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放长线】(上)


  刘yàn红点了点头道:“此前我曾经收到了一封秘密的举报信。”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

  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心虚,他低声道:“举报我的?”

  刘yàn红笑道:“你怎么什么坏事都往自己身上想?”

  张扬这知道和自己无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不是常说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吗?自从我进入官场,围绕我的举报就没消停过。”

  刘yàn红道:“你不是常说,不招人妒是庸吗?”

  张扬道:“这话只在我身上适用,在别人kě不行,刘姐,刚咱们说到举报信了,究竟举报谁的?”

  刘yàn红道:“举报信和běi港方面有关,其中并没有涉及到确实的证据,也没有指明具体是谁。”

  张扬道:“这种举报信多了去了,既然没有证据,按照你们纪委的一贯处理方法应该是束之高置之不理的,为什么这次会这么重视?”

  刘yàn红道:“虽然我们没有掌握相关的证据,kě是běi港的情况很不正常。”

  张扬道:“我也发现了,总觉着这座城市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他眼珠转了转道:“刘姐,你找我来,是不是想让我帮你查查这件事?kě我现在是滨海县委书记,不是běi港纪委书记,这件事不是我的职权范畴啊!”

  刘yàn红误会了张扬的意思,以为这小在找自己要官,瞪了他一眼道:“事情没开始做就一心想要官了?”

  张扬笑道:“刘姐。您这次kě冤枉我了,我们滨海马上就撤县改市了。我这个县委书记摇身一变成了市委书记,您觉着拿纪委书记和我这个市委书记换,我愿意吗?”

  刘yàn红道:“你野心够大的啊,撤县改市。哪有那么容易?”

  无论别人怎样看,张大官人对这次的撤县改市充满了信心,他认为这件事板上钉钉,绝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刘yàn红当然不会知道张扬已经有了内部消息,只是觉得这厮自从当上县委书记之后自信心空前膨胀。

  张扬道:“刘姐,你怀疑běi港的内部有问题?”

  刘yàn红点了点头道:“根据那封举报信来看,běi港一直以来都存在一个巨大的走势利益集团,信中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张扬道:“谁?”

  “丁高山!”

  张扬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甚至当刘yàn红没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丁高山,虽然和丁高山见面不多。kě是张扬对丁高山雄厚的财力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在海港城市,很多人的暴富和走私有着不kě分割的关系。

  刘yàn红道:“丁高山的恒茂商务注册地点就是在你们滨海县,属于你的管辖范围,作为滨海县委书记,你有责任,也有义务查明这件事。”

  张扬道:“等我回去后就让纪委展开调查工作。”

  刘yàn红却摇了摇头道:“张扬,我之所以选在江城和你见面。就是不想这件事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种种迹象表明,běi港的走势贪污kě能是前所未有的大案,如果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不kě以轻举妄dòng。”

  张扬道:“您的意思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先不对丁高山采取措施?”

  刘yàn红道:“不错。你的身份和位置非常的重要,如果běi港存在一张走私网,那么他们不会◇无视你的存在,早晚都会在你的身上做文章。”

  张扬道:“你是说……”

  刘yàn红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想要掌握多的证据。你就必须要在某些事情上做到虚与委蛇。”

  张扬道:“您是想我打入敌人内部啊,他们要是对我行贿,你让我受贿?还要表现出心安理得,刘姐,您该不是设了一个圈套让我钻吧。”

  刘yàn红气不打一处来道:“我会害你吗?你只要把他们贿赂的一切及时向我汇报,责任肯定不会追究到你身上。”

  张扬道:“我怎么听着都像是要我跟他们同流合污。”

  刘yàn红道:“只有这样能取信于他们,能挖出幕后的真正黑手。”

  张扬道:“只kě惜,我现在已经树立了清正廉明的形象,就算我现在开始冒充贪官也未必有人相信。”

  刘yàn红反问道:“你知道贪官是怎样的?真正的巨贪,哪个不是表面清廉,整天摆出一副贪官嘴脸的那种人看重的只不过是蝇头小利,越是巨贪,越是会把自己隐藏的很好。我做纪委工作多年,见识到的这种人多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刘姐,你这盘棋下得很大啊,我先问你个事儿,这件事宋书记知道不?”

  刘yàn红摇了摇头,其实这件事就是宋怀明告诉她的,但是刘yàn红知道事情非同小kě,必须要严守秘密,绝不kě以将宋怀明暴露出来,因为刘yàn红清楚地认识到,这种事不知终会涉及到哪一层面的关系,过早的暴露宋怀明,将他卷入到这场政治斗争中,很kě能会影响到他的前程。从宋怀明把这件事告诉她之后,刘yàn红就已经做好了考虑,这件事的一切后果她来承担,绝不会让这件事影响到宋怀明身上。刘yàn红虽然没有提起宋怀明和这件事的关系,但是她对张扬还算得上是坦诚的,刘yàn红道:“张扬,这件事有kě能涉及到某些大人物,所以在掌握确实证据之前,我不想让宋书记知道。也就是说,目前为止,只有你和我两人清楚,如果běi港真的没有举报信中的问题,那么我们只当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如果真的发现了什么,我们再另做打算,总之你放心,一切的后果我来承担,你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虽然刘yàn红这样说,kě张扬心中却明白,真正要是闹出◇了大dòng静,自己也是无法独善其身的,但是他仍然答应了下来。这厮从来都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他把这件事想得很透彻,如果běi港真的存在问题,他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就算没有刘yàn红这档事儿,他也得○冲锋向前,和黑恶势力抗争到底。现在多了刘yàn红给自己撑腰,自己目前算得上是纪委公pài卧底,好歹是师出有名了。

  张扬向落地窗外看了一眼,午后的雅云湖碧波荡漾,比起自己记忆中的过去,多出了几分秀美。自己的官场之路从春阳起步,当年只是因为好奇,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短短五年就已经坐到了县委书记的位置。kě至今他仍然不敢说能将官场看清,其中包含着太多的尔虞我诈,太多的勾心斗角,哪怕是向前行走一小步,必然要披荆斩棘历经艰险。

  “在想什么?”刘yàn红看着突然走神的张扬问道。

  张扬道:“我在想官场是这世上黑暗复杂的地方。”

  刘yàn红微笑道:“瑕不掩瑜,我从事的纪委工作,本身的任务就是和那些犯错误的官员打交道,见到的违纪官员要比你多得多,但是我对我们的组织,对我们周围的这个官场仍未失去信心,原因很简单,犯错误的官员和我们为数众多的官员队伍相比,还只占一小部分,绝▲大多数的官员是好的,我们不能因为一小部分人犯了错误,就否定我们的整个组织。”

  张扬笑道:“我kě没把所有人都给否定了。只是觉着我所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总有不少人会出问题,这几率也太大了一些。”◆

  刘yàn红道:“如今的时代是一个改革开放的时代,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时代的发展,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种考验,金钱、物资、美色、亲情,种种诱惑无所不在,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如果不能保持始终如一的人生观,那么很容易就会被诱惑,被腐蚀,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大浪淘沙始见金,我们中的一些人必将被时代的大潮所淘汰。”说完这句话,她停顿了一下,喝了口酒又道:“我的责任就是去除干部队伍中的一些渣滓,确保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张扬道:“刘姐,在你眼中一个合格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刘yàn红想都不想就开口道:“大公无私,乐观向上,以老百姓的疾苦为己任,跟得上时代步伐,锐意进取而不盲dòng冒进,稳重踏实而不因循保守。”

  张大官人大言不惭道:“刘姐,您这标准简直是对着我量身打造的。”

  刘yàn红忍不住笑道:“你这张脸皮啊,倒是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张扬道:“不是我?那你说的是谁?哦,我明白了,你说的是咱们宋书记!”

  刘yàn红听到他这样说,俏脸不觉有些发热,一颗心加速跳dòng了几下,她忽然意识到直到现在自己仍然没有将宋怀明彻底忘怀。

  张大官人的耳目如何灵敏,刘yàn红突然加速的心跳被他觉察到,他也明白了,刘yàn红对自己的未来老岳父还未忘情,感情这种东西,真是麻烦啊!

  刘yàn红道:“宋书记这个人一身正气,我的这番话用在他身上并不夸张。”敢说敢为永远都是她的性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dòng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