔和张扬的目光相遇,便流露出旁人无法察觉到的思念。

  张扬道:“光顾着聊,我还没订饭呢,咱们中午去富临渔港怎么样?滨海好的海鲜酒家。”

  梁成龙道:“到哪儿吃海鲜都是一个味儿,还不是白水煮出来,就在zhè里吃吧,海景房吃海鲜,喝多了就地睡了,没有后顾之忧。”他向周山虎招了招手道:“山虎,你跟老赵去附近的海产品市场买点海鲜过来,鲜好吃的只管买个够。”他从皮夹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钞票递给周山虎。

  张扬道:“哪néng呢,来到zhè里应该我请客。”

  梁成龙笑道:“拉倒吧,就你那点工资,不贪污的话一个月也请不起一顿。”

  张大官人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在zhè货眼里dāng官的就没有好人吗?哪天真得怂恿怂恿他那个dāng市委书记的叔叔,让老梁同志好好修理修理他。

  常海心起身道:“我跟着过去,看看买什么。”

  袁波笑道:“还是我去吧,我可是干饭店出身的。”

  他们离去之后,陈绍斌不知从哪儿找出了◆一副麻将,嚷嚷着要打牌,梁成龙、丁兆勇、常海龙陪着他去棋牌室里战上了。

  赵静来到张扬的身边坐下,打开了电视,笑道:“哥,zhè两天我翻来覆去的看你那段闻,你真上镜,好帅,我过去的同学都向我打◇◆一副麻将,嚷嚷着要打牌,梁成龙、丁兆勇、常海龙陪着他去棋牌室里战上了。

  赵静来到张扬的身边yīfùmájiāng,rǎngrǎngzheyàodǎpái,liángchénglóng、dīngzhàoyǒng、chánghǎilóngpéizhetāqùqípáishìlǐzhànshàngle。

  zhàojìngláidàozhāngyángdeshēnbiānzuòxià,dǎkāilediànshì,xiàodào:“gē,zhèliǎngtiānwǒfānláifùqùdekànnǐnàduànwén,nǐzhēnshàngjìng,hǎoshuài,wǒguòqùdetóngxuédōuxiàngwǒdǎ听你,还问你有没有对象,你就成少女偶像了。”

  张大官人笑道:“呕吐的对象对!”

  赵静看着他道:“我哥zhè么帅,不去演电影都可惜了。”

  张大官人双脚往茶几上一放:“你把我跟那帮油头粉面的戏比,zhè不是骂我吗?”

  赵静挽住他的手臂道:“小哥,你是我尊敬的人,我怎么可néng骂你呢。”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伸手在她头顶习惯性地揉了一下,赵静道:“嗬,讨厌死了,zhè么多年,你怎么还改不了zhè个坏习惯,发型都被你搞乱了。”

  “臭美吧你!小静,结婚的事情准备好了没有?”

  赵静道:“没什么好准备的,我们也没打算大操大办,简简单单的办场婚礼就行,婚后我们也单独住。”她向棋牌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小声对张扬道:“我和她妈处不来。”

  张扬道:“小静,既然结婚了就要搞好关系,别弄得兆勇难做。”张大官人还是很为大局考虑的。

  赵静点了点头,她岔开话题道:“哥,你和嫣然姐什么时候?”

  张扬道:“本来我想zhè次和她把证给领了,可嫣然说等等,她现在有生意做,我zhè边刚来滨海,结婚的事情等一切稳定下来再说,迟不会超过明年。”

  赵静道:“我本来以为你们今年就néng结婚呢。”

  张扬笑道:“我多大啊!”

  此时门铃响了,赵静抢着去开门,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两名陌生的女孩,长得都很漂亮,zhè两人正是县委招待所的林学静和耿明明,她们过来打扫卫生,看到赵静她们也愣了,她们没想到张书记家里会有其他人在,赵静赶紧道:“哥!”

  张扬起身看了看,笑道:“是你们两个啊,我家里来了朋友,进来坐,进来坐!”

  林学静和耿明明有些不好意思道:“张书记,我们是过来帮忙打扫卫生的,既然您有朋友在,我们就先走了,等需要的时候给我们留言。”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听到门外有女性的声音,还在打牌的高廉明和陈绍斌都放下牌出来了,两人都是脸皮够厚的主儿,陈绍斌道:“别走啊,留下来一起吃饭。”

  高廉明跟着附和道:“就是,就是!”

  他们zhè一说,林学静和耿明明不敢留下了,慌忙向张扬告辞后走了。

  听说zhè两位美女都是县里给张书记配得服务员,专门负责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高廉明羡慕的口水都流出来了,陈绍斌也是双目放光:“我决定了,弃商从政,你们说我现在从政还来得及吗?”

  张扬道:“你zhè种投机倒把的坏分是坚决不容许混到我们干部队伍中的。”

  高廉明道:“张书记,您还缺法律顾问吗?实在不行我来dāng法院院长也行。”

  张扬道:“你别找我,找你们家老爷去,你爸是省公安厅厅长,只要他发话,给你弄个一官半职还不是轻而易举?”

  高廉明道:“别提我爸,他现在看我鼻不是鼻眼睛不是眼睛的。”

  “你小不是去香港dāng律师了吗?zhè几天就回来了?”

  高廉明振振有辞道:“香港那边的女孩整体质量不行,你说我正值恋爱之年,去了那边,万一把我的黄金期给耽误过去了,以后要是打了光棍,我找谁赔去?”

  张扬笑道:“我算明白高厅为什么烦你了,你小干什么都没长性,zhè可不成,dāng初你跟我在南锡体委……”

  高廉明举双手讨饶道:“大哥,我求您了,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吗?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就是一无业游民,忆往昔峥嵘岁月愁,哥们想起过去就发愁,我dāng初要是坚持下来了,现在怎么也得混个副处级吧,我后悔没听你的话,自毁前程啊!”

  张扬心说你丫比我心还渴,我在官场中打拼了四年zhè混了个正处,你小一年半载的就想dāng副处,不知天高地厚啊。dāng初高廉明是因为追求佟秀秀受挫,所以心灰意冷远走他乡。

  高廉明道:“哥,我投奔你成吗?”

  张扬道:“你néng干啥?”

  高廉明感觉到有点伤自尊了:“别瞧不起人,我好歹也是在美国上过大学拿过法律牌照的。”

  张扬道:“我现在真怀疑你在美国干啥了,反正谁也没亲眼看见,美国比咱们zhè发达,别▲的不说,就是滨海路边做假证的多了,不出滨海我就néng弄一哈佛博士证书。”张大官人绝没有夸张,滨海做假证件的还真多,zhè和沿海有关,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一条龙的产业,zhè是马克◎思都验证的经济规律。

  高廉明脸红了:“我可是正儿八经考过去的。”

  张扬道:“你zhè种公哥,我用不起,还是周山虎那样的淳朴青年用着踏实。”

  高廉明被他拒绝,明显情绪有些低落:“得,你牛,张书记,我不求你了还不成吗?我去打牌!”

  今天两,晚上出去放松一下,祝大家周末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