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保持沉默】(上)


  多数常委对张dà官人的宏图dà志都没什me兴趣,领导在市政建设上做文章不乏先例,现在张扬是滨海的县委书记,自然是他说了算,撤县改市也罢,dà搞城建也罢,其根本的目的不外乎是捞取政治资本,dà◇家看的都很清楚,认为这位张书记来滨海只不过是一gè跳板,只有通过这gè跳板他能顺利地跃升到下一gè台阶。

  许双奇当然希望张扬只是把滨海作为一gè跳板而已,对张扬来说这里只是他辉煌仕途生涯中的一gè小站,可对许双奇而言成为滨海县委书记却是他梦寐以求的目标。

  政法委书记周翔和许双奇走在了一起,周翔道:“许县长!”

  许双奇向周翔笑了笑道:“有事?”

  周翔点了点头道:“许县长,福隆港火灾的事情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只是那gè李明芳还在歪搅胡缠。”

  许双奇道:“那就好好做通人家的思想工作,你今天的那番话很不好,明显带着gè人情绪,什me精神有问题?一gè女人死了丈夫,要体谅人家的感受。”

  周翔有些尴尬道:“这件事拖得时间太长,而且这gè李明芳实在是有些过份。上次爬塔吊自杀的事情搞得我们很难看,影响很坏,市领导打电话过来把我批评了一顿,省里也对这件事表示关注。”

  许双奇叹了口气,李明芳自杀事件成就了张扬的英雄壮举,这小是从中获益多的一gè。许双奇道:“这件事的确也拖得太久,你提高一些效率,尽把这件事查gè水落石出,让公众看到事实证据,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尽量补救。”

  周翔道:“我知道了。”

  许双奇看出周翔还有话要说,他微笑道:“你还想说什me?别遮遮掩掩的,有话就说。”

  周翔道:“张书记和程焱东是好朋友啊,对他很信任。”

  许双奇明白了,周翔的内心显然是非常不安的,他的不安来自于程焱东,程焱东是任公安局长,政法委副书记,他和张扬之间的交情很深,这次之所以能来滨海工作,应该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感到威胁dà的就是周翔,他是政法委书记,按理说程焱东属于他的下级,可是程焱东并不买他的帐,来滨海之后已经表现出**强势的工作作风,很多事情都没有向周翔说过,就说在路口设立警戒亭,进行24◎●小时全天候值守的事情,程焱东根本没有向他说过,而是直接和张扬商量。

  许双奇道:“早在丰泽的时候他们就认识。”

  周翔道:“我感觉程焱东这gè人有些不太好相处,来到滨海之后,他还没有主☆动和我沟通交流过。”

  许双奇笑了笑道:“警戒亭的事情就是他提出来的。”

  周翔道:“我在dà城市里见到过,警戒亭,几乎每gè路口都有一gè,上面闪着警灯,里面装着空调电话,造价可不低◎,这件事不谈,每gè警戒亭都得配备值班人员,少说也得四gè,按照咱们滨海现有的情况来说,城区内至少要增加三十gè,值班人员加上管理人员,就得增加一百五十号人,或许还得多,这些人的人员工资就不是一gè小◆数目。养这me一批人,再加上警戒亭的运营维护,每年的运营成本都得在百万元左右,初听不多,可是咱们县去年的财政总收入8500万,拿出这me多钱去搞这样的面工程值得吗?”

  许双奇没说话,嘴唇抿起表情显得非常严肃。

  周翔又道:“关键的问题是这种事不是一次性投入,随着滨海城区面积的扩dà,警戒亭也会越高越多,人员也会越来越庞dà,支出当然会越来越多,何况我们本来就有警察,有派出所,再搞什me警戒亭不是职能上的重复吗?也是一种浪费。”

  许双奇道:“刚开会的时候你为什me不说?”

  周翔苦笑道:“张书记定下来的事情,我说有用吗?您以为他会听我的吗?”

  许双奇道:“常委会就是一gè让你畅所欲言的地方,你这种态度是不对的。”

  周翔道:“撤县改市的事情还不是有很多人反对,为什me没人说?”

  许双奇道:“两件事不一样。”他也没说出gè所以然来,怎me不一样?其实都是张扬独断专行。

  周翔在许双奇的面前也没有太多的顾忌,他叹了口气道:“许县长,我为滨海的未来感到担忧,面工程解决不了滨海存在的问题。”

  滨海召开县委常委会的时候,北港市委同样在召开着常委会,北港市委书记项诚把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摆在了桌面上,张扬关于撤县改市的申请递到了市长宫还山的手里,宫还山已经将这份申请复印,在常委会之前给每位常委分发了一份,现在dà家对申请的内容都已经了解,应该说申请本身是没有什me问题的,无论张扬抱着怎样的动机去做这件事,有一点不可否认他的目的还是为滨海发展的。

  项诚也首先肯定了这件事:“滨海撤县改市早晚都会走这一步,我也相信,早晚都会成功,但是政治上是要懂得权衡利弊,是要有长远的目光的,不可以凭着激情冲动去做事!做每件事之前要充分考虑到是不是对老百姓有好处,是不是对城市的发展有好处,我们要的是踏踏实实的做事,而不是为了政绩去做一些浮夸的面工程。”项诚的这番言辞是极其严肃的,这也是他针对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第一次发表公开的言论,给予这件事做出了定性,认为滨海撤县改市是一件浮夸的面工程。

  项诚定出了调,其他常委的发言也开始变得热烈了起来,纪委书记陈岗是率先跳出来的第一gè,他和张扬的积怨从弟弟陈凯开始,如果不是张扬做手脚,弟弟也不会从滨海县公安局的位上下来,陈岗道:“我谈谈对滨海这次撤县改市的看法,撤县改市本身是好事,我记得滨海之前也申请过一次,后来没能通过,这就证明滨海的条件尚不成熟,距离上次申请只不过两年的时间,难道说这两年滨海申请撤县改市的时机已经成熟?我看未必,滨海这两年的财政总收入上涨缓慢,财政赤字居高不下,到现在财政总收入都没有过亿,这样的一gè县,想去申请撤县改市,去和其他一些年收入早已过亿的县区竞争,我们根本没有胜算,在没有胜算的前提下去做这件事,就是盲目,撤县改市不需要花钱吗?花得谁的钱?老百姓的钱,所以我们的干部在做出每一gè重dà决定之前,都必须要慎重的考虑,不可以盲目的作出决定,不要为了政绩而迷失!”

  市委宣传部长黄步成道:“我也说一句,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并没有拿到市委常委会上讨论,这件事在程序上不对啊,滨海是北港的辖县,这me重要的事情,按照正规的程序应该是由他们县常委会讨论拿出决定,先上报给北港市委,经过市常委会讨论通过,再将这件事向省里通报,获得批准之后能递交国务院,为什me滨海可以绕过市里、省里直接向国务院递申请呢?”

  组织部长孟启智说了一句:“这份申请和前年的那份申请没什me不同,只是多了一gè张扬的签名,据说那份申请一直都在国务院里,他说是重启审批程序,而不是重递交申请。”

  市长宫还山道:“关于这件事,我和张扬同志进行了一番深刻的谈话,对他目无组织纪律性的行为做出了严肃地批评,应该说张扬同志承认错误的态度还是诚恳的,这件事已经发生了,我认为对年轻干部,还是要以批评教育为主。”

  市纪委书记陈岗道:“批评教育也要看事情性质的严重程度,我认为这次的事情不是小事,如果我们不认真对待,那me用不了多久时间,我们的这些辖县都会以他为榜样,各自为政,滨海可以绕过市里提出撤县改市的要求,其他辖县一样可以,年轻不是犯错的理由,犯了错误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只有严肃处理,能杜绝以后再犯,对他gè人是一件好事,对其他同志也●能够起到警示作用。”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望着情绪激动的陈岗,心中暗自好笑,陈岗之所以这样激动,无非是因为他的政治利益受到了侵犯,如果不是他弟弟被张扬从滨海踢了出来,他不会表现的这样主动,项诚分◆明想利用这次撤县改市做文章,可是这帮人也就是瞎嚷嚷罢了,张扬既然有本事把申请直接递到国务院,就证明他心中根本没把这帮人放在眼里,严肃处理?你陈岗叫得这me欢,可你倒是拿出一gè处理他的方案?只怕到了事情具体落实的时候,谁也不敢承担这gè责任,这些人怕的不是张扬,真正害怕的是他的背景。在国内当官真的很不容易,方方面面的事情都得考虑到。想要少犯错误,就是要少说话,蒋洪刚在这件事上选择保持沉默。

  第一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