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宁信其有】(中)


  张扬也没有将自己心底太多的东西暴露给蒋洪刚,正如蒋洪刚所说,人性是复杂的,你不能凭借表面的印象就仓促做出对一个人的判断,说的是项诚,可是却适用于每一个人,张扬对蒋洪刚同样存在一个认识的过程,他不了解蒋洪刚,这位市委副书记究竟是忠是奸还不知道,张扬对蒋洪刚此人还是抱有警的。

  张扬跟着蒋洪刚的车来到市委,他没有进入市委大门,在外面下了车,斜风细雨仍然在没完没了的继续着,张扬给常海心打了个电话,看她有没有忙完,常海心正在市委组织部,组织部长孟qǐ智已经带她和团市委书记靳栋梁见了面,常海心今天来市委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常海心道:“孟部长打算把我送过去的。”

  张扬笑道:“不用送,我这不亲自过来接你了吗?”

  常海心笑了一声,她捂住电话向一旁的孟qǐ智道:“孟部长,说曹操曹操就到,我men张书记的电话,他在北港,说要亲自过来接我!”

  孟qǐ智笑道:“张书记来了好,我就不用往滨海跑一趟了,把电话给我。”

  孟qǐ智接过电话道:“张书记,您在北港啊!”

  张扬心说这位孟部长可够客气的,居然称呼为自己张书记,人家级别比自己高啊,张◎大官人有些不好意思了:“孟部长,我今天来北港参加葬礼的。”

  孟qǐ智道:“冯敬国的葬礼?”

  看来冯敬国的死在北港震动挺大,连孟qǐ智这位组织部长都知道了。

  冯敬国在北港只□dàguānrényǒuxiēbúhǎoyìsīle:“mèngbùzhǎng,wǒjīntiānláiběigǎngcānjiāzànglǐde。”

  mèngqǐzhìdào:“féngjìngguódezànglǐ?”

  kànláiféngjìngguódesǐzàiběigǎngzhèndòngtǐngdà,liánmèngqǐzhìzhèwèizǔzhībùzhǎngdōuzhīdàole。

  féngjìngguózàiběigǎngzhī▲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之所以能够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主要是因为他是丁高山的女婿,丁高山的恒茂商务在北港很有名气。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孟部长也听说了。”

  孟qǐ智道:“这件◇▲事轰动北港。很多人都在说。”他笑了一声道:“话题扯远了,张书记啊。省里派长海心同志去你men滨海工作。以后你可要多多关照啊!”

  张扬笑道:“孟部长,过去我和海心同志就共事过,我不瞒您说,这次▲shìhōngdòngběigǎng。hěnduōréndōuzàishuō。”tāxiàoleyīshēngdào:“huàtíchěyuǎnle,zhāngshūjìā。shěnglǐpàizhǎnghǎixīntóngzhìqùnǐmenbīnhǎigōngzuò。yǐhòunǐkěyàoduōduōguānzhàoā!”

  zhāngyángxiàodào:“mèngbùzhǎng,guòqùwǒhéhǎixīntóngzhìjiùgòngshìguò,wǒbúmánnínshuō,zhècì她来滨海工作,常书记提前就跟我打了招呼。”自己和常海心的履历档案都在那儿摆着呢,孟qǐ智身为组织部长当然清清楚楚,在这一点上张扬根本没必要隐瞒什么,与其让别人猜度其中的关系,不如自己主动挑明。

  孟qǐ智道:“那样就好了。总之一句话,要多多照顾海心同志。”

  张扬笑道:“孟部长,我来的时候怎么没见您这么关心我?”

  孟qǐ智那边也笑了起来:“关心你的人太多,我都排不上队!”这位组织部长也难得的幽默了一次。

  张扬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看到周山虎开着奥迪车从里面出来,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常海心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笑盈盈望着他:“张书记,咱men是不是回滨海啊?”

  张扬道:“走!刚好还赶得及回滨海吃午饭。”

  途中张扬接到了丁高山的电话,他打电话过来是为了感谢张扬今天前往出席追悼会,中午本来丁高山安排好了饭,可张扬和蒋洪刚都提前走了,丁高山在礼节上▲还是要客气一下。

  张扬道:“丁总不必客气,我县里还有事,不然就留下来吃饭了,来日方长,咱men以后有的是机会。”

  丁高山道:“张书记的这份情谊,丁某铭记于心,以后有什么差遣只管明说◆。”

  张扬笑道:“丁总是爽人,以后少不得麻烦你。”他心中对丁高山的话却不以为然,自己其实没做什么,和丁高山的交情无非是参加了一次婚礼一次葬礼,没到让他铭记于心感恩戴德的地步,但是张扬有种预感,丁高山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是为了以后和他交往做铺垫。

  张扬刚刚抵达滨海,程焱东的电话就打来了,原来是警察枪击案取得了进展,涉案的两名疑凶已经被抓住。程焱东的语气显得非常凝重,想和张扬单独谈这件事。

  张扬只能打消了和常海心一起吃饭的念头,让周山虎先陪着常海心安顿下来,自己则去了办公室,程焱东已经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了。

  张扬指了指手表道:“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多大点事情啊,非得现在说?”

  程焱东道:“我抓住了两名涉嫌枪击高波的疑fàn。”

  张扬道:“好事啊,让高波认认人这件事不就清楚了?”

  程焱东道:“可高波说不认识这两人。”

  张扬道:“他当时有没有认清凶fàn的样?”

  程焱东道:“他说看清了,不是这两个人。”

  张扬道:“如果抓错了人就放人呗。”

  程焱东道:“张书记,事情就复杂在这里,根据我men掌握的情况,这两名疑fàn拥有大的嫌疑,高波很有可能在撒谎。”

  张扬道:“他为什么要撒谎?人家都差点把他给杀了,他居然还要撒谎?这世上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吗?”

  程焱东道:“这段时间我调查了高波的一些资料,他的身上有很多疑点,我怀疑……”他停顿了一下方道:“我怀疑他很可能涉黑。”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就不难了解为什么高波要矢口否认两名疑fàn对他开枪的事实,他一定想隐瞒什么,对方也很可能掌握了高波的把柄,所以他会有所顾忌,张扬道:“怀疑就大胆地查!”

  程焱东道:“如果仅仅是高波一个人的问题,自然没有什么顾忌,可是如果高波的问题仅仅是滨海的一个缩影,我现在闹得◆动静太大只可能打草惊蛇。”

  张扬道:“你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程焱东道:“我来滨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已经看出这里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和你的感觉相同,这里的人警惕性都很强,对我充满▲◆了排外情绪,我怀疑在滨海内部存在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利益联盟,想要把这件事搞清楚,就必须做好长久的打算。”

  张扬道:“焱东,我赞同你的想法,高波的事情可以放一放,我men既然来了,就得将隐藏在滨◆海内部的黑恶势力连根拔起,我不管他是谁,他有什么后台,只要是敢违法乱纪,只要是他敢侵fàn国家和老百姓的利益,我绝不放过任何一个。”

  程焱东道:“这两天我特地统计了一下滨海的数量,这边的进口车很多,滨海汽车市场就有很多的走私车,我让高廉明留意了一下,只要花钱,那些车贩就能将非法变成合法,将黑车变成白车。”

  张扬道:“先放任他men自由交易,勒得太早反而容易让他men产生警惕。滨海走私车一直都很猖獗,近因为我men的到来还有所收敛,对这种事,我men不能急着打,打早了,容易让他men产生警惕,幕后的大佬就不会浮出水面。”

  程焱东道:“我也是这么想,必须要先松一阵,让他men麻痹大意,让他men以为我men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切和过去都一样,只有那样他men会重活动起来,也只有那样,我men可能打得到大鱼。”

  两人聊得很投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半,程焱东看了看时间笑道:“不好意思,只顾着聊天,耽误您吃饭了。”

  张扬道:“走吧,机关食堂随便吃点儿,下午我得开个会,中午不能喝酒,晚上咱men一起给常海心接风洗尘。”

  程焱东点了点头,和张扬一起去了机关食堂,到了这个点,基本上大家都吃过饭了,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也吃完了,正准备离开,看到张扬和程焱东一起过来,慌忙过去打招呼,把两人请到了单间,忙不迭的去安排,张扬向洪长青道:“洪大姐,不用特别安排,我men就是吃个便饭,越简单越好。”

  洪长青在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干了不止一天,早就练就了一双善于察言观色的眼睛,任何事都讲究个分寸,领导需要尊敬,尽量伺候的周到,但是过了就不行,奉承也是一门艺术,洪长青自认为在这方面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但是她还没有找到迎合这位任书记的办法,官场上常见的敲门砖无非是财色两样,可张书记对这两样都不感冒,财方面,人家有个跨国财团董事长当未婚妻,色方面,洪长青这种姿色还入不得张书记的法眼。

  自从傅长征来到滨海之后,洪长青就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她预料到自己终有一日会被傅长征取代,县委办公室主任的权力大小,应该与自身和县委书记关系的亲密程度直接挂钩,她和张扬之间始终无法走近,张扬信任的亲信就是傅长征,洪长青明显觉察到自己在县委办公室的权力一天不如一天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