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潜规则】(下)


  因为火车晚点,常海心在晚上九点的时候抵达北港火车站,走下火车,看到了站在站台上的张扬和周山虎,常海心微笑走了过去,周山虎步向前接过她的行李,然后在前方引路,张扬和常海心并肩走在后面,张扬笑道:“欢迎常书记来滨海工作!”

  常海心一双美眸妩媚地瞟了tā一眼道:“以后还要请张书记多多关照。”

  两人目光接触到一起,心中都是一热,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张扬事先以私人的名义在北港四季花酒店订好了房间,当然是三间房,张大guān人还不至于明目张胆的和常海心住在一起,安顿下来之后,三人一起就在四季花酒店内简单吃了一些。

  作为北港有数的五星级酒店,这里无论是住宿条件还是饭菜质量都相当不错,不过价位偏高了一些。

  常海心早早回房去了,刚刚进入房内,就接到了张扬的电话,却是让她把阳台的门给打开,常海心嫣然一笑,合上电话,先将房门反锁,然后走向阳台,拉开窗帘,将房门打开,却见张扬已经在阳台上了,tā的房间就在隔壁,从阳台跨过对tā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常海心望着张扬,轻声道:“你已经是县委书记了,还改不了翻墙越户的毛病。”

  张扬笑道:“只怪常书记魅lì太大,不然我也不会冒着风险从十九楼上爬过来。”

  常海心莞尔一笑,投身入怀,紧紧拥住张扬的身躯道:“张扬,我想你!”

  一句话顿时点燃了张大guān人的热情,tā亲吻着常海心的樱唇,两人的唇舌胶着在一起,相互褪去对方的衣服,很就坦诚相见,张大guān人野性十足地将常海心推倒在大床上,剑履及地直奔主题,常海心一双修长晶莹的美腿因为受不了tā突然侵入的刺激,紧紧缠绕在tā的身躯之上,黑夜因为tā们灼热的激情而变得暧昧,张大guān人不知疲倦的征伐,让常海心的呼吸急促而灼热,她竭lì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避免因强烈的刺激而失去控制,喉头发出含混不清的低低呻吟声,忽然她紧紧搂住张扬的身体,娇躯不受控制地颤抖抽搐着,因为过度的愉悦,一双美眸蒙上了一层凄迷的泪光,她用lì咬住樱唇,过了好久方将张扬带给她的汹涌澎湃的激情消化掉,轻启樱唇,在张扬的耳边发出了哈!的声音。

  张扬抚摸着她的qiào脸,手指轻揉她的樱唇,被常海心湿润柔软的唇轻轻含住。她的娇躯在张扬身下轻轻动作着,张扬的大手托起她弹性惊人的**,让她的娇躯贴得加紧密,宛如暴风骤雨般发起了冲击,常海心感觉自己变成了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时而被高高抛上了风口浪尖,时而急冲坠入深不可测的波谷,整个人在不停经历着失重和超重的状态,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感到刺激的同时又感到飘飘欲仙,刚开始时,她还能做到有所回应,到后常海心将自己完全交给了张扬,随便tā掌控着自己的身体,掌控着自己的意识,一波又一波的愉悦让她的脑海变成了一片空白……

  常海心瘫软在张扬的怀抱中,感受着tā均匀的呼吸,有lì的心跳,手掌抚摸着tā坚实的胸膛,她的身体酥软无lì,只想这样永远偎依在张扬的怀中,她轻声道:“终有一日,我会死在你的手上。”

  张扬呵呵低笑:“不可能!这种事其实越做越年轻。”

  常海心撅起樱唇道:“你真的好厉害,我有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

  常海心qiào脸微微一红,在东江的时候,还有秦清分担火lì,现在来到滨海,自己单独面对张扬,真的吃不消tā,她搂住张扬的身体,含羞将qiào脸埋在tā的怀抱中:“你不是人!居然潜规则你的女部下。”

  张大guān人微笑道:“咱俩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常书记,以后啊,咱们一定要多多增强党团合作,多多交流。”

  常海心啐道:“你就是用这种方式沟通交流的?”

  张大guān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常海心轻轻啊了一声,感觉到这厮又侵入了自己,她咬了咬樱唇:“我怕了你了……”

  张大guān人笑道:“常书记,在我身边工作的感觉怎么样?”

  常海心一双妙目春意盎然:“无与伦比!”

  张大guān人的体质不是盖得,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已经出现在北港市殡仪馆,tā没让周山虎送自己,让tā上午全程陪同常海心报到。tā则搭市委副书记jiǎng洪刚的顺风车前往殡仪馆。

  当天上午有些小雨,北港的天空异常昏暗,jiǎng洪刚身穿黑色西服,带着墨镜,其实来殡仪馆的人多数都是这副打扮,张大guān人也是这样的装扮,两人在签到处签了名,拿了小白花,各自佩带在胸前。

  一身黑衣的丁高山听闻jiǎng洪刚和张扬到来,步赶了过来,jiǎng洪刚迎上去,握住丁高山的手道:“老同学,节哀顺变!”

  丁高山叹了口气,握住jiǎng洪刚的手用lì晃了晃,tā的表情非常悲怆。然后tā又走向张扬,握住张扬的手道:“张书记,谢谢您能来参加敬国的葬礼。”

  张扬心说是jiǎng洪刚拉自己过来的,不然tā和丁高山可没这份交情。张扬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丁总就不必难过了。”

  丁高山点了点头,此时丁琳在两名女伴的陪同下来到tā们面前答谢,丁琳本准备下跪的,被jiǎng洪刚抢先扶起道:“小琳,不用!”

  这件事对丁琳的打击显然不小,她的qiào脸苍白如纸,找不到丝毫的血色。不过张扬并没有从她的眼中找到泪水,或许泪水早已流干。

  张扬向丁琳道:“节哀顺变!”

  “谢谢张书记!”丁琳的头脑应该还是相当的冷静。

  因为距离追悼会还有一段时间,丁高山安排张扬和jiǎng洪刚到贵宾室休息,张大guān人发现任何社会都做不到绝对的平等,连殡仪馆都出现了vp室,足以证明,无论生死都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何谓vp?张大guān人现在的英文水准可谓是突飞猛进,vryprtntppl,英文的意思是非常重要的人,既然都说人人平等了,人哪里还需要分成非常重要的,不重要的,有些重要的?张大guān人虽然不理解,但是不能否认的是,tā现在已经成为了——vryprtntppl,这厮看着vp的招牌禁不住浮想联翩,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已经严重脱离群众了?

  贵宾室内只有张扬和jiǎng洪刚在,本来丁高山的意思是想让jiǎng洪刚说话的,jiǎng洪刚婉言谢绝了tā的要求,死的是冯敬国,理当由tā工作单位的领导主持,jiǎng洪刚今天来是冲着老同学的面,参加完追悼会tā就走。

  张扬舒了口气。

  jiǎng洪刚道:“是不是觉着有些压抑?”

  张扬点了点头,殡仪馆本来就是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加上今天阴雨绵绵,感觉是压抑,张大guān人拧开矿泉水,猛灌了两口道:“看到别人生离死别的场景,总是有些触景生情。”

  jiǎng洪刚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所以一般没有必要,我很少参加葬礼,心情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tā掏出了一盒烟,递给张扬,张扬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

  jiǎng洪刚自己抽出一支点上,抽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望着青烟在自己的面前袅袅升起,低声道:“其实人生就像这支香烟,除了烟雾和灰烬,到后什么都剩不下。”

  张扬笑道:“jiǎng书记的这句话很有禅机,但是有漏洞,后还是剩下一个过滤嘴的。”

  jiǎng洪刚不禁笑了起来,tā看了张扬一眼道:“我听说你已经向国务院申请撤县改市了?”

  张扬道:“不错,我这次来北港就是为了这件事,宫市长把我叫过去狠狠批评了一顿,说让我深刻检讨,为什么要擅作主张?”

  jiǎng洪刚微微一笑,张扬因为这件事被批在情理之中,滨海申请撤县改市根本没有提请北港常委会讨论,这小直接就把顶头上司给绕了过去,换成谁都得生气,但是jiǎng洪刚个人倒是没觉着什么,在tā看来,这件事和自己无关,张扬伤得是项诚和宫还山的面。jiǎng洪刚道:“身在体制之中,就得按照体制的规则来办事情,虽然你做得是一件好事,对滨海有好处,对北港也有好处,但是你的程序没走对,会让领导很不开心。”

  张扬道:“jiǎng书记也生我气了?”

  jiǎng洪刚呵呵笑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做事喜欢看重实际,只要对城市有好处,对老百姓有好处,你就算绕过我,我也不会感觉到面上过意不去。”jiǎng洪刚的这番话显然在影射北港的两位高领导,张扬敏锐地觉察到,tā和项诚、宫还山之间的关系未必融洽。

  忙了一天,比较累,先送上一章,去休息下,等会儿再写,今晚肯定会有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