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看不透】(下)


  张扬临走之前,又专门向县委副书记刘建设交代了一下,刘建设对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颇感无奈,说起来张扬来到滨海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就没看到他干过什么正事,稀里糊涂的救了人,莫名其妙的上了央视闻,成了北港,应该说是平海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要不zěn么说人家运气hǎo呢,至于在汽车交易市场闹得那一出,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他把公检法的头头都折腾了一圈,来了个三堂会审,搞得大家都以为他要从公检法开始整顿,上任后的第一把火要从这边烧起的时候,他又hǎo像没事人一样不提了。

  在刘建设眼中,这位来的张书记就是个政治混混儿,来到之后正事儿没干,邪事儿一大堆。如果他以后也是这个样反倒是hǎo事,至少他对党务工作不闻不问,刘建设这个副书记的权力就大了许多,也不存在和许双奇争权的问题,从初的这几天来判断,张扬的到来很可能就是官二代镀金,等他捞够了政治资本,很就会闪人,前往下一处,谋求另一个职位,完成他◆在政治上的一次飞跃。

  县委县政fu的干部中很多人都抱着和刘建设一样的观点,但是有一个人并不这么认为,这个人就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她有过和张扬一起共事的经历,可以说那天在汽车交易市场上遭遇★的一切,她至今记忆犹,她之所以记得这么深刻,不仅仅因为张扬利索的拳脚,因为张扬临危不乱,在那种混乱场面下仍然可以保持清醒的头脑,将公检法的领导玩弄于股掌之中,虽然那件事后不了了之,也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可洪长青却明白,那是因为张扬没去追究,只要他坚持追究下去,说不定会扯出一些大的麻烦。

  洪长青留意到任公安局长已经到任,据可靠消息,程焱东和张扬的关系很hǎo,他的这次调任十有**就是张扬在背后动了手脚。一直坚持不用司机的张书记忽然也改了口,他从东江直接弄来了一位小车司机,现在专职为他开车。

  洪长青对张扬的一举一动都是颇为关注的,她总觉着这位书记目前的不闻不问,让滨海沿着过去的轨迹暂时走下去,只是一种策略,他的那把火早晚都会烧起来,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让洪长青为忐忑的要数张扬弄来了傅长征,傅长征现在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事实上他就是张扬的贴身秘书,意味着他是张扬的亲信,洪长青甚至感觉到,傅长征的到来就是为了接替自己的位置的。

  张扬前往北港并没有带车去,因为他知道洪长青每天都会返回北港,她是坐公车回去的,张大官人主动提出搭洪长青的便车,洪长青当然不能拒绝。

  上了那辆黑色的奥迪车,洪长青道:“张书记,您不是明天去党校演讲,zěn么今天就过去了?”

  张扬道:“去拜会拜会几位市领导,我来滨海都一个星期了,连领导的码头都没拜过,zěn么能行呢?”

  洪长青笑了起来,张扬说起话来江湖气真重。

  洪长青向司机道:“小李,这两天你就跟着张书记吧。”

  张扬笑道:“不用,你们把我送到紫金苑小区就行。”

  洪长青按照张扬的吩咐把他送到了紫金苑。

  张扬在小区大门就下了车,他来这里是为了见一个人,现任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曹向东。曹向东的一家虽然因为工作的缘故搬到了东江,可是他的父母仍然还在这里居住,所以曹向★东平时一有时间就会过来探望父母,近这几天,他的父亲生病了,曹向东都在家里照顾。

  张扬也是得到了消息,所以过来探望,他在门口的超市里买了一些水果,第一次登门总不能空手过去。

  来到曹向▲东父母所在的房,张扬敲了敲门,过了没多久,房门开了,开门的是曹向东,看到门外的张扬,他颇感诧异,实在想不通张扬zěn么会找到这里,自从他离开北港之后,和这里的官员就不再有任何的联系,每次回来他都尽量低调,不去惊动过去的任何同僚,不过曹向东很就猜到张扬是zěn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张扬在江城方方面面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一定是从江城那边打听到了自己的去向,并问到了他父母的住址,虽然感到有些诧异,可曹向东还是很热情地把张扬请了进去:“张扬,呵呵,真没想到会是你。”

  张扬道:“我听说伯父病了,所以过来看看,曹市长,我也没想到你会在家。”

  曹向东一脸热情洋溢的笑,可心中却道,你不知道怪!他把张扬请进房内。

  张扬看到这是一间三室一厅的房,装修的还算不错,他先去曹父的卧室问候了一声,并将礼物放下。

  曹向东向父亲道:“爸,这位是我过去在江城的同事张扬,现在他是滨海县的县★委书记。”

  曹父笑了笑,他过去也是北港的一位老干部,如今已经离休多年,他打量着张扬道:“张书记,真是年轻有为啊,这两天我常看闻,你救人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谦虚道★:“不是什么大事儿,根本就不值一提。”

  曹向东搬了张凳让他在床边坐下,又忙着给张扬泡了杯茶。张扬让他不必忙活,喝了口茶道:“伯母不在家?”

  曹向东道:“去买菜了,老爷想吃黄花鱼。”☆

  张扬道:“曹伯伯,您哪儿不舒服啊?”

  曹父叹了口气道:“颈椎病。”

  曹向东道:“颈椎增生,压迫椎基底动脉,去医院看过,医生也没什么hǎo办法。”

  张扬看到一旁◆的x光片,提出想看看片,曹向东听说过他过去是学医的,也没感到什么奇怪,将片递给他。张扬拿起片对着阳光看了看,颈椎片显示曹父的颈椎生理曲度消失,颈椎五六七骨质增生严重,韧带钙化。

  曹父道:“现▲在不能站起来,一站起来就头晕脑胀,跟醉酒似的。”

  张扬笑道:“医院zěn么说?”

  曹向东道:“说是有种小针刀,可医生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治愈。”

  曹父道:“我不相信那玩意儿○zàibúnéngzhànqǐlái,yīzhànqǐláijiùtóuyūnnǎozhàng,gēnzuìjiǔsìde。”

  zhāngyángxiàodào:“yīyuànzěnmeshuō?”

  cáoxiàngdōngdào:“shuōshìyǒuzhǒngxiǎozhēndāo,kěyīshēngyěbúnéngbǎozhèngyīdìngkěyǐzhìyù。”

  cáofùdào:“wǒbúxiàngxìnnàwányìér,都是骗人的,颈椎病根本治不hǎo。”

  曹向东道:“牵引也做过了,针灸推拿也试过,可始终没什么缓解。”

  张扬道:“那是因为你们没找对人,我家倒是祖传了几手推拿的方法,曹伯伯,您要是信得过,我帮你试试。”

  曹父晕的不行,他点了点头道:“死马当成活马医,你只试,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这种天旋地转的滋味,我还不如一头碰死呢。”

  曹向东是个孝,听到父亲这样说,脸上不由★得露出忧愁之色。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他让曹父坐起,背朝自己,活动了一下手腕,让曹父把夹袄脱掉,只穿着内衣,家里的暖气很足,即使穿着轻薄也感觉不到寒冷,张扬也把外套脱了,他开始为曹父按摩肩颈。◇

  曹向东本来将信将疑,可是看到张扬娴熟的按摩手法,马上就相信这厮过去的卫校没有白上,他又zěn会知道,眼前这位是大隋朝那会儿的第一神医,遇到张扬,算他们家老爷运气。

  张大官人的按摩▲手法宛如行云流水,轻重缓急,节奏掌握的无比准确,开始的手法非常轻柔,渐渐手法开始加重,再到后来,甚至可以听到曹父的颈部骨节发出噼啪声响。

  这声音听得曹向东心惊胆战,生怕这厮一个大力把老爷的脖●给拧断了。

  曹父却随着他的按摩感觉轻松了许多,张扬一路按摩下来,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曹父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目,望着张扬,又惊又喜道:“张书记,你是神医啊!经你按了两下,我现在居然不晕了。”

  张扬笑道:“只是短时间内缓解了一下你的症状,原理很简单,只是帮助你稍稍拉开一些颈椎的间隙,减轻血管压迫的症状,这种方法只能短期有效,起不到根治的效果。”

  听张扬●这样说,曹父hǎo不容易燃起的一些希望顿时又冷却了下去,他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这颈椎病是治不hǎo了。”

  张扬道:“虽然不可能除根,可是缓解症状还是可以的,等明天我有空,带些金针过来,帮你针◆灸一下,效果应该可以维系很长一段时间。”

  曹父道:“真的可以?”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道:“曹伯伯,我zěn么会骗你?太久我不敢说,针一次之后半年之内应该没事,等你下次发作的时候,一个电话,我再过来就是。”

  曹父闻言欣喜若狂,一直以来这颈椎病都是困扰他生活的大问题,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过得生不如死,如今终于有了缓解的方法,他zěn能不高兴。

  曹父道:“向东,gǎn紧去准备hǎo酒hǎo菜,咱们得hǎohǎo招待我的救命恩人。”

  张扬笑道:“曹伯伯,我可不敢当,这样吧,我也不等明天了,这会儿就去中药店买些金针过来,帮你治疗,让你今晚踏踏实实睡个hǎo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