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棋逢对手】(上)


  张扬和江城的这帮干部多数都曾经见过面,当晚在丰泽驻京办的这场宴会搞得气氛不错,大家对张扬也都表现出了相当的尊敬,毕竟这厮的威名摆在那里,当初在江城工作时可谓是政绩显著,而且张扬的身份背景谁都知道,他和现任市委书记杜天野又情同手足,这样的人,当然是江城干部们争相攀交的对象。

  张扬对这种聚会兴趣并不大,酒喝了不少,可心情并不投入,孙东强也看出他今晚有些心不在焉,端着酒杯找到他道:“张扬,既然出来了,就好好放松一次,家里工作的事情就别想了,咱们来充电学习也是为了好地工作。”

  张扬笑了笑,举杯跟他pèng了pèng:“我在想啊,咱们以后逃课方不方便?”

  “方便,◆报到之后就没什么事情了,nǐ放心,以后nǐ要是迟到旷课,我帮nǐ签到。”孙东强爽道。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这话我记住了。”他的手机响了起来,yīn为现场吵得很,张扬一边接通手机一边走到外面■

  电话是薛伟童打来的:“三哥,nǐ在哪儿呢?这么吵?”

  张扬道:“丰泽驻京办!”

  “nǐ在京城啊?”

  张扬来京城之前并没有跟薛伟童联系,这把自己来中央党校学习★的事情说了。

  薛伟童听他说完就火了:“nǐ这人怎么这样啊?来京城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张扬笑道:“我这不是刚到吗?别说nǐ了,我干爹干妈那里都没联系。”

  薛伟童道:“nǐ◇什么意思啊?何者我这个干妹妹远不如nǐ干爹干娘重要是不是?”

  张扬呵呵笑道:“没那意思。真没那意思,这不是来参加党校学习班嘛。这么多老朋友见面,所以难免要聚一聚喝两杯,我打算明天报道之后跟哥几个联系呢,这次在京城呆的时间比较久。一个月呢。”

  薛伟童道:“好啊,等明天大哥从山西回来咱们刚好聚会。”

  张扬道:“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的,有什么事情?”

  薛伟童道:“nǐ以为自己不说我就不知道nǐ来京城了?我昨儿就知道了,心里就盘算着,nǐ这当哥哥的是不是把我这妹给忘了,想不到nǐhái真把我给忘了。”

  张扬道:“nǐ听谁说的?”

  薛伟童道:“项伯伯啊,他昨天打电话过来问候我爷爷的情况,我顺便问了他一句nǐ的情况,他告诉我nǐ来中央党校培训的消息,三哥啊三哥。nǐ藏得可够深的。”

  张扬笑道:“哪有!”

  薛伟童道:“得嘞,我不打扰nǐ喝酒了,记住啊,明天报完到,主动打电话过来通知一声,我请客,本来准备给周老大接风洗尘的,这下好了。又多nǐ一个。”

  张扬愉的答应了下来。

  虽然孙东强邀请张扬在他这里住下,可是张扬考虑之后hái是决定去香山别院,不知为什么,今晚他总觉着心绪烦乱,格外想念香山别院那个清幽的地方。离开丰泽驻京办,驱车一路来到香山别院。看到香山别院的轮廓,张大官人心中没来由加速跳动了几下,可当他来到门前,看到门上的铜锁,张大官人又感觉有些失落。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大老远跑来不仅仅是为了香山别院,是为了想见一个人,每次来到香山别院心境可以平和,都是yīn为chén雪在这里的缘故,张扬打开房门,拎着行李走了进去,庭院之中清扫的干干净净,看来chén雪经常过来打扫。

  张扬来到自己常住的房间,虽然有段时间没来了,但是室内收拾的一尘不染,来到浴室内,打开热水,张扬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热水澡。闭上双目,迷迷糊糊的就要睡去,可就在他即将睡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轻轻地敲门声。

  张大官人内心一怔,深半夜,深山老林,怎么会有人在这种时候敲门,他从浴缸内坐起,穿上浴袍,朗声道:“谁啊?”

  外面一个清冷的声音道:“我!”

  张大官人听得清楚,那声音分明是文玲的,敲门的时候应该是hái在大门处,可回答他的时候人分明已经到了院里,张扬稍一琢磨就猜到文玲怎么会找到这里,肯定是他打电话给罗慧宁的时候,文玲就在附近,她知道自己来到京城,所以循着自己的踪迹找到这里,要说张扬来京城几乎每次都要住在天池先生这里,文玲能想到这里来找自己并不奇怪。

  张扬笑道:“原来是玲姐啊,这么晚了,nǐhái能想起过来见我?对我真是姐弟情深呐。”

  文玲道:“我只有nǐ这么一位干弟弟,当然要疼nǐ!”疼nǐ两个字分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充满了阴冷的寒意。

  张扬道:“玲姐,nǐ对我的好意我心领了,可现在半夜三的,我又正在洗澡,咱们虽然是干姐弟,可毕竟孤男寡女的相处并不方便,要是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咱们hái是明天谈。”

  文玲道:“我这人是个急性,有什么话há◇i是今天就说清楚的好。”

  张扬缓步走向自己的衣服,一边伸手去拿衣服一边道:“玲姐,nǐ等会儿,我现在光着身说话不方便。”他刚刚把衣服拿到手中,房门就被蓬!地一掌打得四分五裂,门前烟尘四起,文■ishìjīntiānjiùshuōqīngchǔdehǎo。”

  zhāngyánghuǎnbùzǒuxiàngzìjǐdeyīfú,yībiānshēnshǒuqùnáyīfúyībiāndào:“língjiě,nǐděnghuìér,wǒxiànzàiguāngzheshēnshuōhuàbúfāngbiàn。”tāgānggāngbǎyīfúnádàoshǒuzhōng,fángménjiùbèipéng!dìyīzhǎngdǎdésìfènwǔliè,ménqiányānchénsìqǐ,wén玲身穿黑衣,手中握着一把泛着凄冷霜华的细窄长剑,正是她从金斗罗手中抢来的饮血剑,一双冷若万古寒潭的眸冷冷盯着张扬。换成过去,张扬肯定会从中找到仇恨的目光,可是今天他从中找到了淡漠冷酷,却没有找到过去常见的仇恨,张大官人敏锐地觉察到文玲的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只是他说不清楚。

  张大官人双手捂胸,拿捏出一副诧异羞涩的模样:“nǐ怎么这个样就闯进来了?人家hái没穿衣服呢!”

  文玲淡然道:“一个死人穿不穿衣服又有什么分别?”

  张扬笑道:“玲姐,咱们是姐弟啊,开玩笑可以,但是不能过分!”

  “我从不开玩笑!”

  文玲手中饮血剑一抖,有限的空间内,空气随着她的动作形成一个强烈的气旋,张大官人的浴袍被气旋所吸引,向上飘飞而起,这厮赶紧双腿夹紧,双手捂住浴袍,像极了玛丽莲梦露的经典捂裙动作,浴袍的边角hái是飞扬起来,张大官人道:“玲姐,过分了啊,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文玲盯住张扬,唇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nǐhái真是厉害,居然让nǐ得到了大乘决,我给nǐ一条生路……”

  张大官人打断她的话道:“玲姐,nǐ能不能有点创意,威胁对我有用吗?”

  文玲点了点头道:“好,威胁没用,那我就只有杀掉nǐ!”手中饮血剑忽然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向张扬的前胸袭来。她一出手,张扬就认出她所使的正是凄风苦雨剑法,同样的饮血剑,同样的剑法在文玲的手中使出要比韩国剑术大师金斗罗威力大上无数倍。

  狭窄的斗室之中全都被文玲手中剑影所笼罩,室内的空间被剑气划分成不规则的无数部分,络向张扬的身体兜头盖脸笼罩下来,普通人遭遇这样的剑气无异于遭遇利刃,少不了碎尸万段的结局,可文玲面对的是张扬,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张扬会这么容易伤在自己的剑下。

  就在文玲出手的刹那,张扬也行动了,他跳到了浴缸内,一拳击打下去,浴缸内的水被他的内力反震,向上喷涌而出,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堵水墙。张大官人怒吼一声,双掌拍击在透明水墙之上,水墙幻化成千万颗透明的水珠,呼啸向文玲出剑的方向迎击而去。

  剑气与水珠相遇,水珠化为微小的雨雾,而剑气也被其中蕴含的内力抵消,同时消失于无形,漫天的剑影,终重汇集成为一支,透着森森寒意的剑锋,突破水幕,直刺张扬的咽喉。前方一颗葡萄大小的水滴阻隔在剑锋的前方,刚刚触及剑锋,就炸裂开来。

  张扬伸出两指,准确无误地夹住饮血剑。

  宛如漫天飞雨般洒向文玲的水滴,在靠近她身体一尺范围处被她内力一震化为蒙蒙水雾。

  两人的目光比起饮血剑的剑锋加犀利,接触在一起,文玲的表情冷,张大官人却笑得如沐春风:“恢复得真,玲姐,莫非这饮血剑内果真常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文玲道:“nǐ死了,我会告诉nǐ!”饮血剑宛如灵蛇一般蜿蜒颤动,奇异的波动向张扬的双指之间传导过去。

  张扬脚下一震,浴缸被他从中震成两半,张扬抬起右脚踢在半边浴缸之上,浴缸带着一股劲风,向文玲的胸口撞去,在这样近的距离下,文玲不得不选择撤剑,先去化解张扬威力十足的反击。

  求七月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