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意外发现】(下)


  张扬道:“早就认识了,说起来先认识的还是他老婆田玲。”

  薛伟童道:“王学海这个人过于奸猾,我不喜欢。”她性情直爽有什么说什么,当然这和她的身份背景也有关系,用不上顾忌太多。


  zhāngyángdào:“zǎojiùrènshíle,shuōqǐláixiānrènshídeháishìtālǎopótiánlíng。”

  xuēwěitóngdào:“wángxuéhǎizhègèrénguòyújiānhuá,wǒbúxǐhuān。”tāxìngqíngzhíshuǎngyǒushímeshuōshíme,dāngránzhèhétādeshēnfènbèijǐngyěyǒuguānxì,yòngbúshànggùjìtàiduō。

  徐建基笑道:“伟童,在别人身后莫论是非,王学海这两年混得还是不错的,据说手里有一座金矿,产量相当可观。”

  张扬叉起牛排塞入嘴里,这西餐总是有些吃不惯,尤其是半生不熟的牛排,嫩是嫩,口感也成,可总觉着嘴里有股血腥味。

  徐建基看到张扬吃东西勉为其难,难以下咽的神态不禁笑了起来:“三弟,早知这样我就不带你来吃法国菜了。”

  张扬道:“我乡土气太重,这些西洋玩意儿不适合我,对了,今天徐副主席去党校了,我因为迟到和他缘悭一面,真是可惜啊。”

  徐建基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微笑道:“想见面还不容易,哪天我带你去家里拜会。”

  张扬道:“还是别去了,门槛太高,我可望不可及。”

  徐建基道:“其实你见了面就知道了,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对了,有件事我还没问你,你刚去滨海上任没多久啊,怎么这么就来党校学习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啊。”

  薛伟童一旁道:“少卖关,说!”

  张大官人这把自己去滨海之后的遭遇简略说了一遍,他这边刚刚说完,徐建基就笑道:“你这么干,也难怪市领导给你小鞋穿,撤县改市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yào跟领导打声招呼,你一声不吭的就想把事情给办了,压根就没把领导放在眼里。换成我也不会高兴。”

  薛伟童道:“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项伯伯听我的话。我回头给他打一电话。让他好好对你。”她大包大揽的把这件事给承包下来。

  张扬笑道:“别,我和项书记之间就算有些误会也是工作上的问题。和私人感情无关。你千万别跟着添乱。”

  薛伟童道:“怎么叫添乱呢?一个是我结拜三哥,一个跟我亲伯伯差不多,我当然不想他们发生什么矛盾。”

  张扬道:“不是矛盾,只是一些小误会,我自己可以解决,妹,你千万别掺和。”

  徐建基道:“张扬说的对,这种事好公事公办,你好别介入。”

  薛伟童道:“没劲。你们爱怎样就怎样,我懒得管呢。”

  徐建基道:“走,我请你们打高尔夫去,下午放松一下,晚上等周老大来了,好好喝一场。”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会玩那东西,下午我还有点事儿。”

  薛伟童道:“我也没兴趣,你自己去吧。”

  徐建基道:“你们两人可真是扫兴,燕郊建的高尔夫球场,场地绝对是国际级水准,你们不去见识一下实在太可惜了。”

  张扬下午▲的时候去了干妈罗慧宁那里,他之所以前往罗慧宁家里,一是为了探望,二是为了看看文玲现在的情况。

  来到文家的时候,罗慧宁正在书房内写字,文玲并不在家里,罗慧宁看到张扬前来,显得非常高兴,她笑道:☆“你来得正好,看看我近写的字有没有进步?”

  张扬跟着罗慧宁来到书房内,看到她写得那幅如梦令,墨迹未干,罗慧宁字体非常娟秀整齐,张扬赞道:“好字,就赶上天池先生了。”

  罗慧宁呸了一声,知道这小是在奉承自己,她对自己的书法水准还是相当清楚的,她把书法只是当成爱好,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天资有限,绝不会成为什么书法大家。

  张扬道:“您别不信,这字写得真不错,送给我了,我回头找人裱起来,挂在我办公室去。”

  罗慧宁笑道:“你想拿就拿去,不嫌母丑,我字写得再丑也不怕你看。”

  张扬哈哈大笑,向周围看了看道:“玲姐不在啊?”

  提起文玲,罗慧宁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我都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昨晚一夜未归,清晨回来之后,又说yào去东江探望浩南,而且说走就走。”

  张扬这放下心来,知道文玲并没有透露昨晚发生的事情。他想起一件事:“干妈,我有件事想求您帮忙。”

  罗慧宁道:“咱们娘俩儿有什么求不求的,说!”

  张扬把江城酒厂刘金城委托他找人给产品题字的事情说了,张扬想来想去觉着只有干妈合适,毕竟她身上没有什么具体职务,本身书法写得也凑合。

  罗慧宁一听马上就摇头道:“不行,给酒厂题字那种事我不能做,yào是让你干爸知道,肯定yào责怪我了。”

  张扬笑道:“又不给你什么报酬,只是帮忙题字,放心吧,不会犯错误。”
★   罗慧宁道:“这种事情本身就带有一定的广告性质,你别找我,而且我又不喝酒,你yào想找人题字,必须yào找个喜欢喝酒的而且……”罗慧宁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她笑道:“有了,你不是和薛伟童是结拜兄妹吗?◎你通过她去找薛老,薛老好饮,而且千杯不醉,你带些给他尝尝,如果这种酒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好,只yào让薛老喝高兴了,你让他题字的yào求他肯定不会拒绝。”

  张扬挠了挠头道:“薛老未必喜欢我,我在北港就不讨市委书记项诚的喜欢,项诚又是薛老的救命恩人。”

  罗慧宁笑道:“你把薛老的胸怀想得这么小?你和项诚的矛盾,他根本都不会留意,以为你们很重yào吗?”一句话说的张大官人liǎn上发烧,的确如此,他把自己想得太重yào了。薛老这种元老级的人物当然不会留意到他这种小人物的存在,再者说项诚也未必会把他和自己之间的矛盾告诉薛老。其实他去找薛老还有一个好处,通过这件事可以传递给项诚一个信号,他和薛家也有不错的关系,以后项诚在和自己相处方面应该会有所顾忌。

  张扬给罗慧宁带来了两盒茶叶,茶叶是沙普源给他的,他这边借花献佛就送给了干娘,礼物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不停流转的,如果终留在你手里了,yào么是你没本事把礼物送出去,yào么你就是真的有能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罗慧宁对干儿的孝敬当然yào笑纳,她当即就打开茶叶泡茶品鉴,还别说,沙普源送来的这两盒茶叶全都是上品龙井,价值不菲,罗慧宁见多识广,品了一口茶之后就猜到了这茶叶的价值,她轻声道:“张扬,你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县委书记,手中的权力越大,越是需yào提高警惕,工作和生活中的诱惑无所不在,你一定yào分保持清醒的头脑。”

  张扬笑道:“干妈,你放心,不该拿的东西我一点都不会沾。”

  罗慧宁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刚到滨海没多久啊,怎么这么就被人派来党校学习了?”连徐建基都能看出其中猫腻的事情,罗慧宁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张扬道:“我在撤县改市的事情上得罪了北港的jǐ位领导,这次刚好有这个学习机会,他们首先想起的就是我。”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啊,做事从来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现在好了,刚到了北港就碍了别人的眼,把你发配到京城来了。”

  张扬认为罗慧宁用发配这个词相当的精准,他笑道:“其实我也能硬扛着不来,可后来想了想,和领导一味对抗是不对的,而且我的确有很多事情需yào来京城办理。”

  罗慧宁道:“撤县改市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这次来京主yào就是落实这件事。”

  罗慧宁微笑道:“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问过你干爸jǐ次,他都没有直接回答我,这两天他公务比较忙,每天回来都很晚,反正你一时半会儿也不急着离开,等他把这阵忙完了,你来家里好好问问他。”

  张扬笑道:“干妈,只yào您帮我敲敲边鼓,这件事准保就成了。”

  罗慧宁道:“你干爸做事从来都是公私分míng,他不会因为你是他的干儿就对滨海网开一面,同样,如果他觉着滨海撤县改市的时机已经成熟,也不会管其他人是不是反对。”

  张扬道:“我之所以想起这件事,是因为之前他就给我过这方面的提示。”

  罗慧宁有些诧异道:“他跟你提过这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说过!”

  罗慧宁道:“如果他真的主动提起过,那么这件事成功的希望很大。”她缓缓罗下茶杯道:“你去滨海的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吗?”

  张扬笑道:“大体上还成,不过之前的领导能力实在太差,我需yào做的工作很多,从城市建设到经济规划,一切都得从头开始。”

  罗慧宁道:“滨海是你真正第一次独当一面,对你以后的发展来说相当重yào,所以你一定yào认真做好滨海的工作,用成绩说话,让那些质疑你的人全都闭嘴。”

  张扬道:“干妈,你放心吧,谁敢质疑我,我大嘴巴抽他。”

  罗慧宁笑道:“你这孩,除了打人,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主意?”(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