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棋逢对手】(中)


  文玲一声冷哼,左掌一翻迎击而出,在张扬看lái她的表现极其托大,试图用单掌化解自己双掌的攻击,如果在张扬修炼大乘决之前或许还有这样的可能,可是现在两人的实力已经发生逆转,文玲采用金针刺穴的方法激发功力之后,内力损耗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而张扬这段时间勤于修炼大乘决,武功已经进入一个全的境界。

  然而就在张扬即将和她的左掌接触之前,忽然发现文玲的掌xīn之中寒芒一闪,却是她在左掌内悄然扣着一根毒针,张扬应变奇,手掌一缩,身体在空中不可思议的改变方向,越过文玲的头顶,从破损的房门飞了出去。

  文玲尖叱道:“哪里走?”足尖一顿,身体和饮血剑合为一体,向张扬的后xīn疾冲而去。

  张大官人有个惊奇的发现,文玲的武功比起之前在汉城交手的时候似乎提升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比起他们在珠峰对战,被张扬重创的嘶吼,文玲应该已经完全恢复,甚至比起那时候还要强大一些,张扬推测出,文玲要么这段时间获得了什么灵丹妙药。要么她找到了速回复内力的方法,不过应该不是大乘决,发生在她身上的变化和那柄饮血剑肯定有着莫大的关系。

  张大官人奔行到一楼大厅。文玲如影随形,阴魂不散的纠缠在他的身后,张扬苦于身上穿着浴袍,极大地影响了他的发挥。何况文玲的手中还拿着一把无坚不摧的饮血剑,这让张扬产生了不少的忌惮。

  文玲手中剑在虚空中划了一个十字诀,两道交叉的剑气向张扬奔袭而lái,张扬不敢硬拼锋芒。接连后退,身躯已经lái到书房的门口,后背震开书房的大门,进入其中。

  两道剑气冲击在门框之上,留下两道清晰的印记,烟尘和木屑乱飞。

  文玲手握饮血剑走入书房内,却见张扬利用逃入房内的喘息之机已经将浴袍撕烂扎在了身上。只有这样不至于影响到他的动作。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玲姐,看lái你今天是不顾忌咱们的姐弟之情了。”

  文玲冷冷道:“姐弟之情?■你还想骗我?交出大乘决和生死印的秘密,我或许可以饶你一命。”

  张扬啧啧有声道:“你真是死不悔改,这么大人了。为什么不找个男人老老实实的嫁了,整天打打杀杀舞刀弄剑,难怪三十多岁了都没人娶你。”■

  文玲缓缓举起饮血剑,黑发无风而动,飘飞而起。

  张扬不敢怠慢,藏在身后的右手拿出,手上却多了一柄古朴的长刀,刀挡呈菱形。半截刀身雕刻着两条精美的青龙,前半截刀身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中◇间突出的脊线,刀刃极薄。宛如蝉翼,刀身在靠近手柄的部分厚,然后均匀递减到刀尖。刀尖弧形自然和刀刃结合。刀挡为菱形双龙抢珠的图案,不过刀挡极小。刀柄为鲨鱼皮缠绕金丝,造型古朴,看得出年月久远,但是刀身的锋芒并没有丝毫的减弱,这把刀正是他在地下发现的仪刀。

  文玲的双眸似乎被凛冽的刀光刺痛,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她低声道:“这刀,你从何处得lái?”

  张扬故意道:“你认识这把刀?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一把古代的兵器?考古学家?还是你根本就是个古代的怪物?”

  文玲一声厉喝,黑发一根根飞起,手中饮血剑一扬,宛如一道疾电,向张扬的xīn口射去。

  张扬不慌不忙,手中仪刀展开了一个封字决,将饮血剑挡住,双方这一招都是拼尽全力,刀剑相撞,两股骇人的内力撞击在一起,气浪以他们的身体为中xīn向周围辐射而去,周围的一排排书架接连倒了下去,书籍散乱了一地。

  张扬道:“文玲,有种的跟我lái,不要破坏了天池先生的遗物。”他足下一顿,脚下的的木质地面喀嚓一声断裂开lái,接着下层的水泥地面也被他震得寸寸而裂,一个黑魆魆的洞口出现在书房之中,张扬的身体倏然消失在文玲的面前。

  文玲怒喝道:“哪里走?”

  张大官人压根没想走,文玲的武功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常,甚至胜往昔,让张扬产生了莫名的危机,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太久的时间,文玲的武功将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如果不尽早将她制住,这女人以后还不知会带给自己怎样的麻烦。张扬几乎在瞬间就下定了决xīn,今晚是除去文玲的好机会,绝不能放任她逃走,所以他将文玲引入香山别院的地下世界,不惜牺牲这个秘密lái将文玲置于死地。

  文玲果然追踪而至,yán着张扬的足迹lái到了地下石室,一眼就发现了墙面上的洞口,进入洞口不久,文玲就听到了小溪的水流声,黑暗中一点点荧光升起,千万只萤火虫照亮了这美丽的地下世界,几条蜿蜒的小溪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水流湍急的地下河。

  张扬就站在河岸边,手握仪刀,静静望着文玲道:“我偶然发现了这个地洞,这地洞是隋朝时候,高句丽剑客金絔戊养伤之所,金絔戊行刺隋炀帝未果,被隋宫四大高手追踪到这里,后lái拼死一战,同归于尽,金絔戊、丘怨、楚童全都死在这里,这把刀就是我在金絔戊的遗骨旁发现的。”

  文玲的表情冷酷依旧,但是她的双目却流露出一丝无法控制的悲伤。

  张扬道:“金絔戊有个女儿叫金文玲,真是巧的很,跟你似乎有着某种关系啊。”

  文玲盯住张扬的双目:“你是谁?”

  张扬道:“很难相信,一个人,可以穿越千年而灵魂不灭,如果我没猜错,你不属于这个时代,别人都以为你是文玲,而你无非是借用了文玲的躯壳而已,一个沉睡十多年的女人不可能醒lái就拥有这么可怕的武功,不可能把对她情深义重的男人忘得干干净净,过去我一直百思而不得其解,可是在我发现这个地下洞穴之后,一切忽然变得清晰起lái,你不是文玲,你根本就是金絔戊的女儿!”

  文玲冷冷道:“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你不该去当官,真应该去写推理小说。”
●   张扬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lái到这个世界,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你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你想回去,你想返回你过去生活的时代,所以你会积极地寻找一切和过去相关的东西,逆转乾坤的拓片、生死印、大乘决◎   zhāngyángdào:“wǒbúzhīdàonǐwéishímehuìláidàozhègèshìjiè,dànshìyǒuyīdiǎnwǒhěnqīngchǔ,nǐhézhègèshìjiègégébúrù,nǐxiǎnghuíqù,nǐxiǎngfǎnhuínǐguòqùshēnghuódeshídài,suǒyǐnǐhuìjījídìxúnzhǎoyīqiēhéguòqùxiàngguāndedōngxī,nìzhuǎnqiánkūndetuòpiàn、shēngsǐyìn、dàchéngjué,这一切并非仅仅是武功那么简单,也许其中包含着可以穿梭时空返回过去的秘密。”

  文玲斥道:“荒唐!”

  张扬道:“我的确认为很荒唐,但是你却深信不疑。”

  文玲点了点头道:“张扬,你知道这么多的事情,看lái你也很不简单,或许你是从隋朝穿越至今的古人。”

  张扬道:“我不是古人,我是张扬,我哪里也不想去,我就想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当我的芝麻官,过我的小日。”

  文玲道:“那好,你把生死印和大乘决的秘密交给我,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是个没有任何诚信可言的女人,就算我真的拥有这些东西,我也不能给你。”

  文玲的目光变得越发阴森可怕。

  张扬的表情却依然淡定自若:“如果你返回大隋朝,你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掉隋炀帝,那么历史会被你完全改写,或许隋朝会覆灭依旧,或许不会再有唐宋,或许以后神州大地都成了你们高丽棒的天下,我张扬的格调虽然不高,但是我还是很爱国的,无论是作为一个中国人还是作为一个时代的国家干部,我都不能允许你这么做。”

  文玲呵呵笑道:“张扬,看lái我还是把你想得太简单了,对你也太人慈了!”

  张扬道:“那是因为你身体内的意识还有善良的一面,虽然那些东西并不属于你,但是你却摆脱不了她对你的控制,正如你对杜天野的感情,你身体内的她仍然执着的爱着杜天野,这种爱感染了你甚至改变了你。”

  文玲怒道:“你住口!”

  张扬知道说中了她的痛处,微笑道:“我不知是该叫你文玲还是应该叫你金文玲,有句话我本想劝你,既lái之则安之,不过看起lái你应该是永远也无法做到了!◆”

  文玲咬牙切齿道:“本lái我还想留下你的性命,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到底是姐弟,咱们想到一起去了,玲姐,你以为今天我会放你离开吗?”

  这月票太蛋疼□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lái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