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棋逢对手】(下)


  张扬手中仪刀向上反挑,挑动文玲手中剑改变方向,身体借zhe文玲的力量向地下河中倒飞而去。

  文玲也追逐过去。

  却见张扬足尖踏在水面之上,身体倏然腾空跃起,贴zhe水面飞掠十○多丈,惊得那团聚在水面上的萤火虫一哄而散。

  文玲虽然武功惊人,已经达到了登萍渡水的地步,但是如果不凭借外物,想要做到像张扬这样在水面如履平地的境界还不能够,这并不是因为她的内力比不上张扬,而是因为她不懂大乘决,无法自如的将周围一切为自己所用。

  文玲将饮血剑的剑鞘投入水中,双足踩在剑鞘之上,内力催动剑鞘,沿zhe地下河飞速行进,剑鞘破浪飞驰,后方形成一道白色的水痕。

  张大官人的每一步都实实在在的踏在水面之上,因为在浴室中受袭,所以他连鞋也来不及穿上,可不穿鞋也有不穿鞋的好处,如果张大官人穿zhe鞋踩在水面上肯定达不到现在的惊人效果,大乘决讲究天人合一,大官人的这双赤脚和水面直接接触,能将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水至柔,柔中带刚,可以磨平岩石的棱角,可以水滴石穿,地下河内水流湍急,张大官人一蹬一踏,利用了水流的力量,即使是在暗潮涌动的水面上,他仍然将节奏控制的很好,大乘决大的奥妙在于天人合一,可以将外力转为自身所用。

  文玲踩在剑鞘之上,破浪飞驰。速度奇,她和张扬同在水面上奔行。事实上两人有有zhe本质上的区别,文玲必须以内力催动剑鞘,行进的途中必须不停消耗内力,而张扬则是利用大乘决,顺应水流潜在的力量,他的奔行利用水流自身的动力,而且足底和水面的每一次接触都利用涌泉穴吸收外力,迅速恢复zhe刚刚损耗的内力。

  前方水流骤然变得湍急,张扬对地下河的环境非常熟悉。知道前方有一座luò差约五米左右的瀑布,他的左脚踏在前方凸出水面的一块岩石之上,旋即身体腾空飞出。

  文玲的速度丝毫不逊色于他,娇叱一声。身体脱离剑鞘飞起。手中一点寒星射向张扬的后xīn,正是她事先收藏在掌xīn的毒针。

  张大官人手中仪刀向后反挡,毒针正中刀身。发出叮地一声锐响,黑暗之中火光四溅,张扬的身体向前笔直飞出五丈有余手中仪刀平伸,在右侧岩壁上一点,身体逆向飞向左方。

  文玲突袭失手之后,也扑向另外一侧的石壁。单手抓住石壁上的孔洞,目光炯炯直视对面的张扬。张扬已经站立在对面的巨岩之上。笑眯眯望zhe文玲道:“当年金絔戊曾经在这里力战隋宫两大高手,天下第一枪丘怨,穿云箭楚童,这岩石上的累累创痕都是当年他们留下的痕迹,我发现这里的时候,他们的骨骸仍在。”

  文玲道:“你还发现了什么?”

  张扬道:“没什么,只有这把刀,还有丘怨的枪头,楚童的镞尖,我可怜他们在又冷又湿的地下躺了一千多年,所以选地方把他们埋葬了,怎么?是不是xīn中有些难过?你不必难过,用不了多久,我就会送你去见他们!”

  文玲目光中寒芒闪现,她阴测测叫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手臂发力,整个人脱离石壁飞出,在空中双手举剑,以一式力劈华山向张扬全力斩去。

  剑气弥散到方圆三丈的范围,地下河水被剑气所逼,宛如水雷爆炸般激起冲天水柱。张大官人叫了声好,文玲看来是被自己挑起了真怒,倾尽全力完成这次攻击。

  目睹文玲如此骇人声势,张扬已经确信她的武功完全恢复,饮血剑和仪刀都是金絔戊生前用过的兵器,既然仪刀之中藏zhe大乘决的秘密■,可能饮血剑中也藏zhe其他的武功秘籍。

  文玲的攻击已到面前,张扬根本没有和她硬碰硬拼杀的打算,身体向右侧逃窜而去。饮血剑劈砍在张扬刚所站立的地方,坚硬的岩石被从中劈开一条长达两米的裂缝,石◎屑灰尘漫天飞舞,张扬却已经和文玲来了个巧妙换位,逃到了对面的岩石之上。

  “懦夫!”文玲咬牙切齿道。

  张扬笑道:“激将法?对我没用!”

  两人隔zhe宽约三丈的地下河,虎视眈眈的对视zhe,张扬的战术思想是大限度的保存实力,大可能的消耗文玲的内力,等到她内力下降的时候,再开始转入全面反击。

  文玲既然知道张扬掌握了大乘决,当然明白张扬内力恢复的速度远胜于自己,如果★和他打持久战,自己必然luò在下风,所以她必须要速战速决。文玲傲然峙立于巨岩之上,一手举起饮血剑,一手缓缓舒展,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圆弧,周围闪烁的荧光照亮了她的手掌,手掌渐渐变得透明。

  张扬皱◎了皱眉头,暗忖道,生死印?文玲的生死印显然还没有练到火候,张扬不认为她依靠这套功法可以伤到自己。

  文玲一抓一提,脚下的水面发出蓬地一声巨响,一道高达十米的水柱冲天飞起,文玲几乎在同时向对面冲去,她冲入了用内力激发而起的水柱之中,饮血剑疯狂挥舞,千万条水线被她的内力激发而出,铺天盖地地射向对面的张扬。

  张大官人暗叫不妙,这正是凄风苦雨剑法中的寒雨连江夜入吴,当初在汉城的时候,张扬曾经从金斗罗的手上领教过,可是金斗罗对于这套剑法的理解根本无法和文玲相提并论。一道道水线其中都关注了文玲强悍至极的内力,无异于强弓劲孥,如果被射到,身体必然被洞穿。

  张扬将仪刀挥舞的风雨不透,水线不停撞击在仪刀形成的刀幕之上。气流相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文玲的身躯从水柱中闪现出来,她怒喝一声。一张拍击在水柱之上,那水柱在瞬间凝结成冰,一段直径约有一米,长达三米的冰柱在文玲的驱动下,向张扬全速撞击而去。

  张大官人也没有想到文玲的功力不但全部恢复,而且比起往日近一层,她在短时间内凝水成冰,足以证明她的阴煞修罗掌已经修炼到巅峰状态。

  刀幕光芒骤然收起,张扬的身影◆重出现。他双手擎刀,人刀合一宛如一支被射出的利箭,迎zhe那巨大的冰柱全速冲去。

  仪刀刺入冰柱,张大官人强悍霸道的内力将冰柱震得寸寸断裂。仪刀长驱而入。那边文玲的身体出现在冰柱之后,手中饮血☆剑以惊人的速度迎向仪刀,刀尖剑锋撞击在一起。饮血剑韧性十足,弯曲如弓。

  文玲白里透红的手掌里面似乎有光芒流动,她一掌击向张扬。

  张大官人也毫不含糊,同样的一掌迎向文玲,双掌撞击在一●起,发出蓬!地一声闷响。文玲的手掌似乎存在zhe一股奇怪的吸引力,将张扬的手掌黏在一起。她手掌的皮肤此时变得越来越红。

  两人几乎在同时弃去手中刀剑,张扬一拳砸向文玲,文玲伸掌抵住他的拳头,两◎人从刀剑相拼,改成拳脚相向,现在已经完全以内力在比拼。

  两人的身躯从虚空中笔直坠luò,luò入地下河水之中,河水不深,刚刚淹没他们的腰部,张扬周身的毛孔扩张开来,一股股清流从周围进入他的体内,源源不断地补充zhe他损耗的内力。

  文玲的双手越来越红,竟似长在张扬的双手之上,流经他们身边的河水似乎越来越缓,到后竟然凝结成冰,内力之争完全是生死相搏,张扬也不敢有任何疏忽,一面积极补充zhe内力,一面奋起与文玲全力相抗。

  随zhe两人的内力在比拼中急剧损耗,文玲的一双手色彩渐渐变淡,让张扬gǎn到惊恐的是,自己双手居然开始慢慢变红,似乎文玲将色彩gǎn染到了自己的身上。张扬对生死印不甚了解,只是在**的时候,目睹陈雪用这样的方法吓退了文玲,可现在文玲似乎也掌握了生死印的方法,并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文玲的双目中流露出些许得意之色,但是张扬的内力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她知道这一定是张扬修行大乘决的缘故,文玲虽然不懂大乘决,但是她知道大乘决的大奥妙就是天人合一,可以利用周围一切的环境条件,迅速补充自身内力。文玲放弃和张扬长时间战斗的想法,采用硬碰硬内力比拼正是她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文玲认为,大乘决就算是再神奇,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消耗的内力全部补充回来。

  文玲采用的战术充满了两败俱伤的意思,她之所以敢犯险这样做,是因为她自以为内力比起张扬还要稍胜一筹,何况她得到饮血剑之后,已经掌握了生死印的关键所在。

  首先gǎn谢医道的第一个百万盟nfd,写了八百多万,总算有个百万盟了,谢谢你的打赏,章鱼会继续努力的。

  第四章送上,虽然章鱼知道这么说很多读者会bs我这只老章鱼,但是今天的确发了四章,也是章鱼仅有的四章,长期跟读过来的读者都知道,章鱼每到月底月初总会习惯性疲软,其实这也正是章鱼厚道的地方,平时不存稿,有多少发多少,如果我●稍微动点xīn眼儿,月底月初留个几十上百章也是有可能的,章鱼这个人沉不住气,从来都是有多少发多少,不喜欢存货。

  有怨言的读者,还请冷静,您回头查查章鱼这三年的,查查章鱼每个月的,又有那个月低○于二十五万?单个算起来不多,可是累加起来不容易,我都觉zhe自己不容易。

  说句xīn里话,每到月底月初,我总觉zhe有种跑完全程的gǎn觉,就是想放松,写不多,就是想休息,我也知道我的毛病,可改不了,大家放xīn,章鱼这个人不是短跑选手,咱是跑马拉松的,一个月长zhene,这个月仍然不会低于二十五万。

  今天晚上有点累,自己把自己灌晕了,送上一章早点睡,保底月票还是必须要求的,我说我不在乎月票有人相信吗?既然都觉zhe我在乎,我为啥不求啊?

  真xīn觉zhe人品要用时间来验证,可是真正到了投票的时候,还不如一天的爆发来得顶用,章鱼这历经三年验证的人品,为啥没人相信ne?求一张保底月票咋就那么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