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忍耐限度】(上)


  当天的会议结束之后,许双奇就一脸严肃的找到了张扬,他要和张扬好好谈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许双奇没好发作,他认为自己是在为大局考虑,虽然张扬在这场会议中表现的如此儿戏,虽然张扬屡屡将矛头对准他们滨海过去的这帮领导者,可是许双奇仍然认为,不应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出他们的矛盾。

  张扬对许双奇来找自己早有预料,不等许双奇说话,他就微笑道:“许县长,今晚我做东宴请商界的几位朋友,有时间一起来吧。”

  许双奇对他宴请谁根本没兴趣,现在满脑都是刚会议上发生的事情,他此时根本不用掩饰自己郁闷的表情:“张书记,这样处理**同志的问题是不是太轻率了?”

  张扬道:“老许啊,明明是他自己主动辞职,还是你把辞职书送到我手里的,我只不过是批准了他的辞职,说起来我还准备号召大家向他学习呢,有自知之明的好干部不多了,海青同志很好,知道自己能力不够,赶紧从岗位上退下来,给年轻有能力的同志让路,我很赞同这样的想法。”

  许双奇被张扬噎得无话可说,自己是不是犯贱,当初为什么要把辞职书交给张扬?想想这件事真正犯贱的还是**,你说他有病是不是?明明舍不得官位,却非得摆出辞职的架势,你以为会会在乎你?这下好了,让张扬顺坡下驴给干掉了。

  傅长征端着茶送上来,许双奇接过那杯茶,喝了个精光,他心中这个怒啊,当着这么多县委委员的面,今天被张扬抢尽了风头,搞得颜面无光。让许双奇恼火的是张扬当众否定了他们之前滨海这些领导的工作,把县行政中心说成了一件浪费财政支出的工程。这厮根本是一棍打到了一群人,把他们过去的努力全都抹煞了。许双奇稳定了一下情绪道:“有些事情必须要慎重考虑,**★同志辞职我不说什么,可是那个王志刚,不能仅凭着的几句话,就任命他为财政局长,如果这样,要我们的组织人事机构还有什么用?一名干部不需要考察,不需要经验和成绩的积累,就因为几句哗众取宠的话,一些所谓的创意▲和想法就能获得提升,这不是让其他的官员心寒吗?以后我们的领导队伍还谈什么凝聚力?还怎么取信于我们的百姓?”

  张大官人笑道:“我反倒认为对王志刚的任命是好事,可以调动起广大干部职工的积极性,看到王志刚因为表现出色获得了提升,其他人会想,王志刚就是从他们之中走出去的普通人,既然王志刚可以做到,他们一样可以做到。”

  许双奇道:“愿望是好的,可现实是另一码事,滨海的财政问题不会因为王志●刚的那些想法而在短期内改善,一年内财政收入翻一番,张书记,滨海可是已经连续三年赤字啊!”

  张扬道:“我们**的干部没有点敢为天下先的胆色,还怎么好意思赖在这个位上?”

  许双奇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憋得满脸通红,这厮分明是在影射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许双奇据理力争道:“张书记,无论你怎么看,我对你今天的决定持反对态度,我认为在财政局长一职的任用上,不可以如此草率,这种事必须要经过常委会慎重tǎo论,组织部认真考察能够做出终决定。”

  张大官人微笑道:“我没意见,你们可以去tǎo论,也可以去考察,不过这件事我这边已经定下来了。”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们是一个领导团队,不是一言堂。”他明显已经忍无可忍了,大有要和张扬撕破脸皮的意思。

  张扬却仍然是那幅嬉皮笑脸的模样:“许县长,别生气,我也是为了滨海好,任用王志刚当财政局长是因为他目前有能力填补上我们的财政缺口,你认为我的决定草率,认为王志刚没能力担当这个职位,我承认我的判断未必是正确的,可你也不能保证你的看法是百分之百准确,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实践,王志刚行不行?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必须在实际工作中检验,你口口声声让常委会tǎo论,tǎo论建立在什么基础上?还不是凭着自己的主观办事?组织部去考察?考察什么?政治面貌还是家庭出身?无非是凭借经验去办事,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经验主义后往往会判断失误,所以我们要给王志刚机会,只有把权力交给他,能知道他究竟称不称职。”

  许双奇不得不承认,论到歪搅胡缠,两个自己也不是张扬的对手,这厮说得振振有辞,仿佛占尽了道理,许双奇心头火都窜到了俩眼珠里,只差没有往外喷火了,他认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政治无赖,官场流氓,和这种人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谈的。他忽然想起项诚之前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做事小心并不代表着胆小,谨慎并不意味着怕事。现在看来自己的一味退让并没有让张扬良心发现,有所收敛,反而变得是越发的变本加厉,既然对方根本没有考虑到给自己这个老同志面,自己又何必顾忌太多,不能和平共处,就豁出去一战,谁怕谁?许双奇的底气来自于背后的项诚,他知道项书记肯定会站在自己的一边。许双奇道:“张书记,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如果您不愿意考虑,那好,我们只好到市里讲清楚。”

  张大官人心说你丫高低跟我摊牌了,当老怕你吗?他丢下一句话:“随便你!”

  许双奇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听到张扬在后面喊他:“许县长,晚上吃饭的事情别忘了。”

  许双奇冷冷道:“我晚上有事,去不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竖不足与谋!许双奇的内心回荡着这样的话,他停止了腰杆,以一种精神胜利法的昂扬姿态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

  许双奇刚走没多久,常务副县长董玉武就来见张扬,他也是为了今天开会的事情,董玉武认为在滨海常委内部,自己和张扬的感情应该是接近的一个,毕竟中间有李长宇这层关系。在董玉武看来,今天是一个和张扬进一步搞好关系的机会。

  官场上相处未必都要用金钱开道,董玉武是个政治老手,他对滨海官场的了解要比张扬清楚得多,他看出今天张扬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激起了常委们的抵触心理,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和张扬进行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说穿了就是表忠心。

  张扬的情绪不错,看到董玉武过来,他乐呵呵道:“老董啊,你来得正好,我正准备找你呢。”

  董玉武也是一脸的笑:“张书记有什么差遣?”

  张大官人笑道:“言重了,言重了,你是我的前辈,我怎么敢差遣你啊!”

  董玉武道:“不敢当,你是我领导,我是你的下属啊!”年纪虽大,可真正拍起马屁来,这张老脸必须要先放在一边的。

  张扬道:“也没什么大事,今天来了不少嘉宾,都是生意场上的成功人士,晚上我在县委招待所安排了两桌饭,宴请这帮财神爷。我代表县委,你们县政fu方面得派出一个代表。”

  董玉武道:“张书记,我可代表不了县政fu,还有许县长呢。”心中已经猜到,十有**许双奇是不愿意去,不然也轮不到自己的身上。

  张扬也没瞒他:“老董啊,许县长好像对我有些意见。”

  董玉武道:“不会吧。”

  张扬道:“老董,你跟我说实话,你对我今天任命王志刚担任财政局长的事情怎么看?”

  董玉武呵呵笑了一声,这事儿真不好说。不过他来之前已经猜到张扬有可能问这件事,心理上早就有了充分的准备,董玉武道:“换成我是没有勇气做出这样的任命的,张书记,我说句实话您可别生气。”

  张扬笑道:“你说!”

  董玉武道:“很多人都说张书记今天的决定过于草率。”

  张扬道:“你也这么认为?”

  董玉武慌忙摇了摇头表白道:“我没那么想,今天王志国的想法还是很有创意的,从他能够想出让企事业单位出钱建设警戒亭,就证明这个年轻人的脑相当的聪明,大家也都看到了,他的确帮忙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还研制出太阳能自充电路,可以为咱们县节省不少的经费。”

  张扬笑道:“老董我没问你这个,我的意思是,你赞不赞同王志国当财政局长?”

  董玉武想了想,终于还是笑了笑道:“我觉着他之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让他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有些冒险。”

  张扬道:“我对王志国也不了解,但是他敢想敢说敢干,**同志虽然在财政局工作多年,积累了很多的工作经验,但是他缺少做事的勇气,换成是你,你愿意选择一个欠缺经验但是充满勇气和想法的人去做事,还是会选择一个拥有着丰富经验,但是身在其位不谋其政的人去做事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