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意外发现】(中)


  洪月嫣然yī笑道:“我经常听他提到你,电视闻上也见过你。”张大官人之前上央视闻可谓是影响深远,无论他情愿与否,现在已经成为了yī个货真价实的名人了。

  薛伟童走上来笑道:“洪月,我该怎么称呼你?叫你月姐还是叫你嫂?”yī句话把洪月弄得俏脸绯红。

  张大官人心说还bú如叫月嫂呢,这货想到这里,yī脸诡异的笑意。

  徐建基道:“叫名字吧,洪月跟你yī年人。”他起身看了看时间道:“走,我请你们吃饭,对面开了yī家法国餐厅。”

  他们yī起来到对面名为里昂小镇的法国餐厅,张大官人有个毛病,yī来到这种外国餐厅就感觉有些bú自然,薛伟童也看出了他的拘束,bú禁笑道:“我说三哥,怎么感觉你有些bú太自在啊?”

  张扬道:“能说实话吗?”

  徐建基笑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bú能说的?”

  张扬道:“如果可以选,我宁愿去街边地摊坐着喝酒。”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菜上来之后,张大官人yī手拿刀yī手那叉,bú自在归bú自在,可是这厮使用刀叉的本领却是yī流。

  连洪月也有些好奇的问道:“你经常吃西餐啊?”

  张扬道:“bú是经常吃西餐,是经常舞刀弄剑,我拿着刀就忍bú住想飞出去!”

  薛伟童坐在他对面。吐了吐舌头道:“你看清楚,对面是我。千万别把刀扔在我脸上。”

  洪月格格笑了起来,她笑起来还是很有风情的,两只眼睛异常明亮,颇有神彩。

  徐建基道:“真把自己当成小李飞刀了!”

  薛伟童道:“三哥。你箭法这么好,想必飞刀也yī定耍的bú错,要bú你给我们表演yī下得了。”她居然指了指远处墙面上的yī幅油画:“三哥,你能把画中人的左眼给扎中吗?”

  张大官人可没那个兴致,他瞪了薛伟童yī眼道:“我说妹,咱得注意素质,好歹是大户人家的闺女。”

  徐建基附和道:“就是,你这丫头疯起来就bú分场合,我看是该找个人好好管管你了。”

  薛伟童道:“我对男人没信心!”

  张扬道:“这话说的可bú对,世上好男人多了。”

  薛伟童道:“我bú信呢。这世上的男人虽然很多,可是yī心yī意的yī个都没有,bú说别人,看看你们俩的德行我就知道了。”

  徐建基被她这句话搞得好bú尴尬,毕竟女朋友就在身边呢,这妮说话也太bú分轻重了,张大官人却是事bú关己高高挂起,咧着嘴呵呵笑道:“凡事bú能只看表面。我还是比较专情的。”

  徐建基道:“你丫什么意思?何者你都成专情的了就我花心是bú是?”

  张扬笑道:“我又没指名道姓的说你,你急什么?”

  洪月道:“看来有人心惊了!”

  徐建基笑道:“我会心惊?比起张扬我就是至情至圣的情圣!”

  薛伟童连连点头道:“这我认同!”

  张扬叹了口气道:“得,你们这帮京城太爷合起来欺负我yī乡下人,我认怂了,我双拳难敌四手,我寡bú敌众啊!”这货正念叨着寡bú敌众。却看到前方有yī熟人走了过来,却是张大官人的老相识王学海。

  王学海看到张扬也是微微yī怔,他身边还有yī位身姿窈窕的妙龄女郎,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长得非常漂亮。bú过脸上带着yī种和实际年龄并bú相符的妩媚。

  那女郎挽着王学海的手臂,yī看就知道两人的关系并bú正常。

  张大官人知道王学海的老婆是田玲,想bú到这厮背着老婆在外面还有相好的人在。

  王学海看到张扬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还是主动走了过来,京城太圈里的少有bú认识徐建基和薛伟童的,王学海和他们很客气的打了招呼,向张扬道:“张主任,您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薛伟童道:“现在bú是张主任了,应该尊称yī声张书记。”

  王学海近在京城的时间bú多,也无暇关注张扬的事情,他笑道:●“张主任高升了?”

  张扬笑道:“什么高升,就是去滨海当了县委书记,级别上还是那样,没什么进步。”

  王学海听到滨海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向yī旁的女郎道:“你去外面等我!”那女郎显得有些●●“张主任高升了?”

  张扬笑道:“什么高升,就是去滨海当了县委书记,级别上还是那样,没什么进步。”

  王学海听到滨海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向“zhāngzhǔrèngāoshēngle?”

  zhāngyángxiàodào:“shímegāoshēng,jiùshìqùbīnhǎidānglexiànwěishūjì,jíbiéshàngháishìnàyàng,méishímejìnbù。”

  wángxuéhǎitīngdàobīnhǎisìhūxiǎngqǐleshíme,tāxiàngyīpángdenǚlángdào:“nǐqùwàimiànděngwǒ!”nànǚlángxiǎndéyǒuxiēbú高兴,撇了撇嘴,扭啊扭啊的向外面走去。

  薛伟童看到眼前情景bú禁揶揄道:“王总,这小丫头还未成年吧?”

  王学海有些bú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逢场作戏罢了,我离婚了,老婆bú要我了●,身边总得有个女人吧。”他向徐建基道:“徐总,bú耽误你们吃饭了,我先走了。”他说着要走,目光却朝张扬看着,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张扬说。

  张扬道:“有事儿?”

  王学海点了点头,笑了笑道◇:“我有点事想单独跟您说。”

  张扬起身走了过去,陪着王学海来到门口,王学海道:“张书记,我想跟你打听yī事儿。”

  张扬道:“说呗,搞得那么神秘兮兮的干吗?”

  王学海道:“是这样啊,你在滨海认bú认识科技局yī个叫王志刚的年轻人啊?”

  张扬道:“王志刚?你说的是科技局的王志刚,他爸是科技局局长?”

  王学海点了点头道:“bú错,就是他。”

  张☆扬笑道:“现在他已经是我们滨海财政局局长了,我提的。”

  王学海误会了张扬的意思:“你是说他爸当了财政局局长?”

  张扬纠正道:“bú是他爸,就是他,王志刚现在是我的财政局长?”
  王学海yī脸的bú能置信:“bú可能吧?这小有点bú靠谱啊!”

  张大官人心中有些奇怪,心说王学海怎么会对王志刚这么熟悉,可脑这么稍稍yī转,马上就想起王志刚的老婆叫王学宁,王学宁过去好像是京城某位高干的女儿,难道,张大官人眼珠转了转,盯住王学海道:“你跟王学宁什么关系?”

  王学海叹了口气道:“她是我妹啊!”

  张大官人这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bú禁笑了起来:“搞了半天王志刚是你妹夫啊!”

  王学海道:“打住,我可从来没把他当成我妹夫,我妹妹要bú是因为他也bú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我爹妈都bú认这个女儿了,当初多少有为青年追求她,可她愣是yī门心思的看上了那个废物,现在倒好,都混成什么样了。”王学海yī脸的愤懑,他对这个妹妹是相当疼爱,可妹妹的婚姻让他相当bú满。在王学海这样的家庭来说,他们都希望女能够找到yī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王志刚显然bú符合他们家的这yī标准。何况当初王学宁是未婚先孕,闹得整个学校满城风雨,王学海家的脸都丢尽了,到现在王学海的父母对此仍然耿耿于怀,王学海自己也难以释怀。

  张扬道:“我说你这么说就bú对了,现在你妹和王志刚连孩都生下来了,王甜甜,六岁了,你承认与否,人家结婚证摆在那里,孩摆在那里,国家都承认了,bú差你这个大舅。”

  王学海又叹了口气:“张书记,说句真心话,我是心疼我妹妹。”

  张○扬道:“你也别心疼,我估计你也有很多年没见过他们了,没有亲眼看到就没有发言权,我见过,他们两口恩爱的很,女儿也很听话,现在王志刚已经是滨海财政局长,你妹妹刚刚接受了远方光电厂的聘书,决定出任远方光电厂●的技术厂长,同时也是我们滨海方面的执行代表,bú是我替他们吹牛,这两口以后的前途bú可限量。”

  王学海道:“如果真的这样,我也放心了。”

  张扬道:“别用老眼光看人,我看王志国比你有○本事。”

  王学海呵呵笑了yī声,他对张扬是打心底发憷,张扬无论怎样说他,他都bú会红脸,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

  张扬道:“都是yī母同胞,哪能真的老死bú相往来,我看你找机会还□○本事。”

  王学海呵呵笑了yī声,他对张扬是打心底发憷,张扬无论怎样说他,他都bú会红脸,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

 běnshì。”

  wángxuéhǎihēhēxiàoleyīshēng,tāduìzhāngyángshìdǎxīndǐfāchù,zhāngyángwúlùnzěnyàngshuōtā,tādōubúhuìhóngliǎn,diǎnlediǎntóudào:“xīwàngrúcǐ。”

  zhāngyángdào:“dōushìyīmǔtóngbāo,nǎnéngzhēndelǎosǐbúxiàngwǎnglái,wǒkànnǐzhǎojīhuìhái是劝劝你的父母双亲,这么多年了,他们两口孩都生下来了,你父母的年龄也bú小了,该和好还是抓紧和好,别到后还留下遗憾。”

  王学海道:“张书记的意思我明白,bú过我爹妈倔得很,这样吧,等过段时间◆我抽空去滨海看看他们。”他对妹妹还是非常牵挂的,毕竟只有这yī个妹,家里父母虽然还在生气,可心底也是牵挂着这个女儿的。

  张扬道:“没问题,你过去,我以贵宾之礼招待你。”

  王学海道:○“张书记bú是想我投资吧。”

  张扬道:“谁的投资我都欢迎,bú过你是什么人我清楚,无利bú起早,你要是真想投资,我还得多掂量掂量。”

  王学海笑道:“张书记真会说笑话。”他向张扬告辞离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